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庶女再嫁
庶女再嫁 连载中

庶女再嫁

来源:夜猫 作者:初旬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刘家人 苏钰菀

她天生废物,背负克夫之名
他天潢贵胄,冠以赤王之称
他助她扫除恶人,她以情相赠
她助他登上高位,他却拱手让人
她与他之间不是身份的高低,不是能力的强弱,而是心灵的相通
他是否真情待她,非局内人不能懂
展开

《庶女再嫁》章节试读:

第57章 功亏一篑


第57章 功亏一篑
  苏彦祥既是做好了一切准备,静公主自然是找不回来的,就是那荀芳卿那个戏班子也全都没了人影,铁证如山,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静公主的确是跟荀芳卿私奔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苏正祁自然是捅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龙颜大怒,将苏家所有人还有几位皇子全都带到了宫内。
  大殿上,看着跪在地上满脸紧张的淑妃,皇上大发雷霆,厉声道:“你说,她去了哪里?”
  淑妃满头大汗,刚听到静儿与人私奔,她根本就不相信,静儿是她一手带大的,她十分清楚她的性格,虽然被宠坏了,但绝对不是为所欲为之人。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站在这里,她便是不信也只得相信。
  然而,相信是相信,她事先却毫不知情,所以自然不知静儿现在的下落。
  “皇上,臣妾不知道。”淑妃忐忑的说道。
  皇上的脸色异常难看,厉声呵斥,“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朕对你真是失望透顶!”
  淑妃从来没被皇上这样训斥过,顿时瑟瑟发抖,道:“皇上恕罪。”
  皇上冷哼一声,静公主做下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情,给皇室蒙上了巨大的耻辱,他当然不会轻饶她。何况,苏正祁贵为宰相,为了安抚臣下,他也不能大事化小。既然静儿找不回来了,那淑妃只能代替她的女儿受罚了。
  看着一脸憋屈的苏彦祥,皇上冷冷地看向淑妃,道:“淑妃教女不严,即日起降为贵人,禁足一年。”
  闻言,淑妃面色瞬间惨白,宫内的局势瞬息万变,禁足一年,她恐怕就会被彻底遗忘,彻底失去争权的资本。她的儿子尚且年幼,她绝不能被禁足。
  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淑妃立即哭出来,道:“皇上,臣妾知罪,臣妾自请去藏书阁每日抄写经书,以洗去自身的罪孽。”
  她宁愿把手抄废了,也不要禁足,而且藏书阁就在皇上批阅奏折不远处,这一年她会想办法不让皇上遗忘她,遗忘她的儿子。
  “准!”对于这样的请求,皇上自然不会不答应。
  淑妃连忙谢恩,随即悔恨交加的退到一边。
  有罚就得有赏,当然这个赏全都是带着安抚意味的。
  皇上态度稍稍好转,语气和缓起来,“拟旨,擢升苏彦祥为黑甲军都督,赏千亩良田。苏宰相勤勉正直,政绩斐然,赐金腰带。”
  听到皇上的赏赐,苏钰菀眉毛一挑,苏彦祥本来只是一个黑甲军统领,如今一跃成为都督,就像是从普通的厨子一跃成为总厨,从今往后可以直接指挥黑甲军,这可当真是一步登天了。
  而金腰带更是身份的象征,貌似皇上还从未赏赐过大臣金腰带,苏正祁倒捡了个大便宜。
  只是,这赏赐他们怕是拿不到了。
  果然,在二人要谢恩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来,“父皇,静妹回来了。”
  众人抬头,只见元修翎领着静公主踏进殿来,淑妃一见到静公主,顾不上其他,连忙迎上来,“静儿,你跑去哪里了?”
  待她冲到静公主跟前,才发现静公主竟是衣衫褴褛,一身狼狈,不由大惊,“静儿,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皇上也看清了静公主的模样,到底是宠爱了数年的女儿,心中有了一丝心疼,问道:“翎儿,你是在哪儿找到的她?”
  元修翎先是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苏钰菀,随即才道:“回父皇,我是在城外找到的静妹。”
  “城外?”皇上呢喃两句,脸色瞬间又沉下来,静儿果真是私奔了,想到她干的丢人事,立即厉声道:“元静,你可知罪?”
  谁知,静公主立马大声的哭起来,哭的甚是凄惨,再加上她一身破烂,看起来格外让人心酸。
  皇上一愣,语气不由软下来,“你慢慢说,有什么事父皇会为你做主。”
  闻言,静公主立即哭的更大声,半晌,才止住哭声,目光如剑般看向苏彦祥,道:“父皇,是他!他派人把我扔到了城外,还……还羞辱了我。”
  话落,皇上腾地站起来,怒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脸色变僵了的苏彦祥,苏钰菀扬唇一笑,他怕是做梦都想不到静公主还能回来吧。那种眼看着就要成功,最后却功亏一篑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呵呵,苏彦祥,今日恐怕不是你翻身之日,而是你彻底坠入深渊之日。
  静公主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苏彦祥,带着一丝浓浓的恨意,一字一顿道:“他为了升官发财,为了谋得更好的前程,便派人掳走了我,好让父皇觉得亏欠了他,而且他还想趁机让父皇惩罚母妃。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好的,从一开始他就是在处心积虑的接近我。”
  苏彦祥面色变得很难看,但仍旧是强扯出一抹笑容,道:“静公主,是不是荀芳卿让你这样诬陷我的?他是不是威胁你了?公主,你不要怕他,无论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追究,既然你回来了,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妻子。”
  “到了现在,你居然还想要继续欺骗我吗?你休想!”静公主冷声,然后冲着皇上道:“父皇,他为了编造出我与人私奔的假象,买通了荀芳卿合谋诬蔑我的清白,父皇,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皇上,我没有。”苏彦祥连忙跪下,虽然他极力控制,但声音还是有一丝颤抖。
  在情感上,皇上自然是愿意相信静公主的,但是先入为主,他对事情的真相仍是存了一分怀疑。
  眼见着事情即将陷入僵持之中,元修翎淡淡开口,“父皇,我把荀芳卿也抓住了,现在就在大殿外。”
  “快传!”皇上厉声道。
  很快,荀芳卿就跪在了大殿上,脸上的汗直直地往下掉,似乎十分紧张。
  苏钰菀注意到静公主看他时充满恨意的眼神,心中不由轻叹一声,一些事终究是要自己上过当才能明白啊。
  “你说,你对公主做了什么?”皇上开了口。
  荀芳卿更加惊慌,抬眼看了静公主一眼,又赶紧低下头,道:“我……我和公主是真心相爱的。”
  他似是下定了很大决心才说的,说完立刻松了一口气,整个人垮了下去。
  听他这话,苏彦祥嘴角划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当即表态,“公主只是被你的花言巧语一时迷了心窍罢了,我才是她的丈夫!”
  静公主却是怒哼一声,冲到荀芳卿的面前,道:“你说你和我是真心相爱,那你有什么证据?”
  荀芳卿被她吓了一跳,须臾才掏出一样东西,深情款款的看着她道:“公主,这是你为我绣的手帕,难道你忘了吗?”
  静公主面上露出一丝嫌恶,但还是接过了手帕,随即问道:“你确定这是我亲手为你绣的手帕?”
  荀芳卿犹豫片刻,终是点点头,“我确定。”
  “哼!”静公主立即狠狠地瞪他一眼,大声呵斥,“我绣手帕从来都不会绣上我的名字,你这个手帕分明是假的。”
  荀芳卿的脸色瞬间变白,目光闪烁不定。
  皇上命人将手帕呈上来,查看一番后立刻勃然大怒,喝道:“你说,你究竟是受命于何人要诬陷公主?”
  荀芳卿一下子更加惊慌失措,下意识的瞅了一眼苏彦祥,看到他面色铁青,心中不由更慌,连话都说不出来。
  静公主眉毛一挑,恨恨地看向荀芳卿和苏彦祥,又道:“父皇,还有一人,我宫里的如意是苏彦祥的人。”
  如意就是那日假扮静公主成亲的宫女,苏彦祥竟早就在静公主宫里埋下了自己的人。
  “宣!”
  如意一进到大殿就腿软了,说话都哆嗦着,“奴婢见……见过皇上……”
  皇上不耐烦的打断她,“你说那日是公主亲口说让你假扮她的,可有此事?”
  如意迟疑了片刻,才连忙点头。
  皇上忽然厉声,“说实话!”
  “奴婢……”如意被吓了一跳,到底是年幼,立即哭了出来,哭道:“皇上饶命啊。”
  苏彦祥没想到如意会这么不经吓,眉头紧锁,一双手不安的攥在一起。
  见如意都招了,荀芳卿自然也没有死扛的道理,立马全都招了。原来,果真如静公主所说,苏彦祥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故意接近静公主,收买了如意和荀芳卿。先是带走静公主,然后让如意假扮公主,而静公主则被荀芳卿带到了城外。
  本来,他是让荀芳卿随意处置静公主,却没想到遇到了元修翎。
  听他们说完,皇上用一种极其愤怒又冷冽的目光看着苏彦祥,苏彦祥打了一个哆嗦,事到如今,他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他和静公主之间,皇上只会选择相信静公主。即便静公主说的是假的,为了维护皇室的尊严,他也会选择相信。
  今天,他幻想中的一切都化作了泡影,他彻底的完了,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可是,这是为什么?他明明准备的万无一失,为何会失败?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一定是她,苏钰菀!她害死了母亲和三妹,如今也要毁了自己!
  苏彦祥恶狠狠地看向苏钰菀,心中充满了不甘心,尤其是看到她嘴角轻轻扬起的笑意,不由恨意滔天。她既然毁了自己,那自己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拉她下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