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末世浮生之恋
末世浮生之恋 连载中

末世浮生之恋

来源:夜猫 作者:狒狒鱼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李风 秦始皇

请不要把我埋葬在这里
这里有一种动人的神秘的美……
树林呈现出不祥的华丽
绯红的秋叶在低语微微
我说我真的爱你,轻轻的远离
笼罩着孤苦凄凉的地面
时而有一阵冷风突如其来
仿佛是风暴将临的呓语
没有人相信你,万物凋谢
也没有人想起了你
在地球生物的眼里,你们被称作
一群没有污点的诗意展开

《末世浮生之恋》章节试读:

第26章  我们都早已经沉沉入睡了07


第26章  我们都早已经沉沉入睡了07
  距离暗影魔法学院开学的日子还有不到两天了,圣奥却想留在自己的家中继续和天玄修炼魔法技能。
  望着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巅峰导师,圣奥只得无奈的摊了摊手,旋即佯作恶狠狠的剐了掩嘴偷笑的猫子一眼。
  “呵呵,今日的登记便先到此结束吧,我们还会在此处提留七日,其他的,等开学之后再交代你们。”将手中的羊皮卷缓缓卷拢,巅峰导师柔声笑道。
  闻言,帐篷内的众人,顿时满脸欣喜。
  望着那微笑的巅峰导师,圣奥上前一步,干笑道:“巅峰导师,我还有点事情…”
  “哦?圣奥小天才,还有什么事要与导师说么?”抬起苍老的脸庞,巅峰导师戏谑的笑道。
  别扭的称呼,让得圣奥讪讪一笑,捎了捎头,试探的问道:“那个…我想,我或许不能和你们一起前回暗影魔法学院了,因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我去完成,巅峰导师,不知道,我能不能请点假期啊?”
  “请假?”略微一怔,巅峰导师白眉微蹙,轻声道:“按照规矩,暗影魔法学院的学生除了一些特定假日之外,是没有其他假期的。”
  “可我真有些很重要的事。”圣奥耸了耸肩,末了,还郑重的添了一句:“非常重要,甚至到了非去不可的地步、”
  一旁的猫子,听得圣奥的话,精致的脸蛋,变得黯然了许多,小手漫无边际的把玩着青丝,本来还因为可以重新回到暗影魔法学院而略微有些雀跃的心情,顿时有些意兴阑珊了起来。
  “请假?”听见圣奥的话,圣燕儿同样是怔了怔,旋即疑惑的盯着前者。有些感到莫名其妙。
  望着圣奥郑重地脸色,巅峰导师蹙着白眉沉吟了好半晌,方才轻点了点头,柔声道:“好吧。你需要多久的假期,若不是太久的话,以我的权职,倒还能替你争取过来。”
  瞧着巅峰那双泛着柔和地眸子。圣奥忽然地感觉到脸皮有些发红。沉默了一会后。他方才尴尬地道:“或许…一年左右吧。”
  此话一出口。帐篷内陡然安静。一道道惊愕地目光瞬间转向那正在讪笑中地少年。一年左右?这一刻。众人似乎都是以为自己地耳朵出了问题。请假地不是没见过…可这刚刚入学。就直接请一年…这种事。在暗影魔法学院建立以来。似乎还是头一次。
  “圣奥。你这人…胃口也太大了吧?一年?他不会是故意不想在去暗影魔法学院地吧?”目瞪口呆地望着圣奥。巅峰导师有些愕然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圣燕儿同样也是有些搞不清楚圣奥这究竟是搞地哪一出。
  “…你是在和我说笑么?”眨了眨修长地睫毛。巅峰导师被圣奥地话。搞得有些哭笑不得。请假一年?这都几乎相当于请了接近三分之一地总在学时间了。
  圣奥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是很认真地在与导师商量。”
  白眉紧皱,巅峰导师望着圣奥的脸庞,其上虽然布满着无奈,不过却是寻不出一丝说笑的意味,叹了一口气。巅峰导师摇了摇头,轻声道:“这假期实在是太长了,我可作不了主,你还是少一点吧,以你地潜力,在学院里,一定能获得最好的培养,你何必浪费自己的时间?”
  听着巅峰导师地劝说,圣奥苦笑了一声:“这已经是最保守的时间了。”
  巅峰导师素手轻轻揉着光洁的额头。看来先前她的预料很正确。这小家伙现在还没有正式成为自己的学生,竟然便已经带来了如此让人头疼的难题。看来,他还真有成为一名刺头学生地潜力。
  “假期太长了…”再次摇了摇头,巅峰叹道,话语中,已经有着点点拒绝的意味。
  “如果不能请假一年的话,我想,我或许得退出了,明年如果有机会,那我再来参加暗影魔法学院的重新招生吧。”圣奥抿了抿嘴,有些无奈的轻声道。
  “退出?”听着圣奥此话,帐篷内顿时有些动了起来,一旁的圣燕儿,更是急得直跺脚。
  见到圣奥以退出相挟,巅峰导师柔和的脸颊终于略微有了些变化,她可舍不得自己招的天才学生跑了,眸子紧紧的盯着那倔强地少年,片刻后,声音轻柔地道:“圣奥,你就不要为难导师了好不好?你所要求的假期,实在太久了。”
  夹杂着一丝恳求地轻柔声音,再配合着巅峰导师那张温婉动人的老脸,几乎有种让得男人说不出拒绝的诱惑力,至少,现在帐篷内的大多数男学员,在听见此话后,已经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待得回过神来,都是满脸通红与尴尬。
  在这般温和柔弱的攻势之下,圣奥同样是心脏急促的跳动了几下,不过其定力毕竟远非常人可比,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摇了摇头,认真的道:“巅峰导师,这一年假期,我必须请!任何东西,都改变不了。”
  望着那回答得极其坚定的少年,巅峰导师再次大感头疼,素手轻揉着光洁的额头,片刻后,终于被圣奥的倔强惹出点点火气的她,忽然猛的坐起身子,咬着白牙快步行至圣奥面前,嗔怒道:“你这小家伙,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请那么久的假,对你能有什么好处啊?”
  “呃…”望着那难得发怒的巅峰导师竟然被圣奥惹起了怒火,众人顿时满脸惊愕,旋即无奈摇头。
  “这家伙连死人都能气活,导师遇见他,也算是倒霉了。”回想起自己每次被圣奥气得暴跳如雷的模样,圣燕儿便是对巅峰导师升起一种同病相怜的同情感觉。
  看着那站在身前,俏脸嗔怒的巅峰导师,圣奥也是尴尬的笑了笑,能把性子柔和的导师气得这般失态,自己也还真算是有些本事了,不过,这假,今天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
  圣奥依旧无动于衷,目不斜视的道:“导师,我也有自己的苦衷,您就批准了吧,不然…我还真只有退出招生了。”
  “你敢!”好不容易收到一名堪称妖孽级别的学生,巅峰哪会轻易放过,当下杏眼一瞪,叱道。
  圣奥耸肩,不置可否。
  望着圣奥这幅满不在乎的模样,巅峰也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老脸微红,退后了一步,沉默半晌后,忽然微眯着美眸,淡淡的道:“真的打算不顾一切,都要请一年的假期?”
  瞧着巅峰导师忽然变得淡然的模样,圣奥心头微紧,目光盯着那双美丽眸子,却是从中寻出了一抹危险的信号。
  见到巅峰导师的这副模样,与之相处一年多的圣燕儿等人,顿时心头大感不妙,这时候的巅峰导师,无疑已经进入到了危险状态。
  虽然已经察觉到了一点不对的苗头,不过这种时候,就算是刀山火海,他圣奥也只得硬着头皮上了,咽了一口唾沫,当下干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圣奥点头,巅峰导师缓缓的吐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巅峰导师淡淡的道:“好吧,请假也并非不可能。”
  听着此话,圣奥却并未有所兴奋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肯定还有后话。
  瞧着不动声色的圣奥,巅峰导师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白眉,显然,圣奥的定力,远超了她的意料。
  目光慵懒的瞟了圣奥一眼,巅峰导师忽然冲着他温柔一笑,轻柔的声音,却是让得在场大部分人对圣奥投去了怜悯的目光。
  “只要你能在导师手中走出二十回合,请假一年,那便一年,学院的任何问题,导师会全部帮你搞定!”
  听着巅峰导师此话,猫子一众女生,顿时替圣奥哀叹了一声,旋即同情的望着满脸苦笑的圣燕儿:“圣燕儿,节哀吧。”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咬着银牙,圣燕儿恨恨的跺了跺脚,眼眸中,却是掠过一抹无奈的担心。
  “怎么样?还请么?”笑吟吟的望着圣奥,巅峰导师温柔道。
  嘴角裂了裂,圣奥捎了捎脑袋,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不易察觉的戏谑,似是沉吟半晌后,方才在众人的注视下,狠狠的点了点头。
  “要请!”
  闻言,巅峰导师老脸上的笑意,更加美丽动人,同时…也更危险。
  听着圣奥竟然应下了巅峰导师的条件,众人不禁对前者投去许些“敬仰”的目光。
  虽说圣奥天赋非凡,可他与巅峰导师两者间的距离,却是犹如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玄级魔法师与玄级大魔法师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光依靠天赋,便能拉近弥补的。
  圣燕儿同样是被圣奥的应答搞得一愣,片刻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家伙看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
  “此处狭窄,我们去外边吧。”
  冲着圣奥淡淡一笑,巅峰导师率先对着帐篷之外行去,老态龙钟的身姿,摇曳间,释放着一股凄凉的迷人风情。
  圣奥摸着鼻子点了点头,举步跟上,帐篷内部的众人,在迟疑了一会之后,都是争先恐后的蜂拥而出。
  此时夕阳已经西落,淡红色的余光将广场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红地毯,被烘烤了一整天的青石地板,也开始逐渐的变得冰凉,站在广场**,偶尔还能看见外面已经稀疏了许多的人群。
  清爽的凉风从广场中刮过,让得刚刚出帐篷的圣燕儿等人,浑身为之一畅。
  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圣奥行至场中,与那笑吟吟的巅峰导师对立着,干声笑道:“待会,还请导师手下留情。”
  闻言,巅峰导师嘴角泛起温柔的笑意,素手缓缓抬起,纤指上的一枚绿色纳戒光芒微闪,一卷蓝色长鞭,泛着异样的光芒,突兀的闪现。
  长鞭通体蔚蓝。其上竟然有着浓郁的能量波动,长鞭握手处,被精心雕刻成巨张地蛇口,蛇口之中,一枚足有婴儿拳头大小的蓝色魔核,被深深的嵌在其内,长鞭之上,刻有一些奇异的魔法技能铭纹,纹路之中。散发着淡淡毫光。
  光看长鞭地造型。便能知道。巅峰导师手中之物。是一件经过精心打造地魔法武器。看武器中所蕴含地温顺能量。这件魔核武器地属性。竟然还是和巅峰导师相同。用这种武器战斗。后者地实力。几乎将会得到一两层左右地增幅。
  面对着圣奥地干笑。巅峰导师直接用行动向他证明:想从我手中轻易取得一年长假。没门!
  瞧着那挽着长鞭。俏生生地立在面前不远处地年迈老者。圣奥嘴角一扯。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喏。随便用件武器吧。”
  玉手一扬。巅峰导师从纳戒中取出一把精钢铁剑。纤指在剑柄上轻轻一弹。剑身便是化为一道黑影。对着圣奥疾袭而去。
  望着那飞掠而来地铁剑。圣奥身形动也不动。任由铁剑携带着劲气掠来。
  当铁剑距离圣奥身体仅有半米之时,忽然极其突兀的定在了身前,旋即掉落而下,斜插在了一块青石板的缝隙之中。
  耸了耸肩,圣奥拔出铁剑。胡乱的舞了舞,他从没学过剑法的斗技,所以用起剑来,也是颇为不适。
  圣奥的镇定,让得巅峰导师黛眉轻挑了挑,眼眸中闪过一抹赞叹,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定力,再加上其本身所具备的天赋。巅峰导师似乎能够预感。面前地小家伙,或许将会在强者的路上走得很远。很远……
  “开始吧?”
  巅峰导师手中长鞭随意的甩在距离圣奥面前几米处的石板上,其上所蕴含的能量水汽,顿时在石板上留下了一滩浅浅水渍,扬起俏脸,她笑吟吟的问道。
  “嗯。”
  缓缓点了点头,圣奥脸庞逐渐严肃,这是他第一次与大魔法师强者交手,虽说有天玄暗中相助,可与这种强者正面碰撞,也实在是让得圣奥心中有着不小的压力。
  瞧着即将开打的场中,圣燕儿纤手不由得紧张的握了起来,脸颊上地担忧,难以掩饰。
  “哼,狂妄的家伙,仗着有点天赋就敢与身为玄级五星大魔法师的巅峰导师战斗,还真是猖狂。”望着圣燕儿紧张担忧的模样,那本来因为圣奥所表现出来的天赋而有所收敛的干基拉,却在嫉妒心地驱使下,忍不住的再次出言讽道。
  “你说什么?闻言,本来啊心情处于担忧与紧张中的圣燕儿,顿时柳眉一竖,俏脸含怒的回过头,叱道。
  “说实话而已。”
  圣燕儿所表现出来的怒火,除了让得干基拉心头酸气更大之外,似乎并未有其他的效果。
  “你有什么资格说他?他敢与大魔法师战斗,可你敢吗?一天到晚就知道装出虚伪的笑意,可真遇见了麻烦事,却是缩得最快,我圣燕儿最恶心你这种表里不一的男人,想让我喜欢上你,死了都没可能!”
  圣燕儿冰寒着俏脸,冷冷的道,毫不留情地讽刺话语,让得周围地人有些目瞪口呆,相识这么久,她们何时见过圣燕儿如此对人说话?
  脸庞一阵青一阵白,片刻后,干基拉眼角抽搐的移开了目光,视线盯着场中地少年,眼瞳中,闪过一抹隐晦的怨毒。
  场外的冷声讽语,并没有干扰到气氛紧张的战圈,圣奥双眼死死的盯着巅峰导师,身体不断的轻微颤抖着,他知道,大魔法师师的攻击,不论速度,力量以及战斗经验,都远非往常所遇的对手可比,所以,此刻,他只得全神贯注的死盯着对方身体每个部位的轻微动作,以此来分辩,对方接下来的攻击方式。
  淡淡的瞟了一眼全身戒备的圣奥,巅峰导师浅浅一笑,右手一扬,手中长鞭犹如毒蛇出洞一般,在空中掠过一条淡淡的蓝影,对着圣奥竖劈而下。
  长鞭掠过半空,略微凉爽的空气,顿时多出了几分湿润。
  望着那几乎是跨越了十多米距离的长鞭。圣奥眼瞳微缩,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在长鞭到达头顶之时,身体豁然向左微微一移。
  长鞭带着破风劲气,贴着圣奥衣衫劈下,最后重重地砸在石板之上,一滩水渍,迅速浮现。
  避开了巅峰导师的一击,圣奥脸色凝重。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身体微微弓起,旋即犹如离弦的箭支一般,对着巅峰导师暴冲而去。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几乎是眨眼便至,然而就在圣奥即将进入攻击范围之时,一股劲气,却是猛的自身后传来。
  脸庞微微一变,圣奥身体骤然扑下,蓝色影子,从身后贴着脑袋横飞而出。
  身形前扑。圣奥对着地面猛的一掌挥出,强横的无形劲气重重的轰击在地面之上,顿时,一股反推力,便将圣奥的身形,送上了半空。
  人至半空,圣奥身体猛地旋转,手中的铁剑,借助着身体旋转之力。豁然脱手而出,对着巅峰导师甩掷而去。
  铁剑划破长空,黑影带起一抹尖锐的劲气,宛若闪电。
  淡淡的望着那破空袭来地铁剑,巅峰导师素手轻抖,手中蓝色长鞭豁然回转。最后犹如通灵一般,在半空中纠缠成一片蓝色墙壁。
  “叮!”铁剑与蓝色墙壁交接,顿时发出一声清脆的碰撞音,旋即,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寸寸断裂。
  望着那被震成十几截小铁片的断剑,巅峰导师嘴唇微翘,刚欲继续发动攻击,老脸。微微一变。
  只见半空中那断裂的十几截小铁片。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反镊而走,而且小铁片倒飞地方向。刚好便是圣奥所处之地。
  小铁片破空而掠,尖锐的破风声,较之先前铁剑甩掷的力量,还要强大不少。
  十几截小铁片,在飞掠了一半距离之时,强猛的推力,猛然间,自圣奥掌心中铺天盖地般的暴涌而出,地面上的尘土,也在圣奥这一击之下,弥漫了天空。
  “咻,咻,咻!”
  凶猛的推力,轻易的将小铁片之上的劲气化解,然后,十几截小铁片,猛地转向,以更加凶悍的速度以及力量,闪电般袭向巅峰导师。
  “小家伙果然有些本事。”望着圣奥以斗者实力,竟然能够作出起码需要大斗师才有可能使出的隔空吸物以及喷物,巅峰导师诧异的赞了一声,旋即素手在身前飞快的结出一个手印,体内魔法技能顺着特定的脉络,急速运转。
  “魔法洞天!”
  随着巅峰导师轻喝声地落下,其掌心中,大片的淡蓝魔法技能猛的喷涌而出,最后在其身前,形成椭圆形的蓝色洞天。
  魔法洞天,一种必须由修习水属性魔法技能之人才能掌握的防护魔法,级别并不高,只是黄阶高级而已,不过却极为的实用,欧亚大陆上很多精通水属性魔法的强者,大多都能够用自身强横的魔法技能,凝造出具有卸力效果的魔法洞天。
  魔法洞天足有半米多厚,在夕阳地射照下,反射出红蓝两色光芒。
  “噗,噗…”破空而来地十多块小铁片,击打在水镜之上,顿时将之穿透,不过在进入水镜内部之后,却是被其中的那股急流,将铁片上地力量,迅速化解而去。
  “铛…”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那些小铁片,从水镜中脱离而出,无力的掉落在石板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望着场中这闪电般的交锋,场外围观的众人,顿时对着圣奥投去惊诧的目光,他们没想到,这家伙面对着大魔法师级别的强者,竟然还有胆子主动发出攻击。
  攻击虽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不过圣奥却也并不沮丧,他知道,若不是自己依靠着“幽冥掌”与“火焰掌”互相配合的妙用,早就在那犹如鬼魅一般的长鞭攻势中落败了下来。处于半空的身形因为没有借力点,圣奥身体开始迅速的下落,然而就在圣奥离地不过两三米之时,蓝色长鞭,猛的贴着地面。犹如立起身子的毒蛇一般,对着圣奥缠绕而来。
  右掌曲卷,圣奥对准地面猛的一吸,降落地身形骤然落地。
  再次借助着“幽冥掌”的能力躲过一劫,圣奥脚掌刚刚接触地面,脚尖便是猛然一踏,微弓的身体,再次朝前一窜,终于是真正的进入到自己最擅长的攻击范围。
  圣奥并不擅长用兵器。他喜欢用**去搏斗,在近身攻击的霎那,拳,头。肘,腿…全身每处地方,似乎都成为了能够置人于死地的杀人利器,只要速度足够,他便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展出犹如暴风一般的狂猛攻击。
  欺近巅峰导师地身体,圣奥脸色肃然。拳肘腿脚闪电般的狂猛甩出,不过每一次的攻击,都将会被对方轻易化解。
  “火焰掌!”
  “劈石腿!”
  “重肘击!”
  好不容易得到疯狂攻击的机会,圣奥几乎是将所学地斗技完全的施展了出来,然而,所取得的效果,似乎却是微乎其微。
  在圣奥的感知中,面前的巅峰导师就犹如是在身体上覆盖了一层滑腻的水膜一般,每当他的攻击落在其身体上时。都将会被诡异地滑开,犹如在作无用之功。
  再次攻击了一次,目光刚好扫到巅峰导师眸子的圣奥,身体却是微微一震,他分明的从那双眸子中,寻出了一抹戏谑。
  心头警意大起。圣奥脚步刚想移动,却是骇然发现,脚掌上,竟然传出了一股粘力,将自己的脚掌粘在地面上,动弹不得。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圣奥眼瞳微微一缩,抬起眼,望着巅峰导师那似笑非笑的脸颊。嘴角一扯。身体不再移动,拳头猛的紧握。最后携带着体内最后所剩余的全部魔法技能,对准巅峰导师重轰而去。
  “六转莲花!”
  随着圣奥心中响起的暴喝声,拳头之上,青筋鼓动,略微有些深黄地魔力,覆盖拳头,最后携带着尖锐的破风劲气,狠狠的攻击向巅峰导师。
  圣奥攻击忽然的变强,让得巅峰导师眸中闪过一抹惊诧,玉手微旋,小巧的能量水旋浮现掌心,最后与圣奥的拳头,轰在了一起。
  “嘭!”
  一声闷雷般地声音,在空旷的广场上炸响,惹得众人侧目不已。
  交接的拳掌持续了瞬间,巅峰导师轻飘飘的退后了几步,满脸笑意的望着圣奥,轻笑道:“看来你的假期,似乎兑现不了了啊。”
  身体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圣奥方才脸色有些发白的将劲力化解而去,低头望着脚掌处,却是发现,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踩到了那被蓝色长鞭所制造而出的水团之中……
  “难怪刚才任我如何攻击她也不还手,原来是在诱惑我走进她所布置地陷阱…”回想起先前地一幕,圣奥顿时明白了巅峰导师的企图,原来她是在想办法将自己引以为傲地闪避速度给限制下来。
  “这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使劲的抬了抬脚,可以圣奥此时的实力,又怎能脱离得了一名大斗师精心所布置的陷阱。
  “呵呵,圣奥,一切都结束了哦,最后一回合!”
  笑盈盈的望着脸色急速变幻的圣奥,巅峰导师柔声一笑,素手一探,蓝色长鞭顿时缠绕在修长的玉臂之上。
  手掌紧握着蓝色长鞭把柄处的巨蛇口,巅峰导师红唇微掀,深蓝色的强猛魔法技能,猛然输入进长鞭之中,旋即喷涌而出。
  庞大的蓝色能量,犹如喷泉一般,在半空中翻腾不休,片刻后,竟然翻滚的凝聚成了足有三四米成的巨大水蛇,水蛇仰天一阵无声咆哮,巨大的水滴,从其身体中砸落而下,将地面侵得湿透。
  咆哮之后,水蛇在巅峰导师的控制下,带着有些恐怖的威势,铺天盖地的对着身形已经动弹不得的圣奥扑砸而来。
  望着那盘旋半空的巨大水蛇,围观的众人,顿时失声发出惊呼。
  “玄阶中级斗技:无法无天?”
  “天啊,导师竟然把这招都施展了出来,看来圣奥那小家伙,这次要受不小的苦了。”猫子惊叹的摇了摇头,旋即对着那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圣奥投去同情的目光。
  “导师这是在给那家伙下马威呢,以他那桀骜不逊的性子,若是不好好震慑一番的话,恐怕以后导师还真的有些难以管教。”圣燕儿无奈的叹道,她倒是一眼看出了巅峰导师的目的。
  虽然巅峰导师使用出了玄阶中级斗技,不过圣燕儿并未太过担心,她知道,巅峰导师并不会真的伤到圣奥,不然,以她的实力施展“无法无天”,又岂会只有这点声势?
  当初在学院,猫子曾经有幸看见过巅峰导师全力使用过“无法无天”,当时魔法技能所凝聚而出的水蛇,可足足有七八米长,远非此时这缩小版本可比。
  冷眼望着陷入困境的圣奥,干基拉嘴角挑起幸灾乐祸的冷笑,心中恶狠狠的诅咒他最好丧命在巅峰导师这记攻击之下。
  场中,巨大的水蛇,对着圣奥俯冲而下,巨大的风压,将圣奥的衣衫压迫得紧紧的贴在身体表面。
  头顶上传来的强大劲气,让得圣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大斗师实力果然恐怖,现在的她,恐怕连一半的实力都未展现而出,而自己,却已经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缓缓的抬起头,圣奥望着那在夕阳的余辉下,显得有些狰狞的巨大水蛇,眼眸逐渐闭上,嘴中苦笑着轻声道:“唉,天玄老师,出手吧,大魔法师,的确远非此时的我能抗衡。”
  “嘿嘿,小家伙,终于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在真正强者眼中,其实什么都不是了吧?强者的路,你还才刚刚踏出第一步而已!”淡淡的苍老声音,在圣奥心中缓缓响起。
  “的确很强。”
  圣奥点了点头,拳头猛然紧握,微眯的目光透过透明的水蛇,盯着远处那笑盈盈的温柔老人:“不过我相信,日后,我会变得比她更强!”
  “轰!”
  巨大的水蛇,终于临至头顶,最后狠狠的轰在了圣奥身体之上,顿时,大地为之一颤,水花冲天而起。
  望着那几乎被水幕遮掩视线的所在,巅峰导师微微一笑,按照她所掌控的力度,这次的攻击,足以让圣奥昏迷过去。
  “圣燕儿,将他抬出来吧,在水中长久侵泡身子,对身子不…”巅峰导师偏过头,对着圣燕儿柔声说道,然而话还未说完,老脸骤然一变,缓缓的回转过头,美眸紧紧的盯在那水气弥漫的场中。淡淡的雾气,弥漫着小片广场,轻轻的脚步声,忽然在水雾中响起,圣奥欣长的身影,缓缓行出,最后顿在广场中,望了望对面巅峰导师那震惊的脸色,圣奥捎了捎头,含笑道:“巅峰导师,抱歉,看来,这一年假期,似乎跑不掉了…”
  看着那满脸笑意的站在水雾之中的圣奥,众人脸庞,一片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