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最后一个送灵人
最后一个送灵人 连载中

最后一个送灵人

来源:夜猫 作者:三江水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洪勇 韩小天

生有生劫,死有死劫
婴儿过不了死生劫就来不了新世界
亡人过不了死劫,就走不了,一直留在亲人身边
一支青竹招灵来,三尺灵幡送魂去
展开

《最后一个送灵人》章节试读:

第34章 鬼域


第34章 鬼域
  流浪鬼抡着手指,昂着头说道:“这还用问,赔钱啊!”
  “可我现在身上没带你们的钱啊!”
  “没钱?”流浪鬼气势汹汹的样子,叉着腰,把自己的脖子伸的长长的,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心想如果不是我要保持体力,就你这种渣渣流浪鬼,我一巴掌能把你抽的魂飞魄散。
  “没钱那你就给我找过一个可乐罐来!不行,要找十个,要都是好的,踩扁了的我不要!”流浪鬼大声说到。
  靠!我还以为他要提什么要求呢,原来就这点要求啊!
  “哎哟,干嘛还要住可乐罐啊!大哥你这么威武,屈身在可乐罐里面多委屈,回头我给你烧栋豪宅!四层的,带停车场的那种!”我说到。
  流浪鬼一下缩小了,矮我一个头,捧着双手,像个卖萌的妹子一样,眨着眼睛问我道:“真的?”
  “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你等着,明天我就烧给你!”
  “好好好!”
  流浪鬼没再拦我路了,我继续往前找,结果流浪鬼却跟了上来,说道:“我跟着你吧,免得你跑了。”
  “随便!”
  往前找了十几分钟,又见到一个矮矮的中年男鬼,手上拿着一根棍子,双手叉腰站在路中间。他的身子不动,头却像机器一样不停的三百六十度转圈。
  流浪鬼看见他后连忙躲到我后面,说道:“那是保安,前面都是祖坟山。”
  “喔!”我走到保安鬼面前,问道:“大哥,你见到两个女的从这过去吗?一个年轻点,左脸被火烧过,一个老的,心口一个窟窿。”
  保安鬼看了看我,又看看身后。
  我重问了一遍,保安鬼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对啊,不然你以为呢?”
  “你怎么能看的见我?你不是人么?”
  “这个不是重点,你回答我刚才的话就好了!”
  保安鬼摇着头,说道:“我看你不是我们村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流浪鬼在我身后轻声提醒道:“他是欺软怕硬的,你狠一点他就怕你了!”
  原来这样,我突然大声吼道:“问你你就答,哪这么多废话?”
  保安鬼吓得哆嗦一下,连忙说道:“她们进去了,她们的阴宅在里面,所以我不敢拦住她们。”
  原来方琴名躲会自己的阴宅了,在自己的阴宅里,靠着她们的尸体,她们的伤就会好的快,够聪明的!
  见这个保安鬼这么可怜,也挺配合的,我态度一下好了很多,说道:“那她们的阴宅在哪个位置啊?”
  谁知这个保安鬼给脸不要脸,马上又摆威风道:“你又不是本村的,我——”
  “想魂飞魄散是吧?”我叉着腰吼到。
  保安鬼马上缩着脖子,说道:“你往里走,右手边第七条巷子进去,第十一排就是她们的家了,挨着的。”
  “早说不就好了,非得挨骂!”我哼了声往里去。
  流浪鬼却被拦住了,这个流浪鬼虽然知道保安鬼欺软怕硬,可他是个流浪鬼,没后台,也拿保安鬼没办法,只能被打走了。
  进入里面的祖茔后,我脑袋都懵了一下,里面一排排的老瓦房,一些三楼洋楼错落其中。不过这些房子只有胸口那么高,三层楼房也只有两米左右而已。如果不是知道这些都是坟地里的阴象,我还真以为进入了一个矮人古村落呢。
  祖茔里面很热闹,大部分都是老人,身穿着寿服走来走去,还有些留着辫子穿着古装。
  我按照保安鬼所说的,去找方琴母女的坟。
  “喂,小伙子,喊你呢!”旁边一个声音说到。
  我转过头,是个白发白胡子老人,坐在一个大树下面,对着一副棋盘。
  “干嘛啊,老爷爷?”我礼貌到。
  “过来,陪老子下盘棋!”老爷爷很凶的喊到。
  “不好意思,我现在有急事,晚点再来跟你下棋好不好?”
  老爷爷拍着棋盘站了起来:“让你来你就来,废什么话?你一个外人,三更半夜的闯到我地盘来,还敢啰嗦?行不行我随便喊一嗓子,就能叫十几个人出来把你给撕了?”
  唉呀妈呀,这老爷爷生前是土匪吧?这么狠?我也不知道他深浅,不敢得罪他,可现在确实没时间陪他下棋,只好赔笑讨好道:“老爷爷,真不行啊!要不这样,等我忙完了,陪你下个三天三夜的,行不行?”
  “废话真多!”老爷爷气势汹汹的大步走过来,捏住我的耳朵。
  我疼的喊道:“哎呀,疼疼疼!老爷爷你轻点!”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西装的青年疾步过来,一把捏住了老爷爷的耳朵,骂道:“王八羔子,你又欺负外人了?”
  老爷爷连忙求饶道:“爹别打我了,我不乱来了!”
  爹?我眼睛瞪得大大的,随即也明白过来,这个青年可能死的早而已,辈分上是这个老爷爷的父亲。
  “蹲一边去面壁思过!”青年指着旁边的墙说到。
  老爷爷便蹲过去,对着墙,双手还抱头。
  青年对我抱拳,说道:“小兄弟实在抱拳,我去世太早,没有好好教过犬子,犬子养成了一身劣习,得罪你了,我代他向你抱歉。”
  “没事没事!”我傻笑到,指着他的西装说道:“这衣服真帅,是你孙子烧给你的吧?”
  “嗯,我孙子还算孝顺,每年都会烧衣服给我。”青年颇有些得意。
  “那就好,我还有点事,改日详叙!”我也抱拳。
  “好好好,小兄弟你去忙!”
  我疾步走开,苦笑着摇头,真是开眼界了。
  很快找到了方琴的阴宅,门关着的。旁边一个留着小辫子,穿着清朝书童装的小男孩好奇的打量着我。
  “小朋友,你过来,这屋主回来了吗?”我招手到。
  小男孩向我走来,说道:“别叫我小朋友,我都死了一百五十年了。”
  “一百五十年了?那你咋还不去投胎?”我惊讶到。
  小男孩立即翻着白眼,把舌头伸的长长的。
  “行了行了,被吓我了。知道你是被吊死鬼找替身害死的,你不愿意再找替身,所以不能投胎,是不是?”
  小男孩点点头:“先生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想做鬼,不能就让别人做鬼。”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快告诉哥哥,这屋主回来了没有?”我笑到。
  小男孩又拉下了脸,说道:“你当我哥哥?我死了一百五十年了,当你爷爷的爷爷都绰绰有余!”
  我不想跟他在这个问题上耽误时间,便忍着脾气,暂时软道:“行吧,爷爷,快告诉孙子,这里面的屋主回来了吗?”
  “回来了!”
  “行了,滚一边去吧!”我摆了摆手。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小男孩还想给我摆谱。
  我作势要打他:“赶紧滚,不然抽死你!敢占我便宜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哼!”小男孩跑了。
  蹲下来看着方琴阴宅的门,知道这些都只是阴象而已,看着是栋房子,但实际上是坟,我根本进不去。
  既然进不去,就只有先把她逼出来了!
  “出来吧,我已经找到你了!”我用脚踢着门,喊到。
  喊了几遍后,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有点傻了,方琴知道会那么乖的跑出来呢?
  得想办法逼她出来!可是逼出来了,她如果跑的话,我不一定能追上她啊!我琢磨一会后,记得来的路上有条小溪,溪边好像有柳树。我急忙跑去小溪,折了几根柳条下来。回来的路上再编成一个环套。
  在方琴的阴宅门前,我左看右看,确定没有人,不对,是没有人看着我后,便拉开了裤链,朝着方琴阴宅的门撒尿。
  一泡尿下去,一栋矮矮的瓦房变成了一组坟,门也变成了墓碑。
  再等几分钟,这尿渗进去后,阳气攻心,看方琴还出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