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之最强废少
重生之最强废少 连载中

重生之最强废少

来源:夜猫 作者:东升 分类:武侠修真

标签: 李杰 武侠修真 赵芸

他本是修真界魔尊,在渡劫时正邪两道修真高手围攻他,意外重生到家族弃少李杰身上,悲催的这个弃少还是个废柴,欠下了一屁股风流债……展开

《重生之最强废少》章节试读:

第35章 绅士


第35章 绅士
  好事的人们纷纷引爆着激烈的战场,纷纷自动围起一个圈子,将两人围在中间,看来斗舞的事情在这里很常见吗。
  劲爆的音乐响起,嘻哈男率先起舞,街舞的炫起,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想雀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柔靡,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他的妙态绝伦,他的舞蹈华丽不妖。修仪容操行以显其心志,独自驰思于杳远幽冥。志在高山表现峨峨之势,意在流水舞出荡荡之情。
  舞弊,引来全场的阵阵暴喝声,嘻哈男看着李杰,摆出一个挑衅的动作。
  李杰看着嘻哈男,冷哼一声。
  打一响指!
  那踏节的盘和鼓已经摆好,李杰从容而舞,形舒意广。他的心遨游在无垠的太空,自由地远思长想。开始的动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雍容不迫,又是那么不已的惆怅,实难用语言来形象。接着舞下去,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耸立,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法度,手眼身法都应着鼓声。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
  各种高难度动作随心而欲。
  一场舞弊,全场惊艳,这么高难度的街舞动作,还是他们有生一来,第一次看到。
  片刻,全场哗然!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喝彩声络绎不绝。人群中尤为一个长发猥琐男,叫的最为高昂。
  那激动的样子简直就是他胜利一样。
  嘻哈男来到李杰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个躬,以示尊敬:“我输了,我叫马可,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参加,国际街舞大赛。对了这是你赢的一万块。”
  拿出一张卡,放在了他的手里。
  看着那张卡。李杰可不和他客气,直接收了起来:“我叫李杰。对你的国际街舞大赛没什么兴趣。”
  摆摆了手,消失在人群中。
  看着李杰离去的背影,马克暗道可惜。看来这次的国际大赛,又要属于老外了。
  正在喝鸡尾酒的李杰,惬意的欣赏着舞池**的脱衣女郎。
  一道猥琐的声音响起:“师傅,你在这呢,真是让我好找。刚才你的舞跳的真棒,貌似还赢了一万块呢,你老人家看看是不是,今天把这客请了。嘻嘻……”
  “滚!勒索一个家族弃少,你良心好受吗?”李杰骂道。
  “抱一抱,就当作没有在一起,好不好……”
  还想争取的杨帆被深情的歌声吸引,李杰也不免被吸引过去。
  台上是一个青纯的女孩,唱的是前任三的主题曲《说散就散》那深情地歌声,让原本吵闹的舞厅静了下来,无一不静心的听着深情歌声。
  “呜呜……”杨帆居然抱着李杰大哭了起来。
  “你哭啥啊!”李杰一把推开了他。
  “师傅,我想起我的前任了。你没恋爱过吗?”
  “额……”听了这话,李杰一时语塞,前世今生的他还真没谈过来恋爱,貌似还是个千年老处。
  “没……没有。”想了想李杰答道。
  “不会吧?师傅你没喜欢的人吗?”杨帆满脸惊愕的看着他,身为世家弟子居然没谈过恋爱,搁谁谁信啊!
  喜欢的人吗?
  李杰脑海中浮起了,扎着马尾巴,喜欢运动装的女孩,总是霸气的教导着他。
  今生,我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命运真是和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赶紧晃了晃头,把这种念想甩出去,杯中酒一饮而尽。来到台上,拿起话筒,响起了忧伤的音乐。
  “悉心装扮着,白色衬衫的扣是你送的……”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我想给你个拥抱可以吗……”
  李杰那忧伤的歌声传到人们的内心里,一时想起许多无奈。
  明明喜欢心里却要假装满不在乎,愿你自己难过也不希望对方难过。看着曾经喜欢的人变成了人家的女友,这份伤有谁懂得。
  看着喜欢的人,每次只有假装成绅士才敢接近她,每次见到她,好想说出我喜欢你,但是心里那份理智告你,不要去打扰她,这样你们还可以做朋友。最后只能假装无心,就当是闹个笑话。
  呵……也许自己就像个笑话。
  是谦谦的《绅士》在他喜欢人的面前,或许只有装做这样才能和她在一起久点吧。
  歌曲唱完,李杰下台来到杨帆的面前,拿起他的酒,再次一饮而尽。
  轻叹一声。
  “唉!命运真的喜欢捉弄人。”
  杨帆看着这样的李杰,收起嬉闹的脸,轻轻拍了拍他:“师傅,我懂了。”
  李杰摇了摇头:“你不会懂得,我和她永远不可能。”
  看着这么忧愁的李杰,杨帆拍着他:“师傅,你老人家,这是干嘛啊?咱们好不容易来一次,还不玩的痛快。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忧伤。”
  又恢复了一脸猥琐:“嘻嘻……师傅吗,夜店可是出了名的艳遇之都啊!你不……”
  “滚一边去!”李杰对着他的脑袋就一巴掌。
  杨帆摸着脑袋委屈的看着他。
  “行了,你小子,别一副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吗,想玩,玩去吧!”李杰笑道。
  听道李杰放了他,别提多乐了,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留下李杰一人,或许又想起了她。再次点了一杯浓酒一饮而尽。
  “帅哥!一人喝酒,不觉得孤单吗?”甜甜的女声响起。
  李杰看去,原来是刚才台驻唱《说散就散》的青纯女孩。
  看了一眼没再理她,点了两杯烈酒,给她一杯,自己一饮而尽。
  清纯女孩泯了一口:“你刚才的歌不错,是个有故事的人吧?和我一样。”
  “没错,命运真的是个我开了巨大的玩笑,让我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李杰自嘲道。
  “有时,不是命运和我们开玩笑,而是我们和命运开了个玩笑。明明喜欢一个人,却为了一些不存在的东西,缚绑着我们,当失去时才知道后悔莫及。”
  “为了那些不存在的面子,就不敢去追你喜欢的人。说什么爱情变了质,不敢去爱。明明喜欢却要装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自己偷偷的躲起来哭。”女孩搅拌着杯里的酒淡淡道。
  “唉!你不懂。”李杰叹道。
  听了女孩的话,向她看去,或许是酒精的麻痹,迷迷糊糊把她看成了李雪儿。
  向着女孩的嘴边吻去,女孩看着两片薄唇,没有拒绝。
  因为两个都是有故事的人,彼此需要安慰。
  深情的拥吻着,缓缓来到一家宾馆,李杰马上就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准备深入……
  “邦邦!”
  “我们是**,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