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自梳女
自梳女 连载中

自梳女

来源:夜猫 作者:冉小狐°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罗澜 阿音

一梳福,二梳寿,三梳自在,四梳清白,五梳坚心,六梳金兰姐妹相爱,七梳大吉大利,八梳无难无灾
我八岁那年,下毒毒死了一直打骂我的老爹,去姑婆屋做了一名自梳女,从此踏入真正自梳女的世界……展开

《自梳女》章节试读:

第240章 纸嬷嬷


第240章 纸嬷嬷
  阿音身形后退间,用鬼力频频袭击向纸嬷嬷。
  对于阿音的鬼力袭击,纸嬷嬷不避反迎。
  阿音的鬼力袭击不但没能对纸嬷嬷产生多余伤害,反而使得纸嬷嬷身上的阴气更胜。
  我心中惊骇间,边速度从背包里取出军用刺刀,边即时心意相通上阿音急声让她重回琳琅碗。
  随着阿音的身形凭空消失再次闪回琳琅碗,追着她的符咒就此跌落地面。
  纸嬷嬷再次朝我冲来的时刻,我右手握紧手中的军用刺刀,并催动手腕处归一钟化成的手链。
  归一钟虚体随之从手链中冲出迎上纸嬷嬷,然而,归一钟虚体对于纸嬷嬷也毫无效果。
  眨眼间,纸嬷嬷已冲到我面前。
  我立刻朝着纸嬷嬷,挥动手中的军用刺刀。
  纸嬷嬷速度避让,它那用软纸做成的长长卷曲黑色舌头,突兀弹开变长再缠上我握着刺刀的手腕。
  纸嬷嬷的反应,让我意识到,蛮力对于它是最有效的。
  随着纸嬷嬷的长舌缠住我的手腕,我手腕处骤然酸麻。
  我强自握紧刺刀,并速度抬起左手扯向纸嬷嬷的长舌。
  我的动作,使得那长舌即时松开我的手腕再次卷曲起来。
  我紧接着再催动手腕处归一钟化成的手链导出鬼魂,令鬼魂助我腾空而起,直追向纸嬷嬷。
  恰逢周六晚上天色昏黑时刻,我四周不见人影没有摄像头,我不用多担心我和纸嬷嬷的对阵会惊动到他人。
  现身的纸嬷嬷,不见鬼气只有阴气。
  我没明白,纸嬷嬷是怎样将阿音的鬼力转化成它自身的阴气的。
  我更没明白,纸嬷嬷怎么能不惧符咒。
  鬼魂助我快速追赶着纸嬷嬷,纸嬷嬷边面朝着我躲闪,边不时的再用长舌缠向我,再用符咒掷向助我的鬼魂。
  我令助我的鬼魂借助我的身体化解掉袭来的符咒,纸嬷嬷掷来的符咒次次落空。
  纸嬷嬷的长舌,是用软纸做成的。
  我用刺刀对付长舌,刺刀的效果大打折扣,刺刀不但没能伤到长舌反而划破了我自己的肌肤。
  一分钟后,我索性收了刺刀,准备徒手对付长舌。
  随着我收了刺刀,纸嬷嬷猛然冲向我。
  我即时再拨出口袋里的刺刀,纸嬷嬷随即倒退着再次远离我。
  纸嬷嬷的再次反扑,令我警醒令我不再追赶纸嬷嬷。
  我随之再导出手链里的鬼魂,令它们替我仔细查看附近是否有纸嬷嬷的帮手。
  纸嬷嬷虽然一直在躲闪着我,但她持续在一个限定范围内活动着。
  纸嬷嬷只是一个纸扎人而已,我不奇怪纸扎人能袭击我,我奇怪纸扎人竟是能如此智能的袭击我。
  随着又有鬼魂助阵,纸嬷嬷再次从其前胸处的口袋里取出符咒掷向又现身的助阵鬼魂。
  纸嬷嬷的反应,让我确定,纸嬷嬷的帮手就在附近。
  我关注着纸嬷嬷动作,持续催动着手腕上的手链来反复收放着鬼魂,籍以更耗费纸嬷嬷随身携带的符咒,籍以窥破纸嬷嬷的帮手的藏身地。
  果然,纸嬷嬷持续投掷符咒不足两分钟,就只护着一个位置不让鬼魂靠近。
  那位置,种植有密集棣棠花。
  如此情况,我手持刺刀,令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带我直冲向纸嬷嬷护着的地方。
  纸嬷嬷这次没再躲闪我,它迎上我,边朝着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掷出一大把符咒,边向我甩出她头顶处的高帽。
  我快速后退间,再从手链中导出更多鬼魂,齐涌向棣棠花处。
  随着高帽跌落地面,高帽里喷涌出大量硫酸,硫酸所及处的植物表面速度碳化变黑。
  我边快速后退,边用刺刀击落,袭向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的符咒。
  不等我将袭来的符咒尽数击落,纸嬷嬷已冲到我面前。
  没了高帽的纸嬷嬷,头顶处粘满了软纸做成卷曲长发。
  纸嬷嬷再次冲到我面前后,再朝着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掷出一把符咒同时,再用突兀弹开变长的舌头和头发缠绕向我的双臂。
  这一次,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没能再躲过符咒,我也没能躲过纸嬷嬷的袭击。
  随着助我腾空而起的鬼魂即时魂飞魄散,我的身体直朝着地面坠落,我被缠绕结实的双臂酸麻无力到松开了手中的刺刀。
  就在这个时候,我从手链中导出的鬼魂,也已从棣棠花处找出了纸嬷嬷的帮手。
  那帮手,竟是酷爱将人头嵌入蜡像的蜡像馆师傅。
  我立刻令鬼魂们将蜡像馆师傅拖向高空,纸嬷嬷随即收回了它的头发和舌头,直奔蜡像馆师傅而去。
  鬼魂们开始带着蜡像馆师傅在高空快速旋转,已无符咒的纸嬷嬷开始对鬼魂们穷追不舍。
  我再导出手链里的鬼魂,助我平安落地。
  我速度拾起刺刀后,令鬼魂们将蜡像师傅带到我身边。
  鬼魂们依言而行后,我即时将刺刀横到了蜡像师傅的脖子处。
  纸嬷嬷远远悬空着,不再靠近过来。
  “说,谁派你来的?”我冷声开口。
  历来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丝毫不信,蜡像师傅仅仅是因为我之前曾得罪过他而来寻仇。
  蜡像师傅如果早已会操控纸嬷嬷技术,他根本不可能窝在一个小小蜡像馆里面。
  我也不信,蜡像师傅不受人指点短短时间内就能如此熟稔的操控纸嬷嬷。
  随着我的问询出口,蜡像师傅的唇角流淌出黑血毙命当场,他的身体随之重重跌落地面。
  与其同时,纸嬷嬷跌落地面。
  如此结果,令我暗咒一声。
  我令两只鬼魂将蜡像师傅的尸体速度带离学校扔掉,再令现场其余鬼魂分散开来去查看学校内是否还有可疑人员。
  鬼魂们散去后,我去学校小卖铺带回来一个打火机,再用打火机点了纸嬷嬷。
  在此过程中,我心意相通阿音告诉她,她入了琳琅碗的后续。
  阿音跟我一样,也认为蜡像馆师傅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我蹲在纸嬷嬷被烧成的灰烬边,持续在考虑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直到离开的鬼魂都回返过来,我能想到的幕后黑手只有俞可心。
  想到俞可心,我心中叹息。
  单说俞可心之前对我所做的事情,俞可心就已经该死好几次了,就算是纸嬷嬷事情跟俞可心有关,陶姑也不会怎样俞可心。
  我确认鬼魂们在学校内没发现可疑人员后,也就将它们再收回手链,再回去宿舍。
  我已跟帝王魂约好今晚去BJ,我进入宿舍后立刻洗漱,再反锁了宿舍门准备躺倒休息。
  马丽问我反锁宿舍门的原因,我给她和袁文希简单讲一起我曾从新闻上看过的入室凶杀案。
  马丽听完我的讲述后,再将宿舍通往阳台的房门给反锁上,再搬了凳子分别堵在在两个门的门后。
  我很快熟睡后,我如期被帝王魂窃梦。
  谨慎起见,我让帝王魂将我的身体我的背包带入古墓后,再和他一起最先去往BJ的故宫。
  故宫,位于BJ中心,旧称紫禁城。
  故宫白天对外开放,是著名的旅游景点。
  每天下午五点,是故宫关门清客的时间,也是故宫阴气最重的时刻。
  下午五点之后,只有值班人员的故宫百鬼夜行。
  故宫里,有很多不对游客开放的院落。
  那些院落不对外开放的原因是,很多人曾在那些院落里无故消失或命亡,且人死后如果还能见着尸体,尸体都没有脸皮。
  我和帝王魂甫一到达故宫,我就看到,有穿着清朝旗袍的宫女,正打着扁纱宫灯整齐走着。
  排在宫女前面的,是由四个太监抬起的凤鸾春恩车。
  无论是宫女或太监,行走起来都跟常人无异。
  坐在凤鸾春恩车里的女鬼,跟我在画眉坊内遇到的妖艳女鬼长得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