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死亡潜规则
死亡潜规则 连载中

死亡潜规则

来源:夜猫 作者:河东二水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李颖 蒋游

死亡潜规则:将人逼上绝路的,要么是命,要么是钱
我不缺钱,但有些事情不是钱可以解决的,毕竟钱不是万能的
我叫秦奋,警校大学生一枚
有时候我都会骂自己,是不是变态,毕竟自己造下的孽太多了,是不是该讲游戏结束,这是一场死亡游戏,从加入之后它就不会让你退出
一切的故事从我使用‘滴滴的车’打到一个灵车以后……死亡降临了!展开

《死亡潜规则》章节试读:

第163章 被人打劫了


第163章 被人打劫了
  我起身,走到了窗边,打开了窗子,外面此时已经是下午,阳光不错,不算很刺眼也不算很昏暗,而且今天天气很好,难得的出现了蔚蓝的天空。
  “故事世界,很光怪离奇,但是我一直觉得,这个现实世界,才是隐藏秘密最多的地方。”我很认真地说道,“好了,咱们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换下面一个。”
  “我早就想这么说了,我发现你最近有点怪,是多愁善感了么?”胖子从箱子里取出了一副面具,是一具黑色的骷髅面具。
  “这个面具,我似乎也有一个。”我说道,我记得当初的自己就是戴着和这个差不多的骷髅面具去蒋游他爹那里问话的。
  “卧槽,这可是我从一个故事世界里带出来的,可不是路边摊上买的玩具。”胖子把面具拿在手中抖了抖,“这个面具戴在身上,当然不可能有《变相怪杰》那种超凡能力,不过却能够刺激到你的精神,把你内心的负面情绪进一步地提升暴动起来,达到一种火上浇油的效果,适合于死战时和鏖战时用,等于是一种更高效更没副作用的兴奋剂。不过,我倒是挺期待你犯病时再戴上这面面具时会是个什么效果。这玩意儿我用不了,我戴上去的话道心就失守了,根本就用不了道术。”
  胖子把面具丢给了我,我拿在手中,触感很冰凉,直入人心。
  “一个面具,可不够。”我说道。
  “OK,当然,我没那么小气。”胖子又取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有一颗珠子,珠子内,有一滴鲜血,“僵尸的血液,而且品级应该不错,这是一滴精血,对于僵尸强化的人来说,这是无价之宝,因为这一滴血,就足以让自己的僵尸血统受到触动,乃至于,进阶。”
  “我的僵尸血统似乎无法进阶。”我提醒道。
  “哦不,你的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但是你的无法进阶意思是指无法通过商店靠消耗贡献值去进阶,而不是不能靠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进阶,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
  “但是我怎么能够确保这一滴精血,能够让我的僵尸血统进阶呢?”我问道。
  “呵呵,你能够感受到这一滴精血里的血脉波动,是么?”胖子凑过来问道,“你的血统等级很低,这也就意味着起点很低,也因此可提升的可能会更大,难度会较低,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就是希望,不是么?”
  “胖子,以前做销售的吧?”我调侃道。
  “做传销的。”胖子说道。
  “呵呵。”我把罗盘丢给了胖子,虽说我也清楚自己如果拿去找别人交易能够换到更好的东西,在胖子这里兑换是有点吃亏的意思,但是现在最方便的是眼下就可以直接兑换,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胖子接过了罗盘,爱不释手地捧在自己怀里抚摸着,一脸陶醉。
  等胖子一回过头,他发现我居然已经把面具给戴上去了。
  “真酷。”胖子赞叹道。
  我猛地低下了头,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胖子吓了一跳,当即道:“怎么了?”
  “我要发病了。”
  胖子的肥脸抽了抽,有种坐蜡的感觉,马上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有些慌乱道:“深呼吸,深呼吸,别冲动,别冲动…………”
  我直接把面具摘了下来,闭着眼伸了个懒腰:“骗你的。”
  “卧槽…………”胖子。
  把惊魂未定的胖子晾在一边,我闭着眼走入了卫生间,在镜子前,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此时的他,双目之中,完完全全地赤红一片。
  这面具,效果很明显。
  从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自己安静了一下,才把内心之中的躁动和各种负面情绪给全部驱散掉,这才只是自己戴了一会儿的效果,难以想象,如果自己正在犯病时,再把这副面具戴上去,会是一个怎样可怕的结果。
  走出了卫生间,胖子正躺在床上亲吻着罗盘,丝毫不介意罗盘的主人刚刚爆了他的后门,而且现在已经化作了骨灰。
  “还有一个。”我提醒道,那就是青铜箱子。
  胖子苦着脸,看着我,“那东西对你没什么用的,相信我。”
  “某人是打算违背誓言了。”
  “别别别。”胖子马上从床上坐起来,“我可不打算违背誓言,我只是善意的提醒而已,懂么?”
  “不管有用没用,我想要。”我说道。
  “可以可以,青铜箱子我没带到上海,你跟我回四川拿么?”
  “我没问题。”我说道。
  “你看,你又乱花钱,机票很贵的。”
  “呵呵。”我笑了笑,伸手拿起了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喝了一口,“且让我再罪孽深重一会儿。”
  胖子听了,对我比划了一个中指。
  “好吧,那你跟我一起回成都,我把东西给你。”胖子还是不敢违背自己拿道心许下的誓言,除非他想要自己毁了自己的一切。
  我点点头,示意自己很满意胖子的这个态度。
  “对了,你距离上个故事世界结束多久了?”
  “有好一阵子了。”我说道,“我觉得我清闲了好一阵子了。”
  “哦,是嘛,我已经收到下一个故事世界的任务提示了,后天就要进入故事世界。”胖子把自己的手机点开送到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确认是“死亡潜规则”QQ群发布的私信,胖子说的没错,他确实是后天就有任务了。
  “那就等你回来后再把青铜箱子给我。”我也不强人所难,他也清楚在进入故事世界之前的两天是如何的重要,胖子也需要这两天时间去调整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好,就这么说定了。”
  “成,你好好休息。”我摆了摆手,把东西拿着,走出了胖子的客房,现在,我需要找一个适合的地方去看看这一滴僵尸精血能否让自己的僵尸血脉得到进阶的机会。
  毕竟,自己身上的两个血统,变异血统现在已经比僵尸血统强太多了,现如今,僵尸血统带给我的或许只有伤势恢复能力而已,这就像是一个不是很富裕的人,攒了很久的钱买了一个最新的苹果手机结果只是拿来打电话和发短信一样。
  僵尸血统绝对不会是仅仅被拿来当简单的身体恢复加速器,它有更多更神奇玄奥的地方。
  当然,现如今对于我来说,最合适的地方,其实就是自己的家里,有快乐在,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的安全。
  在车上,我放着音乐,音乐的节奏很舒缓,象征着此时我的心情,或许,胖子之前所说的面具只是一种无副作用的兴奋剂这句话说得不是很准确,副作用还是有的,那就是戴了再取下来之后会让人觉得精神有点萎靡,并不是那种精神疲惫的萎靡,而是一种似乎自己没了情绪起伏的平静,让人变得很是心态平和,与世无争。
  等于这面具就是一个口子,把人的情绪快速地集中宣泄出来,而本来的一个量,其实还是恒定的,在这个短时间段内快速迸发出来后其余时候自然就没太多的激情了。
  “真他妈的跟**一样。”我自嘲着。
  此时我正开着车在高架上路上,前面一个转弯口,我打了一个左转灯,从我转弯前的视野中可以看见那一侧,没有车,所以我转弯时也没减速。
  然而,一转弯过去,我的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头,当看见时已经晚了,车头直接将老头给顶翻了出去。
  我马上踩了刹车,皱起了眉。
  居然开着电瓶车上高架路,这是真的自己不把自己命当回事儿还坑了别人。
  打了个双闪,我下了车,然而,当我走出车子时,却发现自己面前根本什么都没有,道路很整洁,没有电瓶车,没有被撞飞的老人,甚至连一块电瓶车壳的碎片都没有。
  下意识地,我转过身,却发现在自己身后,一个人站在高架的栏杆上,手持一把弓箭,对准着自己。
  我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同时双手自然而然地摸到了自己的腰部,准备拔枪,但是对方的弓弦在此时发出了一声被拉满的摩擦声,这是在警告我,如果不允许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一辆红色的轿车在我车后面停了下来,这是高架上的转弯道,两辆车停在这里其实是很危险的事情,也很阻碍交通,不过对方似乎根本不在意。
  从车上走出来一个身穿着红色紧身皮衣的女人,女人的年纪看起来很大了,四十多岁的样子,一头红色的头发,不过是烫染出来的,因为她是一个亚洲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中国人,不过一个中国女人,而且年纪这么大了,还染上一头如同火焰一般颜色的头发,确实可以称得上一声老妪聊发少女骚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开口问道,“死亡潜规则可是不允许私斗的。”
  “我们不是要私斗。”女人捂着嘴微笑着,她不是那种成熟丰满的女人,恰恰相反,她挺瘦的,额骨很窄,面容冷峻,看起来真的不是很好看。
  “那你们要做什么。”我问道。
  “我们要你刚刚拿到手的东西,那一滴,血液。”女人伸了一个懒腰,“有个大人物看上你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帮他拿过来。”
  “大人物?”我忽然觉得好荒谬,死亡潜规则不允许参与者在没有绝对的因果关系前提下私斗,这是每个参与者都心知肚明的规矩。
  “忘了告诉你了,这一滴精血,就是那位大人的。”女人说完咳嗽了几声,显然,她身体不是很好,不过,她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焦灼的感觉已经越来越明显,因为她的体温正在不断地攀升着。
  猛然间,我像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这滴血,胖子给自己的这滴血,来路不正,但是怎么可能会这么巧,自己刚从胖子那里拿出来,才走到这里,就被那个大人物的手下给拦住了?
  我是清楚一些实力很强的参与者手底下确实是有一些为自己做事情的资历钱一些的参与者的,比如当初的胖子就在荔枝身边跑前跑后的帮忙做些事情以此换些奖励。
  可能对于那些大人物来说不算什么的东西,对于普通参与者来说就很是弥足珍贵了。
  “现在,给你半分钟的时间,把那滴血,交出来。”
  一道男声传出,是在我的身侧,他双脚悬空,慢慢地飘浮了上来,双眸泛着白色,带着一种精神压力。
  我终于明白自己之前看见的老头和撞车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受到了面前这家伙的精神幻象影响。
  “我得先确认一下。”我开口道,“我也是刚刚从我朋友那里得来的东西,是换来的,如果我询问了他,他确认了是偷来的东西,我会物归原主。”
  如果这东西真的是胖子从别人手里偷来的,那么别人以这个为借口对自己出手,甚至是杀了自己,也是有因果关系支撑的,因为胖子等于是贼,而自己,则是参与了销赃,无论如何,贼和销赃者,都是犯法的,也就都是不光彩的角色。
  “我们没多少时间耽搁,半分钟还剩下10秒,请拿出来,否则……死!”
  女人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带着一种不容置疑地压力,同时,一团鲜红色的火焰也在她的掌心升腾而起,带着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温度,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火焰。
  那个张弓搭箭的男子更是杀机流露,丝毫不遮掩,完全让我感受到了属于他的凌厉。
  我身侧的那个双脚悬空的家伙更是嘴里嗫嚅着念诵着什么,在我的视线之中,就连道路都开始逐渐产生一种扭曲的视觉错感。
  “给我!”
  红衣女人走到我的身边,声音忽然变得不再那么尖锐,反而很是温柔。
  我身体一颤,眼睛闭了起来,有点摇晃地把手伸入自己衣服里,准备听从女人的吩咐把东西拿出来。
  女人对自己对面的那个精神力操控者微微一笑,示意事情成功了。
  然而,下一刻,对面较远处的弓箭手瞳孔猛地一缩,下意识地想放箭却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我掏出的不是装着精血的盒子,而是地狱火散弹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