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桃花妖
桃花妖 连载中

桃花妖

来源:夜猫 作者:南宫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疯子永 肖疯子

“桃花镇里桃花妖,桃花沟里花弄桃
我来镇里把花弄,花花弄弄我逍遥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
在去往桃花镇的羊肠小道上肖疯子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唱着,他那怪怪的声调连山谷也懒得回音

没有人知道这疯老头是何年何月的人,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桃花镇人,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于是人们都叫他肖疯子

世上的疯子有千万种,大多疯言疯语,疯得正常

而像肖疯子这样的疯子不太多,他疯得太有特点,以至于有些可爱

这疯子没有人知道他该属于肖村的还是林村的,他也是唯一在两村走动的人
他没有住所依靠两村接济为生,因为他是疯子,所以两村的人也不在意他的出现和存在,桃花镇的恩怨对他来说简直是笑话

既然是笑话,桃花镇里没有人笑他

桃花镇里流传着他身世的很多版本,有人说他曾经是一位私塾先生来到桃花镇,由于爱上了一位女子,可那女子并不爱他
于是,他为了爱情便疯了

有人说他曾经是一位大官,被打成了右派,被红卫兵逼疯了

也有人说他天生就是一个疯子,命中注定的

……展开

《桃花妖》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28章  真子(一)


第28章  真子(一)
  夜,又来临了,华灯初放,上海的夜晚另有一番风情。
  肖晓晓吃罢晚饭,他没有心情看大伙赌牌,他只想找一个地方静静地呆一会,拉拉他的二胡,演奏一曲父亲的《人面桃花》,那是他的唯一,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他没有理由不怀念它。
  在一个地下通道肖晓晓停住了,这里算得上是一块净土,尽管来来往往的行人很多,但还算干净,也比较凉快,他找了一块干净的台阶坐下。
  二胡声响了起来,地下通道充满了声音,空气似乎变得凉爽了起来。桃花镇呀!你是多么的伟大啊!你那朴实的胸怀令你的子孙们想念。那远山,那近水,还有那淙淙的清泉,布谷鸟的叫声;一切的一切入诗入画。还有那二胡声,那桃花,你们是桃花镇的精灵。
  肖晓晓忘情地拉着,他慢慢地合上了眼睛,他只感觉他的心在跳手在动。只有这时他才是他肖晓晓,他可以忘却一切,他的心平静得象一面镜子,好静,好宽广,容得下天和地。他多么想就这样静静地老去,在二胡声中,在梦中,不要醒来。
  “不要抢他的钱”
  肖晓晓睁开了眼睛,一个小女孩正拉着一个小男孩喊了起来,小男孩手里正抓着钱。肖晓晓一看身前地上有很多毛票,显然是过路行人施舍给他的。
  小男孩见肖晓晓睁开了眼睛,扔下手中的钱甩掉小女孩逃跑了。
  小女孩蹲下身子一边捡钱一边跟肖晓晓说。
  “大哥哥,我帮你捡钱,你拉琴真好听,我老远就听见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就叫我真子吧!”
  “你几岁了”
  “我五岁了”
  小女孩一边收拾钱一边用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打量着肖晓晓,她是那样的天真可爱,脸上荡漾着灿烂的笑容,肖晓晓突然喜欢上了真子。
  真子将钱整整齐齐收拾好递给了肖晓晓。
  “给,你的钱。”
  肖晓晓接过钱一点,竟然有二十多元,这简直是个意外的收获,他抽出一沓递给真子说:“真子,这些送给你买雪糕吃。”
  “不行,我姐姐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何况还是钱。”
  真子说完坐在了肖晓晓的身边,眼睛不时看着肖晓晓,再看看肖晓晓手中的二胡。
  “真子,你会拉吗?”
  “不会”
  真子摇摇头说。
  “哥哥教你好吗?”
  “好”
  真子高兴得笑了起来。
  “不行,我得去接姐姐,大哥哥明天你还会来吗?”
  为了真子,就算明天天塌下来他肖晓晓也会来的。
  “明天会来,你姐姐在哪儿?”
  “在前面的酒吧上班”
  真子说完站起身来,一腐一拐地向前走去,转眼消失在通道的尽头。
  她原来是个残疾人,多么可爱的女孩啊!上天啊!你为什么要将灾难降临到她的头上啊!我仁慈的主啊!我求求你保佑她,保佑她幸福安康吧,肖晓晓心中默默地祝福她。
  回到住所,林三他们依旧在玩牌,他们的吵闹声分外刺耳,肖晓晓怎么也睡不着,他还在想着真子,期盼着明晚早早地到来。
  第二天,上海的太阳依旧是那么毒,中午过后,天空似乎要下雨,空气异常的沉闷,黑黑的乌云压在人们的头上,地上的灰土也令人作呛,风卷着灰带着呼声刮了过来,人们只能细眯着眼睛。
  “下……下……雨了。”
  夏雨新头昂着,头上的青筋都被他结巴了出来,他使劲咽了口口水喊道。
  肖晓晓他们都跑到了林虹的小店里,雨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铺天盖地地下了起来,小店的账篷如炒豆般地响了起来,水溅进了帐篷里,肖晓晓慌忙关上门,他心里还想着真子,他希望这雨在傍晚之前停下。
  雨在傍晚时分停了下来,空气异常的清新,马路上积了很多水,四周充满了泥土的气息。肖晓晓走出了小店,伸了一个懒腰,深深呼吸了口清新的空气。
  天,好蓝,好蓝。
  夏雨新和毛毅都去玩牌去了。
  肖晓晓来到了地下通道,真子没有来,她是不会来的。肖晓晓拉起了二胡,他的心很烦躁,很乱。他狠命地拉着二胡,他要发泄,他感觉胸中像压了一块石头,令他喘不过气来。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给。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肖晓晓唱了起来,这是他一直不敢唱的歌,是妈妈唱的歌。这歌声不知给他带来多少伤痛,从他记事起就听到了这首歌,在桃花镇的路上,山上,小河里都是妈妈的歌声,那沙哑的歌声,令他颤栗,令他自卑。
  地下通道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弱小的身影,一腐一拐地向肖晓晓走来。
  “真子”
  肖晓晓做梦也想不到她还会来,他冲了过去,紧紧地抱住真子,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大哥哥,我迟到了。”
  真子含着泪说。
  “没,没有迟到……”
  肖晓晓已说不出话来,他真想找个没有人的地方痛哭一场。
  真子的衣服湿透了,不管肖晓晓怎么说,她都不回家换衣服,没办法肖晓晓只好手把手教她拉二胡。真子脸上又恢复了灿烂的笑容,仿佛她与生俱来就没有痛苦,开心是她的唯一。
  夜慢慢地深了,四周的行人也渐渐地少了,真子学得很认真,还没有想走的意思。
  “真子,天很晚了,哥哥送你回家吧!”
  真子抬头望了望天,眨眨眼睛说:“我得去接姐姐,不用你送。”
  “不行,哥哥一定得送你,不然哥哥明天就不来了。”
  “好吧!”
  真子抓着肖晓晓的手高兴地一腐一拐的向前走去,穿过地下通道来到一个十字路口,肖晓晓问:“真子,你姐姐在哪儿上班呀?”
  “前面向右拐不远就到了”
  真子头前带路,马路两边灯火辉煌,酒吧,歌厅霓虹闪烁,这是一条非常繁华的街道,街道行人依旧,上海的夜生活又有一番景致。
  在一个酒吧前真子站住了,肖晓晓抬头看了‘老上海酒吧’的字在闪烁。
  “我姐姐就在里边”
  “你自己进去吧,我也得回去了,明天不见不散,老地方。”
  “老地方”
  真子高兴地进去了,肖晓晓吹着口哨回到了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