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威震天下
威震天下 连载中

威震天下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李智 分类:军事历史

标签: 军事历史 常胜军 李智

  拿起了战刀,跨上了战马,纵横驰骋,马踏天下
...展开

《威震天下》章节试读:

第3章


  李智摆摆手:"大家都起来吧,听王大人安排移营,医生马上就要到了。"

  有了李智的承诺,移帐便开始顺利的进行,按照伤势的轻重很快便分布到了不同的营帐,整个营内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原本哀声不绝的伤兵都竭力忍住疼痛,即使实在忍不住,也都是压抑着哼哼几声。

  李智挨个营帐地探视伤兵,神情却是越来越凝重,重伤员不说,即便是大多数伤本不重的人,伤口都已开始发炎,脓水从渗满血迹的绷带下流出来。

  李智知道,在没有抗生素的这个时代,伤口发炎基本就代表就这个人已一只脚踏入了鬼门关。

  走出营帐,李智心情沉重,难不成自己刚刚接受了三百人,转眼之间就又要变成光杆么?

  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伤兵都能活下来呢?

  这些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如果能活下来,那可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啊!

  冯国也是打老了仗的人,见惯了这些事情,知道现在的情形意味着什么。

  看着李智阴郁的脸庞,宽解地道:“大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听天由命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们的运道了。”

  李智咬咬牙,“总得想想办法才是,就这要眼睁睁地看着,实是不甘心啊!姜奎怎么还不回来?请个大夫也要如此拖它沓么?”

  正自心下埋怨,却见姜奎已是出现在视线里,看他那垂头丧气的模样,李智便知不妙。

  “大人,我,我有负所托,没有请到大夫!”姜奎低着头,不敢看李智有些愤怒的眼睛。

  “怎么回事?偌大个定州,居然找不到大夫?”

  “大人,不是没有大夫,而是几乎所有的大夫已被军队征辟。”姜奎道。

  李智不解地道:“那不正好么?你可以去向友军要几个来啊?”

  姜奎苦笑道:“大人,我去了,但没有人愿意答理我,好一点的说他们现在大夫也极其紧缺,实是抽不出人,好言拒绝了我,更甚的是有些营官根本就不见我,直接将我轰出来了。”

  李智不由色变,怒道:“这算什么?难道我们便不是定州军了么,我要去见大帅!”一甩手,便向外走去。

  姜奎一把拉住李智:“大人,大帅位高权重,岂是我们想见便能见的。

  再说了,现在我们常胜营已经散了,就这一点人,还都是伤兵,大帅岂肯为了这一点事就为难其它各营,现在大帅还要依仗他们来应对眼下的蛮兵呢。”

  李智顿时便泄了气,姜奎说得不错,萧远山是绝不会为了自己这伙残兵败将得罪其它各营的。

  一时不由气得牙痒痒的,要是常胜营还齐整,焉能受这种气。

  磨着牙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突地抬起头:“姜奎,定州就没有一个大夫了么?”

  姜奎耸耸肩,“也不是没有,倒还剩下一个,但我们肯定请不动。”

  李智气极而笑:“什么大夫架子如此之大,现在定州是军管了,请不动?请不动你不会给我架来啊!”

  姜奎惊道:“大人,这可不能造次,这个大夫是有来路的,而且本事极大,便是萧大帅和方知州也不会得罪他。

  你只要看看定州所有大夫都被军营弄走了,只有他稳若泰山,没有人敢去惊动他,就知他不凡了,要不然,哪里还轮到我们啊?”

  “什么来路?医者仁心,现在我们这里要死人了,我们好言去请,难不成他见死不救么?”李智问道。

  姜奎苦笑道:“这个大夫叫桓熙,便是定州本地人,听说医术极高。

  洪武三年时候,皇帝陛下病重,太医束手无策,后来不知怎地,二皇子访得其人,便请去为陛下诊治,当真是手到病除。

  陛下大喜之余,感念桓熙医术通天,便征其为太医院正,但他拒不从命,只是在京师开了一家诊馆。”

  李智冷笑道:“听起来倒是一个视荣华为粪土的人,不过他既然能开医馆,当为悬壶救世,为何不能来我军营诊治士兵?”

  姜奎摆手道:“他虽然开了医馆,但这诊费却是极高,出诊一次便需纹银百两,哪一个平民百姓请得起他,所以他的病人无一不是非富即贵。

  在京师十数年间,所交之人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便是他的弟子,如今也大都在太医院任职。

  他的儿子桓道临,更是如今的太医院正,他是今年才返回定州老家的。

  大人,你说这样一个人物,我们敢去打他的注意么?”

  李智不由沉默,一听之下,他便知道这桓熙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校尉,恐怕便是大帅,也不愿得罪他。

  妈的,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声,回望营帐,心下焦燥,又转了几个圈,道:

  “医生我来想办法,但现在,我们也要做点什么。

  姜奎,你和王启年从现在起,便在营里组织士兵,将伤兵换下的绷带都给我洗净,然后用开水煮沸,晾干后给士兵换上,以后凡是给士兵包扎的绷带都要照此办理。”

  姜奎奇道:“大人,这是为何?”

  “消毒。”

  “还有,尽量地搜罗一些海畜,宰杀后将肉切下来,趁着新鲜贴在那些已化脓感染的士兵的伤口上。”

  姜奎嘴巴张成了O形,“这,这有用么?”

  李智不奈烦地道:“做了便知道有没有用,你没有做,怎么知道不行。”

  看到李智发怒,姜奎虽满心不解,也只得照做,至于效果,他是全然不抱希望的。

  回到自己的营帐,李智满心地恼怒,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自己权小位卑,没有实力。

  要是手里有几千虎贲,中协的那些营官老爷们会这样埋汰自己么?

  他们根本就没上过战场,要那些医生何用?

  冯国凑了上来,“大人,我倒是有办法将这位桓大夫请来?”

  李智眼睛一亮,但旋即疑惑地道:“你有什么办法?”

  冯国阴阴地一笑:“大人,我们晚上去将他绑来,我就不信刀子架在他脖子上,他还敢不来?”

  李智眉毛一挑:“胡说些什么,这家伙来头极大,我也惹不得的,即便将他绑了来,勉强让他从命,

  但事过之后,他随便给我们上点眼药,以我们的身份,当死无葬身之地。”

  冯国笑着做了一个手势,“等事过之后,咱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他,现在定州兵慌马乱的,谁知道是我们做的?”

  李智心猛地跳了一下,直直地看着冯国,直看得冯国心里发毛,强笑道:

  “我知道这是一个馊注意,大人权当没听见。”

  “冯国,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啊?怎么我听你这口气,像是一个做绑匪的积年好手啊?”李智阴阴地道。

  冯国的脸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半晌才道:“大人,我从军之间的确是做土匪的,不过后来随着大当家的受了招安,已经从良了。”

  从良?

  听着这话,李智不由大笑起来,“好好,从良,你说得好。”

  冯国惴惴不安地看着李智,却听到李智口气一转,“你说得也有道理,绑了来,嘿嘿,不错,不错。

  不过嘛,我们还是要去请一下的,说不定这桓大夫有济世之心呢,如果请不来,便只好绑了。”

  冯国一听大喜,不由摩拳擦掌地道,“绑人我最有经验了,以前在山塞的时候,便都是由我主持这事,大人,交给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