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开局我绑定了系统
开局我绑定了系统 连载中

开局我绑定了系统

来源:掌中云 作者:谷枫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现代言情 苏邵婷 谷枫

为救妹妹入赘,在婚宴上被人羞辱
不料绑定系统,看我如何打脸
展开

《开局我绑定了系统》章节试读:

第8章 家宴


一家人吃完饭,走出麒麟阁,经理蓝白亲自送了出来,苏世蕃和裴俊良都以为是来送自己的,都往上迎了过去。
这个麒麟阁真不是有钱就能来的地方,是维扬市达官显贵聚会的场所,经理蓝白色是混过黑道的,一般的有钱人他真看不上。
苏世蕃觉得很有面子,跟蓝白说道:“蓝经理,你真客气,别出来了,还有很多客人呢!”
蓝白对着他笑了笑,跟他随意的握了握手。
裴俊良心中暗想,你们苏家在维扬市也算是大户人家,但是跟我家比起来还是差点啊,看看蓝白的态度就知道了,一定是来送我的。
他伸出手向蓝白走过去,准备握手。
没想到,他走到谷枫面前,“谷公子,吃好了吗,下次来一定提前通知我一声,我这有从海外刚空运来的蓝鳍金枪鱼刺身给您留着!”
他的一番话,让所有人都明白是他只是专程来送谷枫,跟其他人毫无关系。
裴俊良的脸上一阵发热,尴尬的把手收了回来,各自上车准备走了。
“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竟然把饭店的蓝白都买通了,要不然就凭他别说我收了,给人提鞋都不配!”王凤芝上车前嘴里嘟囔着。
她的话恰好被李秀芳听见,她一直怀疑谷枫怎么一会弄出个40万的江诗丹顿,一会又能让蓝白送出来告别,到底是怎么回事。
经过王凤芝的提醒,她自认为是掌握了真相,那就是谷枫用钱买来的,江诗丹顿自不用说,给蓝白的钱估计也不会少于10万,才能请的起他。
谷枫这个穷鬼,哪里来的钱,还不都是从苏家要来的吗,要了钱不好好给妹妹治病,跑出去乱花。
将来这样下去还不是个无底洞啊,有多少钱都不够他花的!
苏福瑞正好开着他的帕萨特过来了,谷枫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坐车回去,没想到李秀芳一手按住车门不让他上车。
“说说吧,你花了多少钱买的表,又是花了多少钱请蓝白过来演戏!”李秀芳怒气冲冲的问道。
“我没有啊,表是蓝白送的,既然是他愿意送,那就收下。”谷枫皱了皱眉说道。
“你的脸真大呀,人家是什么人,凭什么送你表!好几十万呐!你倒好,说你妹妹病了管我们苏家要钱治病,没想到你竟然拿妹妹欺骗我们,把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全都挥霍了!”
“婷婷,你马上离开他,跟着他你就一辈子受苦吧!”李秀芳越说越来气。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刚结婚就离婚,别人怎么看我啊!你们先走吧!”说着就要关车门跟谷枫一起走。
“你呀,跟我们走,不能跟着他,你真是个死脑筋!”说完拽着苏邵婷上了车,加速走了。
“你也看到了今天你爷爷要让我们去搞定西山区新开的那家私立学校的餐饮订单,拿到这个订单我们手中仅存的业务就要被收回了!”苏福瑞忧心忡忡的说。
“我听说贾家在西山区很有势力,他们家就是在西山区起家的,不如我们去找找他们吧!”李秀芳说道。
“我跟他们虽然认识,可不是很熟,这种事他们一般是不会出面帮忙的。”苏福瑞说道。
“他们家的公子跟婷婷是同学,我原打算把婷婷介绍给他的,可是被爷爷棒打鸳鸯,硬生生给拆散了!”
“不过没关系,婷婷你赶紧跟那个穷屌丝离婚,贾明辉还是喜欢你的,况且你跟谷枫什么关系也没发生,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李秀芳说道。
“哎呀,妈!你这是要把我卖了吗?”苏邵婷听了又羞又愤的说。
“你呀,知道什么!女人结婚最看重的是他能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
“什么爱情呀,在现实面前都不堪一击!等你结婚了就知道,跟谁结婚都一样,还不如选个物质条件好的,听妈的准没错!”
“你明天去学校,去找找贾明辉,你开口他一定帮你的!”李秀芳拉着苏邵婷的手说道。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苏邵婷甩开她的手说道。
“真是没用的东西,长这么大,什么忙也帮不上!什么都要靠我出马!”李秀华愤愤的说。
众人都走了,只剩下谷枫一个人,没办法只好自己回学校住了,被他们误解没什么,看的出来苏邵婷还是很在乎自己的,这就够了。
谷枫走在街道上,准备坐公交回学校,刚走出不多远,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他身边,司机正是杜七。
这次不同的是,从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谷枫觉得有点眼熟,仔细一想原来是自己在医院救的那个中年人。
当时听医院的护士说他是维扬市的首富黄子源!
他躺在床上,面如土色跟死人差不多,现在恢复了正常的状态,判若两人,难怪没有立刻认出他。
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原来都是黄子源在背后操作的,奔驰车自然是他的车,司机所做的一切都是他授意的。
麒麟阁的蓝白,忽然改变态度,想来也是接到了他的消息,对他俯首帖耳,首富真不是盖的。
要知道到维扬市在整个吴越省最富庶的市,维扬的首富差不多就是整个吴越省的首富,而吴越省在全国又是名列前茅的富余。
也就是说维扬的首富,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绝对的大人物。
谷枫愣神的功夫,黄子源抢步上前,握住了谷枫的手,“谷先生您好!我是黄子源,您在医院救过我。”
“黄首富,幸会幸会顺手而为之,黄首富不必放在心上。”谷枫说的很诚恳。
“救命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如谷先生这般说,那我不成了忘恩负义之辈了!”黄子源气势不凡,经过上次的劫难,头顶开始凝聚出一股紫气。
“想必谷先生并没有吃痛快吧!您请,在下一定好生招待,以报谷先生救命之恩。”
谷枫见黄子源这么说,也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跟苏家人也着实没有吃好,也就同意了黄子源的邀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