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化生劫
化生劫 连载中

化生劫

来源:夜猫 作者:扶摇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小栋子 马如龙

我是个早该夭折的化生子,在爹和奶奶的帮助下活了下来,可自此后却诡事不断
先是爷爷的坟出事,接着我爹疯了,然后邻居家的大壮也死了
村人们人心惶惶,闹腾不休,而我,却听到了死人的说话声……展开

《化生劫》章节试读:

第59章 劫后余生


第59章 劫后余生
  眼看着那好似灯笼一样吊在那里的人,潮水般的记忆瞬间从我脑海中涌了出来。
  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时林子叔吊死的时候不就是这样的么?
  只不过,那个时候林子叔穿着一身喜袍,而现在这人,则穿着一身寿衣。
  我承认我非常的没胆,在这个时候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要不是因为小栋子还在旁边的话,我只怕早就被吓晕了过去。
  可是,小栋子此时的心神似乎完完全全被水中那件喜袍给吸引了一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头顶上的问题。
  “小栋子……”,我鼓了半天的劲,总算挤出一丝声音喊了出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挂在树枝上那人突然“咯咯”一声怪笑,从那红绳上落了下来,正好砸中茫然不知的小栋子,一下将他砸落到了好合泉中。
  小栋子猛然惊醒,刚要回头就已落水,于是扑棱着挣扎起来。
  可是,也正因为他的挣扎,水中那件喜袍很快被绞成了绳,竟然硬生生的将小栋子给捆了起来。
  眼见这情形,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个激灵之后醒悟过来,环顾四周看了一眼,瞅中一根稍长些的树枝,二话不说一连踹了几脚将它折断,之后伸向水中的小栋子。
  可惜的是,此时小栋子已经被那件喜袍捆了个严严实实,又哪里还能伸出手来,无奈之下,我只好将牙一咬,就要跳进水中。
  可是,我这才一动身,就感觉全身一凉,竟然被什么东西给生生抱住,侧脸一看,这才想起我还忘了刚才那将小栋子砸落水中的人,于是挣扎着回头看去,这才发现,这死死抱住我的,竟然是林子叔。
  他嘴中耷拉出来的舌头随着我的挣扎不住拍打在我脸上,让我既觉恶心又觉心寒,不自觉的想林子叔他不是一直都帮我的么,怎么到了现在反倒要害我了?
  “小栋子,你撑着点”,我急得不行,眼看着身裹喜袍的小栋子已经悠悠往水中沉了下去,我急得差点没掉下眼泪来,无奈之下只好冲水面不住大喊起来。
  “林子叔,你放开我”,我明知道这是徒劳,但是我实在没了别的办法,林子叔的身体冰凉,力气奇大,两手像铁箍子一样将我抱了个严严实实,根本挣脱不了。
  但林子叔此时却完完全全像换了个人似的,根本就不理会我,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任凭我怎么挣扎也不松上一丝。
  此时小栋子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一颗心也随之陡然沉到了谷底,甚至都不再挣扎。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嘹亮的鸡叫声传来,打破了四周的沉寂,我登时觉得身体一轻,回头看去,发现死死抱着我的林子叔已经不见,而那只大公鸡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伸长着脖子发出声声嘹亮的叫声。
  我登时心中狂喜,也管不了这么多,二话不说一把跃进了水里,正要潜下去的时候却看到小栋子竟然悠悠的浮了上来,手里还攥着刚才那件喜袍!
  “走,快走!”只见小栋子踉踉跄跄的爬上岸来,二话不说就连忙催促我道,连包都来不及背,只是一把勾起了背带就没头满脑的向着村子那边跑去。
  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他那样我也不由得心中一紧,于是也不分青红皂白的跟着他跑了起来。
  “对了,大公鸡!”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只觉得这大公鸡救了我,觉得自己该救它才行。
  “别管什么鸡了”,小栋子没好气的将我一拽,连滚带爬的窜了出去。
  我还是有些不舍,于是回头看去,却见就在这个时候,一串急促的鸡叫声传来,那只大公鸡竟然没有半点犹豫的冲进了好合泉中。
  眼见这样,我只好咬了咬牙,将心一狠,回头跟着小栋子跑了起来。
  “轰隆”一声炸响猛然传开,天竟然下起了雨来。
  “不好,下雨了”,小栋子脸色一变,稍一停顿之后看向我说:“小宁子,快跑!”
  我心头一颤,不知道他到底慌些什么,于是回头看去,却见身后树身剧摆,好像真有什么东西追来一样,不由得头皮一麻,将牙一咬,几乎卯足了劲般跟着小栋子窜了出去。
  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慌胆丧的原因,这一路跑了好久愣是没见到头,我不由得又是慌了,正要问小栋子怎么回事,却见小栋子猛一回头,从包里拿出两张黄符,递给了我一张说:“盖在眼上使劲冲,就算撞了南墙也不要回头。”
  话音一落,他也不再管我,二话不说将那黄符往脸上一拍,怒吼一声再次冲了出去。
  此时我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受他的影响,心里也是虚得不行,见他这样我也只好将黄符往两眼一盖,接在他的后头跟了上去。
  树林杂草丛生,枝桠东倒西歪,这才一冲我真吃了不少的苦头,一根根细小的树枝在我们狂奔的同时抽在了我的身上,不大一会我就已然身体麻痹,两条腿像成了别人的似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这才听到小栋子大喊了一声“停下”,顿时心头一凌,刚要刹车,可是,这哪里是说停就能停的呀,才一反应过来就一头撞在了小栋子身上,两人瞬间滚成一团。
  “可以把符揭下来了”,小栋子也没怪我,喘着粗气坐了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我们身后。
  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去,问小栋子是怎么回事。
  小栋子咧了咧嘴说:“好厉害的东西,还好咱哥俩跑得快,不然的话,只怕真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听小栋子这么一说,我这才发现,天上万里无云,哪里是下雨的样呐!
  这一趟我两也折腾得够呛,不过小栋子倒只是恢复了下之后就没事人一样了,开始絮絮叨叨的跟我说起了这事。
  原来,小栋子在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就已经料到那水里肯定有东西,于是一碰面就摆出了八令破邪阵,意在给那水里的东西一个吓马威。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水里的东西竟然根本就不理他,小栋子见了是又惊又怒,这先礼不成于是便采取了后兵的方法,直接祭出一记驱阴符,意在将那水里的东西逼出来。
  但他没想到的是,即便是这样,那水里的东西非旦没有让他如愿,反而借着机会给小栋子使了个阴招,借着林子叔一下子将小栋子给弄进了好合泉里,之后又被那喜袍给缠住,眼看着就要玩完了。
  好在的是就在这紧要关口那喝了惊魂符的大公鸡及时醒了,惊走了林子叔,不然的话,只怕现在我正商量着怎么将小栋子的尸体给捞上来呢。
  不过,我有些奇怪的是,林子叔一向是帮我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想要害我呢?
  想到这里,我又问了小栋子这事。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小栋子却是嘿嘿一笑,面色古怪的看了看我说:“不,小宁子,你错了,你林子叔不是要害你,而是在救你。”
  “救我?”我听了一愣,心想这哪里是救啊。
  这个时候小栋子脸色一正,凑过来低声说:“因为,如果那公鸡没叫的话,你敢下水,你一定死!”
  小栋子说得非常认真,让我不由得头皮一麻,霎时间愣在的原地,好半天后才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悠闲的小栋子,又问他我们为什么要跑。
  小栋子咧了咧嘴说:“你以为我们上岸了?”
  “什么意思?”我还是没弄明白。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水里,没贴五识符前,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假象”,小栋子话音一落,随后随悠悠走上前去,重重叹了口气说:“小宁子,你快点,今天我们还有事要做呢!”
  小栋子一面说,一面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背上的包裹,我这才想起来,那里头装着他从水里捞上来的喜袍呢。
  一想到这,我不由得又是心底一寒,对于这水里突然出现的喜袍确实有些犯怵,于是追上前去问他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水里又怎么会有这么一件喜袍呢?
  “鬼知道”,小栋子晃了晃脑袋,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发牢骚,正摇头苦笑的时候他又补充了句:“不过要想知道这东西的来历还是有办法的。”
  我看他神神叨叨的样子,也没了精力再跟闲聊,一路悠悠的回了家里。
  当看到我两湿漉漉的出现的时候,我娘显得非常的意外,问我:“娃儿,你们怎么还下水了?”
  我轻叹口气,不敢跟我娘说掉到好合泉里的事,于是扯了个幌子说我和小栋子弄完了就下小溪里洗了个澡。
  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个最为蹩脚的谎言。
  就在我娘一脸愁容一愣一愣看着我们的时候,小栋子竟然也从包里拿出了那件喜袍,摊开来放到我娘的面前问:“姨,您认识这东西么?”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一见这喜袍,我娘登时脸色大变,一个踉跄坐了下去,脸上遍布惊骇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