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那个校草非要追我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 连载中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

来源:夜猫 作者:东弦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苏篱落

那个差点撞了她奶奶的男人,隔天竟从贵族学校转来,成了她的同班同学兼同桌?! 那个传说中富可敌国的男人,逼她成为他的女佣不说,还扬言要把她追到手?! 苏篱落原以为高三是她人生里最漫长的岁月,未曾想成为她后来最珍贵的光阴
她逐渐在他步步为营的追求中失了心,百般努力拉远两人距离,最后却没能逃出他的算计
异国他乡再相遇时
苏篱落对他淡漠如冰,南一川却桎梏着她的身子,高调宣布说要重新追求她
展开

《那个校草非要追我》章节试读:

第257章 狗屎运


第257章 狗屎运
  苏篱落这时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一个举动,引起了后边一系列的血雨腥风。
  景凉萧兴奋的等待着结果,正如苏篱落兴奋的等待着景凉萧的苦瓜脸。
  苏篱落也说不清楚原因,只是潜意识里觉得两人不太可能有什么亲缘关系。
  自从知道景凉萧就是墨镜男之后,阿南阿北加重了监控力度,仿若一个不留神,景凉萧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景凉萧好似也是明白这一点,他并不是很在意,毕竟心中有更重要的事情。
  在等待鉴定结果出来的两天,景凉萧的心始终悬着因此也没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苏篱落和江水漾又恢复了原来,小日子过的不亦乐乎。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苏篱落会经常想起南一川,想起荆溪,想起爷爷奶奶,想起多年生活的云清市。
  江水漾也差不多,从小和花桓暮相依为命的她,当然是想念弟弟了。
  等啊等,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
  医生表情不是很好看。
  这些年,景凉萧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只是每次结果都是失败的。
  这次,也没有例外。
  “很抱歉,事实证明,你们之间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你确定?”景凉萧向后顿了顿,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母亲失落的样子。
  “十分确定。”医生深表遗憾:“有时候,越是着急的事情,反而越是急不来,景少爷,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上帝规划好的,虽然我是医生,但我也相信命运。”
  “命里无时莫强求。”景凉萧无力的看着手上的鉴定报告:“道理是人阐述的,我都懂。”
  医生应:“夫人应该学会放下,我知道这很难,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早晚会出现问题,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改变,就要防止更糟糕的结果。”
  “谢谢。”景凉萧收起了眼中的失落。
  “不客气,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
  景凉萧浑浑噩噩的从医院里走了出来,漫无目的的走到街上。
  一个人,随着岁月的流逝,各方面都会发生前所未有的改变。
  妹妹也不是例外,不是么?
  感觉归感觉,理智和现实却是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
  今天是周末,为排遣心情,苏篱落和江水漾手拉手走在街上。
  语言看不懂没关系,好看就行。
  外国语听不懂没事,瞎蒙就行。
  大不了说英语,这在苏篱落看来全然不是问题,
  重要的不是去哪儿,而是和什么人在一起。
  两人途径一家奶茶店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想起来刘姐。
  “唉,真不知道刘姐现在怎么样了?要是我碰见那种渣男,肯定恨不得把他给打死。”苏篱落愤愤说。
  “能让女人为之生孩子的男人,至少前期感情还算好,不然谁会为陌生人生孩子?”江水漾捏了捏苏篱落的小鼻子:“清官都难断家务事,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你自然可以想当然的想想了……”
  “也对。”苏篱落觉得江水漾说的挺有道理:“哎,那边有卖冰淇淋的,看起来味道挺不错。”
  江水漾苦楚着一张脸:“大姨妈来了,拒绝任何冷饮珍爱生命。”
  “那好吧,只能委屈你看着我吃了。”苏篱落笑着拉过江水漾,有点兴奋的找不到北。
  结果就是一头撞上了景凉萧。
  道完歉后,苏篱落这才看清来人,脸色瞬间就不大好了,拉起江水漾就要回去。
  景凉萧收了收心绪,笑问:“咱们再怎么说也是同桌,你怎么看到我像是看到了鬼一样?”
  “因为你不怀好意。”苏篱落直言不讳:“按面相来说,就是猥琐!”
  景凉萧笑容顿时僵住了。
  景凉萧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细嫩光滑,帅气可人。
  女生为之上赶,男生为之嫉妒……
  “没事的话本小姐走了。”苏篱落拉着江水漾,得意洋洋想走时,被景凉萧一脸凶残的给拉住了。
  想到亲子鉴定的结果,他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苏篱落要真是他亲妹妹,今天这事儿就算了。
  可惜啊,偏偏不是!
  “你什么意思?”景凉萧怕她听不懂,更怕耽误不必要的时间,直接问。
  “字面意思。”苏篱落无谓的耸肩:“你我总是要日日相处的,我怕我憋在心里,时间久了不说,会生病的。”
  “篱落,你快别说了……”江水漾拉了拉苏篱落:“你想惹事,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承担后果。你这要是桃花运就算了,要是狗屎运,我就是醉了……”
  “怎么可能是桃花运,当然只可能是狗屎运了!”苏篱落忿忿说:“这两天在教室里他可没少指桑骂槐。”
  “抱歉,长期生活在这里,有时候我会忘记国语怎么说。”景凉萧理所应当的说:“古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勉强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我愿意宽恕你,不用你感恩戴德,感激涕零……”
  “呵呵!”苏篱落气笑了:“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厚脸皮的人,呀!不知道要是被你的迷妹知道你现在的模样,会是怎么想的,哈哈哈……”
  景凉萧微微蹙眉:“迷妹是什么意思?”
  苏篱落应:“不知道自己问去。”
  这时,一个小贩过来推销玫瑰花,呜哩哇啦的苏篱落也听不懂对方说的什么,只好头疼的用英语拒绝。
  哪知小贩不依不饶,看起来像是非要苏篱落买一样。
  景凉萧自然是能听懂当地的方言,只是选择了袖手旁观。
  小贩不肯放过苏篱落,气的苏篱落用英语说了些恶毒的话,附带狰狞的表情。
  小贩绕是脸皮再厚,也不会为了十块钱左右的花朵在这里费劲口舌还不得好。
  小贩带着满腔怨气准备走时,被景凉萧这个原本他以为碰都不会碰的少爷给全部买了下来,还多给了一些钱。
  “果然是花花公子啊,连买玫瑰都是团购的,生怕冷落了你的哪个女友?”
  “你是在吃醋吗?”景凉萧淡淡的问:“处处看我不顺眼,其实是想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力。”
  苏篱落简直是要无语了:“景少爷,您是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吧,我又不是脑袋抽了,会看上你这种放荡不羁的人。”
  “哦,莫非你心有所属?”景凉萧随意的问了问。
  “当然。”苏篱落一愣,脑子里几乎是瞬间出现了南一川的身影:“我和这种花花公子不一样,对待感情是专一的,我爱的人,我一辈子都会爱。”
  景凉萧看她的表情认真,不像是在说谎,心里有种莫名的难受。
  收起思绪,景凉萧把手中的玫瑰递给苏篱落,痞痞的笑着:“带刺的玫瑰,正适合你,我的同桌,噢,应该加上表语,我痴情的同桌。”
  苏篱落怎么听这话怎么别扭,更是有种想要把玫瑰给扔掉的冲动。
  想了想,苏篱落还是决定保持冷静,拉着江水漾要去买甜品。
  没想到的是,景凉萧也跟了上来,其美名曰苏篱落收了他的玫瑰,应该做出相应的回报。
  苏篱落一点这种想法都没有,奈何景凉萧脸皮厚。
  最尴尬的莫过于江水漾了,她夹在两人中间,再次成了一个大大的电灯泡,内心是十分郁闷的。
  “篱落,我终于知道你这桃花运是怎么来的了……”江水漾无力朝天:“鸡汤里都是骗人的,帅哥不仅仅喜欢美女,还喜欢处处和他做对的美女,简直是哥斯德尔摩综合症!”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景凉萧拿着手中的冰淇淋:“该不会是在背后求我坏话。”
  “没有没有。”江水漾立即否定,她可没什么得罪少爷的**。
  “她说你是抖s。”苏篱落认真说:“我觉得你应该是抖m才对!”
  景凉萧面色一黑,江水漾知道自己要完蛋了,急的满头大汗:“景少爷,这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压根没说过啊,是篱落故意逗你玩儿的。”
  景凉萧心里自然清楚,也就没怪罪在江水漾身上,盯着苏篱落说:“知道的挺多。”
  “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去别的地方了。”苏篱落毫不在乎的说:“没你的跟在身边,我相信我的旅程一定会很快乐。”
  景凉萧眉头一皱。
  谁要说苏篱落不是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他景凉萧还不信呢。
  “这样吧,你们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哪里好玩儿,我带你们去。”
  “不要!”
  “想去公园对吗?”
  “我说了不要!”
  “想让我抱着你去?”
  “喂!你这人是聋子吗?听不懂人话?”
  “什么?想要我大庭广众之下吻你,用来表示我们情比金坚。
  苏篱落被围观群众盯得一阵脸红,只好妥协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江水漾啧啧感慨,望着不远处一直在跟着她们的阿南阿北,居然有种想加入他们行列的感觉。
  毕竟当一个电灯泡想到于吃藕,进退两难。
  阿南阿北爱莫能助,心中同情,面部冷静。
  妥协的结果是去了最近的超市。
  苏篱落表示对上边的T国语看的很心烦,更可恶的工作人员算账的能力差到离谱,明明有电子计算的,还非要用手去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