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桃运天王
桃运天王 连载中

桃运天王

来源:夜猫 作者:断章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姜怀安 李修奇

身负上古神秘功法的少年,只想在繁华的都市平凡度过一生
可惜,邻家小妹不让他平凡,火辣妖娆的同班校花不让他平凡,横空出世的财团美女接班人不让他平凡,背负神秘诅咒的海外归侨冰山美人不让他平凡,无名隐世家族的傲气美女不让他平凡……好吧,他只能在平淡的生活中低调地不平凡!展开

《桃运天王》章节试读:

第1298章 重要的是,你开心就行


第1298章 重要的是,你开心就行
  “无论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开心就行。”林宇抓过了她的手亲了亲,向她微微一笑道。
  “跟你这个全天下无论什么都是最好的男人在一起,我要是不开心就是傻瓜了。林宇,我不得不承认,你确实把我征服了,从心灵到肉.体,如果你现在,不,不仅仅是现在,如果哪怕是你将来的某一天会离开我,我会死的,真的。”张可儿温柔地轻抚着他的脸颊,这一刻,无法言说的感动说道。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离开你。”林宇将她的小手捂在自己的结实而强壮的胸口,温柔地一笑说道。
  “我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不喜欢我了。不,就算不喜欢,我也不离开你,一辈子就缠定你了,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甩都甩不开。”张可儿发狠地说道。
  “胡说,我怎么说不要你呢?真是浑话。”林宇摇头笑道。
  “那也未必啊。如果真有一天,我人老珠黄了,甚至是鸡皮鹤发了,而且那两块骨头也松掉了,你也许就会看不上我离开我了呢。”张可儿有些自怨自怜地说道。
  “我承认普通的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但我不是,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儿,我都喜欢看。更何况,我可以对天发誓,你不会老的,我也绝对不会让你老。”林宇挑了挑眉毛道。
  “你以为你真是老天爷啊?说不让我老就不让我老?”张可儿摇了摇头,忍不住嗔峄地笑道。
  “我不是老天爷,但我肯定有办法。当当当当,你看这是什么?”林宇另一只手从背后拿了出来,在张可儿面前一晃。
  张可儿借着烛光定睛一看,就禁不住笑了,“明水芙蓉的特级品嘛,我当然见过,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啊?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就是,这个东西市面儿上有卖的嘛,当然了,你送给我的,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礼物。”张可儿说到了一半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摆手道,心底下如小鹿在撞,这一刻颇为紧张,生怕林宇生气——如果圈儿里的朋友们见到华京城里的第一魔女张可儿居然在男人面前会是这副德性的话,恐怕都会惊掉下巴的。张大小姐向来目空一切,无论在任何人尤其是任何男人面前,都骄傲得如一只凤凰,何曾能见过她如此在一个男人面前这般的谨小慎微?甚至可以用小心翼翼来形容。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其实我想给你看的并不是明水芙蓉,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林宇倒是并没有生气,他还不至于那么小心眼儿。
  “告诉我什么?”张可儿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心底下边自责自己不会说话,边托着香腮做了一个最美最萌的表情给林宇看——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都想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呈现给自己最心爱的人看。
  “我想告诉你的是,生产明水芙蓉的那家药厂,就是我的。”林宇嘿嘿一笑道。
  “我知道啊,你费那么大的力气帮助莫氏制药,摆明了你就是莫氏制药的后台老板嘛,而莫氏制药也已经跟白河县的天赐药厂合并了,我当然清楚你就是他们的后台总老板嘛。嘻嘻,我老公真棒,居然捧上了这样的金娃娃,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成为华夏第一首富了。”张可儿笑嘻嘻地道,半是挖苦半是赞叹。当然,挖苦也是善意的了。
  “亏你聪明一回,居然现在都猜不出来我想说什么。”林宇笑着摇头。
  “人家都说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女人就是一个傻子嘛,怎么骗都行。”张可儿嘟起了嘴巴,故意做了一个呆萌呆萌的姿式,也惹得林宇摇头而笑。
  “你都那么大了,偏要去扮一个****的小姑娘,你不肉麻啊?”林宇忍不住调侃道。
  “去你的,你才肉麻呢。讨不讨厌啊你?真是烦人。”张可儿瞪了他一眼,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恢复了正常。
  “其实,我想说的是,既然我是明水芙蓉的幕后老板,我能生产得出来这种专门为了美容保健的明水芙蓉,难道还生产不出来真真正正可以让人永葆青春的神药么?想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水嫩水嫩的小姑娘,其实,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了。”林宇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庞说道。
  “啊?你,你是说真的?”张可儿就愣住了,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有些不能置信。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当然,这个过程应该会很难。不过,总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我还有一个方子,只不过现在是在试验中而已,相信我,终究有一天,我就能研究出来的。”林宇嘿嘿一笑道。
  “我的男人,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张可儿望着他,眼里闪动着无比狂热崇拜的光芒道,那是发自内心的,不搀半点虚假的。
  “啧啧,能得到咱家可儿一句夸,真不容易呀。”林宇凑过去在她白晰得近乎透明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
  “切,我平时就那么盛气凌人啊?”张可儿不依地扭了扭身体道。
  说笑中,两个人吃完了这顿浪漫而温馨的烛光晚餐,上床去相拥而眠。
  第二天中午,林宇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天川省云台县。
  此刻,天空中飘着牛毛细雨,空气温稠得好像扯不断的线,哪怕是在干爽的屋子里抓一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林宇站在一座山头,遥望着对面的一座秃山,正皱着眉头观察个不停。
  远处,青山绿水间,坐落着一座已经“秃头”的山。山上的树早已经被砍没了,留下了光秃秃的岩石,在万丛绿中突显一个白点儿,说不出的难看来。
  那座山就是天川省云台县的矿井了,林宇这几天闲着没什么事儿,就到这里来看上一眼。
  没回楚海的几天,郑少义早已经叫人把这座矿井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直接转到了林宇的名义,至于林宇所说的利润均分什么的,他根本就当做没听见,全都一古脑送给林宇了,从现在开始,这座矿山是彻彻底底地归林宇所有了。
  几天来,李沧海倒也来过一次这座山,不过,今天早晨却给林宇打了个电话,说这座山确实有些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