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琉璃王妃传奇
琉璃王妃传奇 连载中

琉璃王妃传奇

来源:夜猫 作者:方向前方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萧非墨 雁九娘

雁九娘本名雁琉璃,因为自从小的时候被暮天寒所救,一直跟着暮天寒,结果被派到南疆接近南疆七皇子萧非墨,萧非墨本是七皇子,生性风流,不文不武,与雁九娘相识与街上,一句公子,我可曾认识你
雁九娘在接近萧非墨的时候,暮天寒和窦长庚来南疆看望,可是雁九娘知道暮天寒是有柳忆雨
当雁九娘上了萧非墨的马车的时候,暮天寒没有追上去

雁九娘就成了萧非墨的侍妾,因为暮天寒,雁九娘可以放弃所有
雁九娘进了萧王府才发现王府的侍妾藏龙卧虎,也遇到了好多朋友,敌人,也有真心爱萧非墨而嫉妒雁九娘得宠的人
正因为这些人的嫉妒,雁九娘发现自己慢慢的爱上了萧非墨

当雁九娘想好好的和萧非墨在一起的时候,却被暮天寒弄回了中原
因为想念萧非墨,而得了一场病,到最终才发现自己的悲哀
喜欢暮天寒的时候,没有在暮天寒的身边
喜欢萧非墨的时候,没有在萧非墨的身边
展开

《琉璃王妃传奇》章节试读:

第27章 


第27章 
  这应该不是雁九娘第一次为了下作这个词发火了。
  雁九娘话语落下之后立马就走过来两个雁九娘带过来的丫头强制性的给刘美人和华美人摁下去,尽管这两位美人嘴中不断的嚷着要给雁九娘千刀万剐。
  雁九娘心中忍不住冷笑一番,看来还是没搞清楚状况。
  “谁下作?”雁九娘端起一杯茶放在鼻尖嗅了嗅,轻看跪在地上的二人轻声问。
  “你下作?”华美人性子骄纵,即便是挨了一巴掌还是不长记性扯着嗓子骂。
  “打。”雁九娘话一落,一个丫头上前一巴掌就扬在了华美人的脸上。
  “本宫在问你一遍,谁下作。”
  “就是你下作,柳巷出来的戏子凭什么当贵妃?”
  雁九娘没说话,使个眼色那奴才立马就明白了,扬手又是一巴掌。
  “雁九娘,你这个下贱的蹄子,早晚有一天我要拨了你的皮。”
  华美人话语刚落那丫头就又是两个巴掌扬了过来,雁九娘刚想说话门外的太监尖细的嗓音就响在耳旁:“恰兰郡主驾到~~婉然郡主驾到~~”
  莲月进屋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个美人抬眼忍不住娇嗔一眼雁九娘,至于楚子怡直接忽视那两位美人坐在一旁。
  “叫你恰蓝还真不习惯,还是叫莲月顺嘴。”雁九娘埋怨道。
  莲月轻笑一下。”就是一个称呼,怎么叫随你。”
  楚子怡一旁吃着东西一旁吞吐不清的说:“我也不喜欢赐号,皇兄说婉然的寓意是想我温和柔顺不趋名利,可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赐号应该给莲月姐姐。”
  孔莲月忍不住笑,抬起眼看着刘美人和华美人抬起眼用目光询问雁九娘。
  “没什么事,回未央宫吧。”顿了下看向刘美人和华美人嘴角溢出一抹微笑,蹲下身子抬起华美人的下巴高傲的看着她。“咱俩的帐迟早和你算。”
  华美人明显不服气可碍于雁九娘的阵势也没敢说什么,眼睁睁的看着雁九娘欺负她完之后骄傲的孔雀一般趾高气扬的离开。
  回去的路上恰巧遇见了萧非墨、秦翔宇和萧逸泽,楚子怡没规矩的跑上前挽住萧非墨的胳膊撒娇道:“七哥~~”
  萧逸泽点一下楚子怡的额头道:“怎么就看到你七哥,没见到三哥么?”
  楚子怡嘿嘿一笑顺势也搂住萧逸泽的胳膊。
  雁九娘对着三人敷衍一笑站到一旁不说话,显然孔莲月和萧逸泽和秦翔宇很熟络的样子,想必私下定然少不了联系。
  一旁华美人的丫头匆匆走过见到萧非墨刻意停下来道:“奴婢参见皇上。”
  萧非墨点点头,也注意到刚刚那刻意的一眼问道:“有事?”
  那奴才一滞抬起眼略微担心的看一眼站在萧非墨身旁的雁九娘,百般犹豫之下还是支支吾吾道:“奴才去给华美人叫太医。”
  “太医?可是病了?”秦翔宇本来就是学医的,听到这话忍不住站出来问。
  那奴才跪在地上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期间倒是偷瞄雁九娘好几眼。
  雁九娘嘴角带出一抹微笑,嗤笑着道:“不是病了,是让我给打了。”
  萧逸泽挑挑眉侧过头看向萧非墨,秦翔宇一副了然的表情看一眼雁九娘,估摸着以为是争宠。
  萧非墨呵呵笑两声,转过头看着雁九娘挑起雁九娘的下巴玩笑道:“你这是吃醋了?”
  雁九娘没好气的推开萧非墨扭过头不说话,大家看起来明明就是吃醋了的表现,可只有雁九娘知道这一次她真的是生气了。
  萧非墨在背后笑一下拽着雁九娘就走,走时转头看着那奴才说:“快去请太医回去给你主子医好,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丫头就杀个回马枪过去呢。”一句话说的这样理所当然,也让其他几人惊讶于萧非墨对雁九娘的宠爱,似乎记忆中萧非墨从来没这么放纵过谁。
  雁九娘也觉得诧异,跟在萧非墨的身后走了没多久雁九娘用力扯了一下萧非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非得要理由?”萧非墨转过头问。
  雁九娘点点头,神色明朗的看着萧非墨。
  “因为你是雁九娘,够了吗?”
  “够了。”雁九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有意无意的低下头又突然抬起,看着萧非墨的眼中满是清明没有丝毫杂质。
  晚上雁九娘一人出去寻找那被带走的一万禁卫军,一万禁卫军数量太多想出宫不容易,可是却又不能在宫中,雁九娘不禁想起了萧非墨还是七王爷时候通向悬生台的那一条地道,似乎雁九娘从来都没去过那条地道中。
  晚上萧非墨本是留夜在雁九娘这里的,可半夜雁九娘醒来的时候萧非墨就已经不见了踪影。看一眼桌子上的糕点和茶水雁九娘想起清荷的话,多亏了事先防备一下。
  虽然知道宫中一定也有一个那样的密道可雁九娘还是没在宫中做多纠缠,快速翻墙出宫去七王府。
  雁九娘一早就知道那口枯井是通向悬生台的密道,如今大火烧了整个七王府而那口枯井却依然容易找到。
  下了枯井雁九娘才发现里面错综复杂,面积很大,并不是一条小路直接通向终点站的那个样子,而是几条路交叉开来。
  没有过多的时间给雁九娘犹豫,雁九娘随意的走了跳路,走之前在地面上划了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记号。
  没想到这里面还会有十字路口,雁九娘四下望一望依然先留了个记号才走进去。走进去后雁九娘连续扰了几个弯后就已经懵了,又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上给自己一些时间来整理刚刚的路线,皱皱眉雁九娘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皇天不负有心人,雁九娘顺利的找到了第一个出口,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雁九娘找到的不是悬生台。
  这条路通向的是一块空地,像是一个屋子一样差不多大的地方,里面空无一物不远处几块石头搭建起来的石阶映入眼帘。雁九娘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打量几眼生怕有什么机关,上前四下摸索了一下才敢踏上去,等了几个阶梯上去才发现是一块石板,很厚重。
  以免上面有人雁九娘没敢轻举妄动,刚想下去就听到上面一阵声音传来。雁九娘皱皱眉仔细的听着,好一会才判断出来是萧非墨和萧逸泽的声音。
  雁九娘感觉到上方有动静雁九娘四下打量一下发现没有可以藏身的地点,不着痕迹的皱皱眉拐到一旁消失在一条条走廊中。
  萧非墨和萧逸泽一同下来,拐了个三路十八弯之后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士兵和一片足足有两个七王府一样大的一片空地。秦翔宇和孔南双站在那里训练着军队,手中拿着长矛左挥一下右挥一下,见到萧非墨过来孔南双放下武器行个礼麻木的重复一样的动作。
  秦翔宇上前说道:“差不多有三万人了,各个都是百里挑一。”
  萧非墨点点头。“人数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否能以一敌百,不然上战场都是给人垫脚的份。”
  “你小子说话就不能好听点,亏我和南双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给你训兵。”
  萧非墨一笑,一拳打在秦翔宇的肩膀上。“明个赏你俩姑娘你就乐了。”
  萧逸泽抿嘴一笑,看一眼秦翔宇走去孔南双身旁上前拿过孔南双手中的长矛轻声问:“为何这么卖命?你本可以像莲月那样安心的在雪阳宫浇浇花除除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