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步步惊情:王爷你好坏
步步惊情:王爷你好坏 连载中

步步惊情:王爷你好坏

来源:夜猫 作者:杨火火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许久 阿若

花轿里被劫,还被当众强了,他说:“你不配让我吻你,只配做我的玩物,直到我玩腻了为止
” 她逃,他追,直到有一天他看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突然有了吻的冲动,就在他唇落时,她妖娆一笑:王爷,你不配吻我……展开

《步步惊情:王爷你好坏》章节试读:

第116章 位份


第116章 位份
  一旁,凤家的二小姐已经敬上了酒,“八王爷,凤鸾也再次恭祝八王爷边疆雄风八面,为我无相之栋梁。”
  凤鸾倒是豪气,龙子轩正要喝下那杯中酒,身后,不知何时迎上来的安阳公主已经到了,她一把抢过龙子轩手中的酒杯,然后猛的碰向凤鸾的酒杯,“八哥,这一杯安阳替你喝了吧。”
  凤鸾的脸一红,那神情极不自然,让阿若猛然间想起在无尘堡时她在树林里所见到的那一幕,凤鸾与青锦扬彼此相爱,可偏偏先皇却已指婚安阳公主与青锦扬,如今,先皇的棒打鸳鸯还不知会如何收场呢。
  阿若恍然的望着眼前的三个人时,那边,小安子已经在低低的催着她了,“小主子,快走吧。”
  阿若这才移步,与龙子轩擦肩而过时,他身上那份熟悉的味道袭来,就仿佛他第一次在云轩里把他带出去,又仿佛他在听雨小筑里与她的款款交谈,可如今,那一切已成过眼云烟,所有的所有都随着先皇后与龙子玄发动的宫变而再也无法挽回了,她成了龙子尘的女人,而他,则请命去东北边域御敌。
  御敌是说的好听的,可谁都明白他的结果就是客死边域,再难回来。
  脚步沉重的走向龙子尘的酒桌,她的身子竟是不稳,幸亏有小安子扶着才不至于让人看出来。
  向宛太妃请了安,然后是龙子尘,再是凤鸯,她面前的人,谁都比她大,龙子尘始终不语,可他越是安静越让阿若心慌,举起了杯中酒,她鼓足了勇气向龙子尘道:“皇上,惜若这一杯敬皇上,祝皇上万岁万万岁。”
  龙子尘恍若没有听见一样,却依然与凤鸯笑语,“凤鸯,今晚上朕要到你的未鸯宫去瞧瞧你养的那个八哥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的那么会说。”
  “皇上去呀,臣妾一准就在未鸯宫里等着,到时候,只怕皇上一忙就来不了了。”凤鸯与龙子法调笑着,亲切的眼里再也没有了龙子轩。
  看不懂的情,也看不懂的人,阿若还站在龙子尘的面前,可她眼前的男人却当她如无物一样的根本不理会她。
  “凤鸯,你是想朕了吧,朕可是一心要你侍寝的,只是被某人给耽误了,今晚上,趁着花好月圆……”越说越是下道了,趁着酒意在,龙子尘居然忘乎所以的什么都敢说了。
  凤鸯却打断了他的话,“皇上,云妹妹可还在呢,你瞧,她敬酒已敬了好久了,皇上快喝了吧。”
  凤鸯扶着龙子尘的手让他就着她的手劲喝下那酒,龙子尘看也不看阿若一眼,而是随意的就抓住了凤鸯的手,一口喝下了酒,才道:“朕现在只想与你一起,什么云妹妹,朕可看不见。”
  “皇上,你醉了,敬事房早就传下来了,这半个月都是由云妹妹侍寝呢,皇上到了未鸯宫只看了八哥就好,千万别……”
  龙子尘一歪头,一下子就亲在了凤鸯的脸上,“凤鸯,你身上好香。”
  一旁,宛太妃看不下去了,她一声低咳,道:“尘儿,这可是清阳宫的大殿,是先皇曾经的寝宫。”
  一句话终于惊醒了龙子尘,他讪讪的坐了下去,“母妃,儿臣说错什么做错什么了吗?”
  “没有,皇上是一国之君,皇上只需号令天下就是了,李公公,皇上醉了,这晚宴有哀家在,就扶着皇上下去歇息吧。”宛太妃沉声说道。
  李公公自然应了声“是”,便欲扶着龙子尘向殿外走去。
  一旁,阿若急了,她所求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她急忙向龙子尘又道:“皇上,惜若有事相求。”
  “嗝……”龙子尘打了一个酒嗝,摆摆手示意李公公停下来,“云惜若,你有什么事要求朕呀?”一双眸子带着酒气的看着阿若,仿佛在猜着她所求之事。
  “皇上,惜若在宫里已侍寝几日,惜若请求皇上封惜若为昭仪。”一口气说完,这样她就是从二品的位份了,这样,她就可以出宫省亲了。
  “云惜若,你这是在求朕吗?”龙子尘半眯着眼睛,仿若看不清她似的问道。
  “是,惜若请皇上应允惜若的请求。”
  “哈哈哈,云惜若,你这哪里是在求朕,你这分明就是在逼着朕给你一个名份。”
  龙子尘此话一出口,大殿上的人立刻就望向了阿若,让阿若的脸顿时如滚烫一样的,“皇上,惜若不敢,惜若是真心相求。”
  “是么?果然是真心的吗?”
  “是。”阿若硬着头皮恭敬的回答,突然间就非常的后悔选了这么一个时机来求他,她以为她给足了他面子他就一定应了她的,却不想,他现在却是在给她难堪。
  “云惜若,你还真是没了记忆了呀,就连这无相朝的规矩也忘记了,看来是敬幻给你上的课上得少了,你且打听打听,哪个嫔妃是从没有位份一下子升到昭仪的?”
  完了,龙子尘与她杠上了,瞧龙子尘现在这架势,分明就是不想给她那昭仪的位份了。
  她本就是对那位份没半点的兴趣,她在意的只是出宫省亲罢了,之所以急着求了龙子尘,是想赶在云宏武递折子之前就请他允了她的昭仪之位,这样,也免得让他看出她是在算计着什么,却不想,他根本就不打算给她这么高的位份。
  看来,一切都要慢慢捱了。
  “皇上,惜若愚钝,那便请皇上随意赐惜若一个位份吧。”敛了所有的不甘,她一心相求。
  “李公公。”龙子尘一声低喝。
  “奴才在。”
  “拟旨,封云惜若为朕的更衣。”他果然随口就封了,居然是所有嫔妃中位份最低的一级。
  阿若已经无从辩驳,大殿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她若反对就真的成了妒妇了,“臣妾谢旨龙恩。”
  “等等,李公公,你告诉云更衣,几品以上的嫔妃才能自称臣妾。”
  李公公面上有些不自然,却只能低声道:“云更衣,宫里规矩,只有从四品以上的嫔妃才能自称臣妾,云更衣越矩了。”
  脸上,又是一片滚烫,阿若第一次在人前受如此侮辱。
  忍。
  阿若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那个字。
  她必须忍。
  “惜若谢旨龙恩。”
  大殿上早已鸦雀无声了,此刻她的话语一落,龙子尘这才兴高采烈的道:“李公公,扶着朕去未鸯宫,朕想见识一下未鸯宫里的那只八哥是怎么样的厉害。”
  带着醉意离去,一派风流天子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