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恐怖灵异›阴阳浑天
阴阳浑天 连载中

阴阳浑天

来源:夜猫 作者:大山雀 分类:恐怖灵异

标签: 恐怖灵异 林哥 阿龙

大门外那风水布局般的山水喷泉不知为何在黑夜中似乎散发出一股怪异的气息,在外面的红色路光灯沐浴下反闪出一股阴红的血色,好象一片人血似的,阴森冰冷地向着他反闪过来

看着这铁闸门外的景色,不知为何,突然司马明只觉得门外那喷泉景色突然在他眼中视线变得一片迷糊,他不由自主感到一阵阵头晕,他不由自主地伏在了桌上,睡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他已进入到梦乡中…展开

《阴阳浑天》章节试读:

第120章 雪魔复活


第120章 雪魔复活
  轰隆,又是一道在暴雨茫茫中的电光闪过,把旧实验室大楼的四周照得刹间如同白昼,在白昼的刹间,只见全身披满黄色闪光雨衣,打着电筒,射着两盏刺眼的黄色光柱的保安里斯特和圣听那一齐来到了这旧实验楼的大门前。一只德国大狼狗在他们身后雨中摇尾吠叫着。
  随着电光的闪灭,二人的身影刹间又没入白茫茫的黑暗夜雨中,二人举起电筒,向着屹立在实验大楼正门前十米处的路边的一个半球状的摄影头看过去,在一片茫茫的雨点交淹下的摄像头显得十分怪异,但下面的工作红灯在一闪一闪,显示它正在正常工作。并没有失灵。
  “嘿,看来这17号摄影头没事!!怎么在控制中心办公室那里会变成一片雪花!”圣听那一脸傻样的在问里斯特,二人虽然穿着雨衣,但雨势太大,早已把二人的头和脚都湿透。
  “我怎么知道,如果我可以知道为什么控制中心的屏幕会变成一片雪花,我就不用在这里做保安这种低级工作!!!!死蠢,这都不明白???妈的,头太过份,只不过一个摄影头坏了,就要我们象现在一样变成落汤鸡来看怎么回事?”
  “头怕被校长教训!!!听说现在校长很头痛,因为有些可怕的灵怪传闻随之而来,妈的,网上叫我们大学做猛鬼大学了!”
  “听说这实验大楼十三年前发生过一次火灾的悲剧,死了很多人,听说里面闹鬼闹得很厉害,搞到学校在十二年前不得不封了这幢楼。”圣听那不由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不会是什么力量在搞怪令摄影头失灵吧!!”
  “失你个头!!!”在夜雨下,在哗啦啦的雨声伴奏下,里斯特大大声地反驳圣听那“有问题的是你,居然相信这些无聊的东西,什么闹鬼,特么的全是笑话,有鬼又不见它出来现形给老子看看。”
  “兄弟,你没听说过白天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说鬼吧这句中国古话吗?你可不要乱开玩笑啊!!”圣听那说。
  “放屁!!!!你真他妈全是放屁,什么鬼啊,魔啊!邪灵!!!我不信这些东西的!!!老子只信我!!!只有这把枪!!!!”他拍了拍雨衣里放手枪的腰间“这才是我的定海神针,有了它,我就是上帝,有什么东西出现,我就放一枪就给它吃吃!!”里斯特大大声在雨中对着圣听那说。
  “枪对人有效,对鬼无效!!!你没看电影吗?只有十字架和神力才能对付鬼灵之类的东西!”圣听那说。
  “闭嘴!!!闭嘴!!!圣听那,你特么的神经有问题?今晚在这里胡说八道???好了好了,即然没事,我们要回去叹杯咖啡啦,我们走人吧!!!”里斯特说完,拿起腰间的对讲机,用手按开对话键“里斯特呼叫中心,里斯特呼叫中心。”
  “中心收到,中心收到。”
  “我查过17号摄影头了,一切正常,没损坏,你可能明天要叫工程部的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中心收到,明白,那你们回来吧!”
  “里斯特收到,八分钟后我们返回!”对讲完里斯特收起对讲机,就和圣听那一齐,准备离开。
  一道闪亮得让人完全睁不开的眼楮的白色闪电,如一条半放射状的辐射散条一样,刹间直直落到实验大楼的顶部,同时轰隆一声,一声震慑得整片大地大楼都在天摇地动,撕碎夜幕一样的吓人雷响,刹间在实验室大楼的四周响起,震慑得四周刹间如同白昼一样光亮。也映得二人全脸全身一片通白通白反强光!!!整个大地也仿佛在刹间震荡起来一样!!
  这下突然如其来的闪电强光当场震得二人直直本能地弯腰坐下,四周的碎屑四起,强光刺眼得二人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同时双手掩耳,雷声太震耳欲聋了,闪电闪得太近太诡异了。
  “见鬼!!!!!”里斯特大叫。
  同时,“汪、汪、汪”原本一直沉默的那头德国大狼狗突然大大声的吠叫起来,张开那吐着长舌的獠牙利口,向着实验室凶猛地吠叫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一样。
  同时,天啊,阵阵轻飘飘的白色银花,缓缓从四周的夜空落下,地上也是一层白色的世界。里斯特和圣听那二人定神站起身一看,不看犹自可,一看不由吓得二人脸色完全变得一片僵硬的惊讶和前所未有的呆若木鸡!!!!
  天啊,原本的滂沱大雨变成了一场大雪的天气,四周竟变成了高达两寸的白色雪地,片片夜空落下的银花,竟是一片片缓缓落下的雪花,漫天飞舞,飘飘扬扬,淹没四周的夜色,二人竟来到一个下着雪的雪夜里。
  同时,二人不由自己主地本能地向着德国大狼狗吠叫的方向——实验室旧楼一看,不看不可以,一看不由吓得二人直直目瞪口呆,张大口成O字形合不上嘴!!!
  天啊,实验室大楼竟变得如新净得如刚起一样全新大楼,大门光亮,墙身新亮亮!!!里面灯火通明,一些学生的身影在灯火通明的窗口间走过,一层层闪光楼里,正有一个个学生的学习的身影在窗边显现出来。大楼顶部原本早已破损掉的大楼顶钟巨表竟变得如同新挂一样,并由原本连时针分针也早已断掉变成全新的时针分针钢条正在一嘀一嘀地走着,天啊,如同时光倒流一样,同时四周雪地公路两边的泛光灯,变成了七十年代的弯曲型有古老灯塔的旧灯。在大雪中它们全铺上了一层银衣。天啊,这些灯早在二十年前就拆了的!!!!里和圣二人曾在学校的旧照中看过这种灯,这是六七十年代里本哥仑大学的路灯。二十年前早就拆了换成现在的新型泛光灯。
  而他们来查看的17号摄像头位置,变成一枝弯弯伸到路半间的旧型路灯!!!上面的摄像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圣听那本能地急急地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天啊,在雪花和旧灯的交映下,他的手机竟然显示时间是1977年11月28号晚上11点12分。
  “见鬼,里斯特,怎么我的手机时间回到了1977年?”
  里斯特也急急拿出他的手机一看,竟然也是显示着时间是1977年11月28号晚上11点12分。
  “对了,听说上个世纪七八年代十一月份就已经是下大雪,不象现在,十一月还下雨!!!”圣听那不由脸上的呆滞神情更透出一些惊惧神色了“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同时,象了复活了一样的实验大楼里竟传来了一些学生的笑声,大门打开,几个七十年代衣着打扮戴着雪帽的男女学生,笑着从大楼里走了出来,并相互追逐起来,从旁边的雪地中跑入树林中不见了。
  “怎么回事?”里斯特急急拿起对讲机呼叫保安中心“里斯特呼叫中心,里斯特呼叫中心。”
  但回答他的是一片沙沙声的电流声,控制中心没有任何回应。同时二人从急急抽起的手机天啊,手机没有信号,他们全部都失去信号了,同时他们记起来,1977年是没有手机通讯的。
  “圣听那???这这是怎么回事?”里斯特的声音开始变恐惧了。
  “刚才早就叫你不要晚上说鬼了,你又不信,好啊,现在中邪了,我们一定是给什么东西在玩弄!!!!!”圣听那不由大大声叫道,片片雪花已打他的雨衣上开始铺上一层白霜了,证明四周的一切绝不是幻觉那么简单。
  “我们不会真的回到1977年那么邪门吧!!!”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肯定现在我们肯定撞邪了!!!!!”圣听那大声尖叫,情绪已开始有失控了。
  同时,那头德国大狼狗突然转身对着二人的身后狂吠起来,“汪、汪、汪”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从他们的身后钻过来一样。
  二人急急转身一看,天啊,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高达三米的大雪人屹立在他们二人的身后,半球状的大雪人,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脖子上还左右各挂着一条红色和蓝色的围巾,两颗大石头象眼楮一样嵌在雪球脸上,一只大红萝卜插有脸上变成鼻子,雪脸的嘴巴被人挖成一个笑定形的弯形,仿佛正在笑着看着二人,二个半球交接堆成的身躯上还伸着五六把长长达一米由断裂的树干和树枝组成的四五只手。
  不知为什么,二人突然感到,这个巨大的雪人似乎正在盯着他们二人和德国狼狗。同时,一阵阵学生笑声突然从雪人旁边的空地上传出来,直直唱起歌来“一二三四五六七,雪人雪人快复活,万圣节前来显现,吃人灵魂进地狱!!!!哈哈哈!!!”
  这阵只闻歌声不见人影的阴森森的声音当场吓得二人连连后退。还未等二人反应过来,刷一声,天啊,这个身宽达一米半的巨型雪人突然双眼闪起一团妖异刺眼的红光,在雪花纷飞的夜晚射出两道如电筒光柱般的红光,直直射映到二人的脸孔上,映得二人的脸上一片血红反光。同时,刷刷刷,雪人身上的树干手枝象开始复活一样,抖动了起来。
  “鬼,妖怪!!!!!”里斯特和圣听那尖叫看后退并本能地抽出腰间的手枪起来,同时,那头德国大狼狗发出一声妖异的吠叫声,张开血盘大口,整头高高飞起,向着大雪人飞扑下去。
  “哇!”可怕复活的大雪人突然发出一声妖异沉重的魔鬼嚎叫声,狞笑定型的大口,竟会自动张开,露出里面尖牙的雪口,扑一声,一团可怕的人血,从它獠牙口中喷出,直直喷泻到扑到半空中的德国大狼狗身上。
  “汪!!”扑到半空中大狼狗发出一声惨叫,被血喷中后全身轰地一声自动炸裂爆开,头部直直飞窜出血肉横飞的身躯,直直落到雪人的尖牙巨口中,刷一声,雪人的巨口竟把那炸开的狗头整个吞了下去!!!!
  “雪魔!!!!雪妖!!!!!”里斯特和圣听那吓得尖叫着举起手中的手枪,“砰、砰、砰”地对着雪人开火起来!!!!声声凌厉的枪声刹间穿透雪间,打在雪人不同身上,弹起一道道四散而起高高溅起的雪花,几只长树枝雪人手,也给子弹穿爆,碎屑四溅,断枝四飞,交之四飞的雪花,妖异之极!!!!
  “哈哈哈!!!”那可怕的复活的雪人,全然不顾身上被子弹打飞的雪花和树枝断屑,竟然双眼闪着红光在雪地中滑行起来,向着开枪的二人滑行过来!!!!!
  刷一声,在阵阵开火中,雪人脖子上左右各两条红蓝色的围巾突然自动伸展起来,象有一只看不见的人手在控制一样,自动飞甩出雪人的脖子,直直象两条飞蛇一样,飞上雪花纷飞的半空中,向着二人直卷起来!!!!!
  砰砰砰,刹间已各打光十发子弹的里斯特和圣听那尖叫着抛开打光子弹的手枪,尖叫着想转身逃跑,但刷刷,两条围巾象被两只无形的人手一样,直直飞卷到二人的脖颈上,一下子牢牢地把二人的脖子卷套住,还未等二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刷一声,两条长长的围巾象有巨大的力量一样,直直把二人抽上半空中,把二人吊了在半空中,同时围巾自动缩紧抽拉起来!!!!
  二人刹间象被吊勒得呼不过气来,在半空中挣扎起来,脚手四飞,双手拼命象把卷套住脖子的围巾扯开,但越扯围巾勒索得越紧,二人刹间已脸色由红变白青,手脚摇动也由快迅速变慢起来,天啊,一股无形的力量象一只无形的巨手一样,要用脖巾把二人吊死!!!!!刷啪一声,围巾竟收缩夹得二人的颈骨也断裂起来,脖子收紧缩小起来,吓人之极!!!团团人血,从二人的脸上嘴巴飞吐出来!!!
  “哈哈哈”望着在悬飞到离地面半米的半空中挣扎着的二人,雪人妖魔抬起雪脸,双眼红光闪得更光更亮,“欢迎来到地狱里!!!!”这是它的最后一句。
  刷一声,吊在半空中的二人在脖子被夹断骨头后失去了呼吸,发出了最后一声呜咽声,然后变成一动不动的摇曳头在半空中,显已被当场吊死,然后,刷一声,在半空中一动不动低着头的二人突然从半空中落下,掉落到雪地上,烘一声,掉落到雪地上的二人的尸体,竟然不可思议地自动燃烧起来,刹间燃烧成两团火焰!!在雪地中妖异之极!!!在纷纷的雪花中红黄色的火光映红了大雪人狰狞的脸孔。
  然后,突然,四周的景色变得迷糊起来,雪花,旧灯,灯火通明的实验室大楼、雪人全部景象都变得迷糊起来,象水一样晃荡起来变形起来!!!!
  不到五秒,一九七七年的景象刹间已在迷糊变形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刹间又回到现实中来,阵阵大雪变回了阵阵大雨,全新的实验大楼变回旧残没人关闭全无灯火的旧实验大楼,灯火通明的楼身变回一片黑暗,两边的古旧灯也变回新的泛光灯。
  而在大雨中,已烧焦成二团黑色人体残骸的里斯特和圣听那二人的黑色尸体在大雨淋熄下冒出阵阵变小的余火和阵阵白烟,而地上四散的子弹壳证明,刚才他们是开过枪打光子弹的,而他们身后那个雪人,却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水花四溅的地上,什么也没有,只有变成一团四散血肉的狼狗尸体!!!!!
  而17号摄像头灯柱,也由旧灯变回原形,一切全部回复正常,同时,雨开始变小了,前方的路上,有两个打着伞在雨中行走的学生正在向这边急急走来,显然他们刚才听到了枪声赶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保安中心呼叫里斯特!!!保安中心呼叫里斯特!!!”在保安大楼窗旁,保安部头子巴恩望着窗外沐浴在哗啦啦的夜雨下的停车场,不停地用对讲机呼叫里斯特和圣听那二人。
  回答他的是一片“沙——沙———沙”的电流声。
  自从十分钟前他呼叫二人回来后,就再也没有收到二人的对讲机信息。
  不知为什么,突然,巴恩有种不祥的预感,里斯特和圣听那会不会出意外,所以他才不停地呼叫二人,但回答却是电流声。
  “头,也许雨太大,他们听不到呼叫声!!!!”
  “不会的,对讲机的呼叫声在外巡时是调到最大的,耳聋的人都听得到!!!!见鬼,不会出什么事吧!!!”
  正讲际,密集的雨间好象传来了远处的很微的枪声,似有似无。但在雨声的隆隆掩盖下好似只是杂声。
  “好象有什么声音,你们听到了吗???”巴恩转头问旁边的两名保安。
  “没有啊,我可没有听到什么枪声,也许你过敏吧!!!”肥佬布理斯耸耸肩。
  “保安中心呼叫圣听那,保安中心呼叫圣听那!!!收到了吗?”巴恩扯开嗓子,对着对讲机大大声呼叫。
  但回答巴恩是圣听那对讲机一片“沙沙”声。
  “见鬼,你们两个去了地狱了吗???妈的快回应我!!!”巴恩不由自言自语“不会两个人都听不到吧?。”
  “头,也许他们只是对讲机失灵,这么大雨,会不会淋坏了!!”肥佬布理斯自以为聪明。
  这时,保安部的总机电话响了起来,号码显示是一个手机号码打来了,巴恩不由急急接起手机,讲“保安部,是里斯特吗?”
  “我我叫查得尔,先生,我是商业管理系的学生,现在我的位置在旧实验大楼,刚才我听到雨夜中的枪声,跑了过来这里看发生了什么,天啊,这里有两具烧焦的尸体,先生,他们好象是你们的保安,你快过来吧,我已经报警了!!!!”电话里传来了在雨声伴奏下一个惊恐的学生的声音。
  “什么???我们的保安?”
  “因为地上有你们部门标记的手枪和对讲机!!!!我不知道,两人烧焦了,太可怕了”那个学生在尖叫。在雨声中,学生的声音更显恐慌。
  “什么????两具烧焦的保安尸体???”巴恩立即大声叫道。他急急转过身来,对着身后早已吓得在战战兢兢的几个保安说“马上去17号摄像头那一区,该死!!!!那里就是旧实验大楼门口,快快,带上所有的枪枝!!!!”
  “是,头!!!”几个保安吓得急急向墙上挂着的雨衣拿去,急急拿着电筒和手枪,急急就冲出下着哗啦啦夜雨的门外,向着学校东面的旧实验大楼飞奔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