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盛婚爆宠:总裁超给面儿
盛婚爆宠:总裁超给面儿 连载中

盛婚爆宠:总裁超给面儿

来源:夜猫 作者:蝶翼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祁风 顾城

一亿资金,她便被父亲送上祁家掌权人的床,只为给祁氏生下继承人
为了逃离男人的手掌心,一次次挣扎却都没能成功,涅槃回归,她巧笑嫣兮间已是风云突变,不再任人宰割.......展开

《盛婚爆宠:总裁超给面儿》章节试读:

第264章 欧弘凡的心思


第264章 欧弘凡的心思
  听完顾城的叙述之后,雷蒙德仔细地想了一下,“当然也算是虐待啊,要是容之再在他妈妈身边待着的话,说不定之后就会有PTSD或者抑郁症,起码从精神层面上来说,是虐待了他的。”
  “这哪里只有精神层面上的虐待啊?欧霈霏那个坏女人可是还让容之不准吃饭的,按我说,这种人哪里还能当什么国际妇联的副主席啊?”顾城不满地跟雷蒙德抱怨,“还有那个PTSD是什么?很严重吗?”
  雷蒙德倒是很惊讶地看着顾城,“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当医生的啊?”
  被雷蒙德这一说,还弄得顾城一脸尴尬,他梗着脖子回道:“我又不是心理医生,哪里知道这个东西啊?我只是个普通的内科医生而已。”
  听到顾城的解释,雷蒙德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给他解释道:“就是创伤性应激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来的,这个发病跟自己的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吃药顶多是治标不治本,最好就是心理疗法,不过有些人治疗了几十年也不奇怪的。”
  “你说的这个有点可怕。”
  顾城决定等一下他就去百度一下这个病。
  “我也是个门外汉,你问我再多,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些了。”
  雷蒙德耸了耸肩,无奈地摊了摊手,他只是一个外科医生而已,为什么连心理医生的工作都要抢过来做呢?
  而在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祁风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顾卿跟欧霈霏的官司一旦开庭,从欧霈霏虐待顾容之这一点切入的话,那么顾卿就更加有可能抢到顾容之的抚养权。
  当然,这个是祁风的猜想而已,单凭小孩子的一面之词,法官和审判团肯定是不会百分百相信的,最好还是要有一点“物证”才行的。
  不过这种东西,他们肯定是没有的,不知道顾卿那里有没有呢?要是有的话,那就非常好办了。
  就在这时,曲瑶已经做好晚餐,把一碟碟菜肴从厨房里端出来,还嚷着让他们赶紧去洗手过来吃饭,顺带让路过的祁风进去房间里叫一叫两个小家伙出来。
  洗完手出来,祁风来到曲瑶的房间外面,看到曲影正和顾容之打游戏,时不时还吵了起来,曲影不经意看到祁风正在门口外面,他惊讶地喊了一声,“祁风叔叔,你在外面做什么?”
  “叫你们过来吃饭啊。”
  祁风一脸笑容地走到曲影和顾容之的身边,顾容之看着祁风的眼神里依旧是透着火热的崇拜,这让在一边的看到的曲影非常地不舒服,就是心理不舒服,就像是本来是自己的东西,却被别人惦记着,就像是祁风明明是他的亲生爸爸,却老是被自己的好朋友惦记着做他的爸爸。
  “祁风叔叔。”
  顾容之甜甜地叫着祁风,祁风非常温柔地摸了摸顾容之的脑袋,“昨天晚上回到家里,感觉好不好啊?有没有不适应的?你的爸爸没有对你不好吧?”
  “没有!”顾容之依旧挂着明媚的笑容。
  “没有就好,要是有的话,一定要告诉祁风叔叔,还有曲瑶阿姨和你的小叔叔,知道吗?”
  看到顾容之乖乖地点头,祁风才催促他们两个快去卫生间里洗手,然后就出去饭厅吃饭。
  一顿饭下来,曲影的脸色都是阴阴沉沉的,曲瑶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儿子的心情,刚想问他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却听到连续三下的门铃声。
  “来了!”曲瑶只好先放下曲影的事情,跑过去大门那边,一看猫眼,就看到顾卿在外面等着。
  顾卿一下班就直接过来曲瑶这里接顾容之回家,看到给自己开门的人是曲瑶,顾卿俊俏的脸庞上都不自觉挂上和煦的笑容。
  “晚上好,曲瑶,我是过来接容之。”
  “请进,容之在里面等你。”
  曲瑶领着顾卿进来房子里,“容之,你的爸爸过来接你了,容之!不要再跟小影打游戏了!”
  结果等曲瑶进去房间一看,两个小家伙并没有在打游戏,也没有在写作业,地上却散落着好几枝铅笔,连铅笔盒也都摔在地上了,曲瑶刚想问他们两个谁那么不小心,却看到顾容之红红的眼圈。
  顾容之看到曲瑶看了过来,连忙低下头,从椅子上下来赶紧把掉在地上收拾好,塞到书包里,便飞快地跑了出去,一看到顾卿,就快速地抱住了顾卿的大腿。
  “怎么了啊?”顾卿难得看到这样跟自己撒娇的儿子。
  “。。。。。。没事,爸爸我们回家吧。”
  尽管顾容之努力地压抑住自己的哭腔,还是被顾卿听出来了,顾卿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既然他催促自己的快点走的话,那他们就快点离开吧,回到家的时候再好好问问他吧。
  “那我们就走了,拜拜。”
  顾卿抱着顾容之到楼下停车场,顾卿的手下看到自己的老板出来了,便立刻给他开了车门,他走快了几步,抱着他的儿子上了车。
  “回去老宅。”
  任由顾容之抱着自己的脖子,顾卿什么也没有说,要是容之愿意告诉他的话,他是很乐意听的,不过多数都是跟曲瑶的孩子发生的矛盾吧。
  顾卿是知道的,但是他的孩子愿不愿意跟他倾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想要容之可以毫无芥蒂地放下内心对他的护城河。
  而在欧家那边,欧弘凡跟欧成海正在书房里喝酒,其实欧弘凡仔细思考了一下,与其这样坐以待毙,倒不如主动出击,他们主动出手。
  “成海,我想了想,关于李叔的事情。”
  “哦?大哥你打算怎么做?”欧成海放下手中的高脚杯,顿时就来了兴趣。
  欧弘凡压低了声音,在欧成海的耳边说了几句,听完之后,欧成海的脸上却流露出为难的表情,“大哥,你觉得这样好吗?如果这样做的话,那我们就找不到那张协议书的下落了。”
  “总比这样干等得好,我们这样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