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 连载中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

来源:夜猫 作者:西瓜冰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刀疤脸 文初

被渣男未婚夫背叛,白莲花闺蜜欺骗,文初绝望被救,本以为遇到是恩人,却不想再次跌入了圈套中
“文初,你盗用如芷的玉佩,甚至不惜弄出和她一样的伤疤,想要冒充她嫁我,真让人恶心
”男人面容冰冷,说出的话更冷,“还有,我从没想过要救你,也很后悔救了你
” “傅景寒,你会后悔的
”文初轻笑,眼底却含着泪
展开

《闪婚厚爱:甜蜜再恋手册》章节试读:

第26章 你不要闭眼睛


第26章 你不要闭眼睛
  子弹须臾间穿透盛喻的小腿,鲜血染**衣裤。
  失去重心的盛喻单膝跪地,文初眼睁睁看着血液簌簌溢出,他没有办法继续奔跑。
  绑匪就要追上来,文初拖着受伤的盛喻前行如履薄冰。
  “你快跑,不要管我了。”盛喻推开文初,回头望了一眼提枪的绑匪,生死为难关头他不能拖一个女人下水。
  文初使出全力紧握住盛喻的手臂,她永远不会放弃盛喻。
  永远不会!
  “要走一起走!”文初艰难的拖着盛喻,枪响与子弹在他们的耳边呼啸而过。
  这半座岛屿空旷无人,枪响只惊动了树上的鸟儿,没有人能给他们救助。
  盛喻拖着受伤的一条腿艰难的移动,文初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没有办法将他背在脊梁上奔跑。
  他们身高和体力的差距,文初坚持不到五分钟就远超出负荷。
  一枚子弹精准无误歘的打在文初脚边的草地上!
  “别动!再往前跑一步,下一颗子弹就打爆他的头。”枪口对准盛喻的头部,冷漠无情的绑匪掐死他们如碾压蚂蚁。
  文初不敢再动,他们停下了逃跑的脚步。
  人再快也快不过枪支里冷冰冰的子弹。
  一名绑匪将文初的手反锁住,按着她单膝跪地控制到无法逃脱。
  而另一名绑匪用脚狠狠踹着盛喻,一次又一次攻击他中了子弹受伤的腿部……
  盛喻咬着牙倒在地上没有发出一声哀求,文初红着眼眶为所爱之人卑微到尘埃里,“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再踢他,都是我的主意!逃跑都是我的计划,求求你们!我……”
  “闭嘴!”
  一击响亮的耳光落在文初的脸颊,血液从唇角缓缓溢出。
  绑匪拖着倒在地上的盛喻往回走,腿上流出的血液稀稀拉拉沾染了一路,他几次想要勉强支撑着起身都被绑匪踩在地上摩擦。
  盛喻的脸、手臂、腿脚都被磨出血痕,文初的心刀割一样的疼!
  小木屋被嘭的关上,这次绑匪用了两个铁链将他们分别扣在脊柱上。
  一路被拖回来的盛喻很是虚弱,腿部的伤口子弹尚未取出正在感染和化脓。
  “盛喻,盛喻,你不要闭眼睛。看着我!你看看我……”
  “恩……”
  虚弱的盛喻用微弱的呼吸回应文初,他又累又冷只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儿。
  可文初不停在喊他的名字,直到盛喻失去意识的那一秒。
  月光顺着狭窄的窗户透进来,已经昏迷的盛喻再也叫不醒,文初在有限的条件下划过各种求生的念头。
  没有出口,摆在面前的是一条死路!
  “我先要先看人!”
  是他的声音!
  文初身子一颤热泪盈眶,是傅景寒的声音!
  他来了!
  文初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的。
  咔擦……
  小木屋的门被推开,神色严峻的傅景寒手里提着行李箱,里面是钞票现金。
  随之赶来的夏如芷看到屋里的场景惊慌失措的捂住嘴唇,“盛喻,盛喻你怎么了?”
  夏如芷跑到盛喻旁边,不停的摇晃着已经昏迷的他,迟迟没有回应。
  “血!是血迹!”夏如芷看到地上的血痕惊声尖叫,“你们对盛喻做了什么,盛家不会放过你们的!狗东西们!”
  砰!
  一声枪响吓得夏如芷不敢再多言,枪口对着盛喻绑匪得意的叫嚣,“拿着一个亿我们就出国逍遥自在去了,盛家?盛家在国外算个屁!姓傅的拿钱来!”
  行李箱扔了过去,傅景寒伸手示意绑匪拿钥匙,“剩下的钱在车子后备箱,你们走吧。”
  绑匪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出去确认了后备箱里全是一箱又一箱的钞票。
  “撤!”
  从门口传来同伴的信号,拿着枪的绑匪一步一步撤出小木屋,钥匙扔在傅景寒的脚边。
  就在他拾起钥匙的刹那间,绑匪露出狡诈阴险得逞的笑容,“哈哈哈哈哈……你们还想走?都给我去死吧!”
  绑匪按下手里的黑色按钮,最先反应过来的傅景寒侧身拉住距离最近的文初,“是炸弹!快跑!”
  “景寒,盛喻昏迷着。我……”夏如芷想背着盛喻,可她弱不禁风的身板无能为力。
  埋在地下的炸弹一颗接着一颗爆炸,傅景寒背起盛喻一行人匆匆往外逃离。
  就在出门的顷刻间,轰隆一下一颗炸弹在夏如芷的身旁爆炸。
  夏如芷被炸伤昏了过去,傅景寒背着盛喻没有办法再腾出手,他着急命令文初,“快,扶她走!”
  文初凝视着躺在地上的夏如芷,救与不救都在一念之间。
  夏如芷抢走了她所爱之人,背叛了她们的友情,就算不救她文初也不会有愧疚之心。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圣母,不原谅也不复仇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救她,文初迟疑了……
  “救人!”傅景寒提高了嗓音,文初的心随着跳动。
  他的声音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文初扶着夏如芷上了车。
  傅景寒把车开到岸边,安排好的船只等候已久,随行的私人医生为盛喻取出子弹处理了伤口。
  被炸伤的夏如芷不停在流血,医生只能做止血功能却没有输血的血袋。
  “如芷有没有生命危险?”傅景寒满满牵挂着夏如芷,她面如白纸没有血色。
  同样受了伤的文初静静坐在一旁等待着医生并不着急。
  医生为夏如芷测量了心跳脉搏客观的回答,“血已经止住可以撑到岛屿,但上岛以后必须要立刻输血。”
  “只要能撑住就好!”傅景寒抚摸着夏如芷瘦削的脸,她弱不禁风的模样另天下的男人都为之心疼。
  船靠在岸边停下,盛喻和夏如芷分别被送进手术室。
  “医生,如芷是RH阴性血。岛上有相同的血袋吗?如果没有我现在用私人飞机调取。”
  “傅先生不要着急,我先对夏小姐做血液测试。”
  一分钟后面对显示的专业测血型卡片医生轻松的微笑,“傅先生您放心,夏小姐是A型学我们医院有充足的血袋进行输血。”
  什么?
  傅景寒再三确认夏如芷是A型血楞在原地。
  怎么会这样?当初的小女孩她明明是RH阴性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