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情深恨亦深
情深恨亦深 连载中

情深恨亦深

来源:夜猫 作者:七月流苏167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白瑶 黄光

白瑶只感觉到一阵温暖,莫乘风那有些火热的心脏此刻正有规律的跳着,连带着白瑶的心也跟着跳跃,白瑶只觉得心中一阵感动,但是她又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享受莫乘风的怀抱,莫乘风现在就是那个愚蠢的农夫,而她就是那条忘恩负义的毒蛇
展开

《情深恨亦深》章节试读:

第40章 


第40章 
  直到第二天清早,白瑶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但是不一会儿,就听到静静有些急促的叫声。
  白瑶只觉得有些累了,只觉得眼睛都有些发胀,看着静静叫的这么急,当下也只能勉强的睁开了眼睛,一脸纳闷的问道,“怎么了静静?”
  “小姐,你不是说要给新月公主打扮的吗,那边来人了。”静静说话的时候,也不由得看了看外面的那两个人,虽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静静总是有一种讨厌的感觉。
  白瑶听到静静这么一说,当下也就不由得已经,她似乎已经把这件事请给忘记了。
  今日是新月公主的大婚之日,并且还要给新月公主打扮,白瑶只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做的实在是有些太不称职了。
  本来昨天她就应该过去看看新月公主,和新月公主说说心里话的,但是白瑶看着莫乘风还没有回来,心中也很是着急,只能在床上一个劲儿的等待,却没有想到,这一等,竟然就是一夜。
  这一夜也就这么的过去了,白瑶居然还睡过了头,当下白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胡乱的弄了一下,就赶紧的去了新月公主那边。
  此刻新月公主那里宫女们进进出出,显得很是忙碌的样子,而且早些天就已经开始张灯结彩,只是白瑶昨天没有注意到罢了,今儿个白瑶一起来,就发现连别苑也已经变了大红,之后一路上全是张灯结彩,颇有一种喜庆的味道。
  新月公主这边更是染红了半边天,红毯一直延伸到了白瑶的脚下,白瑶不由得避开了红毯,移着小碎步赶紧的往里边去。
  众人见是白瑶过来了,也纷纷的给白瑶让了一条路,宫女们的行礼也早已经被白瑶忽略,只是屋内并没有看到新月公主的身影,白瑶的心中也暗叫不好。
  这时候王后娘娘也看到了白瑶,一脸担忧和着急的冲白瑶这边走了过来。白瑶只觉得好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莫不是新月公主中途逃婚了吧。当下白瑶的心里一紧,只好赶紧的问道,“母后,这边是怎么了?”
  “新月还在里头呢,说是非要等你过来给她梳妆。那几时都快到了,她还是那么的任性,不让人省心呐。”王后娘娘说这里的时候,也不由得又摇了摇头,显得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白瑶听到王后娘娘这么一说,当下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么一件事情,她还以为出了天大的事情呢。
  “母后,我进去就是了。”白瑶也就冲王后娘娘笑了笑,让她放宽心,她来了,这会让就进去。
  屋内此时又传出了新月公主那刁蛮任性的声音,“你们都给我滚,今儿个姐姐不来,我就不走了!”
  白瑶听到新月公主的喊声,当下也不由得和王后娘娘相望了一眼,只觉得有些发懵的感觉,王后娘娘也只好点了点头,示意白瑶赶快进去。
  于是白瑶也就边走边亲热的说,“妹妹,是姐姐,快开门。”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
  白瑶还在愣神的时候,新月公主就直接将她拽了进去。此刻新月公主身上也就只裹了一件衣物,这会儿看着白瑶来了,脸上也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姐姐,你可来了,要不然可是误了我的吉时了。”
  白瑶看着新月公主这么着急,都还能非要自己过来,当下白瑶也不知道是觉得自己谁的过头了,还是说新月公主实在是太有耐心了。
  看着新月公主那一脸兴奋地样子,和昨天白瑶看到的伤心失落,完全是两回事,当下白瑶也就不由得有些奇怪,这哪里是嫁自己不愿意嫁的人,分明就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自己心爱的人儿在一起的焦心模样。
  “你这会儿还知道着急了啊。”白瑶一边帮新月公主缠着身体,一边不由得打趣着说。
  新月公主听到白瑶居然还取笑自己,也不看看都是什么时候了,于是当下也就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随后就又才说,“姐姐还取笑我,昨儿我可是等了姐姐一个晚上。”
  白瑶听到新月公主这么一说,当下也就觉得有些不好一起起来,随后也只能讪讪的笑了一声,结婚这样的事情,白瑶还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别人的婚礼白瑶就更是没有碰到了,她哪里能够想到这么的多,又没有人告诉她。
  新月公主见白瑶不说话了,当下也就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看着白瑶梳着奇怪的发鬓,嘴里却依旧有些空闲不下来,“姐姐,你送的礼物我都看到了,漂亮是漂亮,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只是觉得很好玩。”
  说完新月公主就直接伸出了手,中指上带了一个戒指,还有一个则放在了梳妆台上,此刻新月公主正一脸好奇的看着那戒指。
  “这是婚戒,只有两个相爱的人才可以戴的。”白瑶看着新月公主那一脸好奇的样子,当下也就不由得笑着说,随后白瑶也只觉得新月公主实在是有些反常了,当下也不由得打趣问道,“怎么,大姑娘出嫁的,怎么都不紧张啊?”
  新月公主听到白瑶这么一问,当下也就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就是前俯后仰的,弄得白瑶的手也不由得跟着新月公主的摆动而摆动。
  “反正都是要嫁了,我也别无选择,倒不如开开心心的,反正现在我还有这么漂亮的婚纱呢。”新月公主看了看张自己身上的衣服,当下也就笑的花枝招展,前俯后仰。弄得白瑶不由得让新月公主先停下来,别弄坏了头发。
  白瑶没想到新月公主心里居然这么想的,这高兴只不过是悲伤过头了。白瑶只觉得一种失落和伤感漫上了心头,她不希望新月公主这样,她希望新月公主可以得到幸福。
  但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白瑶也无可奈何了,想来这婚必定是要成了。白瑶虽然觉得有些不甘,但是为了大全考虑,白瑶还是不由得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不再乱说什么了。
  新月公主的笑声还在继续,肩膀也在轻轻的抽,动,新月公主的眼中似乎有了些泪水,但是为了不花妆,新月公主只能一个劲的眨眼睛,不让她掉下来。
  此刻新月公主的眼睛真的像是一汪清水,那么的清澈,更重要的是,那水简直就是要流了出来。白瑶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她将头发轻轻的盘在了新月公主的脑后,随后才很是哀伤的说,“你要是想哭,就哭一会儿吧,生在皇家,就必须时刻知道自己的使命。”
  新月公主听到白瑶这么一说,反而连忙的摇了摇头,新月公主是羡慕白瑶的,白瑶虽然在外面流离失所的那么多年,但是她却遇上了一个全天下最优秀的男人,并且还是那么的爱她。
  而她自己大概是以前享受的多了,将幸福都已经用完了,想来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究竟会是怎样。新月公主的心中也不由得一阵难过,但是她却又笑了笑,美艳如花的说,“姐姐说的这是哪里话,妹妹今儿个大喜,怎么还能哭呢,虽然说找不到向姐夫那般的男人,但是新月倒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白瑶听到新月公主这么一说,当下也只能使劲的点了点头,在低下去的那一瞬间,白瑶一眨眼睛,也就让眼泪掉了下来,干净利索。
  随后白瑶也就笑了笑,她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高兴一些。
  新月公主这时候却又变得异常沉默了,她看着镜中还在为自己伤心的白瑶,当下心门有就慢慢的闭合了,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她只不过是被荣华富贵所圈养的女子,到头来终究是会派上用场的。
  白瑶也是被沈长然拿出去和亲了,去保住现在所有的一切,白瑶是赌赢了,她获得了幸福,新月公主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白瑶那般的幸运,找到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
  “好了么?”新月公主那长长的睫毛不由得盖住了眼睛,她垂下眼帘,尽管此刻新月公主也知道自己美艳无比,但是却终究没有了欣赏的欲,望。
  白瑶看着镜中那娇媚的容颜,那红唇娇艳欲滴,配上那毫无瑕疵的白玉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双弯弯的柳叶眉让新月公主显得更加的灵动。只是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此刻却布满了哀伤,让这些盛装都不由得蒙上了一层轻纱,显得有些不真实起来。
  白瑶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她将那红色的轻纱放了下来,蒙在了新月公主的脸上。或许这一次,是白瑶最后看到新月公主的面容了吧。
  “吉时到!”外面一阵尖锐而又花哨的声音响起。
  新月公主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白瑶也不好怎么的催促。当下白瑶也只好帮新月公主整理的毫无瑕疵,这时候新月公主才站了起来,没有停留,直接就走了出去。
  白瑶跟在后面将裙摆整理平坦,这才也随后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