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被渣后嫁给了前任他叔
被渣后嫁给了前任他叔 连载中

被渣后嫁给了前任他叔

来源:阅文起点 作者:傅聿修 分类:霸道总裁

标签: 傅聿修 江风雅 霸道总裁

 宋风晚被交往一年的未婚夫甩了,凭空冒出的私生女还要破坏她的家庭
某日醉酒,扬言要追到前任未婚夫最怕的人——傅家三爷
角落里,有人轻笑,“傅三,这丫头胆大包天,说要追你?”
某人眸色沉沉,“眼光不错

后来
前男友搂着大肚子的小三和她耀武扬威
某人信步而来,两人乖巧叫声,“三叔

傅沉看向身边的宋风晚,“叫三婶

【理想型篇】
婚前某次采访
记者:“宋小姐择偶标准是...展开

《被渣后嫁给了前任他叔》章节试读:

005 过两年就能结婚了


  半小时后,傅聿修终于回到了傅家。

  “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您这是干嘛去了,怎么淋了一身雨。”管家急忙招呼佣人拿毛巾,“三爷来了,您赶紧进去吧。”

  傅聿修不傻,傅沉就是想让他淋着雨回来,所以他不敢打车,愣是走了一个半小时。

  足见他对傅沉惧怕到何种程度。

  “三叔。”雨太大,傅聿修周身都湿透了。

  “嗯。”傅沉连个正眼都没给他,“清醒点了?不经长辈同意解除婚约?谁给你的胆子!”

  “三叔,我和风雅是认真的……”

  “看样子还不是很清醒,去外面站一个小时。”傅沉翻了一页经书。

  “您得听我解释啊,我……”

  “少爷,您快别说了!”管家立刻制止他。

  傅聿修咬了咬牙。

  “三叔,我对宋风晚真的没感觉,她那么小,我完全是把她当妹妹。”

  “再多加一个小时。”

  “感情真的不能勉强,我……”

  “再加两个小时。”傅沉认真看着他,“继续说。”

  “我不敢。”傅聿修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嘴唇干得发白。

  “出去。”傅沉语气沉冽。

  傅聿修几乎淋了一天雨,晚上成功病倒了,傅家上下忙活了整整一夜,才退烧。

  第二天一早,傅聿修还觉得双腿酸软。

  这一下楼就看到傅沉正坐在餐桌边吃饭,顿时浑身紧绷。

  “三叔早。”他嗓子像是锯断的木头,嘶哑沧桑。

  “嗯。”他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傅聿修坐在傅沉下手位置,眼神微怯得看了一眼傅沉。

  傅沉是傅老爷子和老夫人手把手教养出来的。

  十六岁出国留学,二十岁取得了名校商学院的双博士学院,做风投、搞投资、建公司,在商界玩得风生水起,又忽然神隐了。

  他一手创立的公司大厦,迄今还是京城商圈最出名的金融地标。

  有这样一个长辈在,他们这些做晚辈的压力巨大。

  “三叔,宋家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我认错。”傅聿修垂头,不敢正视他。

  傅沉拿着象牙筷,在苏青小碟中夹了根酥脆爽口的小菜,“真的喜欢那个姓江的女孩?”

  “嗯。”傅聿修语气笃定。

  “即便会因此被赶出傅家,还是坚决要和她在一起?”他声音轻描淡写。

  傅聿修咬了咬牙,他是独子,就算爷爷奶奶生气,父母也不可能让他流落在外。

  他认真点着头,“我要和她在一起。”

  傅沉没作声。

  “三叔,我知道这门亲事是爷爷定的,他一定有自己的考量,等放假的时候,我会亲自去京城求爷爷原谅。”

  “这件事最对不起的人是宋小姐,先向人家道歉。”傅沉低头搅着碗中粘稠软糯的白粥,“等她原谅你们,再考虑其他事情。”

  “好。”傅聿修应了一声。

  傅沉已经给他指明了出路,得先去找宋风晚。

  可是有江风雅这层身份在,想求她原谅太难了。

  *

  云城一中。

  下课铃响起后,宋风晚收拾好书本,背着帆布包径直走出教室。

  完全不理会周围偷偷打量过来的目光。

  近日她被私生女抢了未婚夫这事,很多人都等着看她笑话。

  但她都不予理会。

  走出教室后,她并没从学校正门离开,而是从小门出去,准备到画室。

  按理说她的成绩完全可以进名校,但她选择考美院成为艺术生。

  班主任特意找她谈了几次话,都没动摇她。

  最近,她都没让司机来接,而是偷摸溜走的。

  也不知道傅聿修到底怎么回事,最近总在她学校门口堵她,说要给她赔礼道歉。

  几天前,她就直接和傅聿修说了。

  “想让我原谅你们?不可能。”她又不是圣母。

  傅聿修当时就表态,“我知道你现在还在气头上,没关系,我会每天来等你,直到你消气,愿意原谅我。”

  他要是愿意等,就让他等好了。

  宋风晚是高三生,忙得要命,哪儿有空招呼他啊,干脆躲了清净。

  她从学校小门出来,需要穿过几个小巷子才能进入街道。

  最近天气并不好,她刚走出学校的时候,天空就飘起了小雨。

  宋风晚以前有司机接送,压根没有带伞的习惯,只能加快脚步小跑起来。

  街道路口,一辆黑色轿车内。

  “三爷,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明天就能回京。”副驾的男人说了半天,却愣是不见回答,扭头看了一眼后侧。

  原以为他在闭目养神,没想到他正偏头看着外面,十分出神。

  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即便窗户被雨水刮花,他也能清晰看到不远处的廊檐下正站着一个漂亮女孩。

  外面下着雨,行人神色匆匆,只有她站着未动。

  雨势太大,看不清她的五官,倒是那双腿,细白修长。

  风雨中,像是轻易就能折断般。

  “那不是宋小姐?”副驾的人笑了笑,“这么大的雨,怎么躲在这里?”

  “长得漂亮,据说学习也不错,也就是小了点。”开车的人搭腔。

  “你们也觉得她年纪太小?”傅沉忽然开口。

  前面两人对视一眼,摸不透自家爷的脾气,只能干笑两声,“其实也不算小,都17了,明年就成年了。”

  “是啊,其实再过两年就能结婚领证了。”另一个人附和道,“聿修少爷就是太急。”

  傅沉默默看了一会儿,直接推门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