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嚣张皇妃盛世宠
嚣张皇妃盛世宠 连载中

嚣张皇妃盛世宠

来源:夜猫 作者:轻然故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傅瑾 其它小说 尹清歌

她,天生凤命,却因为一道圣旨,成为人人厌弃的毒后,含恨惨死
重生归来之时,恩怨再报之日,看她如何逆天改命,脚踩负心之人,狂霸皇城之上,什么皇子王爷,都滚开!展开

《嚣张皇妃盛世宠》章节试读:

第246章 险境


第246章 险境
  “自然是常来的,前些日子我受宠,夺了青嫔的风头,如今她重得皇上宠爱,怎么会不来向我炫耀。”尹悦苒面上极快的闪过了一丝好笑之色,淡淡道:“我又不在乎这些,青嫔每次来,也只是自讨无趣罢了。”
  “那娘娘近日来可曾感觉身体哪里不舒服么?”尹清歌微皱着眉头,眼神中满是猜测,沉声问道。
  尹悦苒闻言微怔,目露不解的看着尹清歌,开口道:“二姐怎么这么问,可是哪里有不妥的地方的么?”
  尹清歌微微摇头,开口道:“我与青嫔不过见过两面,交谈也是寥寥几句,但是这个青嫔可不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你如今怀了身孕,还是小心些好。”
  “二姐说的是,如今我也只有这个孩子可以指望了。”尹悦苒点头应了下来,低头目光温柔的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轻声道:“能陪着这个孩子长大,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尹清歌轻轻的点了点头,知道尹悦苒定然是将她的话听了进去的,为女则弱,为母则强,尹悦苒如今怀有身孕,也定然会处处小心的。
  只是让尹清歌没有料到的是,一切都来的那么快,尹清歌在殿内陪着尹悦苒说了会话后就离开了,这会子刚刚走到宫门,身后却是急急的走来了一人,尖声道:“静乐县主留步!”
  尹清歌脚步微顿,转身看着来人,眼神中不禁闪过了一丝不解之色,开口道:“周公公怎么来了?”
  周公公上前恭敬的朝着尹清歌行了一礼,笑道:“静乐县主,咱家奉了皇上的命令,请你前往御书房觐见。”
  此话一出,尹清歌的心中不由生出了一股子不好的感觉来,只是面上依旧从容淡定,尹清歌笑着上前一步,示意一边的清幽塞了一个装着银子的荷包过去,笑道:“周公公,不知道皇上召我所为何事啊?”
  周公公笑着将那银子推了回去,客气的道:“这个咱家就不知道了,皇上的命令,岂是咱家这个做奴才的可以知道的,静乐县主见到皇上,自然就知道了。”
  尹清歌眸色微深,知道今日明帝召她,所关的事情一定很严重了,不然这周公公也不会不收礼,尹清歌思忖了一会,而后抬头一笑,轻声道:“那就劳烦周公公带路了。”
  “静乐县主客气了。”周公公笑着弯着身子朝着后面稍稍退了一步,抬手指着他来时的道路,轻声道:“静乐县主这边请吧。”
  尹清歌随着周公公缓缓朝着御书房走去,脑海中不断的思忖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走到一半的时候,傅瑾煜却是从另一侧走了过来。
  “见过五皇子。”尹清歌微笑着朝着傅瑾煜行了礼,语气恭敬。
  傅瑾煜抬手示意尹清歌起身,目光中极快的闪过了一丝担心之色,温声道:“静乐县主也是要去御书房吧?”
  “正是。”尹清歌微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回道。
  傅瑾煜闻言不由眸色微深,悄悄的伸出手指比了四根手指头,然后才笑着跟走到尹清歌前面,一行人一同朝着御书房走去。
  尹清歌自然注意到了那四根手指头,眼神中先是闪过了一丝疑惑之色,旋即脑海中就蓦地出现了尹悦苒轻抚腹部的画面,尹悦苒排行老四,难道是她出事了?
  尹清歌满心猜测,站在大殿前,等着周公公再次传召的时候才缓步走近了大殿。
  “清歌见过皇上,淑妃娘娘,青嫔娘娘,五皇子,九皇子。”尹清歌抬眸极快的从四周一圈人的身上扫了过去,然后才缓缓福下了身子,语气平静的说道。
  傅瑾琛从尹清歌进门开始,目光就一直落在尹清歌的身上,狭长幽深的眸中极快的闪过了一丝心疼之色,旋即就冷冷的朝着上首的青嫔和淑妃睨了一眼。
  “起来吧。”明帝目光定定的看着尹清歌,沉声道:“你先坐下吧。”
  尹清歌点头谢恩,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安静的等着一会发生的事情。
  青嫔目光微冷的看着尹清歌,见明帝居然让她坐下,眼神中不由闪过了一丝狠意,直接开口道:“静乐县主,你今日可去了惠修容妹妹那里?”
  尹清歌轻轻的点点头,微笑道:“回青嫔娘娘,清歌今日得惠修容召见,所以进宫陪了惠修容一会。”
  “是么?惠修容想念家中姐妹,召静乐县主进宫也是正常,只是静乐县主只是简单的陪了一下惠修容么?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青嫔的眼神中满是恶毒之色,掩着唇低笑一声,语气阴冷的问道。
  尹清歌闻言眼神中不由闪过了一丝玩味的笑意,似笑非笑的看着惠修容,轻声道:“听着娘娘这话,好像我做了什么一样,青嫔娘娘既然好奇,不妨召了惠修容前来,我们也好当场演示给娘娘看啊。”
  “静乐县主真是说笑了,你难道不知道惠修容如今已经昏迷了么?”青嫔掩着唇遮挡住自己嘴边恶毒的笑意,冷声道:“这一切可都是拜静乐县主你所赐,你还要在这里装傻么?”
  “娘娘说的我都糊涂了,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呢?”尹清歌余光瞧见一边的傅瑾琛面色阴鸷的就要站起来,不由递过去了一个眼神,示意傅瑾琛冷静下来,什么都不要做。
  直到看见傅瑾琛紧握着双拳停下了原先的动作,尹清歌这才稍稍放下心来,淡淡道:“惠修容怎么会昏迷的?我走的时候,娘娘的精神还是很好的。”
  “所以这一切可不都是拜静乐县主所赐么?”听见尹清歌这么说,青嫔的眼神中不由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继续说道。
  尹清歌轻轻垂下眼帘,半响后才抬起头来看向了一边沉默不语的明帝。
  尹清歌恭敬的站了起来,朝着明帝盈盈一礼,开口道:“皇上,惠修容到底怎么了?青嫔娘娘又为何苦苦相逼?清歌实在是搞不明白,还请皇上直言。”
  明帝目光深深的看着尹清歌,见她的眼神中一片清明,没有丝毫的心虚之色,神色也不由稍稍缓和了一些,沉声道:“这件事情……”
  “皇上,让妾身来说吧。”明帝刚刚开口,一边的青嫔就又打断了明帝的话,娇声道:“妾身亲眼所见,说起来更有说服力。”
  明帝闻言微微皱眉,偏头看着青嫔面上遮都遮掩不住的兴奋之意,目光不由稍稍深了一些,沉声道:“你说吧。”
  “多谢皇上。”青嫔站起身来,娇笑着朝着明帝行了一礼,然后才将视线放到了大殿内尹清歌的身上,淡淡道:“静乐县主怕是不知,今日你去见过惠修容后,惠修容就昏倒了,幸亏本宫及时赶到,召了太医,不然惠修容的腹中的龙子就要出事了。”
  “可是蹊跷的是,太医一点都看不出来惠修容为何晕倒,无奈之中,本宫就去找了掌管后宫的淑妃娘娘,还派人通知了皇上。”青嫔的眼神中有着淡淡的担心之色,像是真的再为尹悦苒担心一般,说着说着,还拿着帕子轻轻擦了一下眼角。
  尹清歌目光平静的看着殿内做戏的青嫔,心中不禁感慨,她自重生以来,也算是个逢场作戏的好苗子,只是依旧比不得这青嫔炉火纯青啊,说掉泪就掉泪。
  “一番查看下来,皇上召了钦天监进宫,那钦天监说了,惠修容如此,原来是因为有一个即将进宫成为皇家之人的女子冲撞了惠修容,这才害的惠修容晕倒的。”青嫔哽咽两声,然后才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尹清歌才彻底明白了过来,原来这才是将她召过来的主要原因,这皇宫内外,谁人不知,再过一个月就是她和傅瑾琛大婚的日子,这即将成为皇家之人的女子,可不就是在指她么。
  “钦天监何在?”尹清歌轻抚着手上的玉镯,面上一片平静,语气淡淡的问道。
  明帝坐在上首,瞧着那个钦天监迟疑的朝着他这边看了一眼,也就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见明帝都同意了,那钦天监自然也不会畏畏缩缩的,当即就朝着前面走了一步,拱手道:“正是微臣。”
  “大人,不知你在为惠修容娘娘测这件事之前,身在何处?”尹清歌微笑着看着那个钦天监,眼神中一片平静,缓缓问道。
  “自是在宫外府邸之中。”那钦天监闻言微怔,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疑惑后才淡淡的开口道。
  “哦?原来是这样么?”尹清歌闻言唇边的笑意不由更深了几许,淡淡道:“那大人可知,我从惠修容的宫殿出来,一直到现在,也不过才两刻钟的功夫,而大人从外面进宫,起码也要半个时辰,没有想到大人的速度如此之快,竟然能在两刻钟内换上朝服,脸不红气不喘的赶到宫内,还将惠修容的事情办妥了。”
  此话一出,明帝的目光中顿时就闪过了一丝冷意,瞧着那个钦天监的眼神中当即就有了怀疑之色。
  那钦天监闻言也不由的愣了愣,感觉到明帝的目光后,身子不由轻颤了起来,连声道:“皇上,微臣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