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全能医妃,狼君请矜持
全能医妃,狼君请矜持 连载中

全能医妃,狼君请矜持

来源:夜猫 作者:水木森森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苏暮蔼 苏若清

苏若清,现代玄门之主,却遭人陷害,不甘而亡; 再次睁眼,竟成了城主府的痴傻大小姐, 不仅父母早亡,天生废脉,还被人拿来试药,折磨致死, 就连唯一的弟弟也险些被毁去绝世天资,形同废物; 家族背弃,世人欺凌,天生痴傻,灵武皆废?! 偏她身怀无上秘法,手掌统兵符令,背靠至尊狼君, 炼神丹,统千军,驭万兽,翻手为云覆手雨,诛尽世间不平事! 九洲动荡,命中浩劫, 她本欲一人孤渡,却被他宠成兽族至宝; 雷海滔滔,万宗逼迫, 他只身迎上,护她于怀:“清儿,我说过,纵你一世张狂!”展开

《全能医妃,狼君请矜持》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98章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


第98章 这是你们的家务事
  那白光便是玄玉心经的内力,以内力配合以针炙之术,苏若清小心翼翼地避开咒术关键部位,一点一点地将老城主体内的毒素往颈部牵引。
  老城主之所以此刻一直昏迷不醒,其实就是因为毒素压迫到了脑部一些重要穴位,只要将毒素向下牵引,就可令老城主苏醒。
  只不过,毒一天不解,老城主就一天不能剧烈运动,更别提是运转体内的灵力了。
  在众人震惊于她的神乎其技之时,苏若清却早已因为注意力太过集中,而面露疲态。
  只是大家都明白,这个时候,谁也不能上前打扰她。
  行针抑毒,足足过了两个多时辰,苏若清方才长长舒一口气,将那些银针按照不同的顺序,一一从老城主的穴位处取出。
  看了看那银针黯淡无光的针尾,苏若清不好意思地看向林启:“抱歉啊大叔,这套针,恐怕是要报废了。”
  林启这才注意到,银针的针尾处似乎是被萃取了所有的精华一般,黯淡无光,看起来极脆无比。
  她微微抿唇,伸手轻触针尾,可那针尾却瞬间破碎,就仿佛被风干了的骨骼一般,酥脆易碎。
  眼底掠过震惊之色,林启却轻笑道:“看样子,这银针的材质还是不行。”
  “普通的手法,自然不会让它变成这样,只不过,我这套行针手法,却的确是对银针的材质有极高的要求,大叔这银针若非材质顶尖,恐怕我也不敢拿它去抑制毒素。”苏若清浅然笑道,随手把手里剩下的银针也给丢了下去。
  随后,她又转身,冲于静轩道:“老城主毒素虽然被暂时抑制,但他以后也不可以有太过剧烈的运动,普通的走动倒是无妨,但切忌与人动手,尤其不可擅动灵力。”
  “多谢!”
  这已经不知道是于静轩多少次向她道谢了。
  他紧抿着唇,目光诚挚而坚定,仿佛除了这两个字,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表达内心的情感一般。
  摆了摆手,苏若清看了一眼他这满身的伤,沉声道:“于世贤已经被荆将军给关起来了,如果你们实在找不到解毒高手的话,或许可以试着从他嘴里查问出一些跟那幕后施咒之人相关的消息。”
  “多谢!”于静轩又一次沉声开口,但他的目光,却已是充满了坚定之色,凝声道,“你能替家父抑制毒性,轩已是感激不尽,接下来的这些事,轩决不敢再劳烦大小姐了,这种家事丑闻,让大小姐见笑了!”
  “你们自家的家事,当然还是关起门来自己处理比较好,这些天在清河城中的所见所闻,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你放心。”苏若清看得出于静轩提及家事丑闻四个字的时候,眼底悄然掠过的一抹悲凉之色。
  也能够理解他不想让这件事流传出去的心态,所以,没等他开口,她便直接解了他的忧。
  见她主动这么说,于静轩顿时感激地看向她,张了张嘴。
  可没等他开口,苏若清就连忙摆手:“别,你可千万别再说那两个字了,你都已经说了不下十次了!”
  “你若真想谢我,不如赶快把身体养好,也好赶快随我去临溪镇,为我作证。”苏若清看了看她,浅然扬眉道。
  于静轩虽脸上依旧有郁郁之色,但目光却明显微亮了一分,沉沉点头道:“好。”
  话虽不多,但他一个好字,却已经让苏若清放心了。
  由于她替老城主解毒立了大功,于静轩便作主让她在清河城主府的贵宾院住了下来。
  期间,老城主中途清醒过一次,而且,脉象和脸色也都明显有所好转,于静轩更是经过了一天一夜的休养,精神也有了几分恢复。
  苏若清虽然在城主府里待着,可实际上,却没事儿就出去转悠。
  看似是在闲转,实际上,她却是在刻意抛头露面,好让许平林安排在城主府的眼线早点察觉到她的存在。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她的窗外就传来了一道细微的低唤声:“大小姐。”
  听着这个盼了许久的声音,苏若清眼睛骤然一亮,立刻便来到窗边。
  打开窗子,她顿时便看到了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子的脸。
  那人看到她的一瞬间,最先的反应就是四下张望,见无人后,方才小心翼翼地冲她道:“大小姐,许大人命小人询问小姐近来可安好,问小姐可有下一步打算。”
  “所以,你们已经把我在城主府里的事情,都传递给了平林叔叔他们?”苏若清看着那一脸普通的中年男子问道。
  那中年男子点点头,道:“小人时间不多,还请小姐吩咐下一步计划。”那人看了看四周,大概是在计算着巡逻士兵交错的间隙。
  苏若清也不再废话,立刻便冲那人道:“暂时还没有下一步计划,你让平林叔叔他们先在城中安心休养,我这边要等到于小公子身体好转后,才能带他一起去临溪镇,让平林叔叔放心,我已说服于小公子为我作证。”
  “好。”那中年男子匆匆应一声,然后便猫着腰,蹑手蹑脚地潜了出去。
  给许平林他们送去了消息后,苏若清在城主府也就住的稍稍安心几分。
  第二天中午时分,突然有人传来消息,说是城主大人已清醒了过来,得知她救了他的性命,决定设宴答谢她,请她前往前厅赴宴。
  苏若清道谢答应了参宴。
  但没过一会儿,林启便找上门来。
  看到林启,苏若清不解地道:“大叔,你怎么来了?待会儿老城主不是要设宴吗?难道没有邀请你?”
  “那倒不是,只是,安全起见,我还是跟你一起过去吧。”林启不紧不慢地说着,眼中,却隐隐掠过一抹戒备之色。
  他似乎虽然对那个清河老城主评价尚可,却依旧对他不甚放心的样子。
  无所谓地耸耸肩,苏若清边走出来边道:“那也好,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因此对你的身份起疑才好。”
  “出了这件事,我也就没必要再继续隐藏在清河城了。”林启目光温和地说着,与她一起出门。
  很快,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宴客厅。
  清河城装潢的很是气派,比起简约大气的顾云城城主府,清河城可是要奢华富丽了许多,尤其是这宴客厅,更是装潢的金壁辉煌,华贵无比。
  她和林启才刚一步入宴客厅,主位上便快步走下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