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局中罪
局中罪 连载中

局中罪

来源:夜猫 作者:醉卧美人膝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李围 陈放

因哥哥的案件牵扯进一桩扑所迷离的凶杀,陈放扛着压力紧追不舍,一路隐藏对哥哥不利的证据,却不想陷入更深的阴谋之中,而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来自那份诡谲的惊魂档案……展开

《局中罪》章节试读:

第370章 来源


第370章 来源
  “你真的做了?”看见女孩哭泣的样子,母亲难以置信的说道,“你知道我跟你爸爸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你送出国么?”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敢?”女孩的母亲多少有些歇斯底里,看女儿的目光都有些不正常了,陈放不想评论这一家人到底谁对谁错,他只想尽快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陈警官,她还是个孩子。”女孩的父亲最后说道,陈放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有一个人因为她的毒品死掉了,你还觉得她是个孩子吗?”
  杨桃把女孩带进了法医室,他们要尽快对她进行取样,要知道是不是还有这种毒品在国内流通,还有女孩到底是把这些东西都给了谁?
  离开了父母的监视女孩明显要稍微开朗了一些,她宁可跟执法者敞开心扉都不愿意跟自己的父母交流。
  “所以现在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执法姐姐,我把那东西给她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她要去用来杀人。”女孩有些后悔的说道,“我也没想着杀人,只是他跟我说他活的很痛苦,我觉得我活的也很痛苦,但是我有了这个之后就能够暂时逃避现实,所以我才给她。”
  “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那就说她从小到大都很孤僻,没有人喜欢她,她父母也从来没有表扬过他,只是一味的让他学习,告诉她除了学习之外,什么都不重要。可是她妈妈发现她虽然有很好的成绩,考上了,很好的大学,可是身边还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理解自己。跟我太像了,仿佛看见了以后的我。”女孩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很是孤独。
  杨桃想她可能真的看见了以后的自己。
  “所以你的毒品是从哪里来的?”
  “是我男朋友给我的。”
  “你有男朋友?”
  “有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我妈妈?”女孩有些胆怯的说道,“是个外国人,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说的他是指你的父母,还是男朋友?”杨桃很自然的问道。
  “是我爸爸妈妈,他们一直以为我在国外很乖很听话,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杨桃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原本只需要问出毒品,流通和源头就行了,但同情心驱使她跟女孩多说两句。
  “你看起来好像很怕你的爸爸妈妈。”正常的孩子怎么这么会害怕自己的父母呢?
  “很害怕我的爸爸妈妈,我觉得他们根本不在乎我,他们只想让我变成一个完美的人。”女孩说道,“其实我们家并没有那么有钱,我出国留学虽然不至于倾家荡产,但是对他们来说也有很大的压力。我身边的那些同学们都是真正的富豪的孩子,我跟他们格格不入,没人接受我,我就只能试着融入另外一个圈子。”
  女孩儿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很是落寞,杨桃想的可能也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危害,但是他知道之后竟然还是加入了。
  “你明知道是这样,宁可选择加入他们,也不愿意跟你父母谈谈吗?”
  ……
  陈放这边跟勒沙联系上了,就是想了解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不过以这个女孩手上掌握的量,应该根本不足以引起那边的重视,陈放想问的是另一件事情。
  “是的,是这样吗?在香港?运往泰国,你们之前有盯上过他们?你确定跟江宁这边有联系?是我手上是有一件案子,但是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们干的。”
  “嗯,好的,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过来?”陈放问道,“你怀疑我说的那个女孩吗?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个什么重要的角色,既然你们已经盯上他了,那我自然要跟这边打招呼,好的,可以,知道了,你挂了吧。”
  陈放这边刚放下电话,张昊就走了过来:“国际长途,这回又是怎么回事啊?是关于那个女孩了吗?他的事情应该不至于吧!而且那边这玩意儿不是合法么?”
  “不是女孩的事情,是我们第一件案子。”陈放说道,“我跟勒沙简单了说一遍,他们怀疑是一个从香港过来的盗卖人脏到非法组织,很可能跟这边也有关系,所以希望我们能配合调查。”
  “不是吧,他们又要过来。”张昊实在是不愿意伺候,倒不是说他们有多么难伺候,只是两方面文化不同,沟通起来就很费劲,而且办案的方式也不同。
  更何况他们现在这么忙,还要首先顾及他们的案子,国际刑警一来肯定就不能事儿少了,想想就头大。
  陈放自然也看出来张昊想什么:“他们办他们的,我们配合我们的呗,要真是跟他们那个组织有关的话说不定还真是大功一件了。而且我听他们的意思就回了主战场,好像还不是在国内。”
  “不是在国内,几个意思啊?”张昊问道。
  “我们可能还要去一趟泰国。”陈放说道,“这是一个以香港为起点包含整个东南亚半岛的大型犯罪集团。”
  “我去,这回事大了呀!”张昊一听就知道出事了,“我还从来没有出国办案过呢。”
  “那这回你有机会了。”陈放冷冰冰的说道,张昊还傻傻的看着,他打算去那边看看那个女孩的情况,于是转过身来对他说,“我这边这个案子还没有了结,他门大概是后天就应该到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你接待一下他们。”
  “你说什么后天就到了,为什么这么快?”张昊根本没有准备。
  “国际刑警会后来但是勒沙说他要先来。”陈放皱眉,他们自从上次那家案子完结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每次沟通都是在电话,或者是在网上,说实话,陈放还是挺希望他来的。
  陈放还没有来得及走过去,杨桃就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垂头丧气的那边问出什么来了?”张昊看她这样问道。
  “那个女孩都说了。”杨桃叹了口气,“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真的不能怪他,都是因为他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