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穿越妃子惑君心
穿越妃子惑君心 连载中

穿越妃子惑君心

来源:夜猫 作者:香雪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李向东

让她做个妾都不如的女人,这叫现代穿越过去的她怎么接受得了
可是这个皇上挺奇怪的,她越是想过得舒坦呢,他就越是对她上心,一步步让她往上晋升,跟他后宫的女人斗得个天昏地暗的
她只想好好做个娇气的妃子啊,可是不斗,那就没命享受了
展开

《穿越妃子惑君心》章节试读:

第49章


第49章
  几个小屁孩偷眼看龙漓,他的脸色不善,却没有责怪他们,反而转过脸:“弥雪,这是你的意思吗?”
  弥雪吓一跳,天啊,他真的会读心术,忙摆摆手撇清:“不是啦,不关我的事的啦。”
  他不认为几个小孩会想那么多,若不是她教着,他们会说出让淳太傅回来的话,他对她还不够好吗?她不要升级,由得她,事事都能让他打个折随着她,她还是在想着淳太傅。
  “皇上哥哥,是我们,跟姐姐没有关系的,姐姐什么也没有教我们。”笨蛋暖香啊,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她使劲地朝她使眼色,可是她却是学个十足十的居然傻傻地说:“姐姐,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暖香要做一个守信用的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唉,她垂下头,学那么快干什么,她不敢看龙漓咄咄逼人的冷刺视线。
  他还能如何呢?惩罚她吗?他也头疼,太重会心疼,想得太多自已心更痛:“唉,没一件好事。”他眉又紧皱了起来,冷冷地说:“江公公,回正阳殿去处理奏章。”径自一人落寞地先行。
  那孤独的影子,让弥雪捶心自问、自已是不是很残忍啊,或者是龙漓和淳羽是不是有过节。
  江公公气急败坏的说不得:“常在小主,你怎么老是伤皇上的心,皇上处理政务已是够烦恼的了,找你散散心你也给他来堵堵心。”说完又急急地追了上去。
  “姐姐,皇上哥哥是不是很生气啊?”龙清带着四个小鬼走上前。
  “姐姐,暖香表现还好吧,要给暖香吃枫糖。”她还来讨赏了。
  她没好气地吹吹额前的发:“我要晕了,暖香,再吃糖,小心琳琅王朝出个无牙的公主,你们自个玩去吧。”似乎江公公的话像一根刺,刺在她的心尖处,紧紧地压着她的呼吸,她是很伤龙漓的心吗?
  龙漓沾起墨欲要写,江公公就一弯腰:“皇上,常在小主来了。”
  “哪个常在小主,本皇的常在不知有多少个,难道不知道正阳殿是不能进来的吗?”他明知故问,心里还带着气。
  “是司马常在小主,正在门外候着,要是皇上不见,奴才打发小主回去了。”
  他从鼻子里哼了声,江公公明白他的意思,弯着腰退了出来,接过一个公公手里的茶递给弥雪:“常在小主,奴才求求你就千万不要惹皇上不高兴了。”
  江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如此说话,实在是看重了自已,弥雪有礼地点点头,轻轻地走了进去:“哪个,对不起啊,喝茶降降温,解解气。”
  “哼。”他不理她,写着字。
  弥雪耸耸肩,按摩着他僵硬的肩:“哇,你写的字好好看哦!劲直有力,凌厉朗秀,简直是可以去做书法家了,我写的字很难看的,糊成一团,最讨厌写字了,还好以前一般都是用电脑的。”她顿住。
  “怎么不说下去了。”他也没停笔,仍旧认真地写着,分出心思听她说话。
  “好汉不提当年勇。”要是皇上一个心血来潮,叫她做一台电脑出来就头大了。
  “你似乎有很多过去,我真怀疑,我的弥雪常在过的是什么生活。”一般的官家小姐都是绣绣花,念念小诗,做做衣服之类的。就如他的妃子一般。
  弥雪端起茶给他:“那里,一般般啦,来喝茶喝茶。”
  “你是讨好我吗?”笨女人也不晓得要吹凉些,他轻呷了口:“太烫。”
  她马上吹了下:“可以了。”
  如果她一直那么乖顺没有任何目的地侍候着他,那该有多好,他想,再多的烦心事也能抛开:“如果你是为了淳太傅一事,求本皇让他回宫重新执教,那么就不必假装了。”假想是很美好,却不切实际。
  “没有啦,都说不是我了,小孩子的话怎么能相信呢?我是看你心事重重的,帮你解解忧了,毕竟天天吃你的,用你的,不回报些什么像是吃白食一样。”
  “朝政之事。”他淡淡地说。
  “哦,那没办法了,后宫之人不能参与的,你自个解决了,我也帮不了你了。”她挑了张舒服的躺椅坐着,案前摆放着一盘瓜果,用冰雪冻着,阵阵的香味袭来,甘甜之气让她直吞口水,趁他没注意,沾了个果子放入口中,甜蜜的汁液马上渗透她的味觉,好甜啊。
  “外邦入侵,王朝的凌大将军和左相联合起来。”
  “唉,那个凌大将军是不是凌妃娘娘的爹啊,听说很威风的,就是入宫门也不下马。”这样的事是常事,宫女们都知道。
  龙漓手劲一使,笔竟折断了。
  “也不怕功高震主,他那么胆大妄为,不知道什么叫做树大招风,皇上必会越发的看着他。”她不知死活地说着。
  龙漓靠在她旁边,冷冷的手指扫着她的脸:“你很聪明,本皇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评价。”的确是功高震主,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弥雪小心的拿开他的手,就怕他一个使劲,刮花了自个的花容月貌:“呵呵,我乱说而已,皇上不要放在心上。”
  谁知龙漓却笑了,笑得很歪气:“弥雪常在。”
  他每次这样叫她,准没有好事,弥雪防备地看着他:“即然都知道了,那么本皇的心头之忧就交与你解开了。”
  她摇摇头:“不要,凌妃娘娘会恨死我的,你不会让我红颜薄命吧!”坏心的皇上。
  而且连他这般聪明的人也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她能想出来的,米虫才是她的志愿啊,出卖脑力是很不人道的。有违米虫的原则。
  他的手忽然摸到她的肚子上:“这里有我的皇子呢?为夫的有事,妻当不能太闲了。”
  摸得她全身痒痒的,弥雪全身都颤抖,抓住他的手:“明知这是假的。”
  “全宫的人都知道是真的,难保有人会怀疑,很多的时候,你还是必须我帮你。”
  哇,怎么可以坏得那么可恶,太帅的脸又让她砸不下去,呜呼,给他吃得死死的不成:“我也没有办法啦。”
  “你会有的。”他笑得更可恶。
  “你这人还真是坏,明明是你自已说的谎,还要我来圆,这回还用这个来威胁我了,我怎么感觉自已像进了一个圈套里了。”越想是越不对劲,明明是不想插手后宫的任何事,逍遥地过着,犯犯适当的小错打回宫女,三年后就和淳淳过着人间天上的神仙生活。现在倒好,似乎沾染上了一身的事了,越陷是越深。
  “有吗?是你想太多了,弥雪,你最喜欢什么呢?”以所好来打动她,替他生一个皇子,她就会心甘情愿地留在皇宫。
  唉,他又想诱拐她了,当她是三岁小孩吗?她要的他给不起,她认真地看着龙漓:“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啊,你答应过我言姐姐生下皇子就还我自由的。”
  龙漓头埋在她身侧,不让她看到他的表情:“至少现在不行的,我也想快些对你生厌。”越是这样想,就越是烦恼着他。“为什么不喜欢呆在宫里,为什么,你要自由,我给足你足够的自由。”
  “不行的,宫墙再长,也围不下整个王朝,笼子再大,还是笼子,我看遍了所有的后宫你虞我诈的,我不想自个疼苦,我也不想和别人分享自已的丈夫,丈夫就是夫君的意思,这样子我会很痛苦的。”
  “看遍所有?”他凌厉的眼神瞧着她,不过是十七岁,她见过多少后宫。
  弥雪一惊,那是看电视的啦,能有几个好下场的:“我是看了很多书。”
  看书的人竟然不会写字,这就更奇怪了?他心里暗暗生疑:“你念了几年的书。”
  “这个啊,足足有十三年,唉,辛苦的不得了年月,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还要背这个,背那个,长长的公式比女人的裹脚布还长,复习资料都可以砸死人。做梦都还在背英语单词,苦啊。”一说到这个,她就大吐苦水,看能不能寻个知音。
  他点点头,不出声问她:“以你的个性也不适宜于天天念书的。”
  “所以我就很佩服那些很有学问的人,觉得他们真的很棒,很厉害。”越说眼皮越是沉重,吃饱了喝足了,她就想午睡了。
  “你是困了吧,好好睡会。”他取来一方毯子盖在她身上。
  直到她完全熟睡,龙漓才打个响指,一个黑衣人跪在地上,无声无息的就像是幽灵一样:“皇上何事吩咐?”
  “马上给我去查司马和玉包括她从小到大的事,一点也不许有遗漏,我要看到完完整整的她。”
  “是,皇上。”如影子的人连声也没有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