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连载中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

来源:夜猫 作者:海上生明月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叶笙 萧桓

前世被渣男贱女害得家破人亡,一尸两命!逆天重生,叶笙只有一个信条:前世之仇,十倍奉还!渣男想当皇帝?拽下来,踩到底!贱女想踩她上位?打断腿,做人彘!嘲笑她的,一律毒哑,欺压她的,通通掀翻!毒辣名声让男人们对她避之不及,但那位死缠她不放,比女人还美的妖孽皇叔是怎么回事?没看见她头上顶着生人勿近四个字吗?“生人?原来小笙笙想跟本王生个娃,这么直接的么,好怕怕……”叶笙俏脸扭曲,牙齿咬得嘎吱响,“皇叔别自恋,我们不约!”展开

《重生狂妃:皇叔,我们不约》章节试读:

第722章 请封皇后


第722章 请封皇后
  王太医思索片刻,“若是一开始,还是有机会的,可如今已经骑虎难下,只能继续下去,到最后要么母子均安要么子留母亡。稳婆擅长接生,定然也知道,想来一早就和王妃说清楚了,可……”
  可王妃想搏一把,要么母子均安,要么她死,孩子活下来,她从来没考虑过那个只活她一人的机会。
  院子里一片死寂。
  叶家人全都双眼通红,却都强忍着泪水,生怕不小心哭出声来,让叶笙烦忧。
  “哭丧着脸做什么?王妃敢赌,就一定能赢!她可是……”
  她可是连命途都能逆转的女子!
  她的命,不在天道,在她自己手里!
  “本王相信她!你们也要相信她!”
  萧御双目炯炯有神,脸上露出信心满满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和目光,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燃起斗志重拾信心,有条不紊的做事。
  萧御深吸一口气,又长长的吐了出来,大步迈进产房。
  她和天斗,和命争,他都会站在她身边,陪着她,护着她。
  皇宫。
  “皇上,该换衣服了,等会该去大典了。”
  乾宁宫新上任的太监总管王全,小心翼翼的说道。
  他原本只是乾宁宫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管事,总管的位置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可不知为何入了新主子的眼,直接点了他做总管。
  天降大馅饼,王全接得胆战心惊的,好在新主子还算好伺候,只要不多事不多嘴,新主子都不会为难宫人。
  萧桦默默的收回望着窗外的目光,起身张开双臂。
  王全连忙带着宫人,给他换新制的礼服,忙里偷闲时偷偷朝窗外张望一眼。
  四月里,虽然春景明媚,可大晚上的有什么好看的,皇上怎么就坐在窗前看了一夜?
  “安乐王府,可好?”
  萧桦问得很慢,王全小心答道,“一切如常,可见是好的。”
  萧桦轻轻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这是不满意他的回答?
  王全心念一动,“只是安乐王妃似乎还没生下孩子……”
  见萧桦的目光投了过来,王全便知自己赌对了,“听说孩子是横着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王府和叶家正派人四处搜寻民间的大夫和稳婆,阵仗闹得很大,连宫里都听到消息了。这样下去,怕是……”
  “怕是什么?”
  “孩子和大人都保不住。”
  萧桦身子猛地一晃,服侍他戴玉冕的小太监没注意,玉冕将他的额头蹭出一道红痕。
  萧桦周身气息一下冷得骇人,“拖下去,杖毙!”
  小太监跪在地上浑身发抖,却不敢开口求饶,求助的目光朝王全看去。
  这个小太监是王全新收的小徒儿,深得他的喜欢,王全一咬牙,小声道,“安乐王妃生产正值难关,这个时候见血腥怕是不吉利,不如让他去佛堂为安乐王妃祈福。”
  萧桦沉默半晌,抬了抬手。
  这是允准了!
  王全大喜之下,也对安乐王妃在新主子心里的地位有了重新认知。
  英王妃和那个叫涩涩的主子的事都是小事,安乐王妃的事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就算英王妃能册封皇后,她在皇上心里,也比不上安乐王妃一根手指头。
  更何况,英王妃能不能坐上凤坐,难说!
  在宫里做事,就得心活眼招子亮,尤其他服侍的是皇上,皇上的心意他得要看准了。
  若会错了意,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文武百官跪在地上,高呼万岁。
  金銮殿内外,呼声震天。
  萧桦坐在龙椅上,平天冠的十二道旒垂下来,让他的视线变得不如从前清晰,大臣们的身影被十二道旒分隔成一块一块的。
  萧桦的目光从殿里一直望到殿外,下意识的想要寻找什么,他望了许久,看了许久,却发现这么多人的面孔,没有一张是他想见到的。
  他想见的,从头到尾只有那个人。
  可那个人,如今怕已是不想再见他一眼。
  一股孤寂悲哀,苍凉寂寥之感,从萧桦的心头涌了出来,怔忡的目光穿过金銮殿的门,落在皇城的尽头,那里是金碧辉煌的宫城,在上午的阳光映照下,更显得金光璀璨,美不胜收。
  他就这么默默的凝望着,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他不开口,臣子们也保持着跪地磕头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皇上。”
  王全低低提醒一声。
  萧桦终于回过神来,“她,生了吗?”
  臣子们一下就明白萧桦话里的‘她’指的是谁,纷纷在心里腹诽,昏君!登基大典上,任由着文武百官跪着,不叫起身,却惦念着王叔的妻子!
  “貌似还没有消息。”
  “朕去……”
  看看二字尚未出口,萧桦已将它们吞了回去,“朕乏了,回宫!”
  王全朝跪了一地的臣子们努了努嘴,萧桦脚步一顿,“都平身吧!”
  萧桦一走,臣子们立即围住安阳侯议论纷纷。
  “皇上这也太放肆了!那可是王叔的妻子!”
  安阳侯扫了那人一眼,似笑非笑道,“皇上有说什么吗?不过是关心问上一句而已,这也是体贴皇室宗亲!”
  那人顿时噤声,其他人也不敢再说什么,纷纷散去。
  等到周身无人,安阳侯的脸唰的沉了下去,“立即让礼部上折子,请封皇后!本侯担心迟则生变!”
  他早就知道女儿不受宠,到现在居然还没和皇上圆房,可当时诚王成了那个样子,他不上皇上的贼船还能怎样?
  只能先拿到皇后的宝座,圆房和子嗣的事以后再慢慢磨。
  只要有了皇子,一切都好说,就算女儿生不出皇子,别的妃嫔生下皇子也能抢过来养!
  他早就查探到,皇上吃多了秘药根本活不久,皇上一死,他就扶持一个傀儡小皇帝,他做摄政王!
  “赵鹰呢?”
  萧桦一回乾宁宫,就问道。
  话一开口,他就想到他把赵鹰派去安乐王府外头守着,“立即宣赵鹰回宫!”
  不到一刻钟,赵鹰就马不停蹄的回宫。
  此时快到晌午,阳光极好,屋子里一片明亮,萧桦坐在窗前,目不转睛望着窗外,手里拿着一个精致小巧的檀木盒子。
  赵鹰一见那盒子,目光一闪,“皇上。”
  “那边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