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皇上求放过
皇上求放过 连载中

皇上求放过

来源:夜猫 作者:香雪海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司棋 杜鹃

姐妹共侍一君,左边是美人,右边是才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喜欢一个人,如此的毁灭,他恨不得杀我
爱一个人,却是要放手,有些人注有缘无份展开

《皇上求放过》章节试读:

第174章 探望孩子1


第174章 探望孩子1
  “别难过了,每个妃子,都无法得到完整的他。”他是多情的人,他着实有着太多的佳丽粉黛了。每一个帝皇,都不会只守着一个女人的。每一个帝皇都不可以有爱的。
  “青蔷,我好想再回到以前,还能跟你下棋,如今想想,我还没有跟你真正的下过一盘。”
  “等你身体好一些,我陪你下一盘。”那时的我们,笑得多开心,在沐香园里,二人合作跟灏下棋,下得他手忙脚乱的。
  回目相对一笑,一种叫作好感的情愫,各自生了起来。
  现在握着她的手,觉得苍黄而又枯瘦无力。
  让我感叹,在后宫,做一个妃子,这般的难。
  快到天亮,她又迷迷昏昏地睡去。
  我问她宫里的宫女,司棋的情况,很不是乐观,乐观的话,可以活个三五年,不乐观的话,可能走不过这冬天。
  司棋啊,那个明媚动人的少女,一回头,觉得自己陷在梦里太深了,竟然无法拔身。
  自毁其身,伤了我,也伤了她,唯一收渔翁之利的,就只有皇后。
  如果说爱情可以因为这样,而得到,那真的太可怜。
  我去看看无垠,除了苍白之外,并没有什么。
  我感汉地说:“无垠,为什么你什么都帮我做,我真的觉得心里好内疚。”
  他笑:“有什么,不过是一些毒罢了,青蔷,我好想吃一餐饱饭。”
  他的话,让我有些愕然。
  他一笑:“现在的吃用中,都开始掺入一些东西了,我不敢吃,似乎看到,就饱了,就烦了。我宁愿,他现在一刀杀了我。”
  我叫人宣了膳到无垠的地方来用,看着他狼吞虎咽,我看不下去狼狈而逃。
  宫里,看似轻淡,却是写满了种种的一切。
  我想到司棋说的,小丑跳的舞,我心里就酸酸的,在宫,我也是小丑啊。我跳着什么样的舞呢?只是,我戴着面具而笑,谁知道我面具下的悲伤和疲累。想离开,而看戏的人,却不允我离开这里。
  他要我做什么呢?无非是委屈地戴着面具笑也好。
  去看看司棋,她也很高兴,拿出我送她的棋子来:“我们来下一盘。”
  棋子真的很漂亮,她也感叹地说:“当初我觉得,你送给我,其实你就是可怜我,我越发的难受。原来不同的心境想事,真的很不同。”
  才下了一会儿,她就打瞌睡了,精神越来越差。
  让宫女抱她去休息,我独自出了外面。
  凌厉的北风,更是嚣张地吹着。
  我跑到最高的亭子里去,想大声地喊叫着心里的屈闷。
  可是张开嘴,什么也叫不出来。
  好多好多的风筝,远远的飞着,有断了线的,有没有断线的。
  那上面,空白一片。
  我急跑回去,在纸上画,画上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多啊啊,还加上二个黑手印。让宫女都做成了风筝,跑到那高亭之上,一个一个放上天空,剪断了线,让它们自由的飞吧,飞得多高,跟着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九哥,我很好啊,真的,真的真的很好啊,你看到了没有?
  “青主子,皇上请青主子去正清宫里用膳。”陈公公在凉亭下面恭敬地说。
  用膳,我一步一步地下了阶,冷漠地看着他。
  眼里的泪光,终是溢了出来。
  我想到正清宫看琳爱,我又怕到正清宫里。
  我怕见到他,我不知要怎么说,才会好一点,我不想戴着面具来对他笑。
  可是我想见我的宝贝女儿。
  公公带我入了那满是馨香之暖气的小室内。
  我看到颖正在学走路,他坐在小床的一侧,脸色柔和地看着小床。
  颖抓着他的衣服,走着,哇哇地叫:“爱爱爱。”
  “嘘,小妹妹在睡觉,别吵醒她,去拿你的小衣服来给妹妹。”他说得好是轻柔,几乎可以听得出,他心是多软。
  这一个人,在宫里的冷风冷影,一切都是因为他。
  颖还真是去拿他的小衣服,看到我,软软地扑上来:“蔷。”
  抱着他玩,灏轻声地说:“我不过来看看琳爱吗?”
  我却摇头:“我不敢看。”
  他叹息:“你还在怨朕。”
  呵呵,能不怨吗?如果是我拿了他最珍贵,最在乎的东西,看看他是怎么一个反脸呢?
  如果注定要分开,要看只会引起我的万般不舍。
  我已经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了,好累,别说什么屈服,别说什么无心,那样的人,还算是一个人吗?
  一分,就分得断绝一点吧。
  亲亲颖,替司棋多看二眼。
  这纯净的眸子中,什么也不懂得,但愿长大后,也是能够如此。
  他不知道,他的娘,现在伤得多重,那就什么也不要知道,不见也是好,颖的记忆中,没有多少关于司棋的,他想起,不会伤心的。
  就这样,也不错了,抱抱他:“冷不冷啊,颖。”
  灏没有趴在小床边,而是看着我,有种遥远的东西,将我们分开着。
  “颖。”他轻叫。
  小家伙从我的怀里挣扎下来,朝他歪歪地走过去,还差得几步,就直接扑上去,呵呵地开心笑。
  年纪轻轻的他,是没有什么心机的,却知道叫做喜欢就笑,不喜欢就哭。
  我已经回不到那个时候去了,看着灏:“要不要换个地方谈谈。”
  他没有说话,有些深叹:“你还是固执。”
  床上的孩子有些醒来,不知是为什么,竟然哭了起来。
  我伸长了脖子,还是忍不住地看着。
  “琳爱,琳爱乖,父皇在这里。”
  还是哇哇的哭着,哭得我的心一寸一寸地在断裂一样,这是我的小宝贝女儿啊。她的哭,连接着我的心。
  什么也忍不住,越走越近,看着粉色的小人儿,抓着小拳头在哭。
  我想抓住她的手,她的小手好暖,好软好柔,我怕我的手太冷冻着她了,在唇边呵着气,让手暖和一点,轻轻地抓着。
  她还哭个不停,灏也不出声,就看着。
  我轻轻地哄着:“不哭不哭。”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去抱她。
  好小的身子啊,泪珠大滴大滴地滑落着,我也不知道她哭什么,摇着她的手,那掌心的柔软让心都软了。
  灏轻声地说:“你要抱抱她,可能睡觉着得孤单了,就惊醒了。”
  我轻轻地抱着,他手将我的手拉好:“要这样抱。慢慢地,或许你跟她说说话,她就会安静下来。”
  她的头往怀里钻,我轻声地说:“是不是饿了?”
  “给奶娘吧。”
  我抬起头看他:“让我喂她一次吧,这些天,也涨得难受。”
  他点点头,抱着颖:“来,父皇给你装牛乳吃。”
  我还是第一次给孩子喂奶,什么也不懂,让她吃不到,饿得哇哇直哭。
  好不容易,她吃着了,好是安静,静静地吮着,那种感觉,是做娘的喜悦吧。
  一边半睁着眼睛看着我,黑亮亮的,好好看啊,像灏,更像我。
  吃饱后,将暖和的她,送进被窝里,她又哭。
  “小家伙要人抱着。”灏抚着我的肩:“蔷蔷,在这里照看她吧,很可爱的,你看,她的眼睛都会瞧我们了。过不了多久,还会乱抓东西,还会哇哇地学说话,叫娘,叫父皇,叫颖,还会抓你的头发。到最后,学着走路了,你拿一块糖,就站得远远的,来诱惑她。”
  我逗她笑着,还真的轻轻的一咧嘴,冲我一笑。
  多可爱的宝贝啊,越抱我越是不舍得了。
  他让我在这里照顾孩子,传来了膳。
  不舍得放下怀里的琳爱,小宝贝也不舍得睡,就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
  颖喝过牛乳吃了点粥,就让他抱上床睡着了。
  他夹着淡素的菜色给我吃:“你喜欢吃的,来。”
  吃下去,也有些不是滋味,我轻声地问:“灏,带二个孩子,累吗?”
  他摇头笑:“不会累的,我的力量,我的精神十足,都是看着他们,就会觉得有足够的力量。有时间,就会和他们多相处,我不想我的孩子,和我一样。”
  他说的是我,而不是朕,那高高在上,冰冷的皇上。
  吞下一口饭:“生活与现实,我真不如你。”他分得清楚,而我,却是分不清的,拍着琳爱的背,柔柔地说:“小宝贝,是娘啊,别看了,要乖乖睡哦。”
  将我的发挽在耳后,他轻声地说:“蔷蔷,到正清宫里来吧,从此,不会再有什么样的欺骗,我发誓,不会再伤你的心。”
  他手上,还有着我生产时,咬的伤痕,已经淡淡的了。我想哪时我好恨他啊,可是现在看着,竟然也有些没有感触了。
  琳爱,我的宝贝,你看着我,你告诉我,我能这么做吗?到时候,我怕连你也看不起我。
  靠在他的胸前,我闭上眼:“我现在真的好累。”
  “能舍得,我都舍了,不能舍的,我也舍了,灏,依我一次吧。”
  “不行。”他坚决地说。
  “真的,你让我出道也好,什么也好,我实在是不想在宫里多呆下去,这里有着太多的记忆了,每一件想来,虽然过去了,却是心里还在绞痛着。我不会和我九哥在一起的,我答应过他,我和他只有下辈子,而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人。”
  他抱抱我的腰,探头看着琳爱,轻声地说:“你就舍得吗?”
  “我一万个舍不得,但是我知道,你很爱孩子的,我不知道我们在一起,还能像什么?灏,给彼此一个自由也好,是我怎么也好,这宫里,我觉得谁也不怕,可是我唯独,怕你了。”
  腰间的手,蓦然地收紧,紧紧地收着,他埋头在我的发间:“你怕我?”
  “对,很怕很怕,灏,你把所有的人心都算尽了,你现在就只有那画中的秘密而不得知,我九哥疯狂地想知道我是否安好,你拖着,你想让我把秘密告诉你。到时候,你会打发九哥去寻,灏,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啊。”
  灼热的吻,带着泪,在我的耳边轻吻着,他沙哑地说:“蔷蔷,你不该说这些的,我们的琳爱,还在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