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其它小说›总裁的落跑夫人
总裁的落跑夫人 连载中

总裁的落跑夫人

来源:夜猫 作者:念薇 分类:其它小说

标签: 其它小说 抖音小说 方婉清

Y国的“梦之蓝舞蹈学院”的大礼堂里一片欢腾,原来是该学院在召开第169届舞蹈班毕业典礼

在经久不息的欢呼声和掌声中,方婉清小姐与众同学款款的走出了“梦之蓝舞蹈学院
”话说方婉清小姐乃方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人长得白白净净,漂亮窈窕,是个典型的现代版大美人
展开

《总裁的落跑夫人》章节试读:

第96章  好景不长1


第96章  好景不长1
  谁知好景不长,或许是天妒恩爱夫妻吧?方婉清小姐和楚天熙总裁终归于好后,才过了三天的恩恩爱爱的甜蜜的日子,第四天一早,楚天熙总裁在回公司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当场死亡。
  接到楚天熙总裁发生车祸死亡的消息,立即就赶赴车祸的现场,一头就扑到楚天熙总裁的尸体上放声大哭,真是哭得天地也为她变色,日月也为之动容,风儿也为她呜咽啊。
  听到楚天熙总裁发生了车祸,博锐医生伤心极了,但他知道方婉清小姐为了亡夫二伤心的事情,博锐医生很同情她,就时常陪在她的身边,要用自己爱为多灾多难的女人送去一份温暖,这让方婉清小姐很感到啊。
  在博锐医生的帮助下,方婉清小姐处理了车祸的一切,然后就将楚天熙总裁埋葬完毕了。
  由于伤心极了,这一天夜晚,方婉清小姐就就对博锐医生说道:“我决定离开让我伤痛让我愧疚一辈子的C市,然后就飞去了哈尔滨市开辟新的生活,你说好吗?”
  为了追求真爱,博锐医生为了方婉清小姐心中女神,毅然放弃了医生的职业,也来哈尔滨市开辟新的生活。
  于是博锐医生就对方婉清小姐说道:“婉清妹妹啊,你决定很好,我支持你。好吧,我明天就去辞职,然后与你一起去哈尔滨市开辟我们新的生活吧。”
  “俗话说,男人事业排第一,你的事业在C市,你怎可以轻易就抛弃了你的这一份满意的工作的呢?”方婉清小姐说道。
  “男人事业是排第一,但是与我心中的你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还有啊,我在C市辞职了,也可以在哈尔滨市找到新的工作的啊。”博锐医生解释道。
  听了博锐医生的这一番话,方婉清小姐真是感动啊,但是她还是有一点担心,于是问道:“我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而你是一个未婚青年啊,你与我在一起,恐怕不太好吧?”
  博锐医生说道:“婉清妹妹啊,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一尊可爱的女神,与你在一起我才感到快乐和幸福,如果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你不同意我与你在一起,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说完,博锐医生就掏出一把早就准好好的小尖刀,然后将它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方婉清小姐见状,真的吓坏了啊,她慌忙跑过去一把就将博锐医生手中的那一把小尖刀夺过来,一把就将它丢在地上,然后就扑进他的怀里疼苦了起来:“博锐哥哥啊,你为什么要自杀,你为什么这样傻?好吧,我同意与你一起去哈尔滨市开创我们的未来吧。”
  博锐医生闻言,情真意切地说道:“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啊。亲爱的,我保证,我今后会对你很好很好,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快乐幸福的女人!”
  方婉清小姐闻言,心里感动啊,于是那快乐幸福的眼泪流得更欢了,说道:“博锐哥哥,你知道吗?我也是多么的爱你啊。今后我也会全心全意地爱着你,支持你,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最成功与幸福的男人。”
  于是在晚风中,博锐医生和方婉清小姐这一对多灾多难的恋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成为现代城市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博锐医生和方婉清小姐这一对多灾多难的恋人,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如愿地走在了一起,真是星星也为他们祝福,风儿也为他们歌唱啊。
  顿了顿,博锐医生说道:“我在哈尔滨市有一个叫作博燕凤的妹妹在那里呢,到时你就不寂寞了。”
  方婉清小姐闻言,也说道:“在哈尔滨市我也有一个姨妈和一个叫作方锦宇外甥啊。”
  博锐医生说道:“呵呵,这样我们家以后就热闹了啊。”
  方婉清小姐却说道:“你不要开心得太早,我的姨妈很八卦的,方锦宇外甥也很顽皮的,你到时不要进了不开心啊。”
  博锐医生说道:“哪会呢。”
  第二天一早,草草地吃完早餐,博锐医生就去医院辞了职,然后就与方婉清小姐一起飞到哈尔滨市。
  飞到哈尔滨市,博锐医生和方婉清小姐就买了一间二手房,经过一番装修,但也感到很温馨。
  来到哈尔滨市之后,博锐医生在朋友的帮助下找了一家医院工作,但是觉得工作不大开心。又因为此时恰好是改革开放,于是博锐医生就想辞职自己办公司。
  谁知博锐医生要辞职办公司的事情得到了方婉清小姐的极力反对,她的理由是好好的稳定工作不去干,却去冒险很不值得。
  但是博锐医生却认为,男人应该志在四方,不要在一棵书上吊死,况且如果趁改革的东风,说不定自己办公室会发大财呢。于是他就坚持要辞职办公司。
  方婉清小姐见博锐医生如此固执,一起之下就又离家出走了,搬到一家租屋里居住。
  方婉清小姐离家出走后,博锐医生感到伤心极了,于是工作和生活都无心情了,特别是那一间屋因为懒于打扫卫生,弄得乱得像一个猪窝。
  后来,博锐医生终于想着要找到方婉清小姐,于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找到方婉清小姐的住所,然后就去找她。
  开始的时候,方婉清小姐不想见博锐医生,还对他很冷淡,还不给他进自己的那一间租屋。
  后来经过几次的努力,方婉清小姐才让他进入自己的租屋。
  博锐医生进入方婉清小姐的租屋转了一周,然后很幽默地说道:“婉清妹妹啊,你的家比我家好很多啊,就让我住在你这里,而你就住在我家去好不好啊?”
  “呃,你那里不会被你弄得乱得像个猪窝了吧?”方婉清小姐对他不再像上一次那样冷淡了呢。
  “这些乱象都拜托你搞的呢,我以前却没觉得乱呢。”博锐医生说道。
  “这也是我的错啊?”
  “当然是你的错啦!因为是看了你这里整洁干净,你就使我习惯了这里的整洁干净的环境,但是你现在却突然对我不问不闻了,这不是你的错吗?”
  “你那里真的变得那么脏了是不是?”
  “是的啊!”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给你将你的房子收拾一下啊!”方婉清小姐于是就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她觉得还是博锐医生的事情比任何的事情都重要。
  谁知,方婉清小姐一进家门,博锐医生就紧紧地将方婉清小姐抱住,任何热烈地吻她。
  “你放手,我是来替你收拾你的屋子的,而不是来给你吻的啊!”方婉清小姐反抗道。
  “你不想让我吻你,难道我就放手了吗?”博锐医生继续吻她。
  “你就让我替将屋子收拾一下吧!”
  “先亲热一下啊。”
  “不行。”方婉清小姐继续反抗。
  “想不到你人不大,但是力气倒不小呢!”博锐医生把方婉清小姐一下子就推进了居室。
  方婉清小姐于是就奋力地挣扎,说道:“博锐医生,你严肃一点不可以吗?”
  “我现在不严肃吗?”
  方婉清小姐将手放开,没挣扎了,却哭了道:“博锐医生啊,我为什么在你的眼里一点尊严也没有,也毫无价值啊?你就发发慈悲放了我号码?”
  “其实啊,我还却想说让你把我放了呢!”博锐医生却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委屈。
  方婉清小姐却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很大的爆发力,说道:“居然这样,那我们明天就去结婚吧!”
  博锐医生刚想要作出回答,这是的房门却被人敲响了。
  博锐医生就向方婉清小姐打了个眼色,然后指了指门边的一个柜子大柜子。
  “你现在要将我藏到柜子中吗?”方婉清小姐立即冰冷地问道。
  “你不要出声啊。”博锐医生立即要方婉清小姐不说话。
  “要不要我去开门啊?”方婉清小姐故意站起来问博锐医生道。
  “你,你要干啥啊你?”博锐医生慌忙拉住方婉清小姐。
  “你要我藏到柜子里啊?”方婉清小姐的声音故意说得更大了呢。
  “你不要急,你等等啊。”
  “我要去开门啊!”方婉清小姐将博锐医生的手摔开。
  博锐医生立即将方婉清小姐拉这,却强做镇定问道:“是哪一个呀?”
  “博锐医生是我啊!”这是门外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博锐医生。你快把门打开啊。”
  “啊?”博锐医生闻言,挂不住脸了,但不知如何是好。
  “女人是谁啊?”方婉清小姐不觉绝望地叫了一声。
  博锐医生说道:“是我们医院的资料员,她貌似要追我,但是我不同意呢。”
  说完,博锐医生就看着方婉清小姐。
  方婉清小姐的眼里却射出很坚决的眼光。
  当人再次敲门的时候,博锐医生突然对方婉清小姐说道:“你去开门啊。”
  “那你呢?”方婉清小姐目光还是很坚决。
  博锐医生就转身走进了卫生间,还把门闩上了。
  方婉清小姐故作镇静地说道:“请问你要找哪一个啊?”
  资料员——令狐小潭站在那门口,把方婉清小姐从头到脚冷冷地打量了一番,很不感到惊讶,就问道:“博锐医生呢?”
  “请问你找他有啥事啊?”方婉清小姐问道,声音有点发颤呢。
  “你是哪一个啊?”令狐小潭却反问方婉清小姐。
  “你看了这么久,没看出来啊?”方婉清小姐说道。
  “那你要进来坐一下吗?”方婉清小姐又说道。
  令狐小潭就迈步进了门,刚进门就有了新发现,说道:“呃!你们的鞋子和衣服都已经搭到一起了呢,真真的讨厌啊!”令狐小潭一边说一边拿眼睛四处扫描。
  “你说话要尊重一点啊!”方婉清小姐挺了挺胸道。
  “我这是对你最客气的了啊!”令狐小潭嘿嘿道。
  过了一会,令狐小潭又说道:“你应该就是那一个洗碗碟的人了吧?”
  方婉清小姐闻言,立即就被呛得气粗脸红。
  令狐小潭还不知满足,继续说道:“博锐医生在那啊?”
  那语气全没当方婉清小姐一回事。
  “博锐医生啊!”方婉清小姐立即变色了,说道:“你快出来出来见一见你贵客啊!”
  方婉清小姐见博锐医生不答应,就对令狐小潭说道:“他现在就在卫生间,你自己去找他啊!”
  令狐小潭闻言就放下方婉清小姐,对着那卫生间扯开那嗓子叫道:“博锐医生,你伪君子,你快出来啊?”
  “你吵什么吵啊,我正在上厕呢!”博锐医生终于忍不住在厕所里大吼起来。
  “你可怜的虫子,我真替你可怜啊!”令狐小潭就对着卫生间的门,就恨恨地来了一脚。
  临走前,令狐小潭对方婉清小姐狠狠说道:“他人你可以玩得起不可以啊?”
  方婉清小姐把房门关上就极度虚弱地见个身子靠在那门背上了。
  方婉清小姐知道自己做错了,因为自己违背了自己那一天来哈尔滨时对博锐医生许下的诺言,那就是自己不要妨碍博锐医生的自由!现在因一时的冲动而得罪了博锐医生,她真的害怕会因此被博锐医生永远地抛弃啊!
  “真真的讨厌啊!”博锐医生这是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却自我解恨地一脚就将门边那一张小木凳踢飞了呢。
  方婉清小姐立即感到体力不支,并感到发冷,浑身哆嗦了呢,但她强打起来精神,向博锐医生连声道歉道:“真的很对不起啊。你刚才没看见女人啊,她真的很凶,我不知道如何做才叫你的啊!”
  “你会不知道如何做?你现在不是做得很好吗?”博锐医生大声吼道。
  方婉清小姐看到博锐医生真的如此生气,心里很害怕啊,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如何就假装晕倒了呢。
  将方婉清小姐放在床上,博锐医生一个人在外间就生了一会的闷气,犹豫了一下,就走进那卧室替方婉清小姐弄了一个枕头,他刚想拽那条被子,却拽起了那方婉清小姐万种的委屈和千般的心酸,但见她立即挺起身来,立即冲到那门口,如何将那房门拉得大大的,吼道:“你快去追狐狸精啊吧!她现在还没有走太远呢!”
  “你要做什么啊?你快把们关上!”博锐医生见状大吃一惊,慌忙就上前关了门。
  “要不要我去给你将她追回来啊?”方婉清小姐却不给关门。
  “你快关门啊!”博锐医生真害怕被邻居听见了呢。
  “我啊,就是不要你关们!”方婉清小姐也不知道从那来了一股蛮劲,竟将博锐医生一把推倒在地,大叫道:“我叫你现在去将她追她回来啊!”
  “你真的大疯了啊?”博锐医生立即爬起来,如何拼命地将门给关上了,然后恨恨地推方婉清小姐一把。
  “那你就让我走吧!”方婉清小姐叫道:“你真的不是一个好人,我真的受不了你啦!”
  博锐医生将方婉清小姐拉住,说道:“你要听我说啊,我却没有骗你啊!”
  “你现在是在骗我啊!”
  “我不是什么都与你说了吗!”
  “你对我说清楚了啥啊?刚才狐狸精说得真对,你就是一个十足的伪君子啊!”
  在方婉清小姐的痛骂之下,博锐医生却变成了一个先知了,他就悲叹起来自己对男女之间的理解,于是说道:“我不要误会我好不?我对她一点意识也没有哇。”
  由于吃醋,方婉清小姐把鞋换好了,不再理睬博锐医生,就要出门了。
  博锐医生却一般拦住她,恳切地说道:“你今天不要走好不好?你要走还是等明天再走啊。既然你现在已经长大了,那我们就要好好地谈谈了啊。”
  “那你谈啊!”方婉清小姐故意平静地说。
  博锐医生见方婉清小姐情绪稳定下来了,貌似要认真地与自己谈话了,于是就走到还没有点灯之书房啦。
  “你刚才不是说有话要对我说吗?你倒是说呀,你为什么不吭声了啊?”方婉清小姐跟进质问道。
  博锐医生叹息一声,然后点着一支香烟,却没有立即与方婉清小姐说话。
  “那好吧,我倒累了呢,咱们今晚就各睡各的吧。”方婉清小姐将卧室里的被子分为二份,把那张床留给博锐医生,自己却睡在那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