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走阴香
走阴香 连载中

走阴香

来源:夜猫 作者:大猫有鱼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庆笙 那立

心善无恶,仙缘浓厚,可收做香童! 与我等结下任何缘分,可收做香童! 身长邪骨头,可收做香童!展开

《走阴香》章节试读:

第256章 落荒而归


第256章 落荒而归
  武迪和刘队长深夜无故失踪,被找到时昏睡不醒,身上又出现了不明伤痕,这所有的一切怎么看也不是意外巧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刘队长和武迪你们晚上为什么出了营地,还走了那么远?”想来沉默寡言的老秋这会儿也是急了,开口追问道。
  而被问及这个问题时,刘队长和武迪的脸上顿时都浮现出一种迷茫与纠结的表情。
  他二人对视,似乎是想要从对方那里得到些许的线索,但是二人却都摇了摇头。
  刘队长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头:“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武迪也很是懊恼:“我也一样,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出现了记忆断层似得。”
  “你们最后记得的事,是什么?”无寂当下问他二人。
  刘队长说:“我记得当时是半夜十二点四十五,我准备去叫小贾和小辉起来换我和武迪,然后……”
  刘队长皱着眉头又想了想说:“然后我记得突然刮起了挺大一阵风,然后……”他又摇了摇头,“然后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你们。”
  而武迪听了刘队长的话,一手扶着自己的头皱着眉头默了默,却突然说:“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刘队长说他去叫小贾和小辉,而我还坐在火边,想着多加点柴火把火烧旺一点,然后一抬头的时候,看到队长没去叫小贾他俩,而是往林子里走去,我当时还问了一句,问队长是不是去方便,但是队长没应声,我看他也没打着手电一个人越走越远,就隐隐觉得不对劲,然后起身就想跟过去,走了两步才看到,队长前面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牵着他!”
  “什么东西?”老秋第一个问。
  武迪摇头:“看着像是一只特别细的胳膊,也像绳子,我也没看清是什么,当时太黑了。我觉得不对劲就想要追过去,但就这时候突然刮了一阵大风,吹的睁不开眼睛,然后……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就知道一定要出事情的,你们说要去鬼砬子山,这还没走到就出了事情,我就说了要出事情的,你们还不相信!”
  听到这些,赵宝亮忽然变得很焦躁,不停的说要出事情,搅的我阚泽也有点头痛。
  虽然谁都看出来这事儿透着诡异,但谁也没像他这样,立刻变得焦躁不安,但换个角度想,他从小在这赵家村长大,爷爷又死在了鬼砬子山,对鬼砬子山的事情有着根深蒂固的畏惧惶恐,倒也是情理之中。
  小辉适时上前安抚赵宝亮:“赵大哥你也别着急,这事儿咱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现在这不是自己吓唬自己给自己添堵么。”
  赵宝亮哼哼一声没说话,但是那表情显然还是不相信的。
  刘队长使了个眼色,小辉便会意的把赵宝亮拉去了一旁,低声跟他说着什么,而我们这几个人仔细查看刘队长和武迪的伤势。
  无寂虽不是正儿八经的医生,但是因为从小跟着智缘大师在山上生活,不论饮食还是疾病都是自己解决,所以多少也懂得一些,更何况综合来看,刘队长二人的情况,怕不是疾病伤痛那么简单。
  无寂先是查看武迪背上的伤,在红印子周围轻轻按压后,武迪虽然没疼的叫出来,但也连连倒吸冷气。
  后来无寂说,武迪着伤乍一看像是被重物砸到,泛出的紫红色的瘀伤,可是仔细观察的话,却更像是从内透出来的。
  “从内透出来的?这是什么意思?”刘队长在旁问。
  无寂没回答,而是让刘队长也把衣服撩起来看看。
  刘队长伤在侧腹部,伤痕的大小和武迪的差不多,但是已经有些发紫了,看着比武迪的要严重一些。
  无寂按了按刘队长的腹部问他有什么感觉。
  “就是特别的疼,像是被人用锤子一下下的砸在同一个地方,不过……”刘队长顿了顿皱起了眉毛,“不过好像不是表皮疼,而是里边儿,肉里边儿疼。”
  “刚才无寂给刘叔叔两个人用针灸的时候,刘叔叔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用天针一扎就醒了,难道他俩……”我说着看向无寂。
  无寂明白我想要说什么,直接轻摇了摇头,说没看出二人身上有什么东西。
  “你怀疑有什么邪秽?”刘队长也听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
  “先回去吧,才一天就两个人受伤,而且这伤的太奇怪了,先回赵家村去观察一下,不管怎么说,还是人命重要!”老秋沉吟少许,提议道。
  我见无寂并没有表示反对,便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还是先稳妥点的好,刘叔叔和武叔叔的伤太奇怪了。”
  赵宝亮这时候听到了我们的说话声,立刻就兴致冲冲的附和道:“对,先回去,别再往前走了,太危险了。”
  刘队长沉吟未语,显然他是不想就这么回去的,毕竟这件事牵连着张四的案子,是他心里的一个心结,这里面的所有人,最想要破案的人非他莫属了。
  而武迪也同他一样,说:“我这点伤不算什么,又不是泥捏的,更何况咱们这行什么伤没受过啊,这点小伤就打退堂鼓,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话!”
  刘队长点了点头:“没错,来之前已经考虑过会有遇到各种危险的可能性,现在只面对一点小困难就返回去,实在不值得。”
  “小辉他们还看到了野人,你们昨晚上又被鬼拉走,这还只是一点小事情吗,这差点就要出人命了,你们这些人怎么就不明白啊!”赵宝亮说着说着,又有点急了。
  如今九个人呈两个态度,刘队长默了默看向无寂问:“小无,这事儿你怎么看,说说你的看法。”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无寂的身上,我也看向他,不清楚他会做什么决定。
  而无寂扫了一眼刘队长和武迪,几乎毫不犹豫的说:“先回去。”
  “什么?”刘队长意外的语调稍提。
  怕是在他看来,无寂虽然最信奉鬼神之说,但也是最不惧鬼神只说的人,凭着他的本事与胆量,应该丝毫不会畏惧的选择继续前进才是,却怎料无寂非常干脆的来了一句原路返回。
  无寂的话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原本两种想法持平,但是无寂一言,立刻倾斜到了原路返回的哪一方。
  “既然小无都这么说了,咱们还是先回去观察一下,如果没问题再做足了准备回来就是,左不过才一天的路程,我们走快点就是,但如果你和武迪的伤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我们又深入林中,想要回来怕是一时半会儿的也无能为力。”
  小辉出言劝刘队长道。
  虽然刘队长是领队,但他并非一言堂,眼见如此,便也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当即就收拾了东西原路返回。
  想着我们兴冲冲的入了林子,如今还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就又回了头,就像是士气蓬勃的战士出征,还没等亮出兵器就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这种感觉难免让人沮丧。
  而回去的路上,我见无寂故意放慢了脚步,使得我俩走在了队伍的后头。
  我起初并不知道他是有意如此,但见他一路上都在时不时的看向武迪和刘队长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武迪和刘队长的伤很严重吗?”我避开其他人,压低了声音问无寂。
  他定定的看了我一眼,许是没想到我会发现,而后又点了一下头:“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