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诡画尸
诡画尸 连载中

诡画尸

来源:夜猫 作者:扶摇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仓慈 其它小说 官吏民

一支白骨笔,画出人间百态
一张人皮纸,写明尘世清浊
爷爷是个画师,阴差阳错的我也学了这门手艺,之后我才知道,我们与其他画师不一样……展开

《诡画尸》章节试读:

第146章 现学现卖


第146章 现学现卖
  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又倒吸了口冷气,我万万没有想到,一直以来和我还算是有点交情的刘院长,竟然会是一个隐瞒了自己身份,占据了他人肉身的恶灵?
  不过,为什么他们要对付我呢?难道,就只是因为我将那今川次郎给毁了?
  我想,或许这事没这么简单。
  只不过,因现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了,因为,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缓缓消褪,那附着在我身上的噬魂印中所冒出的黑气也正在缓缓变得稀薄起来。
  我必须得想个办法脱身才是,不然的话,再要不了多大一会我只怕就要完完全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两眼一瞥正在旁边的两人,心里突然有了个主意。
  那就是即然你们能借尸还魂,为什么我不能呢?而眼前,不正好有个肉身么?
  只不过,我非常清楚,这机会只有一次,成则还有一线生机,败则一败涂地,根本再无翻身机会。
  而且,我还不知道这正附着在我魂魄上面的噬魂印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有了这东西能不能让我顺利借着刘院长的肉身还魂。
  但是,我根本管不了这些了,趁着两人正交谈的时候,我二话不说猛的咬牙,化为一股黑气直朝躺在地上的刘院长的肉身俯冲过去。
  这一过程极快,快到甚至那两人都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我便眼前一黑,重新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虚弱,完全想要就此长眠不醒的虚弱。
  这是我上了刘院长肉身之后的唯一感觉。
  不过,我知道眼前可不是想这的时候,于是猛的咬牙死死的睁开了眼看去,一道强烈的光线透了过来,一阵短暂的恍惚之后,我首先看到的是两个人脸,这两个人脸我再熟悉不过,正是胡队长和我,只是,我非常清楚,这两人已然不再是之前的两人,而且,他们对于现在的我完完全全是致命的存在。
  所以,我二话不说反手就是一抓,拿起了之前我就看到放在刘院长旁边的东西,与此同时,我猛的用力一滚,想要躲开这两人。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这才一用力便感觉脑袋嗡的一声,差点就一下子晕了过去,无力的重重喘了好几口气,刹时间虚汗淋漓,两眼发花。
  “嘿嘿,小子你还真不错,居然想到了这一招,不过,我告诉你,这身体不好用,我用了几十年都没能得心应手,更何况是你”,是那占据了我肉身的家伙,他丝毫没因为我占据了刘院长的肉身而有半点的惊慌,反而依然一脸戏虐的看着我,似乎此时的我已然成为了他碗中的菜似的。
  感受着自己手上拿的那个东西传来的冰凉的温度,我嘿嘿一笑,也并不慌,反而淡淡一笑,轻轻将那东西抬了起来,直直的抵住了他的脑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眼前的我实在虚弱得紧,根本再没太多力气。
  那冰凉的东西是胡队长的警枪,虽然眼前这两家伙太过邪门,但是,警枪也是枪,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讲还是威胁极大的。
  只见这两家伙一看我手里端着的枪,先是一愣,随后竟然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描魂师,你舍得么?”今川次郎脸带戏虐笑意,根本就没有半点担心的意思,不担没退,反而又故意前进了一步,阴笑着说道。
  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一颗心刹时间沉到了谷底。
  他么的,劳资真下不了这个手。
  因为,此时那黑洞洞的枪管正指着的,不正是我自己的肉身么?
  肉身里面那家伙死了不要紧,但是,打坏了我自己的肉身,谁赔我?
  一时之间我再次陷入两难的境地,不过,经过这一会的休息,我感觉也稍稍好了一些,于是依然端着枪口指着我自己的肉身,与此同时我撑着慢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缓缓朝后面退了过去。
  我也料准了一点,虽然这两家伙显得肆无忌惮,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到,他们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丝毫不担心的。
  因为,在我枪口抬起的一刹那,他们明显的抖了一下。
  于是我深吸了口气,尽可能的让自己多恢复些体力,重新将枪口一转,指向了占据胡队长肉身的今川次郎,嘿嘿一笑道:“现在我舍得了。”
  我话音一落,明显感觉今川次郎身体一僵,脸色刹时间变得万分难看,明显有了惧意。
  说实话,对于胡队长,我依然是舍不得开枪的,但是,眼前两个邪恶的存在根本就没怀疑这一点,在我的胁迫之下还真后退了几步,脸色也变得忐忑起来。
  也趁着这个时候,我又后退了几步,直到自己的背抵在了一个桌子边缘。
  “马缺,就算你杀了我,你也逃不掉,那噬魂印会慢慢的吞噬你的魂魄,直到你魂飞魄散为止的”,今川次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竟然开始出声想要动摇我的心智。
  可惜的是,我哪里会上当,之前在上刘院长身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退路,而退到目前这个位置,正是我想要的。
  不过,眼看着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我依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又嘿嘿一笑,轻声说:“是吗?我死之前拉个垫背的总行了吧。”
  我一面说话,一面悄然将另一只手伸到背后,在身后桌子上缓缓摸索起来,直到抓到了一根微凉光润的东西之后才松了口气,二话不说迅速在自己身上画下了一记印纹,极为快速的念叨起来:“天开地合,阴阳两极,灵引开道,天罡风起!”
  也就在我念叨的时候,一旁上了我身的家伙意然一把冲上了前来,似乎就要抢我手中白骨笔。
  只不过,我哪里会给他机会,二话不说大吼一声:“咄!”
  “嗡”的一声在我脑海之中响起,好似有人在我耳畔重敲了一记警钟一般,震得我两耳发麻。
  与此同时,一股子剧痛传来,让我根本无力再想其他,几乎就要栽倒,而且,眼看着正气势汹汹前来的我的肉身,我更是焦急得不行,心想着再晚上半点只怕就要遭殃了。
  想到这里,我咬了咬牙,二话不说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响起,我只觉右手一麻,巨大的后坐力差点被将我掀倒在地,而与此同时,那正急冲过来的我的肉身也是一个踉跄,身体一歪,腰间瞬间开起了一道血花。
  “卧草,真打中了”,这是我情急之下的最后一个念头,而与此同时,一旁的今川次郎也冲了过来,只见他抬腿就是一踢,率先将我手中手枪踢飞,然后又二话不说,一记侧腿将原本就虚弱不堪的我给踹倒在地。
  刹时间,我再次失去了还手的力气。
  “你怎么样了?”今川次郎这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做完之后才回头问已然瘫倒在地的被我一枪击中的那个家伙。
  “没事,这小子还真够狠的”,只见那个“我”咧了咧嘴,几乎咬牙切齿的道。
  “他刚才弄的什么东西?我感觉那噬魂印正在消失”,那个躺地上的“我”捂着被枪击中的地方,连喘了几口气才问了出来。
  我嘿嘿一笑,看这两人一脸懵逼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对我这次描出的印纹概不知情。
  刚才情急之下我描出的印纹名为“破煞”,是至刚至阳的阳纹,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口中那噬魂印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凭感觉,我知道这东西绝对是阴邪之物,所以直接选了几乎和这阴邪之物如同天敌一般存在的“破煞”,虽然目前我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从两人对话之中我了解到,那“破煞”好像真有用了。
  “把这小子给崩了,把他的魂魄抽出来我再慢慢炮制”,今川次郎一听这话更是怒不可遏,走到一边捡起那被他踢飞的手枪,面目狰狞的看着我道。
  一听这话我顿时一个激灵,死死的咬着牙关,哆哆嗦嗦的再次拿起那白骨笔来,但可惜的是,现在好像真的有些乏力,想再施展印纹只怕有些为难了。
  看来,我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行。
  只是,照目前情况看,他们还会给我时间吗?
  眼看前悠悠端起了枪口指向我的今川次郎,我顿时心急如焚,几乎不假思索的喊了一句:“慢着!”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今川次郎狰狞一笑,将枪端得笔直,马上就要开枪的样子。
  我一看实在不行了,于是张嘴就喊:“你们不是想知道我马家描魂师的秘密吗?”
  一听这话,两人均是脸色一变,几乎异口同声的问了起来:“快说!”
  看两人这个反应,我顿时心头一动,嘿嘿一笑道:“想听?那快扶我起来。”
  其实,这话我也是胡诌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多拖延一些时间,但是,等到我话音才落的时候,这今川次郎竟然像是识破了似的,二话不说就是一枪,我只觉身形一震,一股剧痛刹时间袭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