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重生八零俏厨娘
重生八零俏厨娘 连载中

重生八零俏厨娘

来源:夜猫 作者:perfect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文曦 朱国昌

  文曦再次醒过来,周围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是为救甜妞坠河了吗?怎么会在这儿?   这里是她生活了18年的地方,是她最怀念的“家”,也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姐姐别怕,我这就去给奶奶说,让我替你嫁到李家去——你,你别再寻死,我好难过
”   嫁到李家?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等等……多少年前的事?   “幺妹,我今年多大了?”   文静缓慢地眨了眨眼,以为她刚被水泡过,伤了脑子,脸上浮现出难过的神色,但还是比划道
  “姐姐今年16岁
”   16岁……展开

《重生八零俏厨娘》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393章 伤心了


第393章 伤心了
  终于,文曦冷静下来,一道道泪痕依然挂在脸上。
  洁白的手抓着门框,眸透着一抹不可掩饰的恨意,“师傅不能就这样走了,我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她从未有过的如此愤慨,手指用力抓着变得惨白,更是都不知道疼痛了。
  “这个一定,我会帮助你,将他们揪出来,为你师傅讨个公道!”周怀礼也是义愤填膺的瞧着文曦,内心如针扎一般难受,双手攥得咯咯直响。
  看着师傅的遗体被推。进冷藏柜,文曦的心简直要碎了,陆掌勺对于她来说,无异于自己的父亲,当然接受不了。
  “师傅去的太不值得,他还应该享福才对,我还没有好好照顾那!”泪珠悄悄地,残忍的滑。落。
  周怀礼扶着她来到病房,想让医生好好给她调理一下,毕竟这么大的打击是另一个女人吃不消的。
  “我一定要替您报仇!”文曦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眸子无神的盯着某。处。
  “你师傅是个好人,我会令他安息的,更会让他走的安心一些。”周怀礼轻轻搂着文曦的肩膀,尽力让这么一位女人好受些。
  想想师傅对自己的好,想想他走的这么不明不白,想想那造成现在局面的人,文曦心中无比复杂,得到身边周怀礼对她的关怀,终于忍受不住,再次放声痛哭,同时抱住这个值得依赖的男人。
  泪如泉涌,全都洒在身边男人的身上,周怀礼轻轻抱住这可怜的人儿,大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给予安慰。
  “哭吧,尽情的释。放出来!”在文曦的耳畔,周怀礼轻轻吐着气息,能感觉得到,那娇躯在不住的颤。抖,有委屈,有伤感。
  “我们共同面对,还你师傅一个公道,他,一定会安心的,你放心,我始终都在!”周怀礼的语音不大,但是每个字都有很重的分量。
  “我知道,你会帮我,师傅他,一定不能这样冤屈的……走!”已经梨花带雨,眼前更是模糊不清了,身体已经瘫软在周怀礼的怀里,哭声更是无比让人揪心。
  周怀礼扶着她躺下,护士熟练的为文曦输营养液。
  “她身子虚,需要好好静养。”临走时,护士嘱咐。
  周怀礼坐在一旁赶紧点头,手依然紧紧抓着女人另只手,给她支撑。
  “妈妈怎么样了?”周冉安和周绮雨满脸焦急的进来,手里拿着鼓。鼓的营养品。
  “只是身体虚弱,伤心过度,没有大事。”周怀礼保持冷静,深邃的眸仍是看向文曦。
  “你先回去吧,还有事要忙,再说,有她们两个在就行了。”文曦有气无力的动动发白的唇,玉手轻轻松开男人富有温度的大手。
  周怀礼缓缓站起身,帮着拽了下被角,然后看向周冉安和周绮雨,“你们在这照顾你妈,我忙完就来。”说完,又拍拍女人的肩膀,才略显沉重的离开。
  走廊拐弯处,周怀礼拿出手机。
  “刘助理,帮我调查一下,在陆师傅饭店闹。事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将他的全部资料一点不剩的都给我调查清楚!”语气凶狠,眸光更是可怕,完全不像他了。
  助理不敢怠慢,也不知是哪位得罪了自己老板,竟然如此大动肝火。
  “嗯,我立马去办,第一时间回复您。”
  挂掉电话,他仍是揣揣不安的回头看看,已经见不到那个病房,但是他的心,始终放不下。
  回到公司,他更是亲自想尽一切办法调查,能为心爱女人做成这件事,是头等大事,手指在键盘上不停搜寻,眸子始终闪过文曦哭的红。肿的眼眸,还有那一颗颗落下的泪,每一颗都狠狠敲打着他的心。
  “文曦,我永远是你的后盾,不会让你再受委屈!”眸更暗淡了。
  病房里,周冉安和周绮雨一个在削苹果,一个在倒热水,围在母亲身边忙个不停,还真是懂事。
  文曦短暂的睡了一会,现在张开眼,脑子里全都是师傅的身影,他对自己的好,更有她刚去参加厨师比赛的场景,终身难忘。
  “师傅!”这两个字叫出来,含义已经胜过亲生父亲,泪珠悄然滑。落。
  “妈妈,您怎么又伤心了?”周冉安举着苹果担心的询问。
  “没,没事……”话语没有生机。
  门开处,又进来两个人。
  “文曦!”冯素珍强忍着内心的痛,与文长金一前一后的走进来。
  “爸,妈。”柔弱无力。
  看着女儿一点精神都没有的状态,两口子很难过。
  “孩子,你可要想开些,人都是有定数的,强求也不行,不要想的那么多,好吗?”冯素珍摸着文曦的头,心疼的要哭出来,但是她此刻必须坚强。
  周冉安和周绮雨也围拢在身边,眼眸透着关心。
  瞧着他们两个,文曦握住母亲的手,两只手都在颤。抖。
  “师傅他,不应该走这么早,我有责任,没有照顾好他老人家。”毫无血色的唇慢慢翕动着。
  看着女儿歉疚的表情,冯素珍抹了一把掉下来的泪珠,“孩子,这样想不对,你要想通点,自己更要振作起来!”冯素珍并不比文曦坚强,只是比她更理智些。
  “孩子,你妈说的没错,一切皆有定数,都是上天安排好了的,你我谁都左右不了!不要难过了啊!”文长金一副愁眉苦脸,还装作坚强安慰。
  淡然苦笑,“你们那,就是安慰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我什么都清楚,师傅就是不能白白的去了!”眸底一暗,双唇紧抿。
  “你必须要振作起来才行,你师傅一生无妻无子,只有你一个徒弟,葬礼还要等着你去主持呢!”文长金略略提高嗓音提醒,同时也是一种迫使女儿振作的方法。
  “没错,这件事必须我去做,没人能够代替!”文曦这才想起这件事来,一直伤心了,也一直想着报复,把这个真忘了。
  “我要喝水!”她猛地坐起来,似乎有了精神,双手握紧,秀美的眸好像又转变回原来的某样了。
  冯素珍和文长金互相对视,缓缓点头,心中也是藏着苦闷和对女儿的怜惜。
  有了事情做精神支柱,文曦也开始吃东西了,一心想着先将葬礼办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