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天上掉下个大美人:萌动逸生
天上掉下个大美人:萌动逸生 连载中

天上掉下个大美人:萌动逸生

来源:夜猫 作者:小调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左哥哥 左逸

在一场激烈的斗争中
不知是偶然还是如何晏冰穿越了时空
掉落在正在洗浴的左逸的浴缸中
很是不幸的晏冰砸到了头失去了记忆
惊吓过后的左逸拉着受伤的晏冰到医院检查
最终得知晏冰是真的失忆
又见她可怜便为她取名为左萌
将她带回家中
两人的生活便正式开始
展开

《天上掉下个大美人:萌动逸生》章节试读:

精彩节选

第25章  身世


第25章  身世
  “青护法,为何如此之久,主上还仍是未归?”
  白发苍苍的老者上前鞠躬作楫询问。
  青风一脸平淡无痕,轻声敷衍:“白长老,主上,还颇有要事,大概不便几日就会回来,请在多稍等些日子。”
  “可是这已经过去三个月了,这群龙无首的,恐怕不妥吧。”
  “白长老是在说本护法无能吗?”青风有些甚怒。
  “青护法多想了,老臣并不是这番意思,只是如今这”白长老欲语又止,对于青风,他一点也不惧怕,只是一个小毛孩而已。
  “白长老,大可不必担心,这主上可是留有后招,对付那些想要趁机而入的人还是足够的,若是还想要以下犯上的话,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我想应该没有人敢愿意挑战吧。”青风凝视着白长老,他一直告诫自己不可生气,不能打草惊蛇,对于这个白长老,他一点都不感冒,这个人一直就跟主上对着干。
  “嗯,主上英明!”
  即使年过半百,历经大风大浪,可是这个青风常日跟随在主上左右,还是有几分气势,白长老有些承受不住青风的凝望,似乎一切的秘密都暴露在他的面前。
  “众位还有事要禀报的吗?若是无事,便可退下。”
  收回自己的霸气,依旧那么淡然。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有上前,齐声说了句后退,便全部退出大殿。
  “青护法。”
  “嗯?红护法,还有何事?”
  “可否告知在下主上到底身在何处?我可以前去助他一臂之力。”
  “这我也无法做主。”
  青风一脸哀愁地摇了摇头。
  这让红叶很是不解:“为何?难道主上说明不让我们前去吗?”
  “这倒不是,而是现在如今是多秋之期,为怕出事,主上才只带黑风一人,而我们便留下为下一个新主搞定一切麻烦。主上留有口御,说是他若是半年之内还未回来,那就要另立新君。”对于这个从小与自己忠心对待主上的红护法,青风认为应该是时候让他知道了,这样也以防日后有个照应。
  “这难道主上遇到不测吗?”
  “不知,但如今已过三个多月,一点消息全无。还剩一半时间,若是再等三个月以后还未回来,便立他的堂弟任风思为主。”
  对于任风思,青风觉得主上很有眼光,任风思手段果断,心思紧密,是个当君主的料子。
  红叶似乎还想再多询问些,可是又见青风眼眶下那深深的黑眼圈,便在不忍多问下去,只好先行告退。
  青风看着大殿外开始飘落的树叶,起步走出门外,不免有些多愁善感:“主上,你到底出了何事,为何还迟迟未归,属下都快有些支撑不住了”
  庄严肃重的大殿,门外那几棵挺直不倒的梧桐,显得有些可笑
  刚下飞机的左逸心情还是不错,但是回到家后,沉寂的气氛,让他感到不安,难道出了什么事?
  快步走向左萌卧室跑去,这个时候那个小家伙一般她都在房内午睡。
  可是打开卧室却不见人影,然后自己的房间,书房,游戏室
  全都没有找到,随手拉过一个人,才知道原来她在后院
  放下不安的心,还不等下人讲完,早就向后院跑去。
  脸上满是笑容的左逸,他想快点见到她,才几日不见,他就非常想要见到她,真的应了那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小家伙,你怎么没睡午觉啊?你让我找了老半天的说。哎呀,还是这么漂亮。啧啧,你可让哥哥我想死了,来,让哥哥抱一个。”
  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的左萌听了左逸这没皮没脸的话,满脸通红:“不害臊的人。爸妈还在这里呢。”
  左萌说还是这么说,但是还是乖乖的站起来让左逸抱。
  “咦?爸,妈,霍叔叔,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该不会就是为了等我才在这里?难道你们要讨论婚事?”
  左逸将左萌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明明旁边还有椅子。
  “你个臭小子,有了媳妇,眼里就没有我们了是吧,小心不让你娶老婆。”
  闫心表示她在吃媳妇的醋,为什么家里已经有了个大白眼狼就算了,还来了个小白眼狼
  “别不正经,我们有事跟你说,不,准确的说是萌萌有事跟你说,不过这事跟婚事没有关系。”左爸爸轻饮一口咖啡。
  “跟小家伙有关?什么事?”左逸很是艰难地换了个姿势,准备让左萌坐的更加舒服,也让自己抱的更舒服。
  “萌萌?”左逸有些疑惑。
  左萌低着头,是人都可以感觉到她很紧张。
  左萌这样,把左逸的心也提起来了:“你不会要告诉我,你你怀了别人的孩子吧?”
  “噗”的一下,把正在喝茶的闫心一口将茶水喷了出来,只是可怜了站在她身边的管家,脸上还残留着茶叶。
  霍管家默默地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拭起自己的脸。
  闫心安慰了下受伤的霍管家之后,轻拍一下左逸的脑袋:“想什么呢你,怀你个头,你两天去怀个看看。”
  严肃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
  左萌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那么紧张,轻抓起左逸的手,握住:“逸,我没事的。”
  侧过身,靠在左逸肩上,整个人都窝在左逸的怀里:“逸应该知道魔界吧。那个爸爸的出生地。”
  左逸看向左儒义,见他点了点头:“嗯,知道。”
  “爸,已经告诉我一切了,原来爸是跟我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啊。”
  “小家伙,你”
  “没错,现在的我恢复记忆了,一切的记忆,过去的、曾经的,一切,一切。”
  “既然你早就想起来了怎么不说呢?”
  “我那么不堪的身世怎么可以让你们知道,要是你们知道我以前做的事,你们不会对我向以前那么好,甚至还会嫌弃我,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我已经离不开你们了。”
  “傻瓜,你怎么会那样想,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最爱。”
  “逸”
  “小家伙”
  两人深情地拥吻起来。
  而在一旁观看的众人们神色各异。
  左妈妈倒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两人,霍管家却是依然很淡定地擦拭着脸上的残留,毕竟这种事看多了,都眼神疲劳了。他都觉得自己都快长针眼了。反而是坐在一旁的左爸爸开始不自在,原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行为,很是看猴戏的感觉。
  假装地轻咳一下,示意他们的旁边还有人,不要这么若无其事的恩爱,很碍人眼。
  左萌依依不舍地推开了左逸,虽然她还想继续,但是正事还没办。
  拉拉衣摆,开始很正经地说:“其实我的本名叫做晏冰,我是一个孤儿,这个名字是少爷为我取的,很好听是吧。其实我的少爷大家也都认识,就是那个任焰,这次来就是想带我回去。”
  感觉到左逸的异常:“不要担心,我不会走的,我舍不得。”
  左萌对着左逸笑了笑,接着说:“他收养我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半点不大的孩子,而他当时也不过五、六岁,那个时候他为了照顾我,是又当哥哥又放爸爸的,所以对于他的一切请求,我都不会拒绝,毕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在他培养我的期间又收养了几个孩子,我们共同为他卖命。这些选择都是我们自愿的,并没有任何的强迫。少爷是王之子,根本不可能生活在卑微的平民世界里,最后他还是被抓了回去,我们也了解少爷受到多大的痛苦与折磨,于是便陪同他一起回去。回去后,少爷对我们的训练更加的残酷,可能他觉得他现在极度的需要力量,但是我根本不会怪他,是他再度给了我生命,也是他让我在这个世界占据一角。其实曾经那每晚的梦境都是真的,那些变异的人,以及一切一切的,都是他在培养我。他希望有个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而那个人就是我。可是,一次意外,少爷的父亲,也便是是君主,他发现了我这个杀手,想将我收进他的门下,让我替他暗杀,于是少爷也便顺手推舟让我进入,进入后,主上让我刺杀一些大臣,不能说没有坏的,但大部分都是无辜的。我不敢违抗,这样就会毁了少爷的一切计划。可惜,主上太聪明了。根本一切就没瞒的过他的眼睛。暗中,他派人跟踪我,少爷那,也有监视。他甚至试探我们,让我们对决。为了一切,为了我的安全,少爷可是想破脑袋,才想出一个很愚蠢的办法,居然把我送到这里,一切都是他暗中策划,他怕我知道后不肯离开,才出次下策。不过我很高兴他这个下策”
  当左萌很是风轻云淡的讲出来,左逸就觉得很是心疼,她当初是需要多大的毅力才可以抗过来。
  “萌萌,很痛是不是?来,让妈妈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痛了。”闫心一脸的心疼样,上前就拉起左萌的手开始吹气起来。
  在左萌的手上还留有许多淡淡的伤痕,没有很近的距离看,是根本就不会觉查到。
  如若不是他们是她最亲近的人则根本就不会发现。
  “妈!呜呜”
  谁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根本就是两个女人一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