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最后一个起灵人
最后一个起灵人 连载中

最后一个起灵人

来源:夜猫 作者:三江水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黄师傅

我梦见已经去世两年的奶奶把小姑的头发撕扯下来,几天后现实中小姑的头发被生生卷掉了一大片
我梦见奶奶打断了小叔的脖子,几天后,现实中小叔出意外,脖子断了
我又梦见奶奶把小堂妹活活咬死……展开

《最后一个起灵人》章节试读:

第226章 符以灵为力


第226章 符以灵为力
  刘哥不停的往后退着,他是真的被吓到了。或许有时候,死并不可怕,脆弱和无助才是最可怕的。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从来不信邪的人,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原有的世界观已经开始崩塌了。但那些都还只是理论上的,现在面对的确实兵临城下的危险。
  一个童男纸人已经快要爬上石台了,我直接抬脚踹上纸人的面门,那纸人居然没破,而是似乎很有弹性的往后跌倒。
  黄师傅从包里取出了一把铜钱剑,那些都是又五帝钱串成的。但是纸人到他跟前时,他却又把铜钱剑放回包里,只是一脚将那纸人踹开。
  刘哥看见后,马上问道:“黄哥,你有法器为什么不用啊?”
  “不能用!”黄师傅回到,“铜钱剑威力太大了,若是没收住,这些童男童女的三魂就要被打散,再也不能轮回了。”
  难怪黄师傅刚才会害怕,他害怕的不是单纯的怎么对付这些纸人,而是在不被他们伤害的同时,还不能伤害到他们,这样难度就大很多了。因为这些纸人很明显全都是要主动攻击我们的。
  又一个纸人爬上了石台,我再次将他踹开,但这样始终不是办法,这么多的纸人,踹几下我们就没有体力了。到时只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刘哥也支持黄师傅的说法:“对,他们本身就很可怜了。被自己的父母亲卖掉,为了家人能活下去,情愿把命给向正奇,我们不能再伤害他们了。要不我们先出去吧,想到办法了再进来?”
  我看向入口处,离这里差不多两百多米,而中间还挤着那么多的纸人,只怕还没有跑到那里,就被纸人给缠住手脚而无法动弹了。
  “出不去了!”我回到,随即问黄师傅道:“黄叔,你带符了吧?可不可以先封住他们?”
  “带是带了,但是镇灵的符就几张而已,根本不够用!”黄师傅回到。
  我们谈话的同时,还一边将纸人踹走,但是挤上石台的纸人越来越多,前面的纸人被后面的推着,很快就要踹都踹不动了。
  这样拖不了多久了,必须赶紧想到应对措施才行。
  突然,我想到虽然黄师傅带的镇灵符不够,但是可以现场画啊!当然,一张张的画是来不及的,只有画一张很大的镇灵符才行。但是我对画符不是很懂,所以在这种环境下能不能施行,还要看黄师傅的意见。
  “黄哥,这些纸人的眼睛都是假的,那我们屏住呼吸行不行?我看电视里面,只要憋住气,那些鬼鬼怪怪的东西就不知道我们的位置了。”刘哥突然提议到。
  未等黄师傅回话,我先回道:“不行,你看的那些都是僵尸。僵尸本身就比较愚钝,是没有灵智的东西。而现在这些是孩童的三魂,所谓人小鬼大,他们的能力比成年鬼魂还要强很多。屏住呼吸根本没用的,因为我们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阳气围绕着的物体。”
  “对!这个办法不行!”黄师傅说着侧身顶住两个纸人,用力往前推,那些纸人现在已经挤在一起了,黄师傅这么一推,纸人便倒了一排。
  刘哥也在推那些纸人,争取不让他们爬上了。
  “黄叔!”我大声喊到,“我不懂画符,但是我听说符以灵位力,朱砂黄纸那些只是辅助作用,对吗?”
  “是的!你问这个干嘛?”黄师傅回到。
  “那你能不能现场画一张很大的镇灵符,那他们先镇住?”我问到。
  黄师傅愣了下,随即道:“可以,虽然现在没有合用的纸笔,但是我知道有一种临空画符的手法!”
  “那就好了!”刘哥激动到,“你赶紧临空画符吧,黄哥!”
  黄师傅面露尴尬之色,说道:“我虽然了解过这个手法,但是还从来没有画过。我曾经试过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临空画符是需要道行非常高的人才行。我从二十多岁开始,就一直跟着父亲帮助乡里,并没有精力去潜心学道,所以我现在真的没有把握能成功。并且现在这个时候,我也空不出时间和精力来临空画符了!”
  我连忙扫视四周,发现有五个小灯塔围绕着石台,那些灯塔约莫有三米多高,粗细跟普通的水泥墙柱差不多。只不过它们离我们都有十来米的距离,此时灯塔下都已经围满纸人了。
  “黄叔,你到灯塔上去,纸人应该爬不上去,我和刘哥就在这里托住纸人行不行?”我问到。
  “灯塔?”黄师傅扫了眼四周,很快明白我指的了,说道:“你说五行柱?”
  原来那是五行柱,我点头道:“对,去那上面的话,你就有时间和精力临空画符了!”
  “但是我们现在过不去啊,只怕冲到下面就已经被纸人给缠住了!”黄师傅回到,“并且临空画符我真的没有把握!”
  “我们帮你过去!”我回到,“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
  刘哥说道:“对,现在只有这样了,不然的话,要么伤害这些纸人,要么我们也死在这里。”
  “那只能这样了!”黄师傅顿了下,“或许要拖住他们没那么难!”
  他说罢把铜钱剑递给了我。
  我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咬破舌尖吐了口血在铜钱剑上,铜钱剑顿时闪过一道红光,投发出极强的阳杀之气。我把铜钱剑指向那些纸人,最前面的一些纸人马上被剑身散发出的阳杀之气给唬住了,纷纷的往后急,不敢上前。但是后面的纸人并不能感觉到这股杀气,所以还在拼命的往前挤。
  我装腔作势的挥舞着铜钱剑,将纸人逼退一点后,便抓着前排的纸人往后丢。
  终于逼近到一根五行柱后,刘哥马上靠近五行柱,黄师傅则踩在他肩上爬到柱上面去。
  “陈信老弟,你也上去吧!”刘哥喊到,“我在这这里拖住他们就行了。”
  他刚说完,突然一根铁链卷住了铜钱剑,我连忙双手抓紧剑柄。但是我的力气抵不过那么多纸人合力,纸人们奋力一抽,将铜钱剑抽走,并远远地甩在了棺材阵的外面了。
  现在只能拼身手了,一个纸人跳起来,双手从我脖子掐过来,我连忙反抓住他的双臂,接着举起来往前抛。但是那个纸人刚被抛走,又有两个纸人抱住了我的双腿。我脚根本抬不起来,又有几个纸人拽住了我的手,接着我很快被纸人拽倒了。
  再看刘哥,他的情况比我还要糟糕,他现在已经被几个纸人压在身上,一个纸人掐着他的脖子,他脸已经开始发青了。
  三四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顿时呼吸困难,身体也被压得严严实实的,根本动弹不了。
  我连忙看向五行柱上的黄师傅,只见他快速的挥舞着手,嘴里念念有词。
  而在柱子的上空,已经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气符,灵气不断的从黄师傅的指间流出,汇聚在空中,形成一道若隐若现的镇灵符。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黄师傅突然抬高声音大声喊到。
  我心里一阵激动,本以为黄师傅已经成功了,可是那道镇灵气符在黄师傅喊出“赦”字后,迅速的往下压,但是只压了不到半米的高度,便突然散开了。
  失败了!并且黄师傅画这道镇灵气符的时候,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灵气。现在灵气不足,后面的成功几率只会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