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美人为谋
美人为谋 连载中

美人为谋

来源:夜猫 作者:眉落东南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明知晓 阿宝

蓉月的眼前总会出现一个画面,原本笑语晏晏的父母亲人在一瞬间身首异处,她的恨来得猝不及防深入骨髓,爱也就无从谈起
也许是为了赎罪,柳长白救了蓉月,一次两次
谁是谁的救赎? 半世凉薄宁逐爱恨
展开

《美人为谋》章节试读:

第45章 巧合


第45章 巧合
  柳长白任大理寺正后就搬去了衙署居住,只有沐休才不得不回忠义侯府,展龙早在外面租了宅院,于是风氏兄弟和小林子也一起从忠义侯府搬了出去,洒扫煮食的活计落到了展奕身上,每到吃饭时间望着饭桌上色香味俱差的饭菜,所有人都开始怀念芸娘。又到了饭时,展龙吧咂吧咂嘴重重叹口气,“唉,去外面吃吧!”
  风道春赶紧一放筷子,“去哪儿?”小林子十分识趣地望着展龙满眼期待。展奕站在桌边把袖子往下一拉气冲冲地说:“爱吃不吃。”一看展奕生气了,风道秋拿筷子敲敲桌子,“别废话,快吃。”风道春积极响应大哥的命令赶紧开始扒拉饭,剩下三个人也坐下看着饭菜发愁。
  这时候院门被推开,柳长白走进来一看,“吃饭呢?正好我也没吃。”说完话在一众惊异的眼神里他一撩袍角坐了下来说道:“直接从官衙过来的,展奕,去添饭。”展奕应一声去了厨房,柳长白又对展龙和风道春说道:“上次参奏柳漱明门生的人即将从治下进京,你们两个吃了饭就出发去一路保护那人的安全。”
  风道秋放下筷子问道:“是不是柳漱明要杀人灭口?”
  “不至于是他,不过挡不住有心邀功的人,你们只管保证他安全进京,别的不要管,不能让人察觉是我们授意他参奏的。”
  “明白。”展龙和风道春应下,展奕的端了一碗饭过来放在桌上,柳长白拿着筷子,所有人都望着他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然后嚼了两下皱起眉头,展奕扁着嘴,其余人会心地长出了一口气,这菜是真难吃!
  柳长白放下筷子,咽下嘴里的菜说道:“展奕辛苦了!”
  “公子,芸娘什么时候回来?”展奕现在还记得芸娘离开时的落寞。
  “她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自然会回来了。”柳长白起身问:“厨房里还有什么?”边说边朝厨房走去,展奕跟了过去。
  小林子在桌边愣了愣神,“公子会做饭?”
  风道春咂咂嘴说道:“嗯,公子以前的志向可是做御厨的。”风道春这话当然有些夸张了,不过柳长白确实厨艺不错,只是甚少下厨罢了。
  小林子赶紧起身收拾桌上的碗筷等着柳长白做好饭菜好大快朵颐。吃饭时候小林子闲聊起了数天前自己碰上了姑苏交过手的女飞贼,“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跟之前凶神恶煞的样子太不一样了。”
  柳长白听得一愣,“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她?”自从上次她不告而别后他就没了她的消息,现在猛地听说蓉月也在京城他心里五味杂陈。
  “就在忠义侯府后面的巷子里。”小林子咽下一口菜,“她好像是从忠义侯府出来的。”
  “忠义侯府后面园子里的阁楼有什么异常吗?”不用问,蓉月从忠义侯府出来那之前一定是去了候府后面的园子。
  “没有,柳家最近在准备大小姐选秀的事,园子里没有人进出,就连柳漱明都甚少进去。”风道春接着说:“还我们一直跟踪的那个叫阿宝的女子,她离开忠义侯府之后去了天机阁,再后来就进了二皇子府,我们得到消息说她在皇子府做厨娘,平时老实本分没有什么异常。”
  “天机阁被柳漱明清剿得实力大减,连京城的总坛都人去屋空了,不过云怀孽还有大部分核心人员并没有什么损失,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展龙相信云怀孽是在积蓄力量,他见过云怀孽一次,心思深沉危险可怕是他对云怀孽的第一印象。
  “让人继续盯着,还有忠义侯府里似乎也有天机阁的人,我听说柳家大小姐曾经发过几次臆症,一直叫着柳巽芳死得不甘心,而且她曾经进过那个园子。”柳长白想起忠义侯府的传言觉得一定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明白。”众人吃饭商量事情,柳长白心里也存着了一桩让他无法一时释怀的事,蓉月啊!
  吃过饭展龙和风道春收拾东西启程出发,风道秋去联络京城赏罚堂的人,柳长白对小林子说道:“你去找一下你说的那个女飞贼,人找到了不要惊动回来告诉我。”
  “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问她?”
  “是啊。”柳长白应了一声离开了,官衙还有事情要处理,他就走着去大理寺,走过一坊,路过一个巷子他听见了喊叫声,“救命啊,救命啊。”出于责任使然,柳长白迈步进了巷子,四五个地痞围着两个女子嬉笑着动手动脚,两个女子一身丫鬟小姐的装扮抱着头瑟缩在墙角,喊叫着求饶。
  柳长白皱皱眉,因为那个小姐打扮的人他认识,正是柳氏的娘家人戚素兰。柳长白进巷子的动静惊动了里面胡闹的人,有那不开眼的不认识柳长白身上的官服,不过多少有些贼怕官,几人抖抖衣袖看着柳长白,有人小声嘀咕,“是个当官的,咱们还是赶紧走”被劝说赶紧走的小头目甩甩衣摆转过身来呲呲牙,然后上下打量了柳长白一眼,“小白脸,没看见你爷爷正开心呢吗?赶紧走,少来扫兴。”
  柳长白打量了那人一眼,涎着一张脸,隆眉塌眼一嘴板牙,相貌已经如此倒人胃口还出口撒泼就实在让人难忍,他皱着眉走过去自带一股杀伐之气,对面的地痞开始慌张,小头目自觉应该树立起大哥的派头,他抖着衣裳就上来了,扎了马步四平八稳倒像是练过的。可等真正交上手,三两下他就被柳长白撂倒在地,捂着脸疼得哇哇乱叫,戚素兰的丫鬟机灵地拉着戚素兰溜着墙根跑到柳长白身边,戚素兰感激地抬头一看恩公,居然是柳长白,她微微敛了眉眼中满含感激与倾慕。
  小头目不堪一击,剩下的乌合之众自然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呼啦一阵风,巷子里就剩下柳长白和那主仆二人。
  “多谢柳大人出手相救。”一旦危险解除,戚素兰也是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
  柳长白点点头说:“戚小姐不必客气,以后出行的话尽量走宽敞人多的地方,最好有家丁陪同。”柳长白看了一眼戚素兰,眉毛动了两下觉得自己这一次恐怕有些小麻烦。他拱了一下手说道:“我官衙还有事先走一步。”
  “谢谢大人。”戚素兰弯腰行礼,柳长白再点下头转身走了,戚素兰望着柳长白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才收回目光,心下已是小鹿乱撞,她第一次见到柳长白还是在一年前,受表姐邀请去候府游玩偶遇了他,彼其之子美无度,芳心悦之。这次再见那颗砰砰乱跳的心已经抑制不住。
  “小姐,他就是那位彼其之子?”丫鬟遥望了一下拐角接着说:“原来你书房的那幅画是有真人的啊,奴婢还以为您画着玩呢。”
  “走吧。”戚素兰扭身走了,她已经十七了还待字闺中,原来总以为拗不过去就盲婚哑嫁了此一生,直到再次遇见柳长白,却发现原来人生还可以有另一种选择。
  英雄救美之后,柳长白就把这茬忘了,直到柳漱明郑重地叫他沐休的时候待在候府商议事情才遇上了不大不小的麻烦。
  忠义侯府的大小姐即将入宫,和柳惟芳年龄相仿的京城官家小姐决定为她办个茶会,柳氏心思一转决定在候府办一场隆重的赏花宴加茶会,要一扫候府的晦气,打响忠义候府在京城的知名度,柳氏这边忙得热火朝天,柳老太太听说了不过撇撇嘴说一句“由她闹腾。”柳漱明觉得这是融入京城世家的好机会也就默许了柳氏的大操大办。
  茶会当天,柳长白真正坐下来才发现事情有些出乎自己的预料,在讨论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柳成走进来给了他一本画册,特意嘱咐要他好好看看。柳长白翻开一看,上面有女子的小像和简单的家族背景,看了两张柳长白合上画册,原来今天的茶会还附带相看女子?柳长白看一眼上首的柳漱明心里冷笑了一下,不用问,画册上的女子应该今天都来了,就在与他们一院之隔的地方而且个个家世显赫。他是该好好谢谢他们的好意啊!
  屋内的讨论接近尾声,柳氏遣了柳成来叫柳长白,说是特意感谢的出手相助。柳长白这心里就咯噔一下,他想了一下说:“你去给夫人说那是长白分内之事,不敢言谢。”
  柳漱明走了过来一拍柳长白的肩,“去吧,你大嫂也是一番好意。”
  柳长白很意外,戚家给柳漱明许了什么好处?他也没心思去猜,“长白还有事恐怕不能去,侯爷就替我好好谢谢夫人。”柳漱明的脸色沉了一下又恢复平静,他点点头,“长白既然有事我就不勉强了,柳成去回复夫人。”
  “是。”柳成领命下去,柳漱明转身走去和别人说话,柳长白出了花厅想了一下也不愿回修怡苑就直接准备出府,好巧不巧就在回廊上碰见了柳氏和戚素兰,柳长白先施一礼,柳氏笑着说道:“长白来的正好,素兰有要紧事要出去,我有心去送,可是一看这后院还有这么多客人也走不开,你就替我送送素兰。”说完话柳氏回身拍拍戚素兰的手,“放心,长白一定能把你送到地方。”戚素兰弯腰给柳氏施礼,“谢谢表姐。”
  柳氏走后,回廊上就剩柳长白和戚素兰主仆三人,悠悠的夏风吹来带着隐秘的花香扑得戚素兰脸色发红,她壮了壮胆说:“大人今日也沐休吗?”
  “是的。”柳长白微微皱了皱眉,被人连番算计,他气量再好也不可能对这位参与者有什么好脸色。
  戚素兰低着头并没有看见柳长白的脸色,她笑了一下,“谢谢大人。”
  丫鬟识趣地后退了两步,三人走到门口时已经有马车等着了,柳氏显然是有备而来。马车缓缓地走着,柳长白撩着帘子往外看,原来所谓的要事不过是闲逛。
  叶三彼时正带着方安在城里转悠,他在寻找合适的隐秘的地方来开展他的老本行,方安一直沉默地跟着叶三,姐姐的眼疾好的差不多的时候他签了卖身契,他还记得当蓉月看见他的卖身契时,那张好看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波动,蓉月抬眼看着他问他想好了吗?他郑重地点了点头,身世飘零如果这就是归宿他也甘愿接受。
  两人正走着,叶三忽然停了脚步站在街口看着前方一辆马车,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回头对方安说道:“小安子,去叫蓉月过来,就说我们选好地方了要她来看看。”
  方安迟疑了一下转身走了,见到蓉月的时候她正在屋子里喝茶,简简单单的一杯清茶愣是让她喝出了世间美味。
  “叶大哥说让你去看看找的地方。”方安没敢多说。蓉月喝完一杯茶说道:“你们决定就好。”方安站着没动,“好吧,你有空就去看看你姐姐,她这两天就能看见了,你该好好陪陪她。”蓉月说完话起身跟着方安去叶三说的地方,最后在一家胭脂铺门口看见了叶三。
  蓉月上下看了一下胭脂铺,地段繁华人流密集,这像是做暗门生意的地方吗?“叶三,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出问题了?”
  叶三没说话扭头示意蓉月进去看看,蓉月没有一丝提防就这样迈步进了胭脂铺又正好看见了柳长白和戚素兰,她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就好像无端做了坏事者,可是心里又憋着一股气,至于气什么她也不清楚,蓉月看着柳长白神情不善,戚素兰拿着一盒胭脂扭头问柳长白:“好不好看。”
  柳长白觉得自己有种被捉奸在床的错觉,当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太巧了吧!
  蓉月看了一眼就退出了胭脂铺,到门口瞪了一眼叶三转身走了。有杀气!叶三打了个冷战,方安有点不明所以,“你做了什么?”
  “唉,好人难做啊!”
  柳长白追出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蓉月的背影,他叹口气扭头看见了叶三,“叶三爷好兴致。”
  “那是,我向来喜欢笑着看别人哭。”叶三戒备地看着柳长白,“我老早就劝过蓉月及时止损。”
  柳长白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叶三然后进了胭脂铺,叶三也没了玩闹的兴趣领着方安走了。
  “出什么事了?”戚素兰拿着胭脂盒子问道。
  “没事。”
  等到把戚素兰主仆送上马车,柳长白站在车窗边说道:“戚小姐,不要与虎谋皮,柳某告辞。”柳长白转身走了,戚素兰坐在马车里绞着帕子咬着嘴唇,她其实看见了刚才柳长白见到那名女子的表情,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喜。今天在忠义侯府,表姐又提起了她的婚事,还有意柳长白,她难掩内心的激动说了自己的心事,表姐就安排了这一出偶遇,她只是没想到会给柳长白带来困扰。
  戚素兰撩开车帘看着柳长白的背影消失在街角,一颗心也跟着沉进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