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纯情恋曲
纯情恋曲 连载中

纯情恋曲

来源:夜猫 作者:哥哥很爱你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凌雨涵 周济

路呈光打算去向凌雨涵表白,不料他的室友就跟在他的身后,并且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站在女生公寓下面仰着头大喊:"凌雨涵,我喜欢你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围观者的数量正在疯狂增加,但在两分钟后凌雨涵到他面前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就鸦雀无声了
展开

《纯情恋曲》章节试读:

第25章  父爱之变(中)


第25章  父爱之变(中)
  于功生左望望又看看,说:“你男朋友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哈哈,骗你的。”姚越红说,她马上又换了脸色,“但是,我就是没有男朋友我也不会和你结婚的。”
  “没事的,我可以等你,等到你喜欢我的那个时候。”于功生认真地说。
  “那你就等着吧,不过我打算去沿海经商,你愿意跟我一起去吗?”姚越红问道,她也不确定于功生会不会跟着她一起去,她只是凭直觉认为于功生会跟她一起去经商。
  “这个……”于功生迟疑了一下说,“我愿意,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果然如姚越红所想,而于功生也在用时间履行他的诺言,直到现在,直到姚越红离开人世,他依旧没有离开,至少他还在她的公司。
  “那就好,我们筹措一点钱,然后去闯一闯,说不定以后就会混出一个好前程呢。”姚越红拍了拍于功生的肩膀,“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要多多扶持才好。”
  也就是在姚越红经商期间,他认识了路宽。
  姚越红看见路宽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路宽亦是。
  所以,路宽应该算是于功生的情敌吧,但是路宽这个情敌的实力绝对比于功生强得多,无论是外貌还是其他方面。
  几年下来,姚越红靠着经商赚了些钱,便打算回到E市开公司。她不知道路宽是否愿意随着她一起到E市,因为她对于他的家庭还什么都不了解。
  “我要回去了。”姚越红对路宽说,“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去吗?”
  路宽一怔,笑了笑说:“我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既然你想回去,那我就跟着你呗。”他又露出难色,“只是不知道于先生乐不乐意我去。”
  姚越红哼了一声说:“这个他又管不着。”
  “可是他不是喜欢你吗?”路宽说。
  “难道你不喜欢我吗?”姚越红问。
  “当然啦,我是怕于先生……”路宽话还没说完就被姚越红给打断了,她说:“怕他做什么,他有什么好怕的。你就说你到底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吧?”
  “愿意。”路宽说。
  “那就好,别的都不用说了。”姚越红说。
  于功生当然是非常反对路宽去的,但是姚越红喜欢路宽这是铁定的事实,他也无法改变什么。
  回到E市,姚越红觉得E市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这里并不及沿海人思想那么随着时代发展,但是那股春风还是将内地的经济燃烧了起来,所以逸凡在那个时候就得到了很好的开始,于功生也从这个时候开始就成为了逸凡的专用律师。而路宽则在公司的管理层做其他的事情。
  公司的运营额发展稳定之后,路宽和姚越红就把婚结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姚越红被于功生叫了出去,于功生说:“越红,出来一下,我有一件事像跟你说。”
  姚越红虽然是不喜欢于功生,但是他叫自己,自己也不能不出去应付一下,便说:“行,你在哪儿?”
  “潮宇饭店。”那个时候,潮宇还只是一个饭店,只是随着经济的发展,潮宇就慢慢演变成了超与酒店。
  姚越红到的时候,于功生正在一个人喝酒,而且已经是喝的有点醉了。他见姚越红进来,走过去拉着姚越红的手说:“越红啊,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吧。”
  “知道又怎样?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姚越红想挣脱掉于功生的手,但是也许是于功生喝酒的缘故使得他的力气特别大,姚越红根本取法挣脱。
  “我喜欢你那么长时间,你却刚到沿海就喜欢上那小子,你知道我的心里又多难受吗?”于功生说。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喜欢你,你到沿海也不是我逼你的,现在我都结婚了你来怪我了,你可真是会挑时候。”姚越红把头转向另一边。
  于功生苦笑两声,放开了姚越红的手自言自语道:“是,都怪我,怪我。”便又坐在椅子上喝起酒来。
  姚越红这才冷静下来,坐在于功生对面说:“于功生,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在一起。而且,你现在也是公司的专用律师了,所以我希望你去找一个女人结婚吧。”
  也许她是应该走的,她完全不需要说那么一些话。方才,于功生还是忍耐住了不去做进一步的动作,但是现在姚月红的话实在是让他无法忍耐了。他迅速地移动到姚越红身边抱起她的头就开始吻,可能是忍受的时间太长了,他的舌头肆无忌惮地在姚越红的脸上蔓延,急促的呼吸声伴着酒精的刺激性味道在姚越红的周围盘旋。
  姚越红被这突如其来“攻击”吓到了,她猛地推开于功生,扇了他一个巴掌大声叫道:“于功生,你个混蛋。”说完姚越红就走了。
  愈想愈觉得于功生禽兽不如,姚越红气愤对回到家,路宽还在客厅里坐着。
  “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路宽走过去脱掉她身上的外套,关切地问道。
  “在外面喝酒了,结果弄得满身上都是。”姚越红把准备好的谎言随口说了出来,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姚越红问。
  “等你呀,你没回来,我睡不着。”路宽把姚越红抱进怀里,“越红,只要你现在心里有我就行了。”
  听着路宽这没头没脑的话,姚越红又想起于功生的无耻的行为,说:“我只爱你一个人。”
  随后两个人便进卧室睡了。
  第二天到公司,于功生总是躲避着姚越红,大概是他想起昨天晚上做了失格的事吧。姚越红只是在必要的时候瞧瞧他,便不在意他的行踪。
  直到下午下班,于功生在一个人少一点的角落对姚越红说:“下班后请到我家去吧,我想为昨天的事向你道歉。”
  姚越红笑了笑说:“不必了,别人不知道是最好的,如果别人知道了,你我都得结束现在的生活。”
  “越红,难道你连这么一件小事都无法答应我?难道你就真的这么讨厌我?”于功生的音调上升了些。
  “你能不能小点声?我告诉你了,只要你不在缠着我,我就原谅你。”姚越红说。
  “我不会再缠着你了,你放心吧,只要你允许我再为你做最后一次饭。可以吗?”于功生露出祈求的目光。
  姚越红思考再三,便答应了于功生:“这是最后一次。”
  于功生乐呵呵地挎着包回家了。姚越红对路宽说:“我去一趟于功生的家,晚上很快就回来。”
  路宽点了点头没有话说话,他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否则他也会揪着于功生的衣领狠狠地揍他一顿,靠暴力让于功生远离姚越红。所以这一次,他让姚越红去了。但也就是这一次,让路宽终生后悔了。
  “你来了。”于功生笑嘻嘻地说,“快进来吧,我在做你最喜欢吃的红烧猪蹄。”
  姚越红进到于功生的家眼睛扫了一下屋子说:“你还是找个人结婚吧,家里没个女人收拾不行。”
  “我倒是想,可是人家不愿意,所以就不找了。”于功生直勾勾地盯着姚越红。
  姚越红知道他说的人是自己,但她就当作没听到或者那个人并非自己。
  “你坐吧,我去看看菜好了没有。”于功生给姚越红倒了一杯水。他走进厨房,熟练地翻转着锅里的猪蹄,亮闪闪的褐红色摇曳着别样的光芒。
  姚越红想着既然这是最后一次,那就帮他收拾一下屋子吧,于是她撸起袖子,把于功生的脏衣服什么的扔进一个箱子里,把那些到处乱扔的家什摆放整齐。也许是干的太入神了吧,连于功生站在他后面她都没有注意到,直到于功生抱着她的腰,她才感觉是被吓了一跳。急忙从于功生的臂弯里逃脱出来。
  “于功生,请你自重。”姚越红说着整理了一下衣服。
  “抱歉,饭已经做好了,你可以来吃了。”于功生尴尬地笑了笑。
  姚越红走向餐桌,慢慢坐下,看着一桌子精致的菜肴,但是好像并没有多少食欲。
  “怎么?菜不好吃吗?”于功生问道,随手夹了一块猪蹄放到姚越红的碗里。
  姚越红浅浅地笑了笑说:“不是,只是没有胃口。”
  “那喝点酒吧,喝点酒说不定食欲就好了。”于功生起身去拿酒。
  姚越红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背心一阵透凉,制止着于功生说:“不用拿酒,我不喝。”
  “最后一次了,难道你就不肯成全我?”于功生站立在那儿,孤立无援的凄凉感一瞬间就冲进了姚越红的脑子里,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他应该会克制住自己的。
  “那好吧。”姚越红说,“别拿度数高的。”
  “嗯,好的。”于功生努力地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像一朵盛开的桃花。
  于功生往姚越红的杯子里到了点酒说:“尝尝这个酒怎么样。”
  姚越红点点头说:“你少喝点。”便把于功生倒在杯里的酒一饮而尽了。
  “就还可以吧?”于功生站在旁边等着倒下一杯。
  姚越红点点头。
  酒过三巡之后,两个人的脸颊已经翻起了红晕,于功生的胆子也更大了:“越红,你离婚吧。”
  姚越红迷迷糊糊地说:“离婚?我离了婚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我天天供着你。”于功生说。
  姚越红又喝了一杯酒笑了起来,说:“我不要这个。”
  “那你要什么?”于功生也喝了一杯。
  “我要……”她没说完,只是傻笑着。
  于功生仿佛恍悟一般,抱起姚越红就到了卧室,他把姚越红放在床上,自己则快速把衣服脱掉。
  不到一分钟,一个赤身**的散发着强烈男性的味道的身体便呈现在了姚越红的眼前。姚越红伸手去触摸于功生身上的皮肤,那是另一种感觉,与路宽的不同,她细细地品鉴面前这个诱人的食物。
  于功生蛮横地把姚越红的衣服扯掉扔在一边,这个女人他想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没有掩饰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她注定只能是我的,于功生心里的这个想法已经越来越强大,好像随时都要爆发。
  他们俩纠缠在一起,像一对被扔在一起的布娃娃,起起伏伏的身体承载着这些年所有的幻想与现实。
  终于,在他们**结束的那一刻,他们疲乏地躺在那里,像两个玩累的的小孩坐坐在旁边的石头上休憩,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