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连载中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

来源:常读 作者:沐茵 分类:穿越重生

标签: 寒司夜 穿越重生 苏沐

【虐心+重生+言情总裁】 他说:“我们离婚吧!” 她说:“可以,陪我一天
” 那场阴谋,让她家破人亡,那场误会,让他们互相伤害,他把她当成储血工具,只为给白月光续命
就在他要摧毁她时,那个隐在黑夜中的神秘男子给了她一道光,殊不知他却是他的死对头,他宠她、爱她、她哭着说我不配
为了活着,她摆脱他,转身欲嫁给渣总死对头
他悔不当初,却不料他的白月光欲图烧死她
为了生下孩子,她撕开整块肚皮
重生后,他看着她和他如胶似漆,他跪下求她,却只换来四个字:覆水难收
他们终究形同陌路……展开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章节试读:

第5章


休养了几天,医生给她开了止痛药,让她痛到极致的时候吃一颗,她办理了出院手续费走了出去。

下了一大场雪,天气放晴,气温开始温暖起来,暖洋洋的太阳照在她的身上。

不远处,医院的大门口,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下。

赤月看到车上走下来的俊美男子,那不是寒司夜又会是谁?他啊!长得太过出众,使他在人群里都格外夺目。

她看到他抱起旁边站着的苏沐,朝着车上走去,一切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她不由苦笑,原来今天也是那女人出院的日子,那他晚上该是不会回来了。

好几天没见,对他的恨竟然又开始消散了一些,她就是犯贱。

打了张出租车,她坐在后面,打开窗户,那寒风吹在她的头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她不争气的吸溜着鼻子。

司机是个跟她父亲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人,从反光镜里看到她颤抖的身体,还有晶莹剔透的泪水,便劝慰道:“姑娘你没事吧!”

一阵苦涩,她擦干眼泪,苦笑道:“没事,风太大,眼睛进了沙子。”

男人摇摇头,笑道:“人生啊!没有过不去的坎,只要心中有爱,就会有太阳。”

对,她的太阳是寒雪,她的女儿,甜美可爱,如同洋娃娃一般。

下了车,她回了家,本以为会见不到那个男人,没想到他却坐在沙发上等她,地上是被他随意丢弃的烟头,大概七八根,手上还夹着一颗,看到她回来,他吐出一口浑浊的气息,把烟头丢在她脚下。

“终于回来了?死哪去呢?还是我无法满足你,你又去找鸭子了。”

赤月无语,这几天她明明住在医院里,就在他的旁边,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简直可笑。

此刻她不想见到他,便冷声道:“去哪里?你无权知道。”

这话激怒了寒司夜,他起身,拽住她的手就把她逼到墙角。

“快说去了哪里?”

赤月被他按的难受,又触及到他全身的烟熏味,不由一阵难受,咳的她脸色发青,好不容易才缓了过来。

她瞪着他,冷声道:“寒司夜,我没力气跟你吵架,我要去沐浴。”

“怎么?还真是找了鸭子,觉得自己不干净,怕染上艾滋病,要清洗干净。”

他狠狠地看着她,俊美的脸早已经阴沉,说的话犹如万箭穿心。

赤月懒得解释,嘲讽一笑:“随你怎么想?反正也要离婚了,你无权管我。”

他讥笑一声:“呵呵!好啊!趁着没离婚,我倒要看看你这**有多厉害。”

“别人满足不了你,那好我来满足,做好了这次,我们把婚离了。”

话落,他被她拽住走进房间,他用力的把她甩在床上。

因为动作太大,她下腹被甩的很痛,她开始蜷缩在床上,头上冒着冷汗。

可寒司夜却冷嘲热讽道:“怎么?又用这招博取同情,赤月,这招对我没用了。”

话落,他俯身而下,如同失控的狮子一般,在她身上肆意发挥着他的恨意,期间不曾看她一眼,直到雪白的床单上被一滴血染红,他才起身。

“呦!为了讨好我不离婚,竟然做了修复月莫,好手段啊!”

赤月听到他的话,激动的一阵呛咳,修复月莫,多么可笑的字眼。

“起来把离婚协议书签了,多看你一眼,我就想吐。”

说着他直接拽起床上的人,从旁边的柜子上拿来一张纸和笔丢在她的身上。

赤月痛的大汗淋漓,顾不上许多,连忙从旁边的包包里拿出那瓶药,吃进嘴里,连水都没喝,直到疼痛渐渐隐去,她才勉强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纸和笔。

“你吃的什么药?”

他隐隐有些不安,眼神盯着她手上的药看。

“没什么,普通的感冒药。”

他不再追问,却蹙起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打开那张纸,赤月一愣,离婚协议书上写的是:协议离婚,净身出户,上面已经有了他的名字。

净身出户,呵呵!他对自己可真是狠。

他可是洛城的首富,房产地产车产几乎全部都是他的,可属于她的竟然一套也没有。

她握住纸的手一紧,在他眼皮子底下,她把那张纸撕碎。

“赤月你干嘛?不是你说的给了你一个孩子,就和我离婚吗?”

他暴怒,声音几乎是咆哮,如同一只被抢了食物的狮子。

赤月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冷声道:“我是说过,可是,孩子有吗?等我怀上再说。”

“还有,这颗肝脏,你想要可以,等我平安生下孩子,给我一百万,我再捐赠给你的苏沐。”

寒司夜气急,声音尖锐,漂亮的眉眼揪在一起:“赤月,你真卑鄙,等你生下孩子,那苏沫就危险了,她的病来不及。”

赤月语气坚定,她直接冷声道:“我不管,想要肝脏可以,必须生下孩子。”

“还有,别逼我,否则我可以毁了这颗肝脏,亦可以把你的苏沐毁了。”

寒司夜暴怒:“你敢?”

她讥笑一声:“你看我敢不敢?连你的父母我也敢杀,还怕不敢动你的白月光。”

话落,任由他那嗜血的双眸看着她,她也无所谓,转身,进入浴室。

“哐啷”一声巨响,赤月在浴室里听到他摔门离去,她苦笑,放开水龙头的水就这样冲刷在自己的头上,仿佛这样才能让她忘记一切烦恼。

……

寒家的另外一栋别墅里,一身银色西装的寒司夜坐在沙发上,双手烦躁的揪住自己的头发。

楼上走下来的女人,穿着粉色蕾丝吊带,如水般的长发倾泻而下,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些许俏皮的妩媚。

她来到寒司夜的旁边,从身后抱住他的脖子,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

“司夜,今晚陪我,好不好?”

温柔的声音,期待的眼神,还有那化的张扬的红唇,香得令人头痛的香水,让身前的男子瞬间觉得不自在,猛然起身,他直接道:“沐儿,今夜我还有事,你自己睡。”

话落他拿起旁边的车钥匙,逃跑似的离去。

《被虐死后,她转身嫁给渣总死对头》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