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逆势而上的日子
逆势而上的日子 连载中

逆势而上的日子

来源:掌中云 作者:张启凌 分类:现代言情

标签: 张启凌 现代言情 赵暮雪

1991年,二十出头的张狗胜,人生中第一次来到省会蓉城
原本只想赚钱给老爷子治病,不料却从夜总会的厨子,一路成为袍哥的舵把子
自此刁民进城如恶犬归山
开堂口
看场子
一脚踏进房地产,一脚横跨煤矿业
身处下九流的张狗胜逆势而上,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书写传奇!展开

《逆势而上的日子》章节试读:

第5章 讲规矩?袍哥人家从不拉稀摆带!


袍哥。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张启凌才在心底长长的松了口气。
刚才他在那壮汉的右臂上,看见绣着个“川”字小篆,便猛地想到几年前老家伙曾带他在江油关拜访过一个隐居的袍哥老舵把子。
在他那里学到了不少关于袍哥的规矩和切口。
张启凌刚才说的【三江汇流】,指的便是嘉陵江、渠江和涪江这三条几乎涵盖了所有蜀地的大河。
这些地方几乎就是袍哥会的主要地盘。
另外经过建国后这些年的发展,袍哥也逐渐形成了清水跟浊水两个阵营。
简单可以理解成前者为白,后者为灰。
反正黑是不可能黑的,除非有哪个想不开的打算去拿脑袋撞枪子儿……
至于这个壮汉口中所说的【仁义礼智信】,大体来讲就是袍哥会里的五个不同堂口。
隐居在江油关的那位老舵把子曾跟张启凌讲起过,仁字讲顶子,义字讲银子,礼字以下讲刀子。
这人怕是见他懂得袍哥切口,一时间对其身份拿捏不稳,想要用言语试探他的来历。
“马邈投敌江油关,仁字堂下第五排。”
老舵把子说过,以后出外闯荡遇见不能解决的麻烦,可以报他的名头,张启凌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露怯。
一句话便自报家门,惊得那中年壮汉眼皮一阵突突。
这年头的仁字堂几乎约等于舵把子。
第五排又称五哥,管事执大旗,地位同样不俗。
别看这壮汉此刻带着一种小弟威风凛凛,但真要算起辈分来,撑死了也只是个六排。
负责抢地盘,探风声,在张启凌面前连哥都不敢自称。
不过人家现在明显实力更强,至于讲不讲规矩,那就得从头说起了……
“就算你是江油关那位的小弟,但踩过了地盘,伤了我们凤尾老幺,是不是也得给我们个交代?”
目光阴晴不定的看着张启凌。
即便在眼下这年月,袍哥的影响力早已大不如前,但这壮汉还是不敢有半点小觑。
老一辈能被称作舵把子,并且还活着的家伙,哪个不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
一是嘴硬,也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而已。
“跟我讲规矩?”
“那好,人是我伤的,祸是他闯的。”
面对眼前这群虎视眈眈的小弟,张启凌面不改色的说道,“按照袍哥规矩,你可断我一臂,可那人你是准备挂了黑牌,还是自己挖坑自己埋?”
挂黑牌跟挖坑埋自己的意思都大差不差。
反正都是死路一条。
壮汉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可还不等他继续开口,张启凌便得势不饶人道,“既然你做不了主,那就找能说话的人过来和我谈,划下场子,文武皆可。”
说完,他直接扭头就走。
小黄毛见状也是没了主意,赶紧一把拽住壮汉道,“魏爷,咱们来了这么多兄弟,就眼睁睁的看着这龟儿走了?”
却不料下一刻,一个大巴掌直接甩到了他的脸上,“格老子的,你懂个锤子!”
望着张启凌渐行渐远的背影,他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深深的忌惮,“之前你说他一拳打碎了段老虎的胸骨我还不信,可现在老子信了。”
“人家是袍哥五排!掌大旗的猛人,不说辈分比我高,今天要是真的动手,死得人不会是你,会是我!”
上过战场,或者打过架的人应该都知道。
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通常都会把目标集中在主事人的身上。
到时候就算他们能收拾了张启凌,可自己又能落得什么好处?恐怕下场会比段老虎更惨……
张启凌走出了没多远,便瞧见海莉正带着夜总会里的保安和小弟神情慌张的赶来。
看他全须全尾,没有任何意外后,海莉才冷笑道,“你是拿我说的话当放屁了是吗?”
说到这,她一股无名火就直窜脑门。
自己看在老乡和这小子会来事的份上,本想保他一条活路。
三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但也足够她去找人抹平段老虎的梁子。
毕竟敢在这个地方开夜总会,她背后的大老板必然有令人不敢小觑的实力。
可海莉没想到,自己的话才刚说完,这小子后脚就出了夜总会。
如果让大老板知道,她连场子里的一个厨子都保不住,那这经理的位置也就算是坐到头了……
“海莉姐您别生气。”
“老家那边等着钱救命,这件事劳您费心了,往后我会自己处理好,不会连累到咱们夜总会的。”
被面前这风风火火的女人给吓了一跳。
张启凌就算再天真,也不会认为一个跟他才认识了不到两天的女人,会尽全力给自己出头。
此刻着实异常意外。
“呵呵,你能处理好?”
“你知道段老虎是什么身份……”
见张启凌无恙,海莉开始还以为他是撞了狗屎运,没被小黄毛他们发现。
可话还没说完,就望见对面街道上站着的那群人。
特别是为首的壮汉,让她不由一阵心肝儿颤,“魏,魏爷亲自出面了?”
巴蜀两地,算是袍哥会的老巢,但也并不是什么三教九流都会被收在门下。
在蓉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一声袍哥大过天。
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也难怪海莉见了,险些没被吓出个好歹来。
“魏爷?”
张启凌心中涌起一阵古怪的情绪。
真要按照袍哥的规矩来讲,借那壮汉十个胆子也是不敢在自己面前称【爷】的。
除非他是想被三刀六洞给开膛破肚。
“你,你是怎么过来的?”
强忍着心头的惊惧,海莉目光茫然的看向张启凌。
在蓉城道上,魏爷也能算得上是一方小有名气的人物了,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小厨子能安然的从他手上脱身。
“被我打伤的那个人叫段老虎吧?”
刚才从小黄毛的嘴里听说了这个名字,张启凌摆了摆手道,“既然打着袍哥的大旗,就得守袍哥的规矩,其实他的辈分并不算太高。”
简单如实的解释了两句。
换来的却是海莉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
魏爷的辈分不高?
人家跺跺脚,方圆十数里内的下九流堂子,哪个不得震上一震?