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媚倾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媚倾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连载中

媚倾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来源:夜猫 作者:杨火火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兰儿 其它小说 夕儿

嫁给我,你却有了别人的骨肉
他冷冷望着她,那一天开始,她过上了如同坠入冰窖的日子
后来,恨过方知,他原来最爱还是她
展开

《媚倾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章节试读:

第174章 利用


第174章 利用
  德妃望向那僧人的脸,那是一张陌生的脸,但是那黑色的痣已让她确信眼前的人是谁了。
  心里突的狂跳,她默无声息的站在高僧的面前,小沙弥正向门外走去,象是知道她有什么难言要对高僧述说一样。
  脚步声退去,大殿里安静极了,甚至可以听得见空落落的大殿里两个人的呼吸声。
  德妃白皙的手伸向了笼袖中,夏日里连刀也有了温度,额头的汗慢慢沁出,德妃恨恨的望着那张状似陌生的容颜,她恨他。
  “施主,这是一个下下签。”高僧终于出声了,微微的有些嘶哑,但是,那绝对是他的声音,她不会听错,下下签,那澈儿不是再难回来了吗?
  “可有转机吗?”她一把从青君手上抢过那竹签,那签上果然写着‘下下签’三字,心一惊,头已痛了起来,眼前的大殿也开始摇摇晃晃了。
  “施主,有因无果,有果无因,阿弥陀佛,时间将会告诉你一切。”那高僧说完,便闭目诵经再不言语。
  “哈哈哈,时间可以告诉我一切,那你告诉我,要多久的时间?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而我又有多少个十年?”怆然而笑,心里更多悲凄。
  “天机不可泄露,施主请回吧。”
  “你说,你什么时候还我儿子?”德妃不但没有离开,反而又向前移了一小步,此刻,她与高僧仅有一步之遥,一只手还握着笼袖中的那把刀,她可以什么都不要,她可以接受男人负了她,但是她接受不了她唯一的一个儿子因眼前的男人而失踪了。
  走到这一步这一天,她才知道,与她最亲的,与她相依为命的,从来都是她的澈儿。
  澈儿的讥诮她也不在恨了怨了,澈儿是对的,是她识错了人,是她把青君当成了自己的救星一样,却不想自己时刻都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那质问的口气,还有那问句中的‘你’字,让高僧倏然抬头,黑色的眸子里写满了复杂的德妃看不懂的东西,是了,就是他,他可以改变妆容,但是,他的眼神,还有他手上的那一个痣就彻底的暴露了他的一切。
  “说吧,你什么时候还我的儿子。”冷冷的,所有的情已去,这一刻的她已然清醒。
  青君起身,一双凌厉的眸子射向德妃,“你引我前来,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吗?你难道一点也不关心我的死活吗?”他差一点就死了,死在自己徒儿的手上,如果不是他还伤着,他早就入宫亲手杀了暮莲宇极了,他要为青莲报仇,青莲不能就那般死了,或许他可以借助德妃的力量杀了暮莲宇极,微微的一声咳,“雪嫣,我受了伤,我也不愿意澈儿有意外,可是事情发生了,我只想待我的伤好了再亲自去寻找他的下落,那孩子,他一定不会死的,我有预感。”
  德妃的手都抖了,牙齿咬得咯咯的响,“你也不愿意澈儿有意外吗?可是,是你亲自逼着他与暮莲卓互相残杀的,他如果不是受了伤,又怎么会坠崖呢,都是你都是你,你休想狡辩。”德妃冷冷的,恨恨的,她的眸光中饱含了恨意。
  “雪嫣,那只是一场意外。”青君还想要骗过德妃,杀不了暮莲宇极他死不瞑目。
  “是吗?”他的眼神里仿佛没有任何的谎言,然而她知道他根本就是在利用她,她再也不会相信他了,反问他,那语气中都是嘲讽,她早已醒悟,只是这醒悟却是用自己儿子的生命换来的,那代价让她早已对生了无意义,如果不是暮莲澈只是失踪还有生的希望,只怕她早已随着儿子去了。
  “雪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我来找你,是想带你离开皇宫,带着你一起去一个无人烟的地方,我们终老一生。”他编织着一个美丽的谎言,一个美丽的梦。
  她挑眉,“这一回你真的会带我离开?”他说过太多次了,他说只要他帮助暮莲澈当上了当今的皇上,那么他就功成身退的带着她远走高飞,再无牵挂,可是儿子,不但没有当上皇上,甚至连太子也当不成,更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消息杳无。
  “会的,一定会的,只是……”他语气微微一转,杀暮莲宇极的心一点也没有改变,杀不了暮莲宇极,他日夜不安,脑海里又是划过青莲的影子,那样婉约动人,他的师妹,永远都是他的最爱。
  “只是什么?”就猜到他还是要利用她,果不其然,他又要开始了。
  “雪嫣,杀了暮莲宇极,只要杀了他,我们就远走高飞,就没有任何阻拦了。”他说的理所当然,杀暮莲宇极的目的就是不想让暮莲宇极追杀他与德妃的离去,一切,似乎有些道理。
  “不,除非你为我找回澈儿,否则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她不信他,他是一个十足的骗子,她已经被他骗了近二十年了。
  “雪嫣,我找过了,可是皇陵附近,真的没有他的踪迹,或许澈儿他有什么奇遇吧。”胡乱说着,谁也不清楚暮莲澈到底去了哪里。
  所有的希望都是渺茫的,渺茫的让德妃看不到任何的光明,“青君,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只有青莲是最重的,你要我杀了暮莲宇极,也是要为她报仇,是吗?”她轻声问道,虽然明知道这就是真实的答案,却还是希望青君可以给她一个让她欣慰的回答。
  “雪嫣,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是真的要带你离开,只有暮莲宇极不再追踪你,我们才能从此逍遥自在。”
  “是吗?”她不信,如果他带着她从此隐迹江湖,如果他带着她去到一个暮莲宇极根本找不到她的地方,那么,试问暮莲宇极又能耐何她什么呢?
  她再不会傻了,儿子的死已让她清醒了。
  “是的,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的。”
  “梅音呢?你就任凭她留在丞相府吗?”那是青君生命里的又一个女人,“她恨我入骨,她巴不得我死在她前面。”可是其实,她与梅音,都是可怜的人。
  青君静静的望着她,“雪嫣,答应我,只要你答应了,你做到了,就是我与你双宿双飞的时候,而梅音,既然有王丞相善待了她,那也是她的福份了,自不必我们再管。”
  他理所当然的说着,德妃听着,德妃笑了,贴近他的身子已挺立如树,笼袖中的那把刀正在缓缓的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