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恐怖禁区
恐怖禁区 连载中

恐怖禁区

来源:夜猫 作者:病号服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红发 赵博凡

赵博凡,情报学毕业的天才学生,奉命调查飞机病毒案件,谁知却意外落入敌人的圈套,女友也感染了病毒,生命只剩下48个小时…… 为找出背后真相,也为救女友,赵博凡将一个个案件抽丝剥茧,却发现里面蕴藏着更为巨大的阴谋……展开

《恐怖禁区》章节试读:

第40章 波士顿龙虾


第40章 波士顿龙虾
  赵博凡是标准的无神主义,他是一个优秀的**,更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拥护者。自从王峰把他带进那个神秘的“计划”组织研究,他的世界就变得诡异。一件两件三件神秘的时间接踵而来。每个案件,都让赵博凡感觉背后一定有什么巨大的阴谋。和海市蜃楼一样,你能看见就是虚幻触摸不到。
  大早赵博凡对着镜子扬着下巴,拿刮胡刀刮脸庞细碎的胡渣。他端详镜子里的自己。最近遇见的事太多了,赵博凡都准备找个大师看看是不是印堂发黑,是不是阳气不够强。
  来到实验室,赵博凡随意的摆弄桌子上的烧杯。
  “你看起来很疲惫啊,最近没好好休息?”武教授关切的看着他。
  “额。。。。武教授,哎,算了没什么。”赵博凡放下烧杯走到实验室的窗户前看着外面。
  “你看见她了是吗?”武教授淡淡的询问。
  赵博凡瞠目结舌的看着武教授。“你看见她了不是吗。就那个女孩,你让我救的那个女孩。”
  赵博凡走到武教授面前,压低声音:“所以我真的看见她了是吗?你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是吗?”
  “你进入过那个铁盒,你们的思维连续在一起了,她的意识残留在你的大脑意识里。所以你能看见她,但是那就像能量,能量用完了,残留的影像也会消失不见。”
  赵博凡有点错愕,“你的意思是,那只是影像?可是,我不那么认为。她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能交谈,绝对不是什么影像。”
  武明珠捧着一杯咖啡优雅的坐在一端的角落里,她本来在看漫画,听见嘀嘀咕咕的声音,发现自己的父亲和赵博凡正在神秘兮兮的交流什么。
  “要不要看这本书。”武明珠扬了扬手中的书。
  赵博凡眯着眼,“《伊藤润二恐怖漫画集》,咿~能不看这么暗黑的东西吗。”
  武明珠看见赵博凡那一副鸡皮疙瘩的样子,轻灵一笑,“你不知道从心理学的角度讲,恐怖故事有助于减缓压力吗?”
  “那么武明珠小朋友,古堡里的吸血鬼,满月的狼人,邪恶的小丑,吃人的裂口女,从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汽车后座的杀人魔,躲在床底下的恶鬼……哪个是你的最爱呢?”
  武明珠当然听出来赵博凡调侃的语气,一个白眼过去懒得理他。
  B市有条远近闻名的市民街。不管是本市的居民还是外地来的朋友,都要在这里一品美食。昨天起食品街的明亮包子铺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案件。包子铺的玻璃上,一大片血迹星星点点。整个店里一片混乱,里面大概有四五具尸体。早晨一位清洁大妈和往常一样大嫂食品街卫生。路过明亮包子店,铁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满玻璃的猩红,门口还昏迷的一个青年,惊慌失措的清洁阿姨立马打电话报警。
  三人成虎。好处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大群凑热闹的人都关注食品街的案件。更有甚者说这明亮包子店是一家专做人肉叉烧包的黑店。许多没去过都人都庆幸自己没去过。不然死的就是自己。
  王峰带着赵博凡来到现场,一起的人还有武教授和武明珠,当然还有法医。现场已经被封锁起来。距离目前得到的消息,首先清洁阿姨在门口发现昏迷的人是明亮包子铺老板的儿子郭斌。包子铺里一共死了六个人,其中一个是巡逻的保安,两个是晚上的顾客,剩下的两个就是郭斌的父母——郭明亮和李爱琴,这两人也是明亮包子店的老板。最后一个是一位女孩。整个犯案现场都被高强度辐射过。而那个女孩就是辐射源。
  一行人穿着白色防护服进入明亮包子铺。辐射源的女孩死像异常惊悚,因为她没有脑袋。脖子的断裂处层次不齐,一片血肉模糊。距离不远的地方有片黑色的头发,这个女孩的头是活生生的爆裂的。更让人惊讶的是,现场其余的尸体,大脑中的水分子都被蒸发,大脑就像被煮熟了一下。
  武教授饶有情趣的说:“想象一下,这就是波士顿龙虾。越南有种美食,就是把猴子活生生的开脑,然后一人一勺享受热腾腾的猴脑。如果人能吃,一说他们的大脑好吃吗?”
  “呜哇~”武明珠捂着嘴干呕了起来,狼狈不堪的离开现场。
  赵博凡和王峰背后一阵冷汗。
  赵博凡跟随法医去往医院的解剖室,同时早晨被发现昏迷在店外的郭斌也在这家医院。郭斌醒来的话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根据法医的结论,辐射源的女孩生前患有艾滋病,但是奇怪的是,艾滋病是当代医学尚未能治愈的病,但是她的身体状况,显然艾滋病处于正在痊愈的状态。女孩的手腕,脚腕都有被捆绑的痕迹,证明她之前应该是被囚禁的。赵博凡锁定失踪人口,并且还患有艾滋病的,很快就找了。两周前,大三学生王静的父母报案,说自己的女儿失踪了,经过DNA的验证,辐射源中心爆头的女生正是王静。
  这事很奇怪,艾滋病的病例中,还没出现过一例艾滋病人会爆头。而且什么人绑架了她?她是自己逃出来的吗?
  王静在一家高级的私人医院接受治疗,并且联系到了王静的主治医生武中建。武中建听到王静的死亡很难过,就像老师爱他们的学生一样,医生也对自己的病人倾注情感。
  “你有没有对王静进行过任何放射疗法呢?”赵博凡询问武中建。
  武中建一脸疑惑表示:“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她的病情应该会是破案的关键。”
  武中建把王静的病情文件交给赵博凡,“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她终于得到解脱了。”说这句话时,武中建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兴奋,这思维的情感变化赵博凡尽收眼底。一丝怪异的感觉蔓延在赵博凡心中。
  王静的身体有皮下静脉注射过的痕迹,在她的血液里化验出一种未知的成分。武教授推测,有人给王静注射了这种东西,她的艾滋病才有所改善。但同样她也是实验的工。按照武教授的心理活动,验证实验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在实验室论证,第二就是把实验体投放到自然和社会中。就比如大家都知道原子弹的危害,但原子弹的威力有多大,在二战中投放到日本,就会知道危害,这是一个原理。所以王静是有人故意做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