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绝宠第一凰妃
绝宠第一凰妃 连载中

绝宠第一凰妃

来源:夜猫 作者:瘦成一道光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陈湘容 霍展白

她远嫁他国,十年真心的付出,却只换来满族灭门的血色结局,一朝凤凰涅槃,重生归来,一切回到原点,势必要让那些欺她骗她之人百倍偿还,她将一步一步,毁掉他们的未来……展开

《绝宠第一凰妃》章节试读:

第82章 中计!


第82章 中计!
  芙蓉苑其实是临湖而建,建筑的四周是一片荷花池,现在已经是中秋时节,荷花凋残,只剩下残留的荷叶。
  月朗星稀,一轮圆月高高的挂在天上,清冷似水。宋容儿看着圆月,觉得这才应该是中秋节应该做的事情,静静地赏月就好。
  霍展白不消一会儿也出来了,来到宋容儿身边和她一起赏月。
  “我们走走吧。”霍展白提议道。
  “好。”宋容儿和霍展白一前一后在湖上面的栈道上散布,晚风习习,倒也是惬意。
  不知不觉便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地方,此处有些偏辟,不过少了灯光,月色更加明朗。
  “都说月是故乡明,不知道现在安陵的月亮是不是比北辰的要更亮。”宋容儿轻笑道。
  “是不是更亮倒不知道,只是对于我来说,这是我见过最美的月色。”霍展白深深地看着宋容儿,眼睛里温柔的能溢出水来。
  宋容儿很是没出息的红个脸。
  “这夜黑风高的,皇帝还在里面呢,就有人胆大包天来这里私会。”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不远处一个矮瘦子走了过来,玩味地目光在宋容儿身上流转。
  宋容儿喝了一些就,有些醉意,脸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倒显得有几分妩媚,再加上她身材本就不错,这身衣裳又紧的很,将她玲珑的曲线全部显露了出来。
  霍展白察觉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将宋容儿挡在身后。
  “遮什么啊,美人不就是拿来给大家欣赏的么,不如和小爷共赴巫山如何?小爷一定会好好疼你的。”那人一凑过就很大的一股酒味,显然是喝醉了耍酒疯。
  “混账!管好你的嘴,否则本王对你不客气!”霍展白很生气,警告道。
  那人却走过来要对宋容儿动手动脚,口中还絮絮叨叨。“躲什么啊,你看你旁边这个男的一定是个丑八怪,要不然怎么带着个面具都不敢看人呢。小爷我可是美男子,和我在一起不是比跟他在一起要舒服,放心小爷一定会疼你的。”
  霍展白直接上前一拳打在那人的鼻梁上,那人的脸暴露在光下,霍展白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是霍展乐的手下卢天。
  卢天早在一来的时候就认出了霍展白,但是借着酒劲他根本没有害怕,而是继续挑衅。
  “你竟然敢打老子,你这个怪物!有娘生没娘养的,有这么个美娇娘娶了你行么!”卢天的嘴巴越来越不干净,坏笑着爬起来,步步往宋容儿走来。
  “滚开!”宋容儿冷冷地看着他。
  霍展白眼睛通红看着他,卢天的话揭开了他从小的伤疤,他从小就没有母亲陪在身边,一直被人欺负排挤,他上前直接将卢天从地上举了起来。
  “再说一遍!”霍展白怒吼道。
  卢天被他的样子吓傻了,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
  宋容儿从未见过这样的霍展白,他一直都是以清冷的模样示人,任何情绪都被他隐藏得很好,所以爆发的时候才会这么吓人。
  霍展白愤怒地将卢天狠狠地摔在地上,卢天的后脑直接磕在地上的大石头上,当即流出鲜血。霍展白却还是没有停手,一拳拳打在卢天的身上,疯了一般。
  宋容儿并没有上前阻止,生生看着霍展白将卢天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一是因为她觉得霍展白压抑了太久,是应该好好发泄一下,二是卢天这个人应该死,留着他就是个祸患。
  这个卢天为人猥琐狠毒,在后期帮霍展乐做过不少坏事,宋容儿当时就不太喜欢他,可是碍于霍展乐就一直没说。
  霍展白一拳一拳打在卢天的头上,最开始卢天还会挣扎,但是渐渐的他已经没了动静,最后放在霍展白肩膀上的手猛地垂下,摔在地上,而卢天也一动不动了。
  宋容儿在后面抱住还在挥拳头的霍展白,沉声道:“停下,他已经死了。”
  霍展白渐渐恢复理智,宋容儿握住他紧紧攥起来的拳头,一点一点将他的手指掰开,而自己则伸出手指探向卢天的鼻下,她对霍展白轻轻摇摇头。
  人已经死透了。
  “他是霍展乐的手下,人死了他一定会察觉。”霍展白皱起眉头,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冲动。
  宋容儿却淡淡道:“死了就死了,留着终究是祸害,趁着人没来把尸体处理了吧。”
  霍展白终究是霍展白,尽管刚才情绪有些波动,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熟练地将尸体身上绑上石头,和宋容儿一起将尸体丢进了湖里。
  他又将地上和石头上的血迹处理干净,一切都看不出破绽,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们不知道,在不远处的树下,唐让从始至终都在盯着他们。他方才完全可以冲出去救下卢天,但是他没有。因为两个人同在霍展乐手下做事,难免会有摩擦竞争,卢天死了对唐让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唐让看着他们将卢天沉进湖里,悄声离开,回到宴席上,在霍展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霍展乐乍一听见卢天死了先是惊讶,旋即若有所思,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打击霍展白,但是他需要好好利用一番。
  霍展白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并没有留下血迹,这才彻底放心。
  “我们出去的久了,还是回去吧。”宋容儿面不改色道,仿佛刚才处理尸体的人并不是她。
  霍展白经过这件事已经是对她刮目相看,他没想到一个小女子,看到死人竟然一点恐惧都没有,若是不是她及时提醒处理尸体,就是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宋容儿似乎是看到了他的疑惑,有些别扭道:“以前在战场的时候,见过的死人多了,也就有些麻木了。”
  霍展白了然地点点头。“本不应该将你扯进来的,现在倒是我对不起你。你先回去吧,免得惹人非议。”
  宋容儿也不推辞,直接先回了宴席。没过一会儿,霍展白也进来了,目光在宋容儿身上短暂的停留就移开。
  霍展乐见二人都回来了,便对皇上道:“父皇,儿臣也准备了一个节目给父皇看。”
  皇上现在兴致盎然。“是么,快快给朕看看。”
  “是,儿臣的属下卢天的剑舞非凡,儿臣这就叫他来给父皇表演。”
  听到卢天的名字,宋容儿喝酒的手一顿,但是没有任何表情。
  怎么会这么凑巧就要在皇上面前表演?刚才看卢天的样子已经喝醉了酒,若是真的要在皇上面前献舞,霍展乐怎么会让他喝那么多酒?
  不好!
  宋容儿惊觉他们可能已经暴露,这是霍展乐的计谋,就是为了将卢天已经死了的事情在众人面前捅出来。可是他又没有证据,如何能证明是他们杀的。想到这里宋容儿才稍微放下心来。
  霍展乐当下就派人出去找卢天,唐让也跟着去了。
  霍展白看向宋容儿,冲她微微摇了摇头,宋容儿投给他一个放心的笑容,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任何慌张。
  这倒让霍展乐很是疑惑,他刚才就是为了让宋容儿他们露出马脚,可是和两个人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难道自己得到的是错误的消息?
  就在皇帝等得很不耐烦的时候,唐让带着人走了进来,身后的人拖着一个用白布盖着的担架走了进来。
  唐让在皇上面前跪下,惶恐道:“奴才方才去寻卢侍卫,却看到河边有新鲜的足迹,侍卫们打捞上来一具尸体,是刚刚才扔下去的,真是卢侍卫。”
  “什么?卢天死了!”霍展乐很是惊讶地站起来,冲到担架那里,手一掀开,真是卢天还未泡烂的脸,只是头发上缠着水草,再加上血肉模糊,很是恶心。
  在场的女眷有的看到忍不住干呕,太后忙道:“还不快给抬下去,晦气!”
  在宴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皇帝也很生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不把朕放在眼里么!”
  霍展乐悲痛地跪倒皇帝面前,一副惋惜的样子。“求父皇给儿臣做主,卢天跟了儿臣很多年,为人忠厚老实,他从未得罪过什么人,这杀人者手法狠毒,还沉尸水底,实在是丧心病狂,求父皇彻查!”
  皇帝觉得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很丢面子,勃然大怒。“给朕查,究竟是谁做的,刚才都有谁去过那个地方!”
  唐让冲一个门口的侍卫使了个眼色,那个侍卫上前跪下道:“陛下,属下刚才看到容公主和离王殿下一起去了后面,会不会……”
  “你别胡说!”霍展轩拍案道,“你这个侍卫胡说八道的。”
  皇上看向霍展白,问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们刚才去过后面?”
  霍展白点点头。“儿臣方才出去醒酒,确实是碰见了容公主,我们在院子里说了几句话便回来了,并未到后面去。”
  宋容儿手捂着胸口,怯怯地看着皇上。“没错陛下,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太恐怖了,我们还在说话的时候怎么就死人了呢,真是太吓人了。”
  宋容儿完全是一副被吓傻了的样子,拽着红袖的手就不肯撒开。
  霍展乐一副愤然的样子,生气地冲霍展白道:“皇兄莫要骗人,那个时候就只有你们离开了,空口无凭,你凭什么说不是你做的!”
  霍展白悠悠地看着他。“那你又凭什么说是我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