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玄幻魔法›娃娃领主
娃娃领主 连载中

娃娃领主

来源:夜猫 作者:专一 分类:玄幻魔法

标签: 张扬 戴斯 玄幻魔法

张扬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就结束了,但是他在另一个世界的旅程,却刚刚开始展开

《娃娃领主》章节试读:

第43章  魏福河要来了


第43章  魏福河要来了
  众人全都点头称是,散会以后,张扬又对克里和亚铁着重的交代了一下,让他们把资源优先的向军部,信息部,商业部和文化部倾斜,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把这四个部先发展起来,克里和亚铁一一记下。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光阴荏苒,转眼间不知几个春秋已过,张扬已经由一个孩童成长到少年了,五年过去了,张扬也十二岁了,拉兹甘省经过五年的发展也已经今非昔比了。
  现在拉兹甘省拥有军队二十万,被张扬编为五个集团军,共二十个军,四十个师,可以说是兵强马壮,还有一个魔法军,前面被张扬从阿斯钢商会救下的五个六级法王强者都投靠了张扬,这五人正好是金系,木系,水系,火系,土系这五系魔法师,五人分别叫金鑫,木森,水淼,火焱,土垚,他们经过了张扬的考验,已经可以完全信任了。
  张扬就结合五人的属性,把军队的魔法师按照属性划到了各自的名下,还让他们各自研究联合施展魔法,已求达到最大效果,现在研究的有些眉目了。
  不过这些军队都被张扬安排在了精灵森林里面,外人是不知道的,放在人前的就有二万军队而已,这还是张扬找左倾天特批的呢,按照正常来说,一个侯爵就允许有三千私兵,多了就有要造反的嫌疑。
  现在拉兹甘省综合学院已经成为了全大陆最好的学院之一了,学院拥有各个职业的教学,总共有学生近三万人,每年都可以为军队和地方输送大量的人才,解决了拉兹甘省飞速发展人才缺口。
  再说张扬收养的摩卡,这五年来小家伙那是勤修苦炼,一分钟也舍不得耽误,张扬几次劝说也没有多大成效,现在摩卡已经是剑豪强者了,基本上一年一级啊,这样的修炼速度实在是令人咂舌啊,而张扬抚养的孤儿这五年来也有四百多人,张扬特意安排了专人教导他们,这些孩子也都争气,有战士或法师天赋的都是勤修苦炼,成绩喜人,那些天赋不行的在文化课都是出类拔萃,一个个都对张扬那是忠心的不得了,外人管这些孩子都叫“侯爵暗手。”比喻他们就是张扬隐藏在暗处的手脚,张扬对这些孩子也是满意的很。
  至于矿产部那就更是发展的好了,作为早期拉兹甘省的支柱产业,现在魔晶已经都留为自己用了,现在矿产部下辖三座魔晶矿,十二座铁矿,六座铜矿,两座金矿三座银矿,再加上毛毛开采的那座空间石矿,这些矿基本都在精灵森林里面,现在精灵森林的外围已经被张扬开发的差不多了,按照张扬的指示,现在已经不再向里开发了,张扬也怕过度挤压魔兽生活空间,引起核心圈的高阶魔兽怒火,那就得不偿失了。
  信息部的发展是最快的,托瓦借着华夏商会的便利条件,在西面诸国都已经安插了人员,现在正在向三大帝国渗透,每天都有大量的信息传回拉兹甘省,在经过层层筛选就会到达托瓦手里,托瓦在筛选出重要的送到张扬手里,现在信息部已经可以高效快速完整的处理海量信息了,为张扬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信息。
  要说这些部里发展的最有影响力的还得说是商业部,现在拉兹甘省的经济来源就指着商业部呢,现在省城已经扩建了一大圈,原来的省城已经成了内城,新扩建的叫外城,外城足有二十个内城大,在城外靠近码头的地方又建了个卫星城,主要用来存放各种货物,在城内只进行交易,提货都得到卫星城去,现在拉兹甘省一天的人流量就能达到三百万,可见交易量有多么庞大,而海运又是最集中的,现在张扬有四十只船队,每只船队又货船十到二十艘不等,以两条河和海路为主要路线,基本涵盖了整个大陆,每天都有出海以及送货的船穿梭在拉兹甘省的码头上,拉兹甘省的码头已经成为大陆第一大的码头,也是最繁忙的码头,大陆西南的物资经此运送到世界各地,又把世界各地的物资运回来,生意是好的不得了,曾经有人也想自己搞海运,但是他们的船只要一到海里,就会遭到海族的围攻,最后船毁人亡,几次之后,也就没人敢在与张扬争饭碗了,张扬一年就凭海运一项就可以过得滋滋润润的了,更别说还有那么多税收可收,再加上华夏商会,可以说张扬现在一天挣的钱就是个天文数字了,可是别人只有干眼馋的份,想竞争都没办法,因为张扬做的都是独门买卖,海运没人争,华夏商会卖的多数都是精灵族以及其余异族的工艺品,别人根本没有货源,所以张扬现在是闷声发大财。
  这天,克里和亚铁一起来找到张扬,克里说道:“大人,再过一个月就是您的十三岁生日了,今年以什么规格过啊?”
  张扬面露无奈,苦笑着说道:“还是从简吧,你也知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就还是内部几个人一起吃个饭就的了,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
  克里和亚铁都面露难色,这张扬每次生日都搞得简简单单,下面有很多人送来贺礼也被退回,弄得克里和亚铁很是为难。
  张扬看到二人的脸色,也知道让二人为难了,于是说道:“这样吧,你俩告诉下面的人,我现在年龄太小,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在开始庆祝生日吧,这样也就少了不少麻烦。”
  二人苦笑着点点头,告辞回去了。
  张扬在拉兹甘省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可在虎啸王国的王都,魏福河这一天却是唉声叹气,大儿子魏天问道:“父亲,又接到拉兹甘省发回的密报了?”
  魏福河抬眼看了看魏天,叹口气说道:“可不是吗,你说自打张扬那小子到了拉兹甘省,居然用了不到七年就把一个鸟不生蛋,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硬是给经营的成了个聚宝盆,每当我想到那个小子一天挣那么多钱,就气得牙根痒痒,当年我们家族的肯利商会就是被这小子夺去的,害的家族损失惨重,我还没找他报此一箭之仇,没想到几年间他就发展的这么好了,哎,气死我了啊。”
  魏天转了转眼珠,笑着说道:“父亲,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想个办法把这钱给弄出来不就得了吗?”
  魏福河恨恨的说道:“你知道个屁啊,陛下当年可是下过旨的,免她十年赋税,要不我早去收税了。”
  魏天一乐,摆摆手说道:“父亲此言差异,谁说不收税就不能让他掏钱了,我记得前几天陛下还说过卡特这几年又有点不老实,估计在不久的将来又要犯边,所以命令部队要抓紧训练,还要招兵,可您一说到得需要大笔的财物,陛下就沉默了,看来国库也不充足啊,我们就跟陛下奏本,让陛下向张扬下旨募捐,我想张扬还不敢抗旨吧,如果他捐的少,我们就求陛下治他个大不敬之罪,到时候张扬就怎么也不好受了。”
  魏福河想了想,笑着说道:“恩,你说的有理,明天上朝我就奏请此事,一定要把那小子给掏干净了,哈哈哈。”
  第二天早朝,魏福河跪倒在朝堂之上,高声说道:“陛下,近几日陛下都在为训练兵士的经费问题而愁眉不展,臣也是焦急不安啊,但是奈何臣也是囊中羞涩,无法为陛下分忧啊。”
  左倾天看了看魏福河说道:“爱卿不必烦恼,朕自会解决此事。”
  魏福河又道:“陛下,现在国库不足,给省理应支持王国度过此事,臣近日听闻拉兹甘省被张扬侯爵治理的颇有声色,财政税收亦是逐年增多,现在以是十分富足,当年陛下照顾他年纪尚小,免他十年赋税,按说张扬侯爵应该是感谢陛下天恩才是,而现在国家有难,张扬侯爵理应为陛下分忧才对,退一步来说,就算让他先交几年税赋,等国家过了此次之后,再行减免也是可以的,我想张扬侯爵定不会不通情理,所以微臣请陛下降圣旨一道,由微臣前往拉兹甘省,向张扬侯爵讨些钱粮,已过此次危机,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左倾天沉思一会说道:“那也好,就烦劳魏爱卿跑一趟,不过对张扬要好言相说,陈述利害,不得威逼于他,当年朕也有愧于他啊。”
  魏福河说道:“臣领旨。”
  第二天,魏福河带了一队护卫,赶往拉兹甘省,刚到王都城门,就看见张剑豪站在那里,
  张剑豪见魏福河到来,一挥衣袖说道:“你个老匹夫,居然算计到我们张家人的头上了,今天我就站在这里,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么出这个城门?”
  魏福河阴笑说道:“张剑豪,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我此次乃是奉旨出去,那就是钦差,你要是胆敢阻我去路,我就可以派人将你拿下,在说张扬能为陛下分忧也是你们张家的荣幸,你最好给我躲远点,否则别怪我无情。”说完,就向城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