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逆转1992
逆转1992 连载中

逆转1992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天心孤月 分类:都市小说

标签: 周德凯 白婉晴 都市小说

周德凯重生在了1992年,身边居然躺着美若天仙的“厂花”白婉晴…… 再次面对各种陷害和刁难,他决定逆天改命,勇于承担责任,弥补前世的一切遗憾,在这个改革发展的浪潮中乘风破浪,永攀高峰
...展开

《逆转1992》章节试读:

第2章 彩礼一万


  “彩礼我给一万!”

  白家人闻言全都大吃一惊。

  “你再说一遍,彩礼给多少?”

  白广财率先反应过来,大声地问道。

  “一万块!”周德凯坚定地伸出一根手指,一字字地说道。

  白家人沉默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要知道,在1992年,人均工资才一百多块。

  相应的,结婚的彩礼钱基本都是一千块左右。

  周德凯张口就是一万块!

  在这个时代里,万元户还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存在。

  因此,一万块钱,那绝对是天价彩礼了!

  很快,白家人就回过神来了!

  这肯定是周德凯的缓兵之计。

  “我呸!”

  白广财气得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大骂道:“周德凯,你小子拿我们当三岁小孩子糊弄呢?就你穷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能拿出一万块钱做彩礼?你是去偷还是去抢啊?”

  周德凯伸出三根手指头,正色说道:“就给我三天时间,我肯定能弄到一万块钱的彩礼,如果我到时候拿不出来,你们再把我送到公安局,怎么样?”

  见白家人态度缓和了一些,周德凯继续趁热打铁地说道:“我是真心喜欢婉晴,当然我也知道你们把她养育成人不容易,现在事已至此,有道是一俊遮百丑,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搞来一万块,然后风风光光地迎娶婉晴!”

  说罢,他转头深情地望了一眼白婉晴。

  白婉晴抱着被子,蜷缩在床脚,看着周德凯,大脑一片空白。

  在厂里,虽然周德凯给她的印象还不错,但她的眼光一向很高。

  厂里那么多条件好的男职工追求她,甚至连厂长的儿子宋明伟都跟她表白过,全都被她给拒绝了。

  周德凯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如今,事已至此,白婉晴只能听从家里人的安排了。

  白家人合计了一番之后,魏香兰冲着周德凯厉声说道:“三天之后如果你真能拿出一万块钱,我们就同意你和我女儿的婚事,但是你得立个字据,如果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就去公安局投案自首,我们还是要告你!”

  “行,没问题。”

  周德凯立即按照白家人的要求,写下了字据,上面写着最迟不超过八月十号,要拿出一万块钱彩礼。

  周德凯签了名,还按上了手印。

  然后,白家人就将白婉晴带走了。

  临走前,白婉晴看了一眼周德凯,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没说出口,但周德凯明白她的眼神,那眼神很复杂。

  有期待,也有不甘和幽怨……

  终于把白家人暂时打发走了,周德凯觉得自己重生之后,也算是开启了逆天改命的第一步。

  下一步,就是赚钱了!

  他现在确实没钱,兜里面的钱加起来也就一百多块。

  但是周德凯前世出狱后,靠炒股赚了第一桶金,之后又投资互联网行业,然后转战新能源,将资产做到了上亿规模。

  如今重生在1992,他自然早就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赚钱方法,所以他才会轻松地答应给白家一万块钱的彩礼。

  今天是八月六号。

  再过三天,也就是八月九号,深市将会发售新股,百万人排队抢购股票认购证。

  周德凯记得很清楚,官方是八月七号开始发布的消息。

  从这天开始,银行、券商门口就排起了长队,抢购股票认购证。

  当时是一个人排队能买到一张抽签表,一张抽签表上可以填十个身份证号,然后等待官方组织摇号。

  十个之中必有一个号中签。

  中签的那个就能得到股票认购证了,可以购买新股。

  一张抽签表一百,回手倒卖出去,最高能卖三千块,足足翻了三十倍!

  周德凯计划雇佣十个人帮他一起去深市排队。

  每个人买一张抽签表,算上他自己的,就有十一张抽签表。

  然后再倒手一卖,每张卖两到三千左右,大概两三万块钱就到手了!

  刨去抽签表成本、雇人的劳务费、来回路费和吃喝费用,他至少能赚到两万五!

  有了这些钱,不但能解决彩礼问题,还能买个相当不错的房子当做婚房。

  但周德凯先要解决的是本钱的问题。

  他大致计算一下,本金至少需要四五千。

  周德凯只能选择去借高利贷。

  这附近有个叫钱老虎的人,就是专门放高利贷的,人称虎爷,黑白通吃的人物。

  周德凯从钱老虎那里借来了五千块钱,答应三天后还五千五,百分之十的利息。

  周德凯跟厂里请了四天假,然后立即在街头民工聚集的大岗上,以一天五十块钱的价格,雇了十个民工,马不停蹄地出发,坐火车去深市。

  当晚八点,周德凯带人来到了深市,也没安排住宿,直接就到了一家国有证券公司的大门口。

  因为发放抽签表的消息,要到明天才正式发布,现在门口还是很冷清的。

  周德凯自然排在了第一号。

  “老板,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安排住宿啊?”

  一个叫孙亮的民工,开口问道。

  “兄弟们,咱们今晚不能住宿,要彻夜排队的。”

  周德凯考虑到可能会有一些提前知道内幕消息的人过来排队,因此晚上他们还不能走。

  就得在这排着!

  “不包住宿?这也太坑人了吧!”有人不满地说道。

  “这样吧,兄弟们,我每人每天再加十块钱,每人一天六十,怎么样?”周德凯只能选择拿钱安抚大家情绪了。

  “好吧,老板,我们都饿死了,给我们弄点吃的吧!”

  “没问题,稍等!”

  周德凯马上去附近的超市,买了面包、火腿肠以及一些熟食和啤酒,又给每个人都买了一个折叠板凳,大家就在证券公司门口吃喝了起来。

  果然不出周德凯所料。

  到了后半夜,就有一些人过来排队了。

  这些人都是提前知道内幕消息的,自以为很牛。

  然而,当他们看到比自己还早的周德凯一伙人的时候,更是惊讶。

  这可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到了第二天早上,发售认购证的消息一经发布之后,排队的人就更多了。

  不到一天的时间,这家证券公司门口,已经是人山人海的了。

  但周德凯始终是第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