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连载中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

来源:夜猫 作者:冬雪雨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王旭 郑兴

爱一个人到底有多久?当残酷的现实与最初的理想相背离时,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否还在?可以在面对金钱的诱惑与职位的提升下,不做集团大亨的情人,又为何会拜倒在对自己虎视眈眈的董事长门下?人生过往,当走过了一段艰难的人生之路后,已陷入往事不堪回首的境地,她还会获得他的真爱吗?当面对了现实的种种变迁之后,谁,才是你一生一世的守护与唯一的情感归宿地?展开

《爱你的期限是一生》章节试读:

第26章 租房。


第26章 租房。
  郑兴很快找到了那个小区,房东已经按照事先电话里说的位置在等着郑兴,房东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看见郑兴来,高兴的带着他乘电梯一起向10楼走去。
  这是一套单身公寓,里面的面积显然不大,可是郑兴第一眼就看上了这个房子。
  郑兴在屋里转了个来回,虽然只有四十来平米,但是,洗澡间,厨房,客厅倒是全有,卧室也是全阳面的,采光十分的好,布局也算合理,家具倒也齐全,自己基本不用添置什么,只要搬上行李就可以入住了,来的时候,郑兴还以为稍微比宿舍条件好一点呢,没想到这个房子要比自己想象的好这么多。
  郑兴在卧室来回转了一圈,床也是新的,窗户很大,阳光暖暖的照进来,铺满了屋子,而且还是地暖,住在这里,一个严寒的冬天不用受罪了,最重要的是,这里离舒郁上班的公司好近,她以后不用骑单车,步行走十分钟也可以上班了。
  他想到这里,心想就定这个吧,于是和房东谈起了租金,通过交谈,郑兴看出这个房东急着要去外地,他抓住了对方的心理,将租金压到最低,一阵讨价还价后,房东无奈的同意了以每月四百元,不包水电的价钱出租给他,郑兴满意的在租赁合同上签了字。
  交了钥匙,郑兴锁好门,打算立刻把这个喜讯告诉舒郁,可能是忙,舒郁没有接听电话,他看了看表,已经十一点半了,舒郁马上就下班,他急冲冲的下楼,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几分钟就到了舒郁公司的门口,在那里等待着舒郁的下班。
  舒郁送走了最后一个客户,收拾完桌上的文件,把该锁的合同全部整齐的放在抽屉里锁起来,这才放心的锁上门下去了。
  不远处,她看见郑兴在那里等他,初冬天已寒,街道两旁的白杨树被寒风轻轻一吹,枯黄的叶子便满天飞舞。
  远处的街道上,几个清洁工在做着清扫工作,宽敞的省城大街上车水马龙。
  郑兴,你怎么在这里?这么冷的天气。
  舒郁望着郑兴上身那件薄薄的旧棉衣,心疼的说。
  呵呵,不冷,男生抗寒,哪像你们女生那么娇气啊?郑兴打趣道。
  那也冷呢,这衣服怎么能抵抗寒冬?吃完饭,我带你去买羽绒服!舒郁挽起了郑兴的胳膊,亲切的说。
  不用——郑兴把声音拉的长长的说:我不想穿羽绒服,那样看起来很臃肿的。
  去你的,今年羽绒服可好看了,哪里会臃肿?一会儿去帮你挑一件。
  舒郁笑着说。
  羽绒服多贵呀?还不如留着点钱,我只要吃好就行了,吃好就不会冷。
  郑兴打趣地说。
  你是猪啊,就知道吃,舒郁大笑着说:也到了午饭点了,走,我带你去一个好吃的地方,哪里的火锅很不错,保准喂饱你!舒郁指了指前方一家餐厅说。
  他们一起在那家餐厅坐下,郑兴望了望四周,开玩笑的问道:姐姐,这里的饭好贵吧?这时,舒郁已经点好了菜,抬头看着郑兴,说:不算贵,几十元钱就够了。
  天冷,吃火锅可以驱寒。
  郑兴刚才还真是有点冷,喝了热茶,他觉得全身暖和了好多,然后,他隔着桌子握住舒郁的手,为她取暖,舒郁幸福的享受着他带给自己的温暖。
  郑兴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谈成了一个大客户,他一下子买了五套房——两套商铺,三套住房。
  所以,我这个月的提成很高呢。
  舒郁美滋滋的说。
  是吗,我的女朋友可真厉害,恭喜你啊!郑兴听到这样的消息,从内心深处为她高兴。
  所以,咱们再也不用担心钱不够用了,也不用和父母伸手要钱了。
  舒郁说。
  好,那我就接受你刚才的建议,买羽绒服!服务员很快将火锅端上来,郑兴放开了舒郁的手,他们边吃边聊着。
  舒郁,你不用再回城西边住了,我在你单位附近租了房子,你明天就搬过来吧。
  郑兴说着,把钥匙拿出来给舒郁。
  不用,我在那边住的挺好的,这里租房子贵呢。
  好什么呢,那边冷的,女孩子受了冷,会生病的,这可是我妈说的。
  郑兴认真的说,舒郁抬眼望着郑兴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笑。
  把生活费全交房租了吧?舒郁问。
  呵呵。
  郑兴笑而不答,他按照合同,把半年的租金一次性全付了,自己的卡里只剩下一个月的饭钱了。
  吃完午饭,两个人一起在附近的商场里选衣服。
  舒郁为郑兴选了一件今年流行的新款羽绒服让他试穿,郑兴一看标价:六百五十元。
  由于是新款,没有折扣也不促销只按原价销售。
  郑兴拒绝试穿,太贵了。
  舒郁那里容得郑兴拒绝硬是把那件衣服套在郑兴身上,大小正合身,郑兴再次望着标价牌劝舒郁放弃,可是舒郁执意要买,郑兴拗不过舒郁,最后按原价成交了。
  舒郁又看上了一双男式棉皮鞋,价位三百五,她望了望郑兴脚上的那双破旧的革鞋,是该买一双了,鞋子旧了不暖和。
  连同羽绒服,两件一共消费掉舒郁一千元。
  郑兴望着舒郁,他虽然心疼她花了那么多钱,但是心里还是暖暖的,她是真心的爱他。
  他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爱她一生一世。
  他望着舒郁身上的棉风衣,其实舒郁是很节俭的那种女孩子,自己平时的衣服也就在一百元左右,而她却舍得给他买那么贵的衣服,想到这里,郑兴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是男人,应该给自己的女朋友买好衣服穿才对,现在反而让她消费,他盼着自己也能早日找到一份好工作。
  你不应该为我买那么贵的衣服,你每天上班应该穿好一点的衣服才对。
  在走下楼梯后,郑兴望着衣着普通的舒郁终于问道。
  我有呢,去年冬天,我妈给我寄过来的羽绒服,还很新很暖和,再说,公司过一段时间要给每一位业务人员买羽绒服了,我没必要买。
  舒郁开朗的笑着。
  走出商场,郑兴看了看表,还不到两点,他问身旁的舒郁:一起去看房子吧!房租都交了,还用看它吗?我明天直接搬过来就好。
  只是,小莲一个人会很孤单,我要说服她搬过来就好了。
  郑兴望着舒郁心里想,真是个傻丫头,自己租房子是为了能够和她在一起,她是真的看不透自己的心事还是在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