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连载中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

来源:夜猫 作者:小透明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乾木木 其它小说 冥若凡

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
再见时,她站在常胜将军身侧,朝堂之上以女将军之名接受着皇上的嘉奖,完全无视男人捉摸不透的眼神,战争爆发,她随军出征,被北国皇帝俘虏制造假死之后,他站在她的面前,全身血污,对她伸手“我的王妃,我来接你回家
”看着男人深爱的眼神,她凄然一笑,含泪的眼眸看着北国的帝皇,拥进他的怀中,“我的王,我认识他吗?”展开

《冷情王:独宠下堂妃》章节试读:

第183章   疑惑重重


第183章   疑惑重重
  将军府
  “灵儿,你怎么了?怎么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拿出手中备好的披风替她系上,钟离落的声音在北浅灵的耳边响起,人也顺势从背后拥住了她。
  好像是是从大婚之日起,她便开始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了,大婚当日发生了太多的事,差点就要让她沦落到独守空房的地步,所幸的是皇上算是体谅,让他赶紧去陪她,否则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
  可是,回到房中之后却发现了她似乎有些异常,一张小脸分明是哭过的,虽然被妆容遮住了,但是点点泪痕还是能看清楚的,问她,她却什么都没说,那种情况下,钟离落也不便多问什么,所以那件事就这么暂且放过、
  没想到的是,大婚之后的几天,她都是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分明先前还是一脸欣喜,很是期盼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变成这样,钟离落心中还是有些自责的,似乎自己对她太不够上心了。
  “我……”北浅灵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毕竟,若是被人知道哥哥北日铮在楚国的话,说不定……
  虽然他们如今已经是夫妻了,但是,毕竟北日铮不是别人,是北国的皇帝,两国刚刚平息了战乱,这个非常时期,钟离落对楚国皇帝如此忠诚,她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做出什么来。
  “灵儿,你要知道,如今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不希望你有什么事是瞒着我的,更加不希望你因为什么事而变得犹如忧虑,天大的事,都有我在。”深情话语就在她耳边款款响起。
  北浅灵似乎被他的话触动了心,许久之后,才转回身去,定定的看着钟离落。
  “我的确有事对你隐瞒了……”还是决定将当日的事情对他说出来,钟离落的话没错,他们既然已经是夫妻了,就不该有什么隐瞒。
  “我们大婚之日,有人想要陷害我,把丞相大人灌晕了送到了我房中,又对我下了药……”北浅灵细细的将当日的情形说了出来,可刚说了这两句,钟离落却是猛然的擒住了她的双肩。
  “你说什么?!谁做的?!你……有没有怎么样了!为什么当日不告诉我!”钟离落吃惊不小,他竟然不知道当夜竟然还发生了这种事。
  见他如此激动,北浅灵反倒是笑了出来,这至少说明了这个人对她是真心的。
  “我没事,因为,有人救了我……”她说着,抬眼看着钟离落。
  “谁?”钟离落心中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了,但是他却没有说出口。
  “我哥哥。”
  “呵,果然是他。”果真与他猜想的一样,也是,北日铮如此在意这个妹妹,三番五次的派人来想要劫走她,如今得到她要嫁给他的消息,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动作呢。
  他会潜进楚国,这是必然的事,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大的本事,竟然能够直接进了皇宫!
  看来,这个北日铮,本事又更胜一层楼了!
  那么,既然他能够避开耳目进入皇宫,是不是,也去过了冥若凡那儿?他几次三番的要带走乾木木,不可能来了楚国,却不去找她,可是,为何乾木木半分没有提起过?
  “哥哥他这次真的没有做什么,当晚,若不是他,我或许就已经……”她不敢想象当时北日铮若是不在,如今会变成什么样的情形。
  她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居然让她亲历了!
  “我明白。”钟离落握住了她的双手,深情的望着她,“我只是在责怪自己,为何没能保护好你,我不该让你经受这些。”
  “不,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有人想要害我们,不,应该说是想要陷害沈莫谦,想要挑拨你们之间的关系。”北浅灵摇了摇头,这其中的道理,想想便可以明白过来。
  “我明白了,这件事,你不必担心,我自会处理的。”动作轻柔的抚了抚她额前的发丝,钟离落那发自肺腑的笑意终于是展露了出来。
  “那……我哥哥……”北浅灵心中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她也不确定北日铮究竟有没有离开,所以才会担心。
  她不会帮着北日铮去对付钟离落,但是同样也不希望钟离落会去对付他。
  “你放心,相信我。”钟离落没有对她保证什么,但是,他却有一种能够让人信服的本事。
  不过简单的一句话,北浅灵却是深信不疑,她知道,只要是他答应了她的,就一定会办到。此时此刻对于她来说,为了这个男子,就算失去了再多,那也是值得的。
  ……
  冥王府
  “你的意思是,北日铮来过我府上?”冥若凡听完钟离落的话,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他已经加强守卫了,居然还是让那个家伙混了进来,可是,这件事,乾木木根本就完全没有提及,看来,她一定是想要存心隐瞒。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虽然无法肯定,但是也八九不离十,他数次想要劫走她,甚至要立她为后,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放弃这次的机会。”钟离落的话不无道理。
  这点,冥若凡也能判断出来,他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愿意走呢?她不是一直想要离开这个牢笼么?她不是对他已经恨之入骨了么?
  难道,真的还有那么一丝眷恋?
  还是说,她留下来,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一联想到她身上那诡异神秘的力量,还有那只凤凰,冥若凡的心又一点点的沉了下去!
  “如今皇上将她困在宫中,这的确不好办。”钟离落颇为苦恼,他也不知道皇上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如今已经到处都在传闻,说是皇上看上了冥王妃,想要强抢自己兄弟的女人,可是,皇上却是丝毫的不在意,甚至连辟谣都不做,只是任由事态发展。
  冥若凡自然也是满腹的不愿,虽然他明知道皇上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但是正所谓人言可畏,就算是他们之间清清白白,可是,这件事的风波会一直伴随着他们的,就算日后乾木木回到了王府,也少不了被人冠上引诱叔伯的罪名吧。
  这些,都不是他所想见到的。
  “我入宫一趟。”冥若凡说着便想要进宫。
  “等等,你现在去,皇上必然不想见到你。”钟离落拦住了他,这几日他不是没少求见冥非尘,可是,哪一次不是被挡在外头,今日就算去了,也照样是同样的结局。
  “可是,我不能就这么空等下去。”冥若凡心中又何尝不清楚,他甚至想要去求太后,可最终还是被挡了回去。
  “我去见皇上吧,至少得知道皇上究竟在作何打算。”钟离落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便独自离开,前往皇宫。
  ……
  御书房,冥非尘一脸玩味的听着裴畅向他禀报乾木木的动静,足不出户,规规矩矩,看不出丝毫破绽。她还真沉得住气,他才不会相信她会如此安分!
  不明白,这个女人居然有办法让一向心狠手辣的沈贵妃突然收手,当日的事情,他岂会不知道有沈贵妃的参与,本以为会被她揪住不放,可谁料到乾木木一句话出口,那个女人竟然意外的闭嘴了,甚至连半个字都没有多说,他已经知道这两人曾经见过面,保不齐他们之间就有什么小阴谋,居然敢在他面前耍小伎俩,他是绝对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可自己派出的暗卫竟什么都没发现,裴畅表面上只是皇上的普通侍卫,但实际上是暗卫的首领,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暗卫的能力,居然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不动声色的盯了他许久,“裴护卫……似乎是对朕交代的事没有用心去做呀?”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
  但裴畅知道,这是他愤怒的表现,心下一凛,忙跪倒,“属下不敢!”
  “不敢?”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如此说来,那就是你的能力不够咯?”
  裴畅心中一惊,不知道冥非尘会如何让处置他,乾木木的事情上他的确有所隐瞒,他不可能把实情供出来。低头沉思,他是知道什么了吗?
  谁料,冥非尘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自己去暗室禁闭,好好想想今后该如何替朕办事!”
  当下松了一口气,看来皇上还不知道他的秘密。暗室四面石壁,严丝合缝,是冥若凡用来关押重要犯人的,进去之人,若是没有人在外面替他开门,任凭你有再好的武功也是出不去的,这里也是暗卫处罚犯错之人的地方。
  裴畅转身时没有看到东方封天冷冽嗜血的目光,不是针对他,却是针对他心爱之人,他也不知道,当他从暗室走出来之时,他的世界永远少了她!
  既然沈林玉会与乾木木之间有瓜葛,那么,这个裴畅为她们隐瞒,必然是他们的人,所以,自然是留不得,不过,暂时还不是拆穿的时候,所以冥非尘只是让他去关禁闭。
  如今的皇宫当真是处处为患,身边能够信任的人越来越少,他不得不步步为营,对于冥若凡,他已经避而不见好几日了,他知道,这样也撑不了多久,可暂时还没想到到底要如何处置乾木木这个随时会有危险的女人,所以,他不能松口,佛则的话,定然会出大乱子!
  他不想伤害与冥若凡之间的兄弟情意,但是却更加的不想伤害到楚国的国家利益。
  避而不见,就是希望他能够明白,可是,从他这几日日日来求见这件事上来看,他未必能明白,毕竟,他是真的对乾木木动了心,的确,这样的一个女子,撇开其它不说,若是留在他身边,他也一定会动心,更何况,她对冥若凡的用情,并不比别人少,也正是因为爱的太深,所以他们之间才会总是相互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