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拐个妃子宠上天
拐个妃子宠上天 连载中

拐个妃子宠上天

来源:夜猫 作者:香雪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凤御夜 抖音小说

连家老爷只是想用她来笼络新科状元,连家的人都不屑她,叫她贱人
跟着大夫人去见昭仪姐姐,吃吃所谓的家宴,她就可以等着做状元夫人了,守在廊外打个小瞌睡,耍玩一下太监公公,这公公一发威起来,居然要留她下为玩亲亲,不跑的人是笨蛋,一道圣旨,还是逃不掉,她直接从状元夫人升级到了呕死人的常在,一点也不风光
展开

《拐个妃子宠上天》章节试读:

第96章 自欺欺人


第96章 自欺欺人
  想必,她和凤御夜是自欺欺人,以为人家不知道,可是,出现在面前的事实,可以看出,这是人人都知道的秘密。
  弯弯眨着眼又低下了头,任凭泪水一滴一滴地跌落在地上,化作一朵朵湿花。
  “我不问为什么?弯弯,跟我走,现在,你不会受太多的伤。”洛心痛地看着弯弯的泪,该死的凤御夜,让弯弯流泪了。
  弯弯一抹泪:“去那里?”他们还知道些什么呢?现在走,是最好的,不会伤得太深,她连弯弯是最可爱的二十一世纪女孩,怎么会沦落到现在,处处让人背叛,所以说,宫里真的不适合她。
  有时候,爱情是二个人的事,而相处,那就是很多人的事,相爱不能相守,并不出奇。相守不相爱比比皆是。
  “总之,不会让你流泪的地方。”泪是刀,一刀一刀地击在他的心里,纵使弯弯不爱他,他还是爱着弯弯。
  弯弯叹口气:“好吧,我想,跟你走是最好的事。”
  徐天洛伸出手让弯弯抓住,一个有劲就将弯弯拉了起来。
  这是妙音寺的后面,因为卓玉还在前面,她不想看到她得意的样子,就跑到了后面。
  徐天洛知道的事,林若风必定知道,可是林若风没有武功,她不能连累着他了,卓玉都敢这样了,先前的追杀,一定就是她干的,要是有炸药,她就炸了她的脸,看她还得不得意。
  最伤的,还是娘啊,弯弯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徐天洛带着弯弯从后面的小道走,这里不能骑马,可也不宽。
  弯弯叹着气:“都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我烦死了。”
  “弯弯,你想哭,就哭吧!”洛心痛于她的强颜欢笑,不要连弯弯的坚强,只要她的真实和可爱。
  “你就是坏心眼,哪有想看人家哭的,我哭,你敢笑吗?”她才不会哭,这算什么,什么也没有理清的。“洛,我现在心里也很模糊,不知道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不过,我知道,你的出现有你的道理,我先说哦,免得你说我自私的,我要在家里等着凤御夜,他会来找我的。”她就是自私,想要爱。
  徐天洛叹口气:“连弯弯,他不会再来的了。”
  “我才不行,不到黄河我不死心。”她就是这样倔。
  “弯弯,卓玉如今是正妃了,你还想回到皇宫里吗?弯弯,不要再在宫里了,看看你,都变成了什么样,那个爱笑,狡猾的连弯弯,都上那里去了,当你所有与众不同的特质磨尽了,你和宫里的女子,又有什么样的区别呢?”真想摇醒她啊,凤御夜给她吃了什么药,让她死心塌地的,她不知道太上皇选择妙音寺的目的吗?
  他就是不想她爱到什么样的伤害,才跟着来,就是想要带走她。
  弯弯阙起嘴:“反正我不管了,我等他三天,如果三天他不再来找我,那就……”要她说永远不爱,真的好难啊。
  洛精明的眼看着她:“弯弯,那就怎么样?你们之间的事,不是秘密,皇宫里早就知道了,弯弯,我是怕你受到伤害啊。”
  她也不知道,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什么二全其美的计策,可是,至今为止,还是没有。
  “你们真是讨厌,还有没有一点**权给我啊,天啊,这是什么样的社会啊,难道还有人跟踪我不成?”太可恨了,太可气了,幸好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然就出糗出大了。
  “洛,你也知道了是不是,真可恨啊。”她的出身也明白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娘会出卖她。
  看洛不语,弯弯就知道他什么都明白,可恨啊,可气啊,谁的手段那么高端,钉个草人天天咒死她。
  她相信,娘不是有心的,是被逼的。但是她现在还没有那个什么宽大的心去听娘说话,最亲的人这样,真是气人啊,她的心眼不大,别想祈求她什么以怨报德,想都不要想。
  气及的弯弯路也不看,一脚踏空,大叫一声,幸好洛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不然非滚下去不可。
  脚踝传来的痛疼让她倒吸了口冷气:“好痛啊,连路也来欺负我,真是过份。”真想炸平它,不过,不用急,二十一世纪这里可是一个游乐场,还让她踩在脚下。气得又踢了二下,又痛得她唉唉叫。
  洛皱起眉头:“真不知要不要笑?”可是,忍不住上扬的唇角泄出了他的笑。
  那有这样的人啊,扭到了脚居然又踢石头出气的,不痛才怪。
  弯弯很凶地一敲他的头:“不许笑,我痛死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一出门就什么也不利。”
  洛蹲下身:“我背你下山,从小道上下去,比在大道快很多,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不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我怕不成,再怕我还是连弯弯吗?有种的,就来点光明的,她娘的,老是来阴的,阴天生的吗?”
  “不怕就好,那你可抓稳了。”洛会心地笑着,背起弯弯。这才是弯弯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走就走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妙音寺吗?不就是我在这里出现的吗?还想怎么样,最多也就是这样了,我最多也就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不姓连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姓云不更好听吗?”弯弯的脑袋一个灵光。
  是啊,在这里出现的,那能不能回去。“洛,这里是不是小道,就是半山上是不是有一个白石?”
  洛的心里一个激灵:“弯弯,你要怎么样?”听说弯弯的出现很神奇,他不要她不见了。
  弯弯打了他的肩:“当然是回去了,不玩了,这里一点也不好玩,我回我家里去,我家可跟这里一点也不一样。”上个山不是走路就是坐轿,慢得要死的,坐缆车不是快多了。最让人气恨的就是生火了,她想试着做菜,可是,火没有生着,差点没有把房子烧了,幸好凤御夜回来得早,不然他就等着收尸了。
  “弯弯,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去。”他下了决定,不管弯弯的家在哪里,他都跟着去。
  弯弯心一暖:“那是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和这里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的国家最好的一件事就是没有皇上。”现在才知道这种制度真的是一点也不好。
  “洛啊,你也不错,一表人才,风流又下流,呵呵,不是,是艳姐姐说的。”怎么把这个也说出来了。“你要找什么样的娘子没有啊,你把心思浪费在我这里啊,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是受欢迎啊,都有孩子了还让人穷追不舍的,不过洛太好了,她不想耽误他的人生,她可不是没心没肺的人,谁要再说,她跟谁过不去。
  洛浅浅一笑:“你说过的一句话我很喜欢,不到黄河不死心。”
  “你就死心眼啊。”比她还要倔上三分。
  “对,我就死心眼了。”除非她永远不会伤心,永远的幸福快乐。要是跟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弯弯正要说些什么劝他回头是岸,洛却轻嘘了一声:“别说话。”
  他竖起耳朵静听起来,弯弯也感觉到这股不对劲的风头,伏在他的肩上,露出二只眼四处看着。
  高高的芒草让风吹得沙沙作响,似乎潜伏着千军万马一样,那时不时叫几声的虫鸟,像是在警告。宁静的山上,顿时变得草木皆兵,紧张的气息让她紧紧地环着洛的脖子。
  “出来,有种的就出来。”她大声地叫着。可是,并没有人声。
  她松了一口气:“死洛,你太大惊小怪了,看看,哪有什么东西啊,害我也怕怕的,走啦。”神经细胞都不知死了多少。
  又走了好大一会,洛的耳朵一起静静地听着,不对劲的芒草动一动,他都能听清楚。
  “出来。”他冷冷地一叫,一手将剑拔了出来,阳光下,透射着雪寒的光芒让人刺眼。
  弯弯吓了一跳:“不会又有人吧,干什么?想要劫财还是劫色。”下个山的还不让人安静,太过份了。
  沙沙作响的芒草一拔,十多个黑衣人纵身飞出,手上的大刀闪闪发光,一把把十分准确地砍向她,不,应该是砍身洛,她都吓得不敢看了,呜,欠债还钱啊,不关她的事。
  洛的身手不错,往下退几步,闪过这些致命的一击:“弯弯,你先走。”
  “好的。”弯弯跳下来,什么推来推去,我不走之类的话,一句也不用说,在他的背上,只会妨住他,到时是一刀三命,包括小孩。她怕死啊,提起裙摆,脚也不痛了一样就往下跑。
  背后一声声的剑击声吓得她停也不恨停。
  够了啊,是又那一伙人想要来杀她,为什么凤御夜那么久还不来追她,至少也传个令让官兵来堵住她的路啊。
  她就不信他还不知道,洛都知道的事,太上皇的胸有成竹,都宣告着她身份的揭破。
  太后那一次说她的身份可疑,应该要放在心上的,唉,她就是这样子,到死才知道什么才是应该。
  他不来了,没有来,真是气恨啊,上面的卓玉还怀了他的孩子呢?他也想不出什么二全的计策吗?所以,他放弃了,这样就能保全孩子,保全她。那就不能在一起了。
  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有什么了不起,天下的男人多了,到了某年某月某日,男女不对等的数量,一个女人可以嫁三个男的,怎么样,现在让你们拽,娶那么多的女子。
  这半山腰,好眼熟,弯弯站在中间,看着一丛丛高大茂盛的芒草,这里不就是她掉下来的地方吗?
  不就是娘发现她的地方吗?那块大大的白玉石呢?她拔开芒草,白玉石在太阳光下,如一块发光体,睁不开眼睛的。
  弯弯一步步地走近,回去以前生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玩够了,玩累了,爱够了,爱累了,她应该回去了,这里的人很好,可是,她毕竟不是这里的啊。
  她留恋地看了一眼山上,太高了,这里几乎看不到妙音寺一点点的踪影。只有悠久冗长的钟声,一声一声轻轻传了出来。
  凤御夜,再见,以后,彼此的念头都会断了。
  你的责任太重太沉,不是我所想要和你分担的,虽然很爱你,可是,再见。
  弯弯提着裙摆,躺上了那白玉石,不知穿越回去会不会很痛,她看着太阳,一圈圈的光圈刺得不能张开眼,她闭上眼却闪过一幕幕和凤御夜在一起的画面。
  “弯弯,弯弯,快走。”徐天洛的声音紧张地从上面传来。
  咦,她躺了那么久,为什么还不能回去啊,怎么回事啊?
  弯弯急了,坐了起来,眼前依然是起伏连绵的芒草,她用手四处摸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之类的,可是,光滑的石上什么也没有,一个黑影缩近,弯弯从石上看到,吓得一缩,那大刀竟然将石头给劈开二半。
  她想逃,可是脚这会儿却很痛,那黑衣人蒙着面,只有眼露在外面,闪着让人恐怖的死亡之光,抡起的大刀又朝弯弯的头上劈了下去,她闪躲不及,她无法闪开,她只能紧紧地合上眼,好怕看到自已的头掉下来。
  徐天洛什么也顾不上了,整个人就那样冲了下来,用身子将那黑衣人撞倒在地上,一路就抱着滚了下去。
  “洛。”弯弯大声地叫着,天啊。他竟然什么也不怕,从上面就冲下来。
  茂密的芒草根本让她看不到洛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