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情浓千般,复念一人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 连载中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

来源:夜猫 作者:紫露凝香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柳云云 梁辰

柳云云以为,在叶恒眼里,自己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子
可他越是这般诬蔑自己,那就硬是要让他不痛快
他是高高在上的叶家独子,大庆叶将
自己不过一介戏子
可他竟为了自己,自毁前程,踏破千山万水也要将她寻回
展开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章节试读:

第39章 我想喜欢你


第39章 我想喜欢你
  尉迟樱闻言也觉得在理,“你既是一介戏子,那我更不能留你了,若是一朝公主败给一戏子传出去这不是皇家的笑柄吗?”
  此时在城中奔波的宋桓,心生一计,驾马奔向断崖,如若尉迟樱要对云儿不利的话必然是在隐秘荒芜人烟稀少之处。
  来到断崖边,正巧看见尉迟逸架着匕首威胁柳云云,“公主,快放下匕首。”他柔声劝慰,话语间止不住的颤抖。
  尉迟樱因为他的到来更加激动,“宋桓,你不喜欢我对不对?没关系,快了你马上就会喜欢我。”言尽下一刻撤回匕首,一伸手猛推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没有一点预示,脚下一划身体失重,那一瞬,她下意识看向奔向自己的宋桓,纵然心中有不甘,但三个人之间的纠葛就这么断了也算圆满。
  她一直都想那个人真正承认是爱自己的,现在他们互相喜欢却不得善终,这样的爱也未尝不是遗憾啊。
  宋桓冲到悬崖边一掌推开近乎癫狂的尉迟樱,他恨啊,恨不得杀了这个女人可总有千万个不得已阻碍着他。
  伏在悬崖边,大声向着崖底呼喊,“云儿。”除了山谷的回声再无任何回应。
  柳云云伸展手臂,隐约能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嘴角勾起释然的笑意,心中本该无挂,可眼角又分明又泪水滑落。
  他急红了眼,不自知间眼框湿润,下一刻脑后一阵疼痛,便失去所有意识。
  再次醒来,他躺在装潢奢华的房间,床帏是柔紫色的月光纱,扶着额际起身还未坐直,尉迟樱就上前。
  “将军,你可还好。”她伸手抚上其的面颊。
  宋桓愤恨的推开她,“是你,是你害了她!”沉声道。
  尉迟樱笑的一脸温婉,“将军说什么呢,我不知道。”
  门外走进一个太监,“宋将军,领旨吧。”
  他上前下跪。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将军宋桓疆场有功,朕念起为人正直,温良敦厚,今公主尉迟樱已及笄,适宜婚娶,当则驸马配之,二人实乃天作之合,交由礼部监制,择日完婚。”
  闻言,宋桓下意识看向身侧跪着的尉迟樱,复敛回目光,不接过圣旨,随即叩首,“臣有罪,臣不愿娶公主,更不愿做驸马!”语气坚决。
  太监一脸不解,复也只能点头,劝慰几句告知其中利害关系便也退下了。
  尉迟樱疯了一般站起身拿着桌上案架上陈设的瓷器能砸的都砸了,“她已经死了,你得不到她,为什么还是不愿娶我!”
  走上前,拉住宋桓的衣领,一边又一遍的重复。
  他瞧着冷脸拂开了她,转身走了,没有一点留情。
  另一头的悬崖边,梁辰再山谷中采药,背篓中的放药材也大致都齐了,只差铁皮石斛了,这一味奇药常在悬崖峭壁中生长。
  正因数量稀少,才可见其珍贵,既然来了,不去看看岂不辜负。
  来到悬崖边,约离地面十几米处一白色身影被树枝藤蔓纠缠,医者仁爱,他下意识就绑着绳索攀着崖壁去救人。
  看见那人是柳云云时他不禁有些愣了,细心为她梳上绳索,再解下缠着她的藤蔓,不经意间自己的腿被岩壁的石头刺破,也不觉得疼痛。
  带着她小心的落地,顾不得自己,先为她诊脉,好在都是些外伤。
  深夜谷中阴雨绵绵,他背着昏迷的柳云云寻了一山洞躲避。
  又为了她冒着大雨去捡柴,生火熬药,生怕她冷着了,脱下自己的外披为她盖上。
  柳云云因着伤口发炎又受了凉加之之前的伤口本就没有好,接连几日不断高热,意识昏迷,一会清醒一会昏睡。
  她醒来的时候,山洞中只有她一人,耳畔隐约能听见山谷中乌鸦的啼叫,不禁有些害怕的颤抖。
  终于梁辰回来了,应是淋了雨,他一身狼狈,怀里的衣服还紧紧的包裹着什么。
  见其醒了,他喜悦不已,放下手里的包裹,疾步上前,伸手抚上柳云云的额际,确认不烫之后才会心的笑了。
  “这高热总算是降了下来,你身上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关切的询问。
  她点了点头,复又摇头。
  梁辰笑着抬手轻敲她的额际,“你这发烧怎么人都变傻了呢?”转身解开布包,拿出果子在自己一衣摆上蹭了蹭,递出。
  “谷中只有这果子能吃你将就着,一会我去给你熬药。”
  她接过泛着青色的果子,一咬,酸涩不已,脑中忽然忆起在被退下悬崖那一刻的失重感,竟觉得此刻幸福不已,笑着流出了眼泪。
  梁辰慌了神,抬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你哭什么,别哭了”柔声安慰。
  “我没哭,我是开心,活着真好。”一句喟叹。
  他闻言伸手扶着她的脸,“你怎么竟说傻话?还记得我说过是要一直守护你的,所以这一次我就来了。”
  心知不会有回应,他便转而去熬药。忽然腿间一阵抽痛,强忍着勾起一抹淡然的笑意,这一幕被柳云云尽收眼中。
  这一夜,她假意睡着,隐约觉得不对劲,悄声坐起,看着梁辰坐在角落里颤抖,缓步上前。
  在看见他腿上伤口的一瞬不禁倒抽一口气,伤口周围已然腐坏流脓感染了,这个人竟还能坚持每天走那么远的山路去捡柴去摘野果,到现在这样痛到颤抖也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现。
  看着锋利的刀刃挑出腐肉,连着脓水清理干净,她轻唤‘梁辰’二字。
  对方下意识盖上自己的衣摆,她软了双腿,跪坐在地上,鼓起勇气伸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在悬崖边救了我的是你,日夜照顾高烧发作的我的人是你,千方百计顾忌我感受的人是你,一直小心翼翼守护我的人是你。
  这些话她本想开口对他说,却也不能发出声音,伏在他耳畔,哽咽着轻声道,“我想喜欢你。”
  梁辰笑了抬手紧紧抱住她,细心安慰,最后竟来了一句,“不许反悔。”
  两个人互相帮衬照顾着彼此,几日后一同出了山谷。
  回到青楼,柳云云还没喘过气,梁辰就来寻她了,“云儿,我为你赎身可好,让你回归自由再无束缚。”
  “再过些日子吧,我们之间才刚刚开始,这样快,我总觉得,”她欲言又止,有些为难。
  梁辰点了点头,此刻已是满足,他不求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