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古剑异录
古剑异录 连载中

古剑异录

来源:夜猫 作者:风起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玄幻魔法 道伊藤 里高野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就如宇宙和海洋一样,沙漠神秘的面纱也逐渐被揭开,越来越多的探险者,地质学家,考古学家甚至于游客得以深入这个历来是死亡象征的区域
然而,神秘事件在人类社会中几乎天天都有发生,更何况在这样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许多探索意味着以生命为代价,在这里依然如此

一个年轻的探险者就因此踏入了此地从而开始了精彩纷呈的异世之旅
展开

《古剑异录》章节试读:

第186章 冒险


第186章 冒险
  埃森霍姆等一众医生也顾不得礼貌,赶忙推开道真子等人,上前检查韩文悦伤势。
  道真子等人也慌了手脚,呆呆的站在原地盯着韩文悦。
  云帆等人早已拉开门冲了进来,一涌而上围在病床前。
  埃森霍姆烦燥得道:“出去出去!进来这么多人,还怎么救人!”
  众人虽心中着急,却也不敢违拗,只得重又出去。
  等到纷纷落座,道真子四人犹自惊魂未定,静空师太喃喃道:“这……这怎么弄的……”
  本心中后悔已极,深恼道真子的鲁莽,待要说几句责备的话,一眼瞧见道真子四人脸上那担心的神情,又忍住了。
  灵玄子一生修道,论心境,虽尚不及心若止水,也相差不远,此时反倒是他最为镇定,缓缓道:“是不是文悦伤及体内经脉,传输内力受阻,反而生出反震之力?”
  道真子也渐渐回过神来,只觉得胸口堵着块什么东西一般,深深吐出口气,才道:“看样子,也确实是如此了。”
  多吉喇嘛接过一名护士递来的毛巾,擦着脸上血迹“我看倒也未必,照这血色来看,有可能是文悦体内的淤血被逼了出来,倒像是好事呢。”
  道真子却心中明白,现代外科手术日益完善,体内有淤血的情况,经过手术早就已经清除,这说法根本立不住脚,但此时也不好反驳他,只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张鳞、云帆和贝尔尼尼无心听几人谈论这些,只是盯着手术室内的韩文悦。
  此时埃森霍姆等人已经把生命维持系统重又给韩文悦接上,正检查着各种仪器仪表。几人虽看不明白,却也知道,那些仪表上显示的波纹,和韩文悦的生命息息相关。
  看埃森霍姆脸上表情,任谁也能明白,韩文悦的情况大大不妙。
  道真子等人坐不住了,又商量起来,只是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想出个真正妥善又有效的方法。
  大约有近两个小时,埃森霍姆等人才从手术室中出来。众人立时围了上去,询问韩文悦的情况。
  埃森霍姆擦了擦头上汗珠,道:“非常幸运,刚才的意外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不过内脏的伤势有加重的趋势,我们需要重新研究方案。”
  众人听了这话,多少都松了口气,正要再问时,埃森霍姆已经道:“时间就是生命,我们现在要联系各地的医生,研讨可行的方案,失陪。”
  说罢,引着一众医生竟自离去。
  道真子等人均感觉无计可施,那些想到的办法也全然派不上用场,一个个守在窗前看着韩文悦,心中悲痛焦急难以形容。
  好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中,韩文悦的伤势并无大的变化,看起来仍旧和先前一样。
  这段时间里,陆续又来了几名“名医”
  ,看样子,像是贝尔尼尼唤来的,不过得出的结论和埃森霍姆等人的基本相同。
  不用问,这帮著名教授都被贝尔尼尼训斥一顿,不过这么一来,在此间的医生阵容,更庞大了。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一众名医在乔威尔教授的带领下,来向贝尔尼尼汇报研究的结果。
  贝尔尼尼对现代医学并不太了解,本等几人却听得头上直冒冷汗。
  原来,乔威尔等几个老资格的外科医师首先提出,与其这样保守的等待,不如争取主动,把韩文悦受伤的内脏切除,然后移植新的器官。
  这说法取得了部分人的支持,但大部分人仍然认为,器官移植的成功率并不太高,就算成功,外体器官的排斥反应却无法避免,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稍后,除了少部分人仍保留意见之外,其余大众还是同意了这个提议。韩文悦这样的状况,就算活了下来,也和死亡差不多,倒不如冒险治疗。
  乔威尔见余下人等再没有不同意见,便出来征询贝尔尼尼等人的意见,这样的手术稍有不甚,便是死生之别,这干系医生可担不起。
  贝尔尼尼听完,才发现这手术的危险性,一时间拿不定主意,扭头看本和道真子等人。
  本又燃起烟斗,使劲的吸着,双眉紧皱,显然正在紧张的思索;道真子也已听完张鳞的翻译,沉吟不语。云帆两手握的极紧,身子在轻微颤抖着,显示出内心极度的不平静。
  过了好一阵子,本才道:“要不要通知文悦的叔叔?”
  这句话是向着众人问的,显然在这个问题上,本自己也犹豫不决。
  道真子忽然站起身来,挥了挥手“不必,我是文悦的师傅,由我作主就是,动手术吧。”
  他脸色极其苍白,这句话说的却是斩钉截铁。
  本咽了口唾液,无声叹了口气“那么,请你们准备手术吧。”
  乔威尔望向贝尔尼尼,见他点头,这才回头吩咐“马上,从最近的大医院调集我们需要的器官,把供体的HLA资料认真检查,绝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埃森霍姆等人显然对他极是敬重,纷纷应是,转身出了内舱。
  乔威尔对贝尔尼尼又行了一礼“亲王陛下,我们会尽全力救治,请你不必担心,保重身体。”
  贝尔尼尼嗯了一声,摆手令乔威尔出去。
  本忽然呆呆的问了一句“这样……妥当吗?”
  云帆也猛得跳了起来,大声道:“如果移植失败,文悦就真的死……”
  他忽然意识到这么说实在太不吉利,最后一个字生生咽了回去。
  他反应过激,倒把一众人都吓了一跳,贝尔尼尼听不懂中文,问了问本,才明白云帆的意思,沉吟半晌,道:“我还有一个办法,能令韩先生活下来。”
  云帆呆了呆,他英文经过一段日子的恶补,着实有不小的进步,这样的对话已经完全能够听的懂了“有什么办法?怎么现在不用?”
  一边的张鳞忽然冷冷道:“吸血鬼会有什么好办法了?一个让人永恒不死,永受痛苦的办法。”
  云帆还没反应过来,贝尔尼尼已经道:“那么,张先生,你是愿意见到活着的、健康的韩先生,还是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张鳞脸色一变,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来,他思维极其慎密,让他回答这样的问题,反倒不如问个傻瓜来的痛快。
  此时云帆也明白了张鳞的话,也不知该怎样回答,呆着一张脸,重又坐倒在椅子上。
  费尔南多仍在犹疑,海克波利倒是好耐性,也不气恼,只是苦口婆心得劝他。
  如此过了有几小时之久,直到晚饭后,费尔南多仍旧没有拿定主意。
  “费尔南多老友。”
  海克波利语气沉重“我们已经等待了几个世纪,却不能预知这悲惨的生活还将持续多久,在这样的现实中,你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费尔南多怔了半晌“我只是个平凡的人,依靠我自己来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那并不现实吧?”
  海克波利笑了笑“历史上每一位伟人,都是平凡人,比起他们来,你甚至还有优点,那是超越自然的能力。另外,你不是孤身一人,所有的印第安勇士,都会保护你。”
  费尔南多心中一动,随即又觉得有些沮丧“在这样的社会,有几个超人也没什么用处,更何况,这试验的成功率太低了。另外,如果这办法行的通,我们见到的柴可洛夫那些人都是不死的超人,他们早就统治地球了。”
  海克波利道:“我们并不是和人类作对,只是夺回我们自己的土地,争取我们应有的权利,这和征服世界的概念完全不同,我相信,它会受到一切有良知的人的支持的。试验的成功率方面,我想你不用担心,我们印第安勇士,全是不畏死亡的。”
  费尔南多实际上已经被他说的动了心,只是一贯的小心谨慎,令他从未有过什么太出格的念头,纵然像那样的危险的实验,也强迫自己相信,那是可能会改变人类历史的贡献。
  “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
  费尔南多脑中极乱,两种念头仿佛两支强大的军队一般,在激烈的交战着,他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海克波利宽容的笑了笑“当然可以,实在抱歉,由于我们复国心切,以致于怠慢了最尊贵的客人,请跟我来。”
  当下,海克波利引着费尔南多到一间民居之中住宿,那户人家对他极其尊敬,以态度而言,显然确当他是贵宾无疑,只是条件太过简陋,态度也无法弥补,令人颇感心酸。
  费尔南多本就累的紧了,胡思乱想了一阵,也就睡了过去,等到醒来,那家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只是神态疲倦,显然晚上并未睡好。
  这一切让费尔南多又是感慨又是难过,也终于决定下来,自己要怎么去做了。
  等到海克波利到来,没等他开口,费尔南多已经道:“我决定,尽我的能力去帮助你们。”
  海克波利盼的就是这句话,高兴的点了点头“请放心,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去配合你。”
  当费尔南多被带到海克波利所谓的试验室时,这才发现,他所说的尽一切力量并非虚言。
  那试验室位于地下,就在那会议室的下面,面积极大,设备也算齐全,虽和柴可洛夫那里的没法相比,却也不算简陋。
  正中的手术台旁,有十个强壮的汉子赤身**候着,单以身体条件而论,并不比柴可洛夫挑出的人差,只是,费尔南多自然明白,这本质上的差别,是无可弥补的。
  海克波利上前,把手术台前的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满是晶莹的紫色水晶“这是尽全力搜集到的,还够用吗?”
  费尔南多看了看,发现那些正是柴可洛夫曾经拿出过的,品质方面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便点了点头“这些,都是从柴可洛夫那里找到的?”
  海克波利点头“是的,由于联邦调查局已经控制了现场,能够把这些拿到,已经很不容易了。”
  费尔南多怔了一阵,道:“有韩先生的消息吗?”
  海克波利呆了呆,对于这件事,他倒并没刻意留意“韩先生的下落,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我想,他应该在某家医院中。”
  费尔南多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沉声道:“海克波利先生,我发现你多次企图陷害韩先生,对于这件事,你是否能做一个解释?”
  海克波利一怔,随即想到,费尔南多这人虽然优柔寡断,但心地似乎极好,稍稍思量了下,才道:“对于这件事,我很遗憾,但我发誓,我并没有害人之心,只是,我肩负着整个民族复兴的重任,如果是你,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会保全一人,还是其他大众?”
  这反问一句凌厉异常,费尔南多当即张口结舌,想了好一阵子,才叹气道:“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
  海克波利点了点头,不再沿着这个话题继续讨论。
  “我仍然需要重申一下。”
  费尔南多换好了黑色的长袍,一边在池前洗着手,一边道:“这个试验对于普通人来说,成功率是非常低的,如果失败,只有死亡一途。”
  海克波利笑道:“请相信我,印第安的勇士们,是毫不畏惧死亡的。”
  费尔南多转头看了看那十名印第安人,见一个个脸上,全是坚毅的、豪迈的表情,竟无一人显出犹豫。不知怎得,心中忽然有种悲伤感,不再说话,伸手拿起一根水晶柱来,让其中一人躺在手术台上。
  海克波利早就准备好那罐黑糊糊的糊状物,他也算是轻车熟路了,赶着上前,用那黑糊在那人身上画了三个魔法阵。
  费尔南多定了定神,和海克波利两人念诵起咒语来,不过半分钟左右,那魔法阵圈住的部位开始下陷,这情景让几个印第安人齐齐惊呼,但那受术者倒没表现出有什么不适。
  等到下陷停止,费尔南多吁了口气,道:“先打麻药吧,人类的体质,是没法和吸血鬼相提并论的。”
  海克波利似乎早有准备,挥了挥手,便有两个身着白衣的人上前,给那人注射麻药。
  接下来的一切,进行的倒是颇为顺利,一方面两人都已不是第一次施术了,另一方面,费尔南多自觉正在进行某种高尚的事业,心理压力要比在柴可洛夫那里小的多了。
  海克波利还以为仍要继续进行时,费尔南多却停了下来,在箱中挑捡了半天,拿出一块来,坐在一边仔细端详。
  “我们……不继续了吗?”
  海克波利小心得道。
  “还要24小时,才能检验成果,我先把控制用的水晶核制作出来,以防出现意外。”
  费尔南多道:“如果失败的话,就证明过程方面仍有些问题,小心些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哦!”
  海克波利会意的笑了笑“辛苦你了,费尔南多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