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战王毒妃
战王毒妃 连载中

战王毒妃

来源:夜猫 作者:阴九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顾秋冷 顾秋湘

册后大典前夕,慕容秋遭渣男庶妹背叛,十指尽断,灌铅而死
重生一世,她成邻国侯府庶女,斗嫡母、争父宠
嫡姐肆意陷害?她反设计让其毁容
未婚夫婚前对她百般凌虐?最后还不是娶了个母老虎? 就在复仇之路的半途,却蹦出来一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初次见面,某女梨花带雨,力求退婚皇帝亲弟
某王顺水推舟,应允
随后,举国轰动,皇帝下旨亲封某女郡主之位
第二次见面,某女乔装舞女,借机靠近某王,不料遇到刺客
某王水下一吻,道:“女人,你是我的了
” 某女莞尔一笑:“王爷,这话时尚为早
展开

《战王毒妃》章节试读:

第32章 船舫刺杀


第32章 船舫刺杀
  傅子默拉了拉领口,说道:“二小姐真是巧言善辩,一点也不像是传言中懦弱不堪的哑女,上回听阿战说起,本世子还心存顾虑,没想到今日一见,实在是让本世子大吃一惊。”
  顾秋冷的声音偏冷,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能让傅世子吃惊,是我的荣幸。”
  尉迟战沉声说道:“方才,你说你了解君祁晟的为人,不知道二小姐是从哪儿了解的?也是从顾侯爷身上了解到的?”
  尉迟战并不好糊弄,傅子默则站在一旁看着顾秋冷和尉迟战对峙。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承受得住尉迟战的目光,而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接近尉迟战三尺之内。
  顾秋冷从尉迟战的眼中看到了杀气,而那种杀气明显让顾秋冷的心跳加快,呼吸变得凝重起来,就像是两个人正站在沙场的敌我两端,充满着警惕和试探。
  顾秋冷语气中并没有丝毫的波澜,而是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解释,如果摄政王相信我,我愿意将我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你,可是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我说再多,解释再多,也都是徒劳,对吗?”
  尉迟战冰冷的面容带着一丝狂傲的笑意,说道:“那就让本王听一听二小姐的条件,二小姐精心安排了这么一出,总不会一点条件都没有吧?”
  顾秋冷看着尉迟战的眼睛,那眼中没有丝毫的惧怕:“我要参加国宴,这个条件算过分吗?”
  傅子默看着两个人,越来越觉得有趣,尉迟战从来不会和女子说这么多的话,而他也不会和女子做任何的交易,可是很明显,尉迟战对顾秋冷有意思,按照尉迟战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更不会受到一个小女孩的威胁。
  “好。”
  听到了意外的答案,傅子默忍不住说道:“你也不问问她这么做的理由?本世子倒是很好奇,一个国宴而已,二小姐怎会如此在意?”
  “傅世子是嫡子,生下来就要继承祖业,只是顾秋冷只是一介庶女,生来身份底下,京城诸多丑闻加注一身,原本还有六王爷可以依靠,却已经退婚。”
  傅子默挑眉:“所以呢?”
  顾秋冷淡淡的说:“今年我已年满十四,三年一次的国宴是变相为各豪门子弟和王孙贵胄选妻的场合,傅世子不会不知道吧?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否则,我可就真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傅子默半信半疑的看向顾秋冷,问:“真的只是这样?”
  顾秋冷的神情上看不出丝毫漏洞:“是这样。”
  傅子默在顾秋冷的身边转了一圈,说道:“二小姐这样的人物品格,再加上这张绝色倾国的脸,难道也怕嫁不出去?”
  顾秋冷抬眼,望着傅子默的一双含笑的桃花眼,说道:“男过花甲之年尚可娶妻,可是女过二八年华已经嫁不出去,傅世子你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傅子默微愣,他从顾秋冷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片漆黑,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的眼中看到过这样的神情,没有谎言,像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全部都是实心实意的话,因为没有什么是值得她说谎的。
  对,就像是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那眼神是奋不顾身,绝无退路的眼神。
  尉迟战静静的看着顾秋冷的笑意,那笑意是冰冷的,说话的声音平静的像是一潭死水,的确是一个有趣的女子。
  顾秋冷正看着傅子默的眼睛,用她一惯冰冷的眼神,让人相信她所说的任何假话。
  船身突然晃动,顾秋冷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傅子默一个身形不稳,但是好在身边有船身可以扶一下,否则他一定会狼狈不堪的倒在船上。
  尉迟战警惕的看着周围,顾秋冷眉头轻皱,看着尉迟战冷声道:“看来摄政王的影响力比我想象的要大多了,君祁晟竟然带了三支暗卫来对付你。”
  尉迟战也皱起了眉,身体比傅子默更快的闪到了顾秋冷的身边。
  感受到手腕上一股强劲的力道,顾秋冷下意识的要将尉迟战推开。
  可是尉迟战并没有给顾秋冷这个机会,而是对不远处的傅子默说道:“跳下去!”
  这显然是傅子默和尉迟战原本就有的计划,船板上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漏洞,傅子默翻身跳了下去,没等顾秋冷反应过来,尉迟战已经拉着她一起跳下了冰冷的湖水。
  像是刀刃划在皮肤上一样,顾秋冷的衣服穿的本身就少,冷水正在侵蚀着她的骨头。
  她并不会游泳,而尉迟战拉着她的手腕,根本不容她推开。
  就在顾秋冷忍不住喘息的时候,唇瓣上传来了冰冷而柔软的触感。
  顾秋冷的眼神微眯,一掌打在了尉迟战的心口,翻身跳上了船。
  而此时的船上,已经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只剩下一个活口,满目的血腥,顾秋冷只喘息了两下,就已经觉得恶心作呕。
  尉迟战和傅子默已经上了船,身上湿答答的,但两个人都面不改色,显然是水性极好。
  顾秋冷的眼神锐利,看着尉迟战的目光变得比之前还要冰冷。
  “摄政王好手段,君祁晟秘密训练的水中暗卫,在你这里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傅子默将外袍脱了下来,原本裸露的胸膛变得更加明显,说道:“来让我看看!是谁……”
  就在傅子默要靠近仅剩下的暗卫时,顾秋冷立刻闪身到了傅子默的身前,力道不弱的扣住了傅子默的手腕,
  傅子默想要抽手,却发现顾秋冷的力道一点也不小:“你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还活着的暗卫,突然面目黑紫,面容狰狞的倒在了地上,整张脸已经不可辨认。
  “都闪开!”
  顾秋冷立刻拉着傅子默倒退了两步,神色凝重地说:“不能靠近这具尸体,用火烧。”
  傅子默疑惑的看着顾秋冷,顾秋冷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尸体上,尸体上顿时出现了许多白色的小虫子,扭曲着从身体里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