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圣魔学园
圣魔学园 连载中

圣魔学园

来源:夜猫 作者:极乐鸟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特徵 玄幻魔法 神之子

肯亚大陆历1693年6月23日
风和日丽,阳光谱照,肯亚大陆上,在一个叫歌唱之村的小镇,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在附近的山坡上,有一群鹿在树林裡慢慢踱步慢慢吃著青草,风就像温柔的母亲,用她的手缓缓的抚过翠绿的草地,除了鸟叫声,跟顽皮的风钻过树丛所发出的声音外,其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咻!”
一隻黑色的东西,突然从树丛裡射出,击中其中一隻鹿,也击破了安静的山坡,其他的鹿一看便都四下逃散去,只敢站的远远的看是谁打扰了牠们安静的下午,同时也看是谁夺去牠们同伴生命的
展开

《圣魔学园》章节试读:

第159章 开端1


第159章 开端1
  银狐一把元素环运转成功之后便缓缓的打开心眼,但是他却没有看到他想找的人,而他眼前的元素环也不像以往鲜明的颜色,都带着一层灰色,上面的精灵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像之前看到那种生气勃勃活绷乱跳的样子,不过银狐在看完转过来的时候差点被吓死,因为银发银狐竟然无声无息出现在他后面,银狐一时太过专注找人,所有没注意到他的到来,银发银狐看到银狐这样便笑着说:“你的警觉性太低了!小心被作掉啊!”说着银发银狐便坐在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椅子上,然后比着自己旁边的椅子说:“坐啊!”
  银狐一看也不怕他坐下来之后便生气的说:“既然你是时间管理者——时,那为什麽你不直接跟我承认就好了!”
  时却是笑笑的说:“要是我承认了,你也不相信!同时你要是相信了,你的麻烦会很大,很多人、神、魔都在找我,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在找我手上的时间沙漏!”
  银狐看着时手上的沙漏说:“这也没什麽啊!看起来很普通啊!怎麽会有很多人在找呢?”
  时摇摇头说:“这是你不知道它的功用,这个沙漏可以控制着这整个空间的时间,不论是回到最初世界刚形成时,或是到以后的任何时间点上都可以,而且你要是到了另一个空间,也可以马上控制那个空间的时间,你想会不会有人想要这个东西呢?”
  银狐想想说:“那我要是说回到世界最初形成时,我也可以当这个空间的主宰噜?”
  时点点头说:“没错!所以,很多人想要找到我身上这个时间沙漏就是这个原因!”
  突然银狐便说:“那我能不能知道,为什麽莲她们会跟那个女的扯上关系?又为什麽会跟她打成这样?”
  时笑笑的说:“不必用到时间沙漏,我也大概知道为什麽,因为你的关系!”
  银狐很奇怪的说:“我?为什麽又跟我有关系了?”
  时喝了一口茶优雅的说:“因为那个女的,她要你去拔出锁在光暗合阵下面的混世魔王对吧?起先你不答应,但是她后来用莲她们当人质,要是你不去**,她就要杀死莲跟你的父母对吧?你为了不让她那麽做,你只好答应,但是一路上却又一直在想,为什麽她力量那麽强横了,却无法自己去拔出那把剑对吧?”
  银狐呆呆的点点头,时看了更是摇摇头说:“那接下来,她因为一个人满无聊的,所以常常出来找你聊天,莲同时也注意到你的样子,所以才问你为什麽,你不想把他们牵扯进来所以不跟他们说,后来在无意间被莲知道了她的长相便想用易容术来吓你,让你说出到底什麽事情,但是那个女孩子的自尊可是很强的,而且她一个人也挺无聊,听到那麽好玩的事情当然就会插花了,后来当莲她们一切布置好之后,她再出来闹场才会打伤所有人,这样子你了解了吧!”
  银狐没想到这次事情算算又是自己闹出来的,苦笑的缩在时旁边的椅子上说:“真烦!为什麽每件事情都会来找我!”
  时却只是笑笑的不说话,突然银狐又想到说:“可是!为什麽玄武他们打不赢?而且那种力量在所有人的围攻之下,不可能没事的!我看她是毫发无伤的样子!”
  时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关键了!那个女孩会我的控制时间法,跟混沌的控制空间法,其实不论哪种法术在时间跟空间的法术面前都是没用的,但是幸好会这些法术的人在整个肯亚大陆上不到五个人会。”
  银狐很奇怪的说:“可是!耶律斯就会了!那个女孩也会!会瞬间移动的法师也都会阿!还有一些会做这种空间腰带的法师也会啊!”
  时听完露出一个你很注意的笑容说:“没错!但是耶律斯也是要靠一些魔法器具的辅助,才会穿越两个不同的空间,瞬间移动说实在的只是算是传送的一种法术,不是这种伤人的空间魔法,开创空间也是阿,但是我现在说的是利用空间魔法来伤害人的法师,像时间性的魔法在大陆上是完全没人知道,但是除了那个女孩子,你想要是你在聚集魔力完要施放的时候,突然被施展了时间暂停,一切事物就会停止,那你在聚集中的魔力也会被迫停下来,那这样我只要走过去把你的方向转到别处去,那这样我不就没事情了吗?”
  银狐想想:“也对!可是我突然才想到,玄武他们不是有你送他们的时间沙漏?要是有遇到时间形的法术就会被沙漏给吸收了?”
  突然时笑着说:“好了!先出去吧!你这样几乎一整晚都没吃东西,去吃个东西活动一下筋骨再来继续冥想吧!”说完时便直接踢了银狐一脚,同时银狐也从冥想中惊吓起来。
  白虎也感觉到银狐起来了,不过他却还是靠在门的旁边假眠,银狐起来之后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银狐爬起来伸个懒腰时,发现白虎好像很累的靠在门边睡着,觉得很过意不去便拿了一件披风盖住白虎,银狐刚放下披风时,白虎奇怪的开口说:“要是今天你不是到白虎神殿,或是我联合了顺跟逆要杀你,你会怎麽办?”
  银狐看白虎闭着眼睛问他想一会说:“我还真的没想过这件事情,第一、我身上看起来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第二、如果你想杀我,就不会跟顺两人出手把我救下来,而是直接攻击了,第三、据我所知,白虎国这里的人把我形容的太恐怖了,所以也没人会联想到我就是某个人了。对了!你这神殿有厨房或是餐厅吗?我肚子饿了想拿点东西来吃。”
  白虎眼睛都没睁开说:“直走!右转!第一个走道左转!”
  银狐听了便说:“谢谢!我会很快就回来的!”银狐说完就跑了。
  在银狐离开之后白虎突然说:“连你也没办法吗?不然怎麽连你也昏迷了?对手真的有那麽强大吗?”白虎说着身上的力量也同时加大起来。
  这时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说:“不!不是对手强大!而是这次的对手是同时拥有我跟时的力量的人!”
  白虎身上突然杀气涌现,竹林里的各式各样鸟类跟动物,都被这股杀气吓到,逃的逃、飞的飞、造成附近的树林产生一股骚动,同时有四道光芒出现在白虎面前,光芒散去之后就出现了顺、逆、白羽跟夜羽,而且还是备战状态,白虎看了很抱歉的说:“抱歉!因为一时情绪控制不住!”
  顺看了看附近确定之后松口气说:“你就别吓人了!刚刚在前面差点被你吓死你知道吗?”
  刚一说完话银狐也同时出现在白虎旁边紧张的说:“没事吧?”
  然后也不等白虎回答便跑进屋子里检查每一个人,突然银狐看到雪熊已经坐起来了,很讶异的说:“雪熊!你的伤!”
  雪熊还带点虚弱的说:“没关系!我的伤还不算要紧,而且有你的帮助,我的伤恢复了大半!”
  突然白虎趴在地上狂笑:“哈!哈!哈!雪熊!哈!哈!哈!好可爱的名子阿!我看那些女孩子都会叫你小熊熊吧!哈哈哈哈!”
  银狐发现雪熊的脸色马上变的很不好看,顺他们却是很怀疑的看着白虎,银狐担心的说:“白虎,你你没事吧!雪熊有什麽问题吗?”
  白虎本来止住笑了,但是一听到银狐的问话,跟看到雪熊的样子便又开始狂笑起来,雪熊这时很不爽的说:“白虎!我劝你最好闭上嘴!不然我很乐意帮你缝上你的嘴巴!”
  白虎笑着说:“有办法就来阿!你的力量还没全部醒过来,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加上你现在又重伤,你有办法吗?雪熊!可爱的小熊熊,或是空间管理者——混沌!”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到十五岁的小孩是混沌,雪熊也就是混沌很不爽的说:“你这只白猫闭上你的嘴!”
  白虎却对混沌做了一个鬼脸,混沌对着银狐说:“没错,我就是混沌,但是我不希望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希望要是她们醒过来的话,不要跟她们说!”
  银狐很奇怪的说:“可是!千羽她们之前说,你比较喜欢变成动物,怎麽这次”
  混沌刚要说话时,顺很着急的的说:“千羽?不是圣羽吗?那闇羽呢?怪怪的怎麽都乱掉了!”
  连逆也是一脸奇怪看着银狐,银狐却很奇怪说:“什麽圣羽?暗羽我是知道阿!你们现在在说什麽阿?”
  顺跟逆都闭上嘴在想事情,白虎看了便说:“其实我刚刚看过了,千羽就是圣羽,只是她现在是化名,暗羽也就是你们所知道的邪恶神殿的女神闇羽了。”
  银狐了解的点点头说:“是喔!那这样他们在担心什麽?”银狐说着还比着顺跟逆。
  白虎看了笑着说:“因为阿!千羽不!圣羽是顺的女友,白羽是圣羽的一个分身,闇羽是逆的女友,夜羽同样是闇羽的分身,他们四个将近有一千多年没见了,你想他们这两个家伙不会紧张吗?”
  银狐用有好戏看的样子看过去,却发现顺跟逆都很不自然的看着旁边,白羽跟夜羽则是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低着头不敢看银狐,银狐看了便说:“好吧!那我就继续冥想,到他们都恢复正常为止!”
  不过在银狐又准备冥想之前,顺却有点凝重的说:“等等!有人来了!而且好像是找你的!”
  银狐好奇的看着顺,他跟逆两人立刻的化成一道白光消失,银狐很奇怪的说:“他们俩个是嫌魔力太多吗?短短的距离也用瞬间移动!”
  白虎却躺在走廊上懒懒的说:“因为懒惰!他们俩个阿!我看现在除了晚上跟白羽夜羽的睡觉运动有兴趣之外!其他事情都是一个字,那就是懒!”
  白羽跟夜羽两人听了都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银狐看了只是微笑一下后拿着刚刚拿进来的食物吃了起来。
  银狐刚吃完东西,就看到一名豹型兽人还有法利斯跟着逆进来,银狐他们很奇怪的看着进来的人,豹型兽人一看到白虎很恭敬的说:“白虎神官,您好,今日安康!”
  白虎只是点点头说:“你好!鹰眼!你不在边关好好防守,却跑到这里来不怕被砍头啊?”
  鹰眼很恭敬的说:“是这样的,前天我们的部队在边境跟黑豹阁下有一点接触,之后那些部队全部出现了像是吃下勇者一样的症状,为了不让国家失去这些部队,我不得不亲自带着他们来白虎神殿找黑豹阁下,不知白虎神官”
  白虎很奇怪的说:“勇者?这种草药不是已经绝迹了!而且说真的,现在我们白虎国内的医药也是有药物可以医治勇者药草的症状啊!为什麽还需要来到这里找叫什麽黑豹的?”
  鹰眼听了还是一样很恭敬说:“是这样没错!但是黑豹阁下所用的药物,虽然像是勇者,但是针对勇者的药草却无法解除那些士兵们的痛苦,只能使用安眠粉或是昏睡咒让他们得到暂时的休息。”
  白虎想一想说:“那我可能没办法帮你了,因为你说的黑豹,我没见过他!逆!你跟顺在外面帮我守神殿的时候有遇到过叫黑豹的人吗?”
  逆想一想摇摇头说:“我没遇到过!通常我跟夜羽一组,顺是跟白羽一组。”
  白羽听了也是摇摇头说:“我们没遇到过!”
  鹰眼担心的看看法利斯,法利斯环看了四周,发现这里除了竹林跟这栋屋子之外,没有其他的小屋或是马车心里有点担心,不过他马上跟鹰眼说:“不然,你先到外面去,我跟白虎神官问问看!”
  鹰眼看到法利斯眼里的肯定,便知道法利斯有事情不想被他知道,便说:“好!那我先到外面等你!逆先生麻烦你了!”
  逆点点头便先往外面走去,等到白虎确定鹰眼不会听到他们说话之后便说:“有事情吗?”
  法利斯却把爆冲做的事情从头到尾省略的说了一便,然后看着白虎那个眼神闪烁的样子说:“那请问银狐不知道有没有到这里?”
  白虎还没开口,在白虎防护罩保护下的银狐便探头出来说:“你们不是说要做掉他们吗?怎麽这时在替他们求情了?”
  法利斯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白虎他们一眼,银狐看了便说:“没关系!他们是自己人!”
  这下子白虎的眼睛很快的眯成一线,脑海里很快的闪过一个想法,脸上满是像找到玩具的表情,但是却没人看到,法利斯看了摇摇头说:“想不到你下手越来越狠了!你是怎麽用到勇者这种草药的?”
  银狐却说:“勇者?不对吧!那是断肠草跟金刚草的混合啊!”
  法利斯想想说:“可是!为什麽解毒之王玲珑草没办法解除?而且这两种都是用解毒咒可以解除的啊!”
  银狐却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那是当然的啊!因为里面放了我的秘方!当然没办法用解毒草或是解毒咒解决啊!”
  法利斯想想说:“那他们会痛多久啊?”
  银狐却一脸无所谓说:“痛到,我想到时,才会解除!”
  法利斯摇摇头说:“好了!银狐,我看你就去解除他们的痛苦,说真的,你以后也有可能会需要到白虎国来出任务,不要跟这里的王朝关系弄得不好比较好喔!”
  银狐却奇怪的说:“那你们不是要帮我处理他们几个吗?怎麽会现在帮他们求饶呢?”
  法利斯听了叹口气说:“原本也是对你的态度很不爽,在你离开后我们跟他们对上,本来要帮你教训他们,但是他们发病后,我就发现他们实在太可怜了,全身变成铜皮铁骨,由里到外都像是被针刺着痛到受不了,晕也晕不过去,也没办法自杀,我们是人!不是冷血动物,当然会对他们的处境感到可怜啊!而且你这样子稍为教训他们之后,他们应该就不敢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