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重生之嫡女心计
重生之嫡女心计 连载中

重生之嫡女心计

来源:夜猫 作者:朝花夕颜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慕清娆 抖音小说

一朝嫁入帝王家,自此不是自由人
重活一世,不想重蹈覆辙,既然善人难做,不妨做个恶人
我曾失去的要亲手夺回来,试图伤害我的要扼杀在摇篮
复仇正开心呢,突然被盯上了, 那个……太子殿下要不你娶别人吧?展开

《重生之嫡女心计》章节试读:

第44章 良心发现


第44章 良心发现
  她的仇人,除了吕氏、慕婉柔、傅兰之外,还有一个公孙振。
  如果说她对吕氏等人是恨之入骨的话,想要将他们千刀万剐,那她对公孙振,便是即便与他同归于尽,也想让他下十八层地狱的恨意。
  毕竟比起吕氏等人明晃晃的刀剑,公孙振假装出来的恩爱与柔情,才是摧毁她所有生的希望的罪魁祸首。
  直到今日,慕清娆仍旧没有办法想象,她与公孙振同床共枕数年,为公孙振诞下了一个孩子,更是帮着他坐稳了江山,公孙振究竟是如何,在表面上做出了一副与她恩爱的模样,背地里同慕婉柔暗通款曲,到了自己无有丝毫利用价值的时候,便将自己一脚踢开。
  重生之后她一路走来,眼下慕婉柔与吕氏早已不是她的对手,傅兰与她刚见面,便被她斩草除根,可她却始终都没有机会对公孙振下手,这对于慕清娆来说,实在是太过残忍。
  慕清娆十指交叠的放在膝上,眼中恨意弥漫,几乎将她自己淹没,更是使得一旁的公孙凌眉头紧蹙。
  他早知晓慕清娆心中有许多伤感的心事,起先他只以为这心事与公孙振有关,可当他与慕清娆走得近了才发觉,慕清娆这些无法释怀的心事,并不止与公孙振有关,与慕婉柔、吕氏、慕德安,甚至傅家人都有关,独独与他公孙凌无关。
  意识到这一点,公孙凌不由得神情一暗,眼见慕清娆尚在愣神之中,他便轻咳了一声,视线虽说尚且盯在书本之上,可余光早已盯住了慕清娆。
  “太子殿下,相府到了。”
  他们二人尚未来得及开口,马车上便传来了时欢的声音,这一声倒是将正在沉思之中的慕清娆彻底唤醒。
  她紧咬了下唇,犹豫着看向面前的公孙凌,终究是斟酌着说道,“多谢太子殿下送臣女回来,眼下臣女既已到家,还请太子殿下路上注意安全。”
  虽说处置了傅兰,但慕清娆又想起了公孙振,心中并不怎么高兴,说话时更是兴致缺缺,公孙凌见了,并不曾言语,只是牢牢地盯着慕清娆微垂的侧脸,神色不明。
  “日后,除了想我之外,不能再用这般专注的神情去想别人。”正当慕清娆以为公孙凌不会开口的时候,便听到公孙凌语气颇为强硬的说道,慕清娆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不由得红了一张脸。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公孙凌并未有丝毫的脸红,慕清娆原本坐在公孙凌的右侧,公孙凌欺身上前,将慕清娆禁锢在自己与车架之间,注视着慕清娆的双眼,“方才我说的,你可听清楚了?”
  慕清娆一张脸红的如同火烧,只得对着公孙凌微微的点了点头。
  公孙凌对她这般羞赧的模样甚是满意,他与慕清娆相识数月,还是第一次在慕清娆的脸上看见这般羞涩的模样,因而方才因着嫉妒产生的几分不快迅速消失不见。
  他爱怜的伸出手来,为慕清娆将脸颊上散乱的一缕头发束到了耳后,他眼中的情意带着恨不得将慕清娆拆吞入腹的压迫感,言语之中更是带着过于明显的郑重,“清娆,我不管你之前与旁的人有什么过去,眼下你是我的未婚妻,日后我定会护你周全,你的家人便是我的家人,你的仇人便是我的仇人,我会一直,一直站在你这边,你可明白?”
  许是他的承诺太过郑重,又许是他眼中的情意太过骇人,慕清娆听了半晌都不曾回过神来,只呆愣愣的盯着公孙凌的双眼出神,倒像是在思考公孙凌的这一番话,到底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一般。
  一时间二人谁都不曾开口,正当公孙凌以为慕清娆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却听闻慕清娆静静地开口道,“我都明白。我既然答应了你,做这个太子妃,便是选择了相信你,有些事,我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她身上背负着重生这个秘密,背负着对公孙振的血海深仇,更是背负着前世对公孙凌的算计,慕清娆想起这些,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便梗在了喉头,只因她不敢确定,是否在听到自己说出这一切之后,公孙凌还会对她这般好。
  慕清娆心中正在忐忑之时,公孙凌却悄悄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拉住了慕清娆的双手,眼中带着郑重,“没事,有些事你不想说我不会强迫你,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从今往后,我会一直站在你身后保护你。”
  公孙凌说完,轻轻地将慕清娆拥入怀中,将她的头慢慢的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眼中的柔情与怜惜,如同星辰浩海一般璀璨。
  只是可惜,被他拥在怀中的慕清娆,并不曾瞧见这一幕。
  这个拥抱持续的时间并不算久,不过片刻的功夫,慕清娆便推开公孙凌下了马车。
  她站在马车旁,施施然对着公孙凌行了个礼,神色恭敬的瞧不出半分情动,“今日多谢太子殿下相助,清娆铭记于心。”
  瞧见她这般公事公办,将二人之间的所有俱是算的清清楚楚的模样,公孙凌瞬间便有些闷闷不乐,他冷哼了一声,并不曾在说什么,而是吩咐时欢驾车离开。
  明明在车上的时候,慕清娆靠在自己怀里还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没想到下了车之后紧接着便翻脸不认人了,公孙凌深深的觉得自己收到了欺骗,放在慕清娆在马车上那般温顺,不过是为了麻痹自己,她好脱身离开的计策。
  慕清娆不过刚进相府,念夏便匆匆的迎了上来,到好似在门口等待了许久,上来便围着慕清娆好一顿嘘寒问暖,“小姐,你没事吧,表小姐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傅兰与慕婉柔交好,二人每每见了慕清娆,便会千方百计的寻了法子来捉弄她,这在相府之中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除了慕德安被蒙在鼓中之外,即便是像念夏这样刚进府的小丫鬟,都曾经无数次的听东苑的人说起。
  作为慕婉柔的身份象征说起。
  今日傅兰的及笄之礼,她本想跟着慕清娆一同前去,可慕清娆生怕自己过于狠毒的模样会吓着她,硬是将她留在了相府,倒是使得念夏好一顿牵肠挂肚。
  见她这般担心,慕清娆赶忙捏了捏念夏气鼓鼓的脸颊,笑得眉眼弯弯,说道,“怎么会,你看你家小姐我,现在像是受了欺负的样子吗?”
  经由慕清娆这么一提醒,念夏这才注意到,慕清娆不仅没有受伤,身上更是干净整洁的很,全然不似之前数次那样,每每见了傅兰,不是身上挂了彩,便是被推到了水池之中整的一身狼狈。
  念夏见了心中又是欢喜又是震惊,不免拉着慕清娆左看右看,疑惑的问道,“小姐,难道表小姐终于良心发现,不再为难小姐你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太好了。”
  念夏性子单纯,更是觉得自家小姐乃是天底下顶顶好、顶顶善良的小姐,自然不会觉得慕清娆做了什么,只觉得乃是傅兰弃恶从善,对慕清娆并不似之前那般恶毒。
  慕清娆尚未来得及回答,便见慕德安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前厅的檐下,一瞬不瞬的盯着慕清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