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医生创天涯
医生创天涯 连载中

医生创天涯

来源:夜猫 作者:魔龙翔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刘明杰 靳松

红国最发达的城市当属贝州,它是红国的经济文化中心

红国中医研究学院附属医院是贝州最负盛名的一所中医院
没有之一

刘明杰作为贝州中医院院长,此次赴仅次于贝州的江州参加一项由红国中医研究会举办的研讨会结束,正准备乘坐直达动车归来
展开

《医生创天涯》章节试读:

第51章 你杀人了!


第51章 你杀人了!
  生活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昨天晚上叶正道的的检查场景竟然被刘思语撞个正着,天可怜见,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
  叶正道在心底**……
  本来刘思语一天没有见着叶正道,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便是他的身影,其实当他回家的时候刘思雨这个冰山女神便想出来看看,奈何却听见他去给李嫣然做检查。
  这下她可坐不住了,想起叶正道为自己治疗的情况,俏脸一般通红,思来想去,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好奇心,也或许是想去看看一天未见的叶正道吧。
  一走进去,便见到在昏暗灯光下那几乎赤果的躯体,而叶正道却是鼻血横飞,气不打一处来,哼的一声关了门。
  被撞着的二人,叶正道也是脸色火热,这场景,任谁看见了也会有想法,何况还是李嫣然这样级别的大美女,知性,性感,妩媚,妖娆端庄的**气质。
  检查也迫不得已地停止,叶正道心底郁闷至极,顺便还是给李嫣然开了一个补血汤,至少这对女人来说是大补的汤药。
  待李沥青二人离开后,叶正道也不好意思面对刘明杰孤疑的眼神,心想着这一下得罪了冰山女神,他万一病情恶化怎么办?
  敲了十几分钟的门也没有人响应。
  结果却是那刘老一语让叶正道顿感头大。
  “正道,她不愿意就明天晚上吧……”想起那眼神,那跳动的眉毛,他就知道,刘老误会了。
  清晨,阳光尽显,叶正道一大早就起了床,洗漱完毕,便敲开了刘思语的大门。
  “思语,我看你脸色不好,我给你按摩一下吧?”这大清早的也不好针灸啊。
  刘思语那个气啊,却又不好反驳,知道他是为自己好,现在这病情还没有真正地好转,不然也不可能还是见着男人那猥琐的眼神就气愤,和他们一谈话便急躁,显然,还要经过长期的治疗。
  刘思语还是一身丝绸的睡裙,坐在床沿,面无表情地位问道:”你还会按摩?”
  叶正道不好意思地笑笑:“当然。”说完就地蹲了下去,拿起刘思语那洁白如玉的右脚,起手便是按摩大敦穴。力道不轻不重,不急不缓沿着足跗部上行,经过内踝前一寸处的中封,向上至内踝8寸处交于足太阴经的后面中都穴位。
  足五里和阴廉等穴位他根本就不敢按摩了,生怕一不小心在大清早的整个尴尬的场面。
  按着按着叶正道撇了一眼刘思语那冷酷的眼神,立即将眼睛闭了下去,他可不想再想下去。
  嘴里还念念有词道:“肝足厥阴之脉……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俯仰……”
  “你这是什么?伤寒论?汤药集?”
  对于刘思语冷冰冰的问话叶正道同志也只能一笑了之,这都什么跟什么?现在的中医确实是没落了,振兴中医是我的责任?
  不经意间叶正道有了一种心怀天下,振兴中医,前往刘明杰的附属医院当医生的想法。
  早上的按摩并没有起到什么好的效果,刘思语还是一脸的冷冰冰的样子,到了学校,两人才发现了周围不一样的目光。
  惊诧?愤懑?愤怒?仇恨?
  我的个乖乖!叶正道暗道:我是杀了你全家还是怎么的,怎么一进校门那些学生全是一副吃人的眼神,窃窃私语更是不绝于耳。
  “什么?我的刘思语同居?并且打算生孩子?”听着那些语言,叶正道顿感头大,同居是不假,生孩子也是我想要的,但是不是现在啊,时机还没有成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这还不算完,到了教室,叶正道才真正感觉到了学生的好奇以及清纯的活力激情。
  几十人的教室硬生生被塞进去两百人,这是什么概念,男男女女,学生,甚至还有一些年轻的老师都抢着来目睹风流中医教室叶正道的风采。
  为啥?和刘思语同居算不算?被热情似火的女神紫卿婉追着喊着色狼算不算?
  “咳咳……如果是来听课的,我欢迎之至,如果是来看本人的长相的,我同样欢迎,只不过,当我讲课的那一刻起,教室里面必须鸦雀无声,不然,请出去……”
  叶正道冷冷地看了一眼周围,声音平淡。
  “老师,你是不是和刘思语老师同居啊?她们都这样说的哦?”一个大胆的女生叫了起来,迎来一阵的捧笑。
  “紫卿婉老师是你女朋友?你可真能干,她可是咱们男生的偶像呢!”
  最前排的吴小小一脸紧张地看着叶正道,多希望他回答不是啊,不过,他主宰刘思语家里她还是放心的。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被叶正道伸手压下,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问话的学生,邪异地一笑道:“这些都是课外话题,如果你们想和我讨论这方面的心得,我完全可以满足,只不过这是上课时间,好了,既然你们对我的中医教学这么有兴趣,那我就来考考你们,看你们有没有资格做我的学生?”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那咱们就从最基础的把脉开始,泄有很多种,那这泄的脉象以及原因和表现是怎么样的呢?”
  叶正道环视一圈,指着原班学生的一个男生说道:“你起来回答吧,这个问题应该不难”,他还清晰地记得,就是这个学生,面相粗狂,寒着脸的时候甚至有点面目可憎,他的青春痘,不,正确地来说应该是演化成的痤疮都是自己医治好的,现在脸上只剩下一点点疤痕,假以时日,将变得完美。
  “泄,湿多成五泄者,胃泄,脾泄,大肠泄,小肠泄,大瘕泄,五病虽然不同,其湿一也,有化寒化热之异故也,虚则无力,不及沾衣而已出,故谓之不禁锢也,湿之,热之,实则圊不便,虚坐努泽,宜下之……”
  “啪啪……”叶正道满意地拍着手掌,这小子硬是全背了下来,很不错,但是还是提出了他的观点道:“记住这些要领是没有错,这也是必须记住的东西,但是还要加以运用,以后才会得心应手。”
  这算什么?这里都的医学院的高材生,如果连简单的泄的情况都分不清楚,那还学什么中医,不过叶正道小时候便将什么伤寒论,汤药集,本草,黄帝内经熟悉个便,还在叶文博的威逼之下,学成了神秘人赠与的书籍,强身健体功加阴阳气,更有神针傍身,这才是他真正引以为傲的资本。
  “脉象呢,是怎么样的?”
  “脉象,脉象……”大个子摸了摸脑袋,表情滑稽而可爱,似乎被难到了。
  “不要急,你慢慢想,这很简单”,叶正道看了他一眼,开解到。
  “脉象是脉疾身多动,音声响亮,暴注下迫,此阳也,热也,脉沉细疾,目睛不了了,饮食部下,鼻准气息,次阴也,寒也……”
  “啪啪……”掌声雷动,就连叶正道也再次鼓掌,这小子确实不错,虽然是死记硬背,但是只要熟悉了,以后就不怕不懂。
  片刻,掌声停歇,叶正道说道:“送你们一计止泻丸的单方,记好了哈,肉豆蔻五两,滑石(春)一辆,(夏)二两,(秋)一两半,寒,加神曲,吴茱萸,热,加黄连,茯苓,滑,加柯子,煨也……”
  “这方子极其有效,要是谁哪天吃坏了肚子,可以试试,保管你第二天神精虎猛,呵呵”
  “有谁能告诉我‘热’脉象?”叶正道双手背在身后,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我来老师。”吴小小甩了甩金黄色的头发,站起来大声道:“热的脉象便是浮大而虚为虚,脉细而实为实,脉沉细或数者,皆死,并热有火者,心脉洪是也,无火者死,西沉是也,脉弱四肢厥,不欲见人,食不如,利下不止,死!”
  “不错,治疗呢,你现在就开个肾热的方字出来。”
  “呃……肾热最好就是宜滋肾丸,六味地黄丸”,吴小小想了一想,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却不料叶正道将书狠狠一扔在桌面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吴小小同学,这是中医,你现在上的是中医课程,不是问你吃什么药,而是开方子,中医方”,说完指着下面的一群孤疑学生大声道:“要是你们还一味地依靠着成品药,中成药,不懂怎么开方子,那你们完了,还来学什么中医,早点回家结婚生孩子算了。”
  吴小小顿时俏脸通红,有点赌气地道:“不就是大黄,栀子,郁金各五钱,甘草二钱半吗?炖好就行了。”
  “啪!”叶正道一拍桌子,吓得吴小小一个机灵。
  “还不就是?还炖?我不知道你在学什么医学!”
  “就你这方子,开给肾热的病人吃,并且炖服,那病人早就死了,你知道不知道,就因为你的疏忽或者学艺不精,你的手上已经沾上了一个病人的鲜血。”
  “肾热的正确方子是大黄一两,牵牛头末半两,并且是煎服,不是炖服”
  “你已经杀人了你知不知道?”
  “杀人?你……”吴小小顿时气愤起来,看着叶正道那愤怒的眼神,泪水不由自主地在眼眶里打转,不带这么玩儿的,不就是一个方子吗?有你说得那样严重?
  仅仅一个方子我的手上就沾满了鲜血,那不是成了杀人犯了吗?
  吴小小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委屈至极,周围一片鸦雀无声,这个老师看上起苍白无力,瘦弱的样子,却没有想到脾气这么大?
  她们却是不明白,叶正道,包括刘明杰王德全这些在中医方面造诣颇高的人对于中医都持有一种严谨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