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连载中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德音不忘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宋婳 郁廷之 霸道总裁

【宇宙无敌超级第一宠文、打脸、虐渣、双强!】 自幼被父母抛弃,在乡下长大的宋婳,某天突然被豪门父母接回家中
父亲告诉她:“你跟你妹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前途无可限量,是翱翔九天的凤凰
自然不能嫁给一个残废!便宜你了!” 母亲警告道:“郁家家大业大,能代替你妹妹嫁过去,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别不知道好歹!” 郁廷之,闻名江城的天才
一场车祸之后,天才郁廷之不仅双腿残疾,才华消失,还是个连高中都...展开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章节试读:

002:别不知道好歹


  声音有点儿冷,还有些低。

  非礼勿视?

  好家伙!

  郁廷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正人君子了?

  须臾,郁廷之松开手,修长白皙的手指扶了扶墨镜,“咱们走吧。”

  王登峰往四处看了看,疑惑的问:“那个仙女呢?”

  “什么仙女?”郁廷之反问。

  王登峰接着道:“就刚刚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仙女!三哥,你可别说你没看到!”

  “你眼花了。”郁廷之戴着墨镜,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荒山野岭,哪有什么仙女。”

  眼花了?

  王登峰揉了揉眼睛,“不可能!我明明就看到了,三哥你是不是在骗我......”

  郁廷之没再理会他,长腿一迈,就这么的把王登峰丢在了后面。

  “三哥,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什么?”王登峰追了上去,“刚刚那个仙女到底去哪儿了?”

  郁廷之自动忽略最后一个问题,“我腿不好,所以得快点。”

  腿不好所以要快点?

  这是什么鬼逻辑?

  王登峰接着询问仙女去哪儿了,但郁廷之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让王登峰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出现幻觉了!

  ......

  宋婳在山里折了一束鲜艳的野花,来到魏翠华老人的墓前。

  墓碑上的黑白相片上的老人目视前方,笑容慈祥。

  “老人家,您放心,既然我成了您的孙女,就一定会替她完成未了的心愿。”语落,宋婳朝墓碑鞠了一躬,“希望这次回宋家,不会让您失望,也不会让宋婳失望。”

  待宋婳从山上回来,已经是下午的三点。

  夕阳西下。

  金色的阳光洒满了炊烟袅袅的小山村,仿若油画。

  宋婳沿着村子走了走,每路过一处,她的眼前就会浮现起原主以前的回忆。

  原主的童年是悲惨的也是幸福的。

  悲惨的部分来源于宋家,幸福的部分来源于魏翠华老人和秀水村。

  “婳婳吃饭了没?要是没吃饭的话,去我家吃。”

  “婳婳听说你生病了,现在好点没?”

  “......”

  秀水村的村民们都非常热情,知道魏翠华刚过世,对宋婳格外关照。

  这孩子从小就命苦,明明是个小福星,却让宋家人视如扫把星......

  幸好,幸好还有魏翠华。

  魏翠华算是宋婳那段暗无天日里唯一的光。

  “婳婳,你等一下。”就在这时,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拿着煮熟的玉米棒追上宋婳。

  宋婳回头,看向来人,嘴角弯弯:“小婶儿。”

  小婶儿将玉米棒塞到宋婳手里,“这是小婶今天刚摘的玉米,甜着呢!你尝尝。”

  “谢谢小婶。”宋婳双手接过玉米。

  “这孩子,跟小婶还说什么谢谢。”小婶看着宋婳,接着道:“婳婳,到了新家记得听话,你爸妈他们是面冷心热,其实他们还是很惦记着你的,要不然也不会来接你回去,你......唉......”

  说到最后,小婶也不知道该怎么自圆其说。

  如果宋家那两口子真把宋婳当亲生女儿的话,也不会把宋婳扔在乡下这么多年。

  宋婳抬眸看向小婶,嘴角梨涡浅浅,“好。”

  小婶看着笑靥如花的宋婳,突然怔住了。

  眼前的女孩儿眉眼若画,一双桃花眸清澈不已,让人不自觉的流连其中,小婶一直都知道宋婳是个美人胚子,但她不知道,宋婳居然好看到了这种程度。

  拜别小婶儿后,宋婳转身回去,她现在跟三奶奶住在一起,小院儿虽然破旧,却收拾得很干净。

  ......

  翌日早上。

  宋婳刚吃完早饭,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三奶奶听到声音,笑着道:“肯定是你妈来了。”

  说罢,立即小跑着去开门。

  门开了,外面站着一个衣着得体的中年女人。

  来人并不是周蕾。

  这是宋家的女管家。

  宋婳看着来人,半倚在门框上,姿态慵懒,一双桃花眸微微眯着,不露声色。

  “老太太,夫人让我来接小姐回去。”

  女管家嘴里称呼着老太太,可脸上却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看三奶奶的眼神,仿佛看一只可怜的蝼蚁。

  毕竟这算哪门子的老太太?

  看着站在门外的管家,三奶奶先是楞了下,然后道:“快进来,快进来!王管家你开了一夜的车,这会儿肯定饿了,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我去煮碗面条你别嫌弃!”

  “不用了。”王管家看了眼三奶奶,眼底是遮掩不掉的嫌恶。

  她怎么可能会吃这里的东西?

  喂狗还差不多!

  须臾,王管家抬头看向倚在门边得宋婳,“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宋婳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很简单的一个背包,还有一只胖乎乎的小奶猫。

  这只小奶猫是原主一个月前捡的,刚捡来的时候,小奶猫奄奄一息,没了半条命。

  许是因为觉得同命相连。

  原主拿出这些年所有的积蓄,带小奶猫去了宠物医院。

  宋婳虽然不是很喜欢小动物,但既然是原主倾尽所有积蓄保住的猫,那她就要好好养着。

  看着宋婳怀里的猫,管家眼底的嫌恶之色越发明显,“小姐,夫人最讨厌这种来历不明的野猫!”

  一句话两层意思。

  讨厌猫,也讨厌人,尤其是来历不明的。

  宋婳就这么抱着怀里的奶猫,语调微淡,“它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王管家皱了皱眉,宋家愿意接宋婳回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她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还要带上一只土猫!

  真是得寸进尺!

  “如果小姐执意要带着,那我需要去请示下夫人。”王管家拿出手机,走到门外。

  “去吧。”宋婳微微点头,她居之高位久了,身上有股子让人无法抗拒的气势。

  管家微微蹙眉,她本以为自己说要打电话回去,宋婳就会识相的把猫扔掉。

  谁知道宋婳不仅没有把猫扔掉,反而一副上位者姿态!

  还真把自己当成宋家小姐了?

  到底是谁给她的脸?

  王管家板着脸拿着手机来到外面,打电话给周蕾。

  不多时,她再次来到屋里,脸色更黑了,看着宋婳,警告道:“小姐,看好你的猫,宋家不比你们乡下。”

  宋婳未说话,低垂着眸子,看着怀里的猫儿,纤长的眼睫在眼睑下方投下一层阴影。

  肤白似玉。

  王管家楞了下。

  眼前这明艳张狂的少女,真的是那个胆小如鼠的乡下野丫头?

  很快。

  王管家的嘴角又浮现出不屑的弧度。

  一个乡下小村姑而已,她就算变得在不一样,也就只能是个乡下村姑!

  她永远都比不上优秀的宋宝仪。

  这么想着,王管家眼底的不屑之色便越来越明显。

  **

  临行前,三奶奶紧紧拉着宋婳的手,眼眶微红,声音也接近哽咽,“婳婳,到了新家记得要听你爸你妈的话,别惹他们生气,凡事忍忍也就过去了......”

  “嗯,我会的。”宋婳拥微微点头,伸手拥抱住三奶奶,“三奶奶,再见。”

  三奶奶目送着宋婳上了车,直至车子消失在前方的小道,她才擦干眼泪,转身回屋。

  八个小时后。

  车子停在一幢豪华的别墅前。

  再次来到记忆中的别墅前,宋婳的心忽然跳得有些快,几乎是不受控制。

  王管家瞥了宋婳一眼,敲打道:“大小姐体质虚弱,如果你的猫吓到了大小姐,是谁也担待不起的!”

  也不知宋婳有没有听见,她就这么抱着猫儿,背脊挺得笔直。

  王管家看着宋婳的侧影,眉头紧皱。

  没教养的东西!

  也不知道宋大龙和周蕾是怎么想的,居然会把这种野丫头接回来。

  王管家强忍着心里的不悦,“先生太太已经在书房等你了,先跟我去书房吧。”

  宋婳跟上她的脚步。

  很快,就到了书房门口。

  “先生太太。”王管家站在门口,恭敬地道。

  “让她进来吧。”里面传来宋大龙的声音。

  “好的。”王管家转头看向宋婳,“先生让你进去。”

  宋婳一手抱着猫,一手推门。

  推开门,就看到书桌旁坐着一位身材臃肿发福的中年男人,头顶有些秃,眼睛不大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看起来很是精明。

  边上坐着个身材姣好的中年妇女,保养的极好,看不出实际年龄,模样出挑。

  这便是原主的养父母,宋大龙以及周蕾。

  “坐吧。”周蕾看着走进来的宋婳,压下眼底的厌恶。

  宋婳依言坐下。

  宋大龙看了眼这个从小就被扔在乡下的养女,直接进入主题,“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么从今以后,你就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宝仪是你的唯一的妹妹,你今后所做的一切都要以宝仪为主。身为姐姐,关键时刻你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守护宝仪。”

  用生命去守护宋宝仪?

  原来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宋宝仪吗?

  宋婳微微低垂着眸子,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原主到底是有多傻,才会觉得,宋大龙和周蕾会真正的接纳她,拿她当亲生女儿?

  宋大龙顿了顿,接着道:“我们给你定了一桩婚事,是郁家的老三,半个月后就是订婚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宋婳抚摸了下怀里的猫儿,模样有些慵懒,“跟郁家有婚约的人应该是宋宝仪吧?”

  闻言,宋大龙微微皱眉,他怎么感觉宋婳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但又看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了,毕竟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一次这个养女,“你跟你妹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的前途无可限量,是翱翔九天的凤凰。自然不能嫁给一个残废,便宜你了。”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野种,拿什么跟时宝仪比?

  周蕾适时地开口,“郁家家大业大,能嫁过去,是你的福气,别不知道好歹!”

  最后一句话,是警告也是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